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看來,一條大蟒蛇才配她呢!

正這麼胡思亂想著,突然紙條落在她手心,接著調皮一跳,跳到了地上!

蹦躂兩下,突然露出本來的真面目!

「噗哈哈哈……」烈焰原本被那隻小花虐的不輕!這會兒終於找到了出一口氣的機會!

歐陽紫玥則是瞠目結舌,呆立如同石像,說話的高端大氣上檔次呢!說好的優勝劣汰呢!

眼前這是什麼?一隻通體黑色的貓,嫵媚的貓眸,閃閃發亮,看上去頗為可愛,似乎還是一隻未成年的小貓咪呢!

全身的毛油光水滑的,粉嫩嫩的肉爪子,看上去倒是很惹人憐愛的!

一眼望過去,有點眼熟,歐陽紫玥頓時想起來,這不就是君無邪遇襲的那天,那隻她看到的黑貓嗎?

這不就是只普通野貓嗎?怎麼也變成變異獸了!

在眾人的鬨笑聲中,歐陽紫玥只說了兩句話,

「喵星人,你好!」

「喵星人,債見!」

接著,便轉身,如此秀逗的變異獸,她不要了還不成嗎?否則的話,走到哪兒都是個笑話!

一路走,一路看到每個人的變異獸,個個都在溝通感情!了解對方的技能!

君無殤,菁兒,小和尚的比目鳥看上去很卡哇伊,可是技能一點都不卡哇伊,烈焰焚盡!

是一種火系的技能,一頭成年大象可在數分鐘被燒的連渣渣都不剩!

君無邪的紫色老虎就不用說了,會飛,就算肉搏也是極佔優勢!

烈焰那隻大金毛著實傲嬌得很,可是居然會說話,這也算是一點優勢吧!

但是這隻野貓分明就是那天躲在石塊后的那隻,它到底有什麼有點,該死的,不會就是風霆學院隨便抓了只野貓來搪塞她吧!

「玥兒……」君無邪指了指她身後,她回頭,這才發現那隻小野貓一直跟著她,但也不去叨擾她,似乎很通人性!

它怯生生的看著她,也知道了它確實沒什麼特別的,所以生怕她會不要它!

霎時,一股憐愛之情湧起,歐陽紫玥抱起它,摸了摸它的毛,「放心,我不會不要你的!」 霎時,一股憐愛之情湧起,歐陽紫玥抱起它,摸了摸它的毛,「放心,我不會不要你的!」

就當是養個寵物好了,當笑話就當笑話吧,它畢竟是一條小生命!

「廢物就是廢物,還能指望得到什麼好東西!」玖蘭櫻的聲音突然響起,滿臉不屑的看著歐陽紫玥。

可是眼角的淚分明昭示著她剛才比誰都笑得狂,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歐陽紫玥輕嗤一聲,「不管我得到的是怎麼樣的變異獸,總比某人什麼都沒有好吧!」

玖蘭櫻聽了她這話,頓時氣結,大步走到文元清跟前,「本宮可是彩雲國的公主玖蘭櫻,我命令你立刻給我一隻變異獸!」

頤指氣使的態度,是她在皇宮裡養成的習慣,可是她卻忘了,這兒根本就不是皇宮,由不得她來指手畫腳!

文元清根本就不給她面子,他本是極其紳士的,對待女子也是很溫柔的,可是面對這女子真是沒有半分好感!

所以他連話都不屑於給她!

玖蘭櫻急了,腦袋瓜轉了轉,既然硬的不行,她就來軟的,「文老師……」

聲音嗲嗲的,半個身體倚在文元清身上,凹凸有致的身體廝摩著文元清的!

原來的她是沒有這個魅力,但是現在可不同了,她可是這全天下最漂亮的女子!

文元清不為所動,她還以為是自己做得不夠,於是把他拉到一邊,揭下面紗,文元清雙眼一陣恍惚!

果真是個絕色的女子,鵝蛋臉,素凈的肌膚,美的就像不落凡塵的仙女,尤其下眼瞼的那顆淚痣,真是顧盼生輝!

玖蘭櫻有意避開其他人,只給文元清看她的臉,可是還是有其他人看到了!

凌風霆一眼瞟過去的時候,滿目震驚!

這是……難道……

他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連菁兒跟他說話,他一丁點都沒聽進去!

因為那顆淚痣……那顆獨一無二的淚痣!

「是她嗎?」他喃喃問出聲。

記憶中回到那一年,四歲的她臉上已帶著不同於同齡人的冷靜和睿智,「師父……」

「為師要離開一陣子。」

「師父要離開多久?」

「約莫一年。」

異世大亂,魔王希望他回去以助一臂之力,平定亂世,所以他不得不走!

「為師的武功訣已經大部分教授與你,你可以趁這段時間,多加修習錘鍊,亦或者找你的仇人練手!為師相信你現在的實力對付他們已是綽綽有餘!」

她點頭稱是,那顆淚痣成了他的最後印象。

魔界一天,人界一年,凌風霆本以為這平定亂石也是跟以前一樣特別簡單的事,但沒想到,沒有了花翎,竟變得這麼困難!

再度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年之後,一切已經是物是人非,草屋,瀑布都不復存在,而她也不知所蹤!

現如今,她又再度出現在他面前,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是什麼?」身旁菁兒好奇的問,凌風霆回神,搖頭,「沒什麼。」

可是視線一直追隨著那抹身影! 可是視線一直追隨著那抹身影!

就算文元清看到了她的臉,但是她求爺爺告奶奶的態度還是沒有換來一隻變異獸,她顯得很沮喪,肩膀也耷拉著!

凌風霆的心似被什麼東西給扯了一下!

還記得小時候的她看中了他身上的什麼東西,她求他給她,每次沒有要到,也是一副垂頭喪氣,我見猶憐的模樣,現在看來,真是越看越像呢!

—————————————————————————————————————————————————

玖蘭櫻氣憤不已的在路上走著,滿臉忿恨,嘴裡嘟囔著,「憑什麼!憑什麼我得不到的東西,他們都能得到!」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大片陰影,遮蓋住了她的視線!

她驚呆了,九個人簇擁著一個轎子,緩緩落下。

這個人跟玖蘭澤有私交,她有所耳聞過,聽說是一個怪人,可是也是風霆學院的院長,凌風霆!

但是就連她都沒有見過他的面,聽說每次去了皇宮,也只是在太子寢宮停留片刻,屏退所有人,和玖蘭澤說說話!

「你是不是很想要變異獸?」沙啞的聲音傳出,卻分外的性感魅惑,輕輕的顫抖,似乎帶著某種難以言喻的緊張!

玖蘭櫻呆住,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指了指自己,「你……你是在跟我說話?」

「當然!」令人心神亂顫的聲音繼續傳來,「你想要什麼樣的變異獸!」

「越強大越好!」

坐在轎子里的凌風霆忍住笑,依稀記得原來,他問那三歲的奶娃娃,究竟想學武學到一個什麼程度,她亦是這麼回答,「越強大越好!強大到誰也打不過我!然後……」她的聲音漸漸低下去,「然後可以保護所有我想保護的人!」

末了,她補上一句,「也包括師父!」

他失笑,「你覺得到時候師父連你也打不過嗎?」

「當然不是!」她調皮的吐吐舌頭,笑嘻嘻的跑遠了……

從轎子里扔出一個盒子,「這是你的變異獸!」

接著一陣狂風吹起,吹得沙子迷了眼,玖蘭櫻就連眼睛都睜不開,等她回過神的時候,那轎子已經不見了,草地上有一個精緻的盒子!

她連忙跑上前,捧起盒子,心裡則是一陣亂顫的,這可是學院的院長親自給她的,這裡面究竟藏著什麼好東西呢!

玖蘭櫻回到房間的時候,面目表情完全不同了,幾乎是趾高氣昂的從歐陽紫玥和菁兒面前走過!

歐陽紫玥冷眼睨著玖蘭櫻,這個公主真是一點都藏不住事兒!

「得到變異獸了?」她倒是沒有想到那個文元清當著人面前是一副義正詞嚴的樣子,私下還是把變異獸給玖蘭櫻了,可是玖蘭櫻居然當著菁兒的面,用菁兒的臉卻迷惑別的男人,拿到好處,對於她這種不要臉的做法,她也是醉了!

她比菁兒還生氣,反倒是菁兒比較鎮靜,冷冷道,「時間還長著呢,我們慢慢來……」 她比菁兒還生氣,反倒是菁兒比較鎮靜,冷冷道,「時間還長著呢,我們慢慢來……」

「哼,拿出來絕對讓你們嫉妒死!」玖蘭櫻懷抱著那盒子,如視珍寶,剛才她已經偷偷瞧過了!

這院長果真是出手闊綽,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對她這麼好,但是她尚且將一切都歸結成了他和她哥哥——玖蘭澤的私交!

歐陽紫玥擺擺手,懷中的黑貓卻是陡然弓著腰,站了起來,眯著貓眸,顯得有些異常!

「阿喵~」聽到這個新名字的時候,黑貓差點步履不穩,跌下去!

它亮了亮森寒的小白牙,似乎對這個新名稱很不滿,歐陽紫玥顯然沒有感受到它的努力,強力把它摁了下去,「阿喵,你放心吧!不管出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的!」

那盒子驟然被打開,從裡面突然跳出一團圓形的亮光,緊跟著亮光逐漸釋放,光線褪去!

歐陽紫玥忍不住盯著眼前這莫名的小生物,「這什麼玩意兒?」

一半,通體雪白,如同一隻狐狸,一半暗沉灰色,如同一隻狼!

「聽好了,這可是幾乎要絕種的品種,狐狼,擁有狐狸的智慧和狼的勇猛!」玖蘭櫻驕傲的宣布。

可是歐陽紫玥卻是暗自嘀咕開來了,「狐狸和狼的雜交,難道沒有種族隔離嗎?不會遭天譴嗎?」

「歐陽紫玥——」玖蘭櫻一聲爆吼,沒有臆想中的各種羨慕嫉妒恨,也沒有那種恐懼和卑微的心理,她居然饒有興緻的研究起狐狸和狼是如何雜交起來!

她簡直要怒了!怒髮衝冠!

歐陽紫玥顯然沒有感受到她的憤怒,或者是感受到了也視而不見!

蹲下身子,直視著那隻狐狼,「喂,小傢伙,那你豈不是跟騾子一樣,這輩子都不能生育了,你可是單倍體啊,太可憐了……」

那隻狐狼也是極通人性的,顯然被她這番話給雷的不輕,反應過來,張開大嘴,一聲怒嚎……

「嗷——」呼嘯的冷風悉數灌進了歐陽紫玥的耳朵里,她撓撓耳朵,眼看則那躍躍欲試,隨時準備襲擊她的狐狼,卻不為所動!

反倒是菁兒,有點緊張,拉她起來,攔在她身前,「歐陽紫玥,你等會就只用看著!」

「不要打腫臉充胖子!我雖然變異獸不行,但是我有蛇信子呢,好歹我們兩個聯手,還是有一線戰鬥力的!」歐陽紫玥一掃剛才的玩世不恭,面露堅毅!

聽到這句「變異獸」不行……懷裡的一小團聳動了一下!

「好!」菁兒見她絲毫不畏懼,點點頭,應了下來!

她們這種臨危不亂的果敢徹底激怒了玖蘭櫻,她指著菁兒和歐陽紫玥,「去把這個醜女和這個沒腦子的女人都給撕碎了!」

那狐狼果真戰鬥力十足,又忠心護主,猛地一下跳起來,森寒的牙齒裹帶著涎水,濺了歐陽紫玥一臉的,歐陽紫玥險些被噁心吐了!

她一條蛇信子勾過去,堪堪拉住狐狼,「我拖住它了!趕快讓你的比目鳥攻擊!」 她一條蛇信子勾過去,堪堪拉住狐狼,「我拖住它了!趕快讓你的比目鳥攻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