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品符神丹就是不一樣,再加上江帆的五行元素法則的突破,強大的精神意念力,對空間法則,時間法則等等的領悟力獲得極大提高,只花去一千八百年便突破步入符神主初期境界。

哈哈,我也是符神主了!江帆心中大喜過望,而且神品符神丹的效力似乎還沒完全過去,江帆便趁熱打鐵繼續修鍊,要將符神主初期境界鞏固穩定下來。

七百餘年過去了,江帆感覺已達到符神主初期頂峰境界,並開始衝擊符神主中期,這時忽然收到閆帥的信息,頓時鬱悶了,猶豫了下還是停止修鍊,覺得有些可惜,無奈地出了符咒世界。

「老大,怎麼樣,成功了沒有?」閆帥一見江帆立刻期待的問道,雙頭裂體獸也是眼巴巴的看著江帆。

「成功了,快進入符神主中期了!「江帆笑道。

「太好了,老大也是符神主了!」閆帥頓時興奮道,雙頭裂體獸也是高興的在空中亂竄激動不已。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閆帥、雙頭,這也沒什麼值得太高興的,其實符神主、符魔神主我們已是不懼了,真正的對手是黑皮仆獸、異形蟲之類的強大,更有符天和符地兩座大山!」江帆雖欣喜,但並沒昏頭,提醒道。

「呃,老大,你不是還有殺手鐧五行元素法則嘛,那也不行嗎?」閆帥頓時像是被一盆涼水從頭淋下,頓時萎了,不過很快的又期待道,雙頭裂體獸也是眼巴巴的看向江帆。

「五行元素法則卻是我的最後殺手鐧,不過有些事還是無法說清啊,五行元素法則到底能不能抗衡符天和符地還不知道呢!」江帆嘆道。

「呃,主人,您要是把五行元素法則修鍊到最高境界,這也對付不了符天、符地?」雙頭裂體獸不信的問道。

「閆帥,雙頭,你們還記得那個虛無極吧!」江帆略一沉吟問道。

雙頭裂體獸和閆帥都是點點頭,閆帥奇道:「老大,這和虛無極有什麼關係?」

「我一直被虛無極那個陰險的傢伙監視著,他清楚我具有五行元素法則這種功法和威力,但虛無極最後被我揪出,表現出的意思似乎不懼我的五行元素法則,還說什麼期待與我一戰!」江帆道。

「呃,難道說虛無極覺得獲得符天神印就能不怕五行元素法則?」閆帥眉頭皺起,驚訝道。

「虛無極這個傢伙一直行蹤詭異,我想符神界和符魔界中最清楚符天神印的可能就是他了,符天神印到底有什麼秘密我們並不清楚,他可能知道些什麼!」江帆感慨道。

「黑皮仆獸和符地都曾提到過,符天還另有手段!」接著江帆又道。

「到現在,符咒其實具有許多技能,而包括符神主符印在內,所有符印中的符技中基本都是關於空間法則,時間法則的內容,至於生命法則,能量法則,速度法則等等都沒涉及!」江帆繼續道。

「現在我掌握了符印引爆技能,獲得那顆應該是符陽珠的寶貝,具備了符咒能量的攻擊技能,這都證明了符咒其實是非常博大精深的,我們掌握的還是很少的一部分!」江帆舉例道。

「我想符天神印中肯定是最全面的,所有關於符咒的技能都在其中,可能具有更厲害的技能,能不能與五行元素法則抗衡,還真的很難說了!」江帆有些憂慮道。

「呃,老大,按照你說的豈不是有可能無法對付符天、符地了?」閆帥連連點頭,覺得江帆說的有道理,想了想神情凝重道,雙頭裂體獸也變得有些沮喪了。

「那倒也不完全是,只是無法確定五行元素法則最高境界一定能打敗符天和符地,還是有一拼的機會,另外從符地那裡得到的信息,似乎符天和符地都有什麼畏懼的事物!」江帆笑道。

「哦,符天好符地又有畏懼的事物!那會是什麼?」閆帥驚愕,十分迷惑道。

「誰知道符天和符地會害怕什麼,希望以後能弄清楚吧!」江帆搖搖頭嘆道。

「符天和符地死磕對我們有利,可以很好的利用,走一步看一步,尤其是這兩個傢伙都看重符陽珠和符陰珠,肯定是非凡之物,要是我再得到符陰珠,說不定事情有轉機!」江帆想了想道。

「嗯,看來找到符陰珠倒是個機會了!」閆帥深以為然道。

「是啊,只是這符陰珠能不能找到是個問題,黑皮仆獸也沒帶來符天對於通過珠子找到另一顆珠子的辦法!」江帆悻悻的鬱悶道。

江帆看了看周圍的冰川,忽然心中一動,意念催動符印,頓時符咒能量暴涌而出,江帆抬手控制著力道朝近三百米遠的一塊四十米高大冰川揮去,一道熒光閃出,砰的一聲,巨大冰川頓時粉碎。

「時間靜止!」江帆風無影技能使出,閃身靠近手再次揮出,頓時崩坍飛濺的碎冰瞬間被定在那了,免得動靜大引起冰川積雪出現崩塌。

「符神主境界,符陽珠爆發的威力果然暴增,威力起碼增強了五倍!」江帆欣喜道。

「這是使用了大約符陽珠的兩層不到的威力,估計現在可以干敗異形蟲了!」江帆略一估算滿意道,接著信心滿滿道:「如果再得到符陰珠,不說對付符天和符地,但絕對能滅了人形骷髏蟲!」

「哇,這才不到兩層的威力!老大,那我們全力尋找符陰珠吧!」閆帥大吃一驚,眼中充滿炙熱和期望的提議道,雙頭裂體獸也是連連點頭。

「要全力的找,不過也不能盲目的找,我要想辦法再套取一下通過符陽珠找到符陰珠的辦法就好了!」江帆心中迫切起來,但也不失冷靜。

「魔蟲屍體倒是個不錯的籌碼!」江帆腦筋急轉笑道,立刻騎上雙頭裂體獸飛下一旁已經被雙頭裂體獸挖掘出的一個大冰坑洞,魔蟲屍體就在下面。

江帆將冰坑中的上千隻魔蟲屍體收入符咒世界,雙頭裂體獸載著江帆飛出,接著迅速的填埋坑洞。

「主人,現在過去了差不多六個小時了,您要當心那腐符屍氣封印球的發作哦!」填完坑洞,雙頭裂體獸忽然提醒道:

「呃,還真是個麻煩,一天三次,估計符地設置的應該是均等的時間發作,每隔八個小時發作一次,這麼算來大概還有兩個小時的樣子就要發作了!」江帆頓時面色一變,既是心悸又是鬱悶道。

「主人,發作的時候太可怕了,您意識不清,要是遇到什麼危險,可就麻煩了,尤其是遇上黑皮仆獸這類的強大,小的根本沒辦法保護您啊!」雙頭裂體獸十分的擔心道。

「這個我知道,還有兩小時,去做什麼事都不方便,我還是進入符咒世界挨過這次發作保險些!」江帆點點頭,想了想道,雙頭裂體獸頓時放心下來。

江帆當然不會在這傻等腐符屍氣封印球的發作,帶著閆帥進入符咒世界,符咒世界化作一顆塵埃,由雙頭裂體獸帶著繼續前飛,兩界的封印屏障已經解除,再飛幾萬里可以直接進入符神界。

反正要等兩個小時,挨過腐符屍氣封印球的第二次發作再出去,江帆來到修鍊場,思索這些時間該干點什麼,在符咒世界中可是一千年的時間,不能浪費了。

現在是符神主境界了,可以煉製神品符神器了,要不要煉製神品符神器?只是神品符神器對黑皮仆獸這等強大還是沒有作用,江帆想了想還是作罷,該幹什麼呢?

江帆的視線無意間落掃過修鍊場角落放著的上千隻的魔蟲屍體,忽然心中一動,對啊,符天既然說利用魔蟲可以剋制腐符屍氣,是不是研究一下,要是能自己解決不就不更加省事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招手,幾隻魔蟲的屍體飛到面前,江帆風之眼使出透視魔蟲屍體,同時精神意念力也滲入,仔細的檢查起魔蟲的屍體,符天說魔蟲體內有種物質可以剋制腐符屍氣,希望能找到。

尤其是現在具有了對生命的預測感應能力,從魔蟲身體找到物質,要是有用,應該是能感覺得到的,尤其是發生在自己的身體上。

水元素的修鍊成功,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的融合,讓江帆修鍊五行元素法則衍生出新的能力,原來具有的能力也大大增強,風之眼看得更遠,透視能力更強大。

魔蟲雖然死了很久,但在極寒的冰川下屍體保持著很好的新鮮度,風之眼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身體細胞中的細微成分,細胞核,細胞膜,細胞壁,細胞漿液等等,像一個高倍的顯微鏡一樣。

江帆仔細的在魔蟲體內尋找著,很快在魔蟲身體細胞漿液中發現數種奇異的物質,呃,這幾種物質哪種是克制腐符屍氣的物質?不由得犯難了。

江帆當然知道要通過嘗試才能確認,只是分身不再身邊,在符神界,還遠的很,就算是分身在身邊,也不好去嘗試,一旦克制解除了,符地豈不是立刻知道了。

而且分身還不好帶進符咒世界,否則符地就察覺到失去聯繫,這樣也不妥,這可怎麼弄?江帆糾結起來。

對了,符地的腐符屍氣的一個特點是顏色,綠色的,就據雙頭說發作起來印堂呈現綠色,而且符地每次動手時表現出來的也是綠色這個特徵。

正好手中有符地給自己的綠色球,不知道這顆用來聯繫通訊的球是不是也利用了腐符屍氣的某些功能,就用它試試,真要將綠色球破壞了也沒關係,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就是。

江帆想到這,取出那個綠色球,接著取出一把小刀,從魔蟲屍體上割下一塊組織,接著精神意念力開始分離攝取出細胞漿液中的哪幾種成分。

精神意念力攝取出一種未知成分弄到綠色球上,觀察了下似乎沒任何反應,可能是成分太少了吧,江帆便儘可能多的攝取那種未知的物質成分弄到綠色球上,反正魔蟲的屍體有上千隻。

江帆記得告訴黑皮仆獸知道魔蟲屍體的時候在數量上有極大的保守,說數量不多,既然不多,可以是十幾隻,幾十隻,都能說得過去,江帆折中,取三十隻魔蟲屍體做實驗。

江帆是儘力的將三十隻魔蟲屍體細胞漿液中每一種成分都攝取出來,弄到綠色球上。

這種工作十分細微,攝取出一隻魔蟲全身細胞漿液中的一種未知成分的全部,竟是花去一個月,幸好魔蟲不大,不然真的工程浩大了,不過熟練了速度也就快了不少,後面攝取一隻只要十幾天。

江帆就像個科學家一樣,孜孜不倦的攝取著,當然這種工作也是消耗精神意念力的,累了就休息,江帆花去近兩年才完成一種未知成分的誓言,不過很可惜,綠色球沒有任何反應。

江帆也不氣餒,等了會弄乾凈綠色球,開始下一種未知物質的試驗,十幾年過去了,很遺憾,那幾種未知細胞漿液中的成分對綠色球全都無效,沒任何反應。

江帆思索片刻,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到魔蟲的頭部,大腦很複雜,成分太多,一個月的時間,辨別出了三十幾種未知的成分。

江帆這一實驗就是上百年,終於在攝取出一種大腦中未知成分弄到綠色球上,攝取了三隻魔蟲大腦後,綠色球忽然微微的閃動著綠色光芒,只是較為微弱。

我靠,終於有反應了!江帆頓時大喜,精神大振,開始加快速度攝取魔蟲大腦中的那種未知成分弄到綠色球上,完成第四隻時,綠色球閃動的綠色光芒變得強烈起來。

等江帆完成第五隻魔蟲攝取工作,只見綠色球是綠色光芒激烈閃動,球體表面開始出現涌動,像是軟化的果凍在晃動,呃,似乎還不夠,再來一隻!

第六隻魔蟲屍體腦袋中的那種成分全部攝取到綠色球上,綠色球表面狂躁起來,劇烈的晃動幾下,啪的一聲微響,綠色球炸開了,一道綠色氣體升騰而出。

呃,是血腥屍氣,還含有另外一種奇怪的氣息!這種通訊球果然是使用了腐符屍氣製成的,江帆立刻感覺到了,在符咒世界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江帆都能清晰的感覺到。

哈哈,應該就是魔蟲大腦中的這種物質了,終於找到克制腐符屍氣的辦法了!江帆狂喜激動不已,不過很快江帆又鬱悶了,呃,這第二下腐符屍氣封印球發作的折磨還是要承受了。

哼,絕對不再接受第三次腐符屍氣封印球發作的折磨,有八個小時,在第三隻發作前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

呃,就徹底的解決是不是太快了,後面就不好取信符地了,別讓符地再使用上其他手段又是個大麻煩,嗯,是不是少弄點這種成分就能壓制住?

可以在發作前一兩個小時在分身元神中試試,要是不行再說,也許那時情況發生變化,就是解除了也沒什麼關係。

江帆打定主意,長長的鬆了口氣,想了想取出幾個小瓶繼續工作,一隻的,兩隻的,三隻的,四隻的魔蟲屍體大腦那種成份分別裝入瓶中保存,這樣到時根據情況有得選擇,也能隨時用上。

江帆算了算時間,距離腐符屍氣封印球發作時間還有八百年的樣子,可以做點其他事,想了想決定還是研究一下五行元素法則。

接下來該是火元素的修鍊,根據達非亞的記載,在他那裡的世界,最高級的高手也只有融合四種元素,這是非常難以做到的。

江帆翻越五行元素法則查看火元素的相關記載,火元素側重能量法則,攻擊威力是五種元素中最強悍的,與前面的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相相融合,將能肆意焚滅其他各種性質的能量。

要修鍊沉火元素,首先必須打開心窩的火輪修鍊場,江帆開始嘗試按照記載方法,精神意念力集中在心窩打開火輪場,不指望能很快成功,先做個嘗試積累點經驗也好。

這一修鍊不得了,江帆頓時覺得心窩似乎猛然壓上萬斤巨石,透不過起來,好在還能堅持,只是很難受,這一修鍊就是五百年過去了,忽然覺得心窩口微微一松,江帆頓時精神大振,有戲!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百年過去,江帆覺得心窩處的那種重壓之感在逐漸減輕,心中歡喜不已,精神振奮,又是一百年過去,心窩處的壓力猛然徹底消失,江帆暴爽,這火輪場似乎不難修鍊嘛。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信心十足,心窩處輕鬆無比,說不出的舒坦,便繼續修鍊,哪知不一會心窩處忽然出現微熱之感,江帆一愣,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開始進入打開火輪場的階段了?

似乎太簡單了吧,嗯,可能是因為我是那種天才中的天才吧!江帆先是有些狐疑,不過很快想當然的得意起來。~頂~點~小說www.23wX.cOm

修鍊了一陣子,江帆卻是眉頭微微皺起,心窩處那種微熱感越來越強烈,很快變得炙熱了,熱得受不了,江帆又狐疑了,難道是火輪場快要打開了?

可惜,江帆這種懷疑沒辦法解答,因為達菲亞的筆記中沒有關於修鍊成功火元素的記載,達菲亞只修鍊成功金木水三種元素,自然不會有修鍊火元素的心得。

江帆只能靠自己修鍊,前面是什麼情況絲毫不知,再過一陣子,江帆感覺吃不消,心窩處的炙熱讓他無法承受了,炙熱的心臟似乎在火爐上炙烤,而且炙熱感已經從心窩處蔓延到全身。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是不是堅持下去火輪場就打開了?江帆眉間凝成疙瘩,渾身呼呼滿含,像是被從水中撈起一樣,汗水下流,眼睛都睜不開了。

江帆咬著牙強行支撐著修鍊,越越來熱,心窩處像是著火般的燒著了似的,疼,很疼,非常的疼,痛得江帆渾身直哆嗦,咬緊牙關,鼻子不由自主的發出哼哼聲,面部扭曲猩紅一片。

我靠,這不比那腐符屍氣封印球發作的折磨來得輕鬆,我堅持,再堅持!江帆十分的鬱悶,但還是不放棄。

心窩處的炙熱持續攀升,江帆覺得心窩處要爆炸了,渾身都抖成篩糠,但還是強行忍著,忽然江帆感覺心口劇痛,疼得險些暈厥過去,嗓子猛的發甜,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

江帆終於崩潰了,身子一歪歪癱倒,失敗了!不過江帆看到自己噴在地上的鮮血時,大吃一驚,只見滾燙的鮮血在地上,幾秒鐘后忽然詭異的著火了,很快化作一道淡紅色煙霧消失不見!

我靠,這到底怎麼回事?這修鍊豈不是要命啊,不會修理到最後人都著火了,連灰燼都不剩了吧!呃,應該不可能,畢竟還是有人成功的修鍊成了四種元素的,而且修鍊的方式也絲毫沒錯。


看來打開火輪場必然要經歷這種苦難了,只是好像無法扛過去,江帆先是驚愕,仔細想了想后才淡定下來,但變得沮喪了,終於體會到火元素的修鍊難度。

江帆躺在地上休息了會,開始檢查身體,尤其是心窩處,呃,心窩處周圍的幾處穴位受傷了,但不在意,因為身體的超強自愈能力正在迅速的恢復著。

不一會,江帆感覺沒事了,又開始修鍊打開火輪場,感受和之前一樣,最終還是扛不住心窩處的那種炙熱,再次噴血倒地。

江帆就這樣一連反覆多次,但始終無法突破,到了那節骨眼就崩潰,最終江帆作罷,停止修鍊,算了算時間,就快到腐符屍氣封印球發作的時間了,還是調整好狀態等著折磨吧。

江帆為了輕鬆舒服些,躺在修鍊場中的床上等待著,不過思維沒閑著,考慮著修鍊火元素的事,現在卡在那了,挨不過那種炙熱,怎樣才能讓心窩處變得強大,能挨過那種炙熱呢?

江帆想著想著,忽然腦袋嗡的一下刺痛無比,意識變得模糊,渾身開始哆嗦起來,腐符屍氣封印球發作了。

好在只有十分鐘,終於挨過去了,江帆睜開雙眼長長的出了口氣,休息了會,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便出了符咒世界,火元素的修鍊只有找機會了,接下來的八個小時得好好利用。

江帆一出修鍊場,卻是一愣,只見閆帥在修鍊場外來回的踱著步子,不時的搓著手,江帆驚訝道:「閆帥,你怎麼在這裡?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老大,挺過來了?」閆帥見江帆出來了,頓時歡喜,不過還是先關心的問道。

「嗯,沒事了,十分鐘而已,對了,你怎麼在這裡,不去陪劉茜在這瞎晃悠幹什麼?」江帆點點頭笑問道。

「老大,我打聽了,有人看到你進修鍊場了,老大,真是不好意思,我想向你要樣東西,希望老大能成全呢!」閆帥遲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訕訕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