聽到林楓這樣的事情的話,歐陽瑾轉過頭來有些麻煩的說道,在這個時候,她把心裏面的那一些破爛的情緒全部都給隱藏了起來,畢竟是歐陽瑾自己做錯的事情。

如果在這個時候再引發了林楓心裏面的那一天的不快的話,歐陽瑾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不好的事情。

“算了,既然那輛車已經不能開了,那麼咱們就隨便的找一輛麪包車,然後到達那個地點就行了。”

林楓現在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如果僅僅是爲了趕路程而去買一輛不是特別的好的車的話,那麼林楓的心裏面也有些不願意,以前是因爲沒有錢,所以林楓也沒有想着要多買車的想法,但是現在有錢了,林楓也不是特別的小氣,但是如果沒有辦法得到一輛順行的車的話,那麼林楓還不如不買。

“好啊,不過這輛車上只能夠有咱們兩個人,你直接包一輛車就好了,那樣的話咱們今天晚上就能夠把車給還給車主,這樣也不會浪費時間,也更不會浪費錢,你說呢?”

林楓原本的意思就是找一輛麪包車,然後讓麪包車的主人帶着他和歐陽瑾去那一個地方,哪怕是價錢有點高也在所不惜,但是聽到了歐陽瑾這樣的話語後,看到她這樣的動作,林楓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不知道歐陽瑾心裏是什麼樣的想法,爲什麼會有這樣的奇怪的思想,難道讓別人替他們開車還不是一件美事嗎?

正想反駁的時候,看到了歐陽瑾的臉上露出了那些哀求的神色,到了嘴邊的話也沒有辦法進行刷下來,因此林楓有些無奈的來到了一個河邊的亭子的那一個麪包車旁邊,然後交談起來。

再一番的討價還價以後,林楓以一千元一天這樣的高價,買到了麪包車用的期限,在買完這輛車的今天的使用的期限以後。

林楓忍不住心裏的那一部分火器,不斷的暗罵着這一些人真的是一個個人精,居然是看出了他想要用這些車,因此,使勁的向上面提高價格,最後到了這樣的一個,非常離譜的價格。

“好啦,不要生氣了,爲他們生氣,真的是有點不值得,你看這車還是有些不錯的,雖然不能跟我的那輛車相比,不過還是差不多了。”

林楓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實在是有些無語了!這一個麪包車怎麼可能和歐陽瑾的那一個上百萬的車相提並論呢?

怎麼到了歐陽瑾現在的嘴裏念着一個車,已經和上百萬的車能夠相提並論,真的是有些不知道她的內心的思想到底是想着什麼?

“咱們現在就開始去那一個地方,我實在是有些不放心你的開車的技術,所以說這一路還是我來幫你開吧。”

林楓對着一輛麪包車沒有任何的想法,但是他不想讓歐陽瑾再來開車,不管是因爲昨天喝了那麼多罪,並且把車撞成了那個樣子,還是這輛車如果有任何的損傷,那一些人精一定會將價格加到一個非常靈活的地位,這是林楓所不能夠容忍。

“好啊,你開就開,我正好能夠休息一下。”

在聽到林楓這樣的說話以後,歐陽瑾沒有任何的不滿意,反而是心裏面感覺到一陣的高興。

車輛穩穩的在林楓的手上不斷的向着那一個歐陽瑾所說的地方前進着,不過說到那個地方,林楓還是有些忍不住又搖頭,他沒有想到,這些人怎麼這麼喜歡把地方給射到那麼偏遠的地方呢?

昨天晚上去的那一個山莊也是如此,今天中午要去參觀的哪一個地方也是那麼的離市區那麼遠,彷彿是刻意的避開人羣一樣。

“你開的真的是太慢了,真的沒有想到你的技術會這麼垃圾,要不然還是我來開車吧!”

在林楓這樣的速度當中,歐陽瑾感覺到了有些的無聊,在這樣的速度怎麼可能會在規定的時間內到達那一個地方呢?因此心裏面變得有些着急。

但是林楓聽到了這樣的話以後,根本就沒有搭理她,對於昨天晚上他開着車,來到酒店的上面,這件事情,林楓還沒找她算賬呢!哪怕是林楓心裏面已經沒有了多少的火氣,但是,他還是想要狠狠的教育一頓歐陽瑾。

“你要不還是讓我開吧,我的開車技術真的很不錯的!”

再同一個地方,歐陽瑾變得有些無聊,在這時,她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想法,無論是做什麼,她平時都是表現的一種非常有耐心的態度。

然而對於開車這樣的事情,不知道爲什麼,只要一接觸到車,歐陽瑾就變得有些的不正常,一些的狂暴的因素,直接在她的心裏面不斷的狂暴,完全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全。

“你給我安靜點,我說了,今天我來開車,你不要動!” 再次聽到歐陽瑾這樣的話,就讓林楓心裏面感覺到了一陣的害怕,因此毫不猶豫的將歐陽瑾的這個要求拒絕,並且爲了不讓歐陽瑾站在她的面前說出這樣的話,因此口氣變得非常的嚴肅。

林楓對於那一輛車還是有些不放心, 否則的話,林楓不可能這樣說話。

這一輛麪包車在林楓的手裏面變成了一個速度非常平穩的車輛,這與旁邊的那一些不斷的超車的車與衆不同,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心裏面沒有任何的激動。

經過那十天有些地獄般的生活以後,林楓的心裏面已經對於這樣的小事情,不會再有任何的感覺,更加的不會有什麼的不滿意,反而是坐在旁邊的歐陽瑾看到這樣的情況,心裏面就像是撓癢癢一樣,臉上都出寫了一些不同平常的紅暈。

發現了這個情況以後,林楓感覺,他以後要給歐陽瑾專門找一個司機,免得歐陽瑾再次的開着車,然後出去瘋。

雖然不明白歐陽瑾怎麼會有這樣的嗜好,但是,這可不是一個好的消息,如果一旦出了什麼事情,那麼,林楓想要後悔都沒有地方後悔。

“我最近跟你在一起真的是發現了一些不同反常的優點,在還沒有和你過多交流的時候,我以爲你的性格也實在是非常的恬淡優雅,就像是,田野裏的那些小花一樣。”

發生了這樣的情況以後,林楓忍不住將心裏的那一切的疑惑給說了出來,他感覺到這件事情應該不是那麼的簡單,歐陽瑾,居然會出現的這樣的瘋丫頭一樣的表現呢?難道說對於他來說,真的是你哥,不同凡響的,東西嗎?

“現在呢?現在我在你的眼裏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歐陽瑾不安分的心臟的開通生給縮了回去,然後臉上也漸漸的恢復到了平靜的臉色,整個人如同一汪清水一樣變得非常的平靜,語氣都能聽出任何的其他的想法,這樣的情況裏都沒有發覺他還在那裏作死,但是,在這個時候,林楓沒有察覺到一隻小手已經到了他的腰間。

“現在嗎?反正我跟你在一起的時間越長,我感覺,你的外表,是非常的簡單,但是你的內心確實非常的火熱,彷彿就像是夏天裏面的太陽一樣,一着就點。”

林楓專心致志的看着前面的道路,並沒有發現歐陽瑾的這一些的小動作,反而是在那裏有些作死的說着。

歐陽瑾的身上的那些的不爲人知的缺點,這樣的話從林楓的嘴中說出以後,只見歐陽瑾的臉上又出了一個惡狠狠的表情,然後,手上快速的時間,在林楓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的捏了一下。

“啊!”

林楓受到這樣的重創,感覺到他的腰的那一出有些的痛因此忍不住喊了起來。

在看到這一個始作俑者,如同勝利的女王那樣先看着他,這讓林楓的心裏面的那一些話沒有辦法說出來,默默的在那裏承受了這一頓的氣。

“看你還敢不敢說這樣的說我,你說的不錯,我的表面確實是裝出來的,其實我,我的內心根本就不想這樣做,但是如果不這樣的話,我怎麼可能會取得一個好的名聲呢?我怎麼可能塑造我的一種形象呢?”


林楓聽到歐陽瑾這樣的話並沒有說什麼,他從這些,平靜的語言當中聽出了,歐陽瑾心中的那一些的苦悶,這個時候林楓明白了,其實歐陽瑾的表面上的那一種的形態,只是讓人感覺到她是一個非常的並不想爭奪的人,這也算是她的一種表現的手段而已。

“從此以後,你在我這裏根本就不需要在掩飾你的真正的性格,我會寬容你,我會包容你,你所做的一切,你的一切行爲我都可以包容。”

林楓有些驚訝看着歐陽瑾,他明白,歐陽瑾的心裏面應該是非常的苦澀的,如果不是因爲一些事情的話,一個妙齡少女又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僞裝呢?

“嗯,好,你要是這樣說的話,那麼我就放心啦,趕緊給我超過那一輛車,你沒有看到剛纔那一個人居然敢那樣的看着我,並且敢跟我做一個動作,真的是不耐煩了他?”

在林楓說完這句話以後,沒有停過三秒鐘的時間,只見歐陽瑾就像是一個,踩着尾巴的動物一樣,整個人直接炸了起來,然後憤憤看着剛纔路過的那一羣車。

“怎麼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楓好不容易塑造的那一種的深情的氛圍,直接被歐陽瑾這樣的破壞!

不過林楓並沒有任何的生氣,他看着猶如一個孩子一樣的歐陽瑾的大聲的說話,不知道爲什麼,心裏面充滿了一種的幸福的感覺。

雖然對於,性格有些文靜的女孩是個人都喜歡,林楓也沒有任何的例外。

但是歐陽瑾這樣有一種性格,讓林楓的心裏面,沒有任何的生氣,反而是感覺到與衆不同,反而是更加的有些寵溺的看着她。

只是剛纔因爲顧着和歐陽瑾說話,所以說對於旁邊的事情沒有觀看,因此,不知道剛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讓歐陽瑾變得如此的憤怒。

不過就在歐陽瑾想要回答的時候,林楓看到剛纔的一些車輛,居然在這個時候往回走,這在這一條路上是不允許發生的事情,因此,感覺到一些奇怪。

不過讓他更加的感覺到有些奇怪的是,這一些車輛,來到了林楓的這一輛麪包車的旁邊的時候,並沒有做出任何行爲,反而是就像,對待一個非常重要的人一樣,把他的周圍全部給封死。

望着這樣的情況,林楓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算是明白了,這一些人算是來找他的麻煩的,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在這條道上做出這樣的行爲。

“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來到這裏,爲什麼要把我們的車輛給這樣的弄住?”

因爲那些車輛有意的減速的情況下,林楓不得不將他的車給停了下來,然後有些氣憤的看着他們,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

如果耽誤了,去那個地方,看到中科院的那一些研究出來的種子的話,那麼這一次的任務算是無功而返,這讓林楓感到一些的難受。

“喂,讓你車裏的那一個小妞出來說話,你不配跟我們說話。”

就在林楓有些陰沉着臉走出去的時候,歐陽瑾並沒有下車,而是在這個時候兩眼放光的看着林楓的手走出來的背影,心裏面充滿了一些甜蜜。

在聽到對面的這一個人,有些流裏流氣的這樣的說話,林楓忍不住他心中的那一股的火氣!

對於歐陽瑾,林楓不在乎別人怎樣的看待她,但是,在林楓的心裏面,歐陽瑾就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歐陽瑾被對面這樣的侮辱,這怎能讓林楓不感覺到你真的生氣呢?

“如果我說不呢?”

林楓活動了一下他身體的筋骨,自從從那個地方出來到現在,林楓身體發生巨大的變化,哪怕是在這個時候沒有試驗過。

但是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皮膚下面有一種巨大的力量,在這一個時候,如果是一顆比較粗的樹的話,那麼林楓感覺到能夠一拳撂倒。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些準備上門來捱打的人林楓又怎麼可能會不滿足他們心裏的那一些願望呢。

“哼!那就和我們賽一場,如果你贏了的話,那麼我們就放你走,如果你們不能贏的話,那麼,就把那一個小妮兒的聯繫方式給我,我和你車裏的那個美女今天晚上不見不散。”

原本林楓的心裏面就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舒服,但這個時候聽到了對面的那些人這樣的侮辱歐陽瑾,他的那些話雖然沒有說明白,但是林楓又怎能不會聽得明白呢?

就在林楓準備向前走幾步,然後,給這一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朋友一個深刻的教訓的時候,突然從他的身後個充滿了熱情充滿了一些調皮的聲音。

“好呀!”

扭過頭來一看,正是坐在車裏面沒有下來歐陽瑾。聽到歐陽瑾這樣的話以後,林楓有些無奈的看了歐陽瑾一眼,對於歐陽瑾這樣的話沒有感覺到一些的不滿意。

“你看你後面的那一個美女都這麼說了,看來我真是一個無用的人,那咱們就這麼說好了,你前面的那一段路程爲限,如果你能夠超過我的車的話,那我就放了你們。”

林楓扭過頭來,張着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既然歐陽瑾已經答應了他們這樣的條件,那麼就陪他們瘋狂一把,又能怎樣。

雖然並沒有開過那麼快的速度的車,但是林楓感覺到憑藉着他現在的反應,怕是能夠把這個麪包車更加的有些菜的車輛,林楓都能夠開成一個頂級跑車的速度,所以,沒有任何的害怕。

“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花兒那麼多紅,等走吧。”

有些不爽的看了一下背後的那些的人,林楓,走到歐陽瑾的面前,輕輕的朝着歐陽瑾的鼻子給颳了一下,然後沒有多說什麼,坐回了車裏面。

“我剛纔是不是又惹你生氣了,其實,如果你不想和他們比試的話,那我也沒有任何的不滿意的!” 回到車裏後的,看着林楓有些平靜的目光,歐陽瑾感覺到有些害怕,所以有些忐忑的說道。

歐陽瑾明白,正是因爲她對車的這種愛好,正是因爲他對車實在是有一種難分難捨的感情,所以說,纔會惹出了很多的事情。

在以往,歐陽家族的時候還好說,畢竟有着別人來將尾巴給擦掉,正是因爲這樣的原因,所以她的父親在歐陽瑾來到就一個小村莊的時候,並沒有把車交給歐陽瑾的原因。

正是因爲有這一方面的考慮,因此,歐陽瑾纔沒有任何的車輛,每次在上下班,只是弄了一個自行車來進行,這一次來到省城的那一輛車輛還是歐陽瑾和她的哥哥借了一輛。

“行了,我並沒有對你有任何的不滿意,只是他說的那些話實在是有些難聽,因此我不想答應,我更加的不希望,把你當成一個貨物,隨意的交易。”

歐陽瑾兩隻眼睛變得非常的通紅,她在一出生的時候,命運就已經找上了她,身不由己,被迫的接受了那一個婚姻。

那一個婚姻已經在歐陽瑾的姓名裏面搖了十來年了,因爲實在是受不了,所以說纔會奮起的反抗,在這個時候聽到了林楓這樣的深情的話以後,忍不住流下了淚。

“是不是被我的這一番話給感動了?如果是的話,那你能不能給我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你也不能夠隨意的把你自己,當成一個貨物隨意送給別的人,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會非常的傷心的。”

林楓看到了歐陽瑾這樣的表情,語氣有些淡淡的說道,他並不想因爲自己的一時的想法,然後強加給歐陽瑾,這是對於歐陽瑾的一種不公平。

“好,我答應你,我以後再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歐陽瑾將眼角的那一些淚珠給擦拭掉,然後像是宣誓一般的說道,其實在平時的時候,歐陽瑾根本就不會做出那樣穿的那樣的舉動,更不會,隨意的答應任何人的要求,也不會因爲任何人而改變他的想法。

但是,不知道爲啥,只要是有關於車的事情,那麼歐陽瑾就像是一個瘋狂的腳鬥士一樣,完全不由自主的想要賽車。

這並不是說歐陽瑾心裏面有什麼問題,只是她的心裏面的那一些事情實在是太多的難受,於是賽車是歐陽瑾唯一的發泄的工具,長久而來纔會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不過在聽到了林楓這樣的話以後,歐陽瑾在這個時候心裏面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改掉這個毛病。

以前沒有人呵護,因此想怎麼玩就可以怎麼玩,但是,已經有了林楓這一份感情,如果還不能改變到遇到車就一樣的瘋狂的話,那麼,歐陽瑾也不能夠原她她自己。

“滴,滴。”

就在林楓想要再次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從窗口的外面傳來了這樣的聲音,這讓林楓的峨眉深深的皺了起來,他不知道,這一個公子哥到底是誰?但是這樣的響着笛聲是一件非常的沒禮貌的事情。

“哈哈,你們兩個不會是怕了吧?剛纔不是還是說的那麼的一份義正言辭嗎?現在怎麼還不趕緊行動?”

在林楓有些不滿的同時,一個令林楓感覺到非常討厭的聲音,再次的傳了進來,這讓林楓有一種下車,然後將他的衣領快速拽起來,把這一個令他討厭的人,摔的稀巴爛,才能夠把心裏面的那一些的火氣給消滅到。

“好,那我們就開始吧,我倒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林楓人忍了一下,他不想因爲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而破壞這一次的中科院的水稻種子的會議,他明白歐陽瑾對於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視,如果因爲一些等其他的原因而在路上耽擱了,那麼,歐陽瑾心裏面一定會產生失落。

既然這一個傢伙不知死活的想要和他玩,那麼就好好的陪他玩一玩吧,反正正好是順路,就當是爲了,在路上找到一些樂趣吧。

看着那一輛嶄新的奧迪的車,林楓沒有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害怕。哪怕是,林楓現在所開的這輛麪包車,並沒有那一輛奧迪車的各方面的性能都比不上,但是,這一切在林楓的眼裏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