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張林嘴角輕揚了揚,目光在四周掃視了一下,隨後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我跟戰將軍就是因爲這個全青大會認識的,當時我還在平陽城,戰將軍來我們那選人,把我納入了名單當中,到後來,我跟他就慢慢熟悉了,他給我講了他跟南陵帝國公主的事,聽了他的故事,我就決定,如果有那個實力和機會的話,我會盡力幫他,算是報答他吧,反正我也並沒有想做南陵帝國姑爺子。”

“對了,你是南陵帝國二公主?”說到這,張林似乎想到了什麼,帶着狐疑的神色向陸小雙看了過去。

聞言,陸小雙怔了怔,“你怎麼知道的?是戰無雙告訴你的吧!”來到這隕落之界,陸小雙一直是女扮男裝,能夠知道她是女人的,就只有張林和戰將軍。

戰將軍小時候就跟她比較熟悉,自然對她很清楚,張林是不知道她的身份,陸小雙一想應該就是戰將軍告訴張林的。

張林也不否認,略微點了點頭。“你說的幫一個人就是戰將軍?爲什麼要幫他?”

聞言,陸小雙輕嘆了一口氣,隨後走過去坐在了張林旁邊。“還不是我那個姐姐,她跟戰無雙的事你也知道,全青大會還沒開始,她就把我招回來了,要我無論如何都要幫戰無雙奪取到最後的勝利,不然的話,她會尋短見的,不過啊!這次還是要多虧了你幫忙,若不然憑我一個人是搶不過他們三個的。”

“呵,看你的實力,也是不賴啊!”張林輕笑了笑,戲謔的看着陸小雙。

“跟你這名聲大噪的人物相比,倒是還差了些,這半年多是沒少聽你的傳聞,不過說實話,你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天才,記得上次見你,你還不過是引氣境,現在居然就成長到這樣,半年多時間,已經不易了。”輕道了一聲,陸小雙偏過頭瞅着張林,而這一瞅,正好近距離跟張林四目相對,頓時間,陸小雙的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耳根子,雖然她已經算得上一個強者,但是一想起當初張林看光了她身子的事,她的臉就忍不住緋紅一片。

看到陸小雙臉紅了,張林也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將頭偏了過去。

“對了,出隕落之界後你有什麼打算?”爲了打破這尷尬的局面,張林趕緊岔開話題。

聞言,陸小雙沉靜了片刻,隨後才道:“這次來隕落之界父皇還不知道,我也不能讓他看着,所以,出了隕落之界後我就必須立馬離開,去靈域了。你呢?”

“我?呵,剛剛殺了天宇派的王雷,那是天宇派最優秀的年輕天才,你認爲他們可能會放過我嗎?所以啊!接下來我就得周旋在他們之間了。”

“天宇派整體實力很強,你一個人怎麼跟他們周旋?”聽得這話,陸小雙又是道了一聲,語氣當中,頗有着一絲擔心的味道。

“該來的總會來的,這麼多坡坡坎坎都過來了,也不差這一道。”

陸小雙不再說話,她也不知道該什麼,畢竟她跟張林認識的時間不長,瞭解的也不多,有的東西她是干涉不了的。

張林也沒有吱聲,片刻之後,索性盤腿坐了下來,馬上隕落之界就要開啓了,等到了外面血魂就會沉睡,有的話他還想問血魂。

“怎麼?小子你泡妞泡完了,想起我來了?”血魂寄生在張林腦海當中,張林的意思他自然知道,還未待張林開口,血魂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哎?你說話可注意點,什麼叫泡妞,我們剛剛說的可是正事。”

“什麼狗屁正事,大爺我幹這個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少跟我扯淡。”

“行了行了,說正事,剛剛那暴戾的殺氣究竟怎麼回事?”看到血魂又開始牛起來了,張林趕緊將其打住,這要是說下去,血魂能扯到偷看王母娘娘洗澡那去。

“怎麼回事,不是跟你說了嗎,那是受天血影響。”

“天血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說到天血,張林就想到了震天鈴,當初震天鈴也沒有這樣過啊!

“你那把雖然只是小天血,但也是從無盡的殺戮中磨礪出來的,其中的殺伐之氣必然很濃,只要你心智不堅,或者不小心使用,很容易就被那殺伐之氣侵蝕,最後走火入魔,成爲一個殺人的器械,而且,這小天血已經具備一定的靈性,突然改變主人他會有些反抗,多用幾次,跟天血熟悉就好了。”

“靈性?”聽到這個詞,張林怔了怔,在他的印象中,只有神器才具備靈性,莫非那真正的天血是神器不成。

“好了,小子,以後有機會,就去尋找真正的天血,只要找到天血,大陸上鮮有人是你的對手,出了這個隕落之界我也沉睡了,下面的路你自己走,別忘了給我找復靈液。”

“知道了!”不耐煩的應了一聲,張林也沒去多想,現在的情況還是先應付天宇派的報復,等實力強大了,再說那些也不遲。

黑夜漸漸降臨,大地開始沉寂,靜靜的等待中,一夜過去,黎明的光芒終於是刺破黑暗,灑在了大地之上。

翌日,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灑在大地之時,突然間,整片空間開始抖動了起來,一道道空間裂縫,不斷的在空中蔓延。

劇烈的震盪將張林和陸小雙驚醒,當看到那一道道飛速蔓延的空間裂縫時,他們知道,隕落之界應該馬上就要自動將他們彈出了。

裂縫越來越多,隕落之界終於是承受不住,開始坍塌,而這時候,一股強大的吸力忽然向兩人席捲了過來。

“要出去了麼!”吸力將張林籠罩,但是他沒有反抗,這種力量根本反抗不了,不過在他身形向裂縫挪過去的時候,旁邊的陸小雙這時候悄無聲息的抓住了他的手,順着這股吸力,兩人同時捲了進去。

“嗡!”腦袋一陣眩暈,張林只感覺進入輪迴了一般,全身都被甩動了起來。眼睛睜不開,但是他能感覺到,一隻柔軟的纖手一直緊緊拉着自己,感受到這一幕,張林的手也是緊了緊。

咻咻!這種鑽進滾筒般的感覺持續了片刻時間,伴隨着一束光芒照進眸子中,張林的腳終於是踏在了實地之上。 隕落之界,一處充滿着機遇的地方,而現在,伴隨着空間的坍塌,開啓了一年的隕落之界終於是再度關閉,隨着隕落之界關閉,所有還活着的人也自動被彈了出來。

到此,全青大會算是結束。咻咻!兩道光芒閃過,張林跟陸小雙經過了一陣滾動之後終於踏在了地面之上,腳下一個踉蹌,張林險些沒摔倒,回頭望了望,陸小雙還在旁邊,小手還緊緊的跟自己拉在一起。

腳步頓下,陸小雙也揉了揉額頭,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他跟張林的手還拉在一起。

面色一紅,她趕緊把手鬆了開來,不好意思的偏了偏頭。

“咳咳!”張林也有些尷尬,自己在那乾咳嗽了兩聲。

兩人都沒有說話,隨後張林的視線在周圍掃了一下。

身形停頓的地方,還是那片廣場,當初進隕落之界,就是在這裏,只不過,當初足足有着上千人站在這裏,而現在,卻只有一百多個。而在這之中,正有當初倉皇逃走的吳昊和李蕭。

兩人身形頓下來,先是慌張的在四周掃視了一圈,當看到張林之時,他們兩個不由得向對方湊了湊。

當初的張林已經在他們心裏留下了陰影,現在看張林,就彷彿看到殺神一般。

不過這裏不是隕落之界,即便雙方有着樑子,也不能隨便動手。

咻咻咻!伴隨着人員的聚齊,這時候,一道道破風聲在空中響起,緊跟着,幾道強悍的氣息鬼魅一般從遠處掠了過來,最後停在了廣場上空。

來者,正是當初開啓隕落之界的幾個帝國長老和國王。

“張林,擋着我一點!”看到國王的身影,陸小雙面色一變,小貓一樣向張林後面湊了湊,別人認不出她來,國王可是不一樣。

“呵,母老虎也有怕的時候。”見到陸小雙這樣,張林想笑又笑不出來,喃喃的嘀咕了一聲,誰想,陸小雙卻是聽得清楚,話音剛落下,陸小雙就在他後背上掐了一把!

“你這女人怎麼回事?掐我幹什麼?”

“誰讓你亂說的!”對於女人,張林是沒有招,瞪了瞪眼,隨後將目光投向了半空中的幾道身影。

國王站在最前面,一股久居上位的霸王氣質毫無掩飾的釋放了出來,讓的下面衆人不禁心生敬畏。

“諸位!”目光盯着下面人羣,這時候國王終於開口了,“歡迎大家從隕落之界歸來,同時,也祝福你們,你們能夠從一千多個人當中脫穎而出,能夠活着回來,說明你們是幸運的,也說明,你們纔是帝國真正年輕一輩的強者,雖然你們並沒有拿到那最後的唯一的名額,但是,我認爲,凡是活着從隕落之界出來的,你們都是勝者。”

譁!國王話音落下,下面頓時掀起了一片掌聲,國王說得對,凡是能夠從隕落之界活着出來的,都是勝者,而且,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是有着不同程度的提升,到現在一百多個人裏面就有接近一百個化形境強者,剩下的,最差也是引氣境後期。

“各位勇士,你們幸苦了,皇城已經設下酒宴,請各位盡情把歡。”國王臉上有着淡淡的笑容,雖然沒有達到他預想的目的,在葉家和唐家之間選一個對象,但是活着出來的人的整體實力,讓他略微有些驚訝,能夠從這些人中招攬一批爲帝國所用,那也是相當不錯的。

話音落下,國王在人羣中掃視了一圈,隨後轉身帶着幾個長老飛掠而去。

待國王走後,一批迎接隊伍才行過來,分別將廣場上的人帶到皇城當中去,而這時候,吳昊和李蕭卻獨自離開,向皇城外飛掠而去,見到他們,張林也沒有多想,可能是不想跟他待在一起吧,隨後也是跟着迎接的人向皇城中行了過去。

廣場離皇城並不遠,只是片刻時間,他們便到了一個大花園之內,花園內設立了酒宴,婀娜的侍女站了不少,想來這些也是國王用來招攬人才的手段之一。

張林不想在這多待,禮貌的喝了幾杯酒之後,便自己行了出來。

天空中有着溫暖的太陽,這裏跟隕落之界的氣候不一樣,積雪化開,春天即將來臨。

出了隕落之界,那濃郁的能量也不見,張林現在化形境中期巔峯境界,想要在這裏老老實實的修煉到化形境後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不過,這個空間,張林才感覺是他生活的空間,雖然說隕落之界裏面也有花鳥魚樹,春夏秋冬,但是,缺少的是人氣,氛圍,看到這些普通的老百姓,張林就有種親切之感,可能這也是爲什麼那些大能之人要極力保護這些老百姓的原因,沒有了他們,全是修煉者的話,這個世界就好像缺少了點什麼。

意念試着跟血魂溝通了一下,沒有任何反應,果然,出了隕落之界血魂就要沉睡,看來接下來,張林又要自己闖蕩了。

行走在街道之上,這時候,陸小雙跟了出來。

“想什麼呢?怎麼沒有多待?”陸小雙還是那身女扮男裝,不過看起來也是俏生生的,就是不知道穿上女人裝後會是什麼模樣。

“呵!你感覺我在裏面待着有意思麼!”

“我也不想在那待着,都是虛僞的面孔,等會兒我就要走了!”

“走了?去哪?”聞言,張林頓下了腳步,陸小雙跟他說過要回靈域,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當然是回靈域了,我不能讓父皇發現我。”

“呵,你怎麼會那麼怕你父皇?”聽得這話,張林輕笑了笑,一個化形境後期的強者,居然還這麼怕自己的父親。

“不是我怕他,要是讓他發現我回來幫姐姐了,我怕他會反悔姐姐跟戰無雙的婚事,還有,最煩他跟我嘮叨了,還是早點回靈域吧!”稍頓了頓,陸小雙又是小聲的問道:“以你的資質,這個南陵帝國肯定束縛不了你,只有靈域纔是你最終的歸宿,你什麼時候去靈域啊?”

“靈域?呵,還沒想過,等我把這邊的事處理完再說吧!”對於靈域,張林也很嚮往,只是現在還有很多事等着他,他必須把這裏安頓好了,才能安心的上靈域。

“好了,我走了,等你去靈域,有機會就上靈霄宮找我吧!”跟張林攀談了一會兒,陸小雙也不能再多呆了,跟張林告個別,隨後匯入了街道上的人流當中。 陸小雙走了,張林也不想在皇城多待,戰將軍正忙着自己的婚事,恐怕沒有時間來找他,張林也不想打擾戰將軍,自己一個人走到了當初剛剛來皇城的時候住的那個小院子。

重新回到這個世界,重新看到這些東西,張林有些感慨,在隕落之界當中待了一年的時間,這一年他不斷的拼殺,現在終於算是小有成就,不過他很清楚,接下來的路,卻是更難走。

以前實力低微的時候,也沒有敵人,唯一的平陽城楊家,還是自己去找的麻煩,而且,遇到一些事稍微忽悠一下也能過去,但是現在,在真正的強者面前,那些忽悠的話根本起不到作用。

在隕落之界當中殺了王雷,接下來,恐怕天宇派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

對於那什麼天宇派,張林不太瞭解,但是他也並不懼,想要真正變強,這些經歷那是必不可少的,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去,那麼靈域就不是張林待的地方了。

推開院子裏的門,張林行到了以前他住的那間屋子,這裏沒有人住,但是因爲常有人打掃,所以還是比較乾淨的,走過去坐在牀榻之上,張林深吐了一口氣,這麼長時間來,還難得這麼清閒。

看到這屋子,張林就想起了楚蘭蘭,當初讓楚蘭蘭當自己的保鏢,也不知道她是藏在什麼地方。

“不知道這妮子現在怎麼樣了?”在去隕落之界前,張林幫她解了寒毒,但是究竟有沒有徹底根治,他還不知道,一年不見楚蘭蘭,也不知道她現在還在不在南陵帝國。

楚蘭蘭是張林來這個世界接觸的第一個女人,雖然說時間並不長,但是兩人都是救過對方,當初還一起在山洞中待了不短的時間,說起來,兩人心中也都各自有着對方,至於能不能再見面,那就是緣分的事了。

安靜的待下來,張林沒有想前世的事,反倒是有些想丐幫那幫兄弟了。

丐幫雖然不是他親手建立起來的,但丐幫的兄弟卻是他帶的第一幫小弟,雖然說待得時間並不長,但感情很濃。

來這之前,他把丐幫交給了趙二娃,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不過,張林會把丐幫發展起來的。

小小的平陽城,凝聚着張林太多的回憶,還欠李掌櫃一百兩銀子,欠劉員外的人情,這次回去,有時間的話,張林也打算去看看他們,至於那楊家,現在對他已經構不成威脅,只要他不爲難丐幫,張林也不打算找他麻煩。

而且,自從進入隕落之界,就沒有見過楊晉,想來也是夭折在裏面了。

時間並不是很緊迫,張林也不着急,打算在這休息一晚上,明日再動身回平陽城。

目光在屋子裏稍稍打量了一下,隨後張林靜靜的躺在了牀上。

翌日,清晨和煦的陽光從天際灑下,皇城中再度熱鬧起來,街道上人來人往,叫賣聲此起彼伏。

張林躺在牀上,微閉着眸子,直到太陽高升,他才緩緩從牀上坐起來。

懶懶的伸了一個懶腰,隨後從牀上行了下來。

ωωω● ttκǎ n● ¢o

一年多來,這種睡覺的時間還真比較少,自從開始修煉,前世的那些習慣基本都已經不見,現在就是一年不睡覺,不吃飯,都沒有任何事。

推開窗戶,溫暖的陽光照在臉上,讓張林忍不住閉着眼睛感受了一下。

皇城中已經人頭涌動,活力徹底在大地復甦。

稍作沉靜,張林再次望了望這間屋子,隨後身形一動,鬼魅一般從窗戶口掠了出去。

平陽城,南陵帝國平陽縣的一個城池,位於南陵帝國西面。

城池不大,但是生機勃勃,經濟流轉也比較通暢,而這裏,就是張林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個地方。

平陽城離皇城有一定的距離,但是憑張林現在的速度,半空中飛行不到半天時間,便已經踏入了平陽縣的地域之內。

耳邊風聲呼呼作響,身形掠於半空,經過半天的趕路,在遙遠的前方,一座不大的城池輪廓終於是映入了他的瞳孔當中。

臨**陽城,張林沒有再飛行,最後身形頓在了平陽城的城門口。

目光向城內望了望,隨後張林踏了進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