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昊和墨瑞晶一路披荊斬棘,將對手一一打敗,層層的比試對於石昊來說算是輕鬆無比,對於經歷過大戰的墨瑞晶就有些吃力了,最終墨瑞晶倒在了進決賽的四強賽之中,打敗她的對手是來自西方的一個教派月神教的天才種子,聽到墨瑞晶被擊敗的消息,石昊還是有些震驚的,墨瑞晶此時的實力已經大不相同,不過在這個境界依舊有著能和她抗衡的人,還是不能小看天下天才啊,而水連月的侍女雨霏玲則是止步於八強,不過對於名詞,雨霏玲卻是絲毫不在意,對她來說照顧好主人才是第一順位,

最終穴心之境的戰鬥以石昊第一,墨瑞晶第四的戰績結束,徘徊在23號比武場的人們也是終於看到了石昊的出手,知道了這個惡名遠揚的人真正實力,

石昊和墨瑞晶一樣選擇了晉級戰鬥,與同在啟靈秘境的火炎焱、陳鋒、血公主、水連月成功會師,為了趕去觀看陳鋒的比試,石昊也是稍稍認真了一點,趕緊將對手解決,墨瑞晶和血公主也是隨後就到,雖然兩女一個是實力剛剛晉陞,一個則是穴心四重,但是大賽安排的對手都是根據自身的實力來調整的,整個大會的目的是為了促進境界的提升,促進武技的進步,會根據選手的戰績來互相調整對手,這個想法是由師墨軒提出的,也只有他這個掌門才會這麼的關注這些細節,

「陳鋒,」石昊拍了拍陳鋒的肩膀,手掌卻是感受到陳鋒顫抖的身軀,那不是因為害怕,還是恐懼,那是因為興奮,能夠復仇雪恥的興奮,石昊雖然不知道陳鋒在那幽夢仙子的永世幽夢中碰見了什麼,不過肯定是極大的刺激了他,否則陳鋒的境界怎麼會這麼快速的提升,

陳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在蓄勢,若潛龍在淵,若神兵雪藏,只為那出動一剎那的驚芒,

火炎焱在旁邊也是豎起了大拇指,為陳鋒加油,三人雖然來歷不同,也沒有任何血脈上的聯繫,但卻是一同經歷過戰鬥的戰友,即使不言語,也是可以知道彼此的所想,這種關係,也可以稱呼為兄弟,

蹬,蹬,蹬,

陳鋒踏著緩慢有力的步伐上台了,而他的對面已經是好整以待的幽夢仙子,

如果說陳鋒是緩緩移動的大山,氣勢猶如越來越尖銳的利刃,那麼幽夢仙子則如繚繞於此的一股粉紅色的淡淡煙霧,似乎輕輕風吹,就能將她颳走一般,

「你來了嗎,」幽夢仙子將目光鎖定在陳鋒身上,語氣中卻是沒有絲毫煙火氣,似乎這個時候的幽夢仙子,才是真的如同一席幽夢一般,

台下的石昊微微皺眉,感覺有些不對勁,以前的幽夢仙子是絕對不會這樣的,性格多變而狡猾,宛若叢中之狐,幽夢只不過是她掩面的面具,但是石昊看到現在的幽夢仙子卻是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似乎蛻變了,似乎看通了,看透了什麼,猶如修道士常說的開悟一般,氣質都發生了絕大的變化,

「啊,來了,我等這一刻已經等得都有些不耐煩了,我的劍已經渴望你的鮮血了,」陳鋒直接抽出了誅邪劍,劍指幽夢仙子,「以你的身份,使用一點點特權都沒有關係,你就這麼想被我砍嗎,」

各大參賽門派暗地裡其實有著一條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盡量使各家的天才種子避免碰面,其實這也無可厚非,只不過是把各自對決的時間往後拖了罷了,比試是一輪一輪的比試來的,每次總會去除掉弱者,留下強者,能堅持到決賽,肯定是要對決的,以幽夢仙子的身份和陳鋒的身份,如果不是有著太子和雙方的意願,那是絕對不可能在第一輪就碰面的,

「使用了又如何,你得知了太子擁有著可以調動人員對決的秘錄之後,即使太子沒有任何說明,你也會去求他讓我和你對決,即使我不同意又如何,你依舊會找上我,無論是在比武場上還是在暗下,從大夢周天之中這些我都已經看見過了,既然我和你的對決是不可避免的,那又如何逃避,」幽夢仙子的語氣彷彿說著不是在和自己相關的事情一般,淡漠無比,彷彿陳鋒的事情在她眼中沒有一絲神秘,

「大夢周天,又是這種虛幻縹緲的東西,夢還能夠預見未來,既然如此,那你就預見一下這場我和你的比試結果吧,」陳鋒不屑的一笑,對於夢這種東西嗤之以鼻,

「即使在凡人之中,也有那種一朝夢夢見百日之後的景象,但是往往一起身就會喪失全部的夢中記憶,只是有著模糊的感應,或者真正碰到了那個景象,渾身甚至靈魂之中都會湧現一種不可思議的熟悉的感覺,既然連凡人都擁有的能力,修道士更能應用這一能力,」幽夢仙子淡淡的講述,「夢,可以探因尋果,也是人尋求自我的一種手段,我和你的因緣於魔人聖陵之中,而我和你的果將會在這比武場上結締,這場比試,我預見了,你會死,」

當幽夢仙子一臉平靜的說出預見的時候,反而更加讓人難以確信一切,

「『可笑之極,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妖女,』這就是你的下一句話,我說的可對,」幽夢仙子突然一指指向陳鋒,

「可笑···,,,」陳鋒的臉上剛剛浮現起更加濃厚的不屑之色,正想要張口反諷,卻是一下子被戳中心聲,那被刺中心聲的感覺,是無比的驚恐,陳鋒臉上的神色瞬間變得難以言語了,那是驚訝、恐懼、難以置信、不可思議等等表情的結合,

呼,呼,呼,陳鋒的呼吸紊亂了起來,在話語上的交鋒上,他完全處於劣勢了,甚至心境都被猛烈的撥動了起來,蓄積的氣勢也已經消散了,

「當心,她是在挑撥你的心境,別和她廢話了,動手,」石昊在台下大喊道,他雖然也是暗暗察覺到不妙,但是卻為了幫助陳鋒將心境平復下來,為他找了個理由,其實石昊是知道的夢境的玄妙,狩日也是修鍊這一條大道的,並且得到了那一個神秘的夢字參悟,石昊是知道的,夢真的可以探因尋果,可以預見未來,

陳鋒真的會死,

只有這點,石昊是不確定的,因為這是幽夢仙子和陳鋒的因果,因為他的夢境之道修行也是異常緩慢,所以他看不到,

「無關乎你們信不信,未來是由命運之線牽引交織而成的,未來是命運之絲線而成的詩篇,命運之線稍稍觸動一點,就像這般,就會產生無數個未來,但是就我所能預見的未來景象之中,陳鋒,你始終在其中對我糾纏,所以我要和你在這裡了解因果,」幽夢仙子手中凝聚了一團煙霧,在為石昊和陳鋒等人演示景象,

每個人的身上其實都是始終連接著命運之絲線,這些命運絲線交織而成的命運詩篇,彷彿在寫史書一般,將每個人的命運記錄其上,而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會引發命運絲線的陣陣顫動,於細微處改變著自身未來的走向,就像琴弦被輕輕撥動一般,那不斷顫動的琴弦激起了層層波紋,

「每個人都需要面對因果,所以我才站在你的面前,陳鋒,」幽夢仙子那宛若看破一切的眼神,絲毫沒有波動,而此時她的氣勢,直接攀上高峰, 構成世界的本質是氣與力的結合,

但是讓人這種生物彼此與彼此之間進行種種聯繫的卻是因和果二字,

如果不是幽夢仙子在魔人聖陵之中對陳鋒做了手腳,讓陳鋒感受到了屈辱,陳鋒也不會一直糾纏幽夢仙子,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每個人都要有所行事,每個人都想要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就會動用種種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正是因為幽夢仙子看透了這一點,才會選擇做個了斷,如果沒有一個了斷,兩人的對決是永遠也不會落幕的,有的時候,人看透了悟通了才會選擇去面對,惡因惡果不卻會因為一句對不起或者抱歉而消散,

「做個了斷,夢境輪迴,」幽夢仙子氣勢拔高到極點,悍然出手,第一招就是當初讓陳鋒迷失自我,讓石昊都大吃苦頭的夢境輪迴,紫色的氣勁不停做著渾圓的運動,想要包裹住陳鋒,更讓人防不勝防的是那無窮的精神衝擊,

「了斷,千刀不盡斷山河,」陳鋒也是被激起了性子,劍斬萬物,

斬斬斬斬斬,

陳鋒走的道路不是正統的儒門道路,那修身養性的路子是絕對不適合他的,他的道路是儒俠,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狂暴的劍氣,一瞬間斬擊了數萬次,宛若做著高頻振動,誅邪劍帶著凈化邪惡的熾烈陽炎,直接破滅了一切,陳鋒曾經吃過這一招的苦頭,他又怎麼能繼續被第二次擊倒,

他的意志宛如激流瀑布下的頑石,即使久經衝擊依舊是保持自己的本色,那重重的精神衝擊似水流一般的僅僅觸碰到表面就被分割開來,對他完全沒有造成影響,

「永夢幽境,」

幽夢仙子招式沒有斷連,而是再度演變,氣勁空寂玄奧,要將陳鋒徹底打入到幽幻夢境之中,她自從出關之後,不僅看透了悟通了,境界也是更上一層樓,拳法招式層層遞進,重重演變,完全不是以前可以相比的,一拳一招,就讓天地變換,場景置換,渾然陷入到了她的世界當中,

「萬刃不絕千古空,」

斬,再斬,狂斬,

陳鋒這個時候宛若戰神附體,氣勢陡然拔高,手中之劍已經瞬間斬擊了萬次有餘,他在打出他自己的道,

轟隆隆,

陳鋒的氣勁席捲如畫卷,道道溝痕刻畫山川深淵,層層鋸齒撕裂大地,點點銀芒點亮群星,讓人忍不住隨他縱情狂歌,他手中之刀劍,簡直要從歷史之中硬生生鋸下這一片天地,永久封藏,

劍者,百兵之尊,誅邪劍,至陽至剛之首,

那層出不絕的劍氣徹徹底底的撕裂了幽夢仙子營造而出的永夢幽境,

「該死的人不會是我,是你,」陳鋒沒有絲毫留手,冷酷的面孔帶著熾熱的劍芒橫掃向了幽夢仙子已經空門大開的身軀,

不過···

「到最後你依舊沒有看破啊···」一聲輕輕的嘆息卻是猛地從陳鋒身後傳了出來,是幽夢仙子,

局勢瞬間逆轉直下,

「入夢之沉迷,迷夢之空幻,幻夢終破裂,這個世界上又何嘗不能說萬物皆為夢呢,破裂吧,」幽夢仙子的身影陡然從陳鋒身後顯現,帶著若有若無發人深思的感慨,一指點出,

破裂,不,是分解,

台下的石昊已經開了天眼通,這是佛門六神通之一,破除一切虛妄與不真實,他清清楚楚的看見,陳鋒持劍的那隻手臂,小胳膊部分竟然如同煙霧一般,分解了,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如夢一般的消散了,

咣當,

誅邪劍無力的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陳鋒強忍住心頭劇烈波動,左手召回誅邪劍,從牙縫之中,從唇齒之中蹦出一個個字眼,

「億···」

「不會讓你出招的,消散吧,破夢之曉,」幽夢仙子卻是比任何人都果決這個時刻,直接再度出手,那翻騰的氣勁甚至把自己也震出了內傷,但是卻是成功將招式打出,

「混,,蛋,,,」

石昊猛然一個彈跳,直接揮舞起拳頭,向著幽夢仙子打去,這個時候還管什麼規矩,這個時候還管什麼單獨對決的尊嚴,再不插手,陳鋒就要真的死了,人死了,還談什麼尊嚴,

石昊當然知道陳鋒就算是寧願死也是不願被其他人插手他和幽夢仙子的對決的,但是石昊這個時候非管不可,哪怕回去之後被陳鋒拿著誅邪劍追殺,哪怕回去之後做不成兄弟也罷,

但是這個時候,他非救陳鋒不可,

「大膽狂徒,還想在這裡擾亂秩序,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自從晉陞到啟靈秘境的戰鬥層面之後,比武場地也是換到了前十號比武場地,大會秩序管理者也是增派了強力人手,為的就是防止像石昊這樣的人,瞬間數十人就出現在了石昊身邊,畢竟石昊是有著前科的人,

「給,,我,,滾,」

石昊大腳踏地,轟隆隆的地面徹底被撕裂開來,整個比武場地都不斷搖晃,彷彿經歷了八級大地震一般,他的身材猛然拔高兩寸,右手狠狠攥拳,一記拳法橫掃當場,

八荒神龍聚風雲,

石昊體內氣勁狂吐,八荒之力狂涌而出,凝結成了八荒之龍,全部襲向幽夢仙子,

噗啊,即使是增派了同等境界的啟靈秘境的高手作為大會秩序管理者依舊是不能抗衡已經顯現出發狂跡象的石昊,直接被震退,身體被氣勁微微擦碰到,內臟都是處於大出血中,這還只是石昊的主要目標是幽夢仙子,

「在我大夢周天預見的數百個未來之中,幾乎毫無例外的,我每當要將陳鋒擊殺的時候···」幽夢仙子面對這兇猛狂暴而來的八隻怒龍,卻是滿面淡漠,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感,「你總是,總是,總是會在這種關頭出手阻擋我,甚至有的時候,我會完全抵擋不住你的爆發,被你殺死,生機完全斷絕···」

「所以我···」幽夢仙子講述到這裡,已經被八荒怒龍給淹沒了,在那狂暴的氣勁下,以斜向下的方向,從幽夢仙子站立的位置,以及腳下的擂台,全部似大炮一般正面轟中了一般,推土機一般的將什麼泥土、防護陣法的護罩全部狂暴的撕裂,甚至那八條怒龍依舊沒有停止,將整個彷彿古羅馬斗獸場一般的比武場地從一邊開了道四十五度的大口子,一直轟擊出去數公里才完全停止,

這哪裡是拳法,這分明是天上的隕石降落下來,依舊在不停的滾動才能造成的景象,別的不說,單單石昊這一圈,這10號比武場地已經完全不能使用了,

但是幽夢仙子沒有死,她依舊在言語,

「所以我設立了雙重夢境,」幽夢仙子的身影陡然從另一個方向的空中鑽了出來,雖然依舊是沒有表情,但是掃視到那被石昊一拳給撕裂的景象后,眼神中依舊是有些后怕,

雙重夢境,什麼,

石昊大驚,猛地看向陳鋒,

「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惜啊··可惜啊··可惜,」陳鋒的身體一點點消散了,嘴中說的不是後悔,不是痛苦的悲號,而是略帶失望的可惜,

陳鋒,鴻升門天才種子之一,於比武大會上死於幽夢仙子之手,

「可惡,」石昊再度揚起拳頭,但卻是被一隻有力的手掌給給抓住了,

「住手吧,我們回去,」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是火炎焱,

「放···,」石昊怒了,張口就想讓火炎焱放開,不過卻是一驚,掃到了火炎焱別過去的面龐,那一向豪爽的火炎焱竟然現在涔涔落下了眼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住手吧,你的手已經成了這個樣子,再鬧下去也沒有絲毫好處,是男人的話,就應該在擂台上公公正正的用拳頭打死她,為兄弟報仇,」火炎焱一瞥石昊剛才揮拳的臂膀,石昊的這條臂膀已經徹底浮腫了起來,比另一條手臂要大上兩圈,而且血肉模糊,其中的血管和骨頭大概都已經碎了,經脈也已經錯位,戰鬥力已經削減了不少,

那一拳的威力確實是恐怖,但是也是石昊發狂之下爆發自身的關係,

「恩··恩,我們走,」石昊回頭看了下,那誅邪劍抖動了兩下,竟然直接飛走了,道器有靈,會自動尋找宿主,尤其是誅邪劍這種數一數二的大道之器,即使是煉成的仿製品,僅僅有著一絲和本體的聯繫,生成的器靈都不會乖乖的隨便找個主人,而是自我選擇,

誅邪劍的飛走,也正是說明陳鋒是真的死了,真的如同夢一般的消散掉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眾女也是沉默,隨著石昊和火炎焱回到了住處,去的時候是七個人,回來的只有六個,而那一個再也不會回來了,整個住處都是靜悄悄的,即使是一向活潑的狩日和吞天鼠,也是低垂下了腦袋,神情有些暗淡,

而墨瑞晶則是悄悄的叫人把那一千萬陽源丹給太子送過去了,這個時候更不應該讓石昊看到這種煩心的事情,

夜,深了,靜了,

ps:如果讀者大大喜歡的話希望大家訂閱下我的書,畢竟輕狂在作者後台也是能夠看到訂閱情況的,每次看到有人訂閱就會感覺有前進的動力, 沉悶,寂靜,


這是石昊和火炎焱現在的氛圍,即使是針尖掉落在地上的聲音都是清晰可聞,墨瑞晶等眾女也是給了兩人一點點空間,沒有過來打擾他們,

石昊現在滿嘴苦澀,想要張口說點什麼,卻是絲毫聲音都無法發出,望了望桌子上擺滿的酒罈,卻是絲毫yuwang都沒有,曾經的三人對飲已經不再,借酒澆愁只能愁更愁,

「了結因果,陳鋒與她的因果已經了斷了,那剩下的就是你我之間與她的因果了,」火炎焱在旁邊說道,

了結因果···是的,幽夢仙子了解了與陳鋒的因果,但是卻又和石昊等人結下了因果,因果,哪裡有那麼好就了結的,

一夜無話,

接下來的一場比試,則是火炎焱的戰鬥,

依舊有些陰沉著臉的火炎焱走上了比武台,這裡已經不是10號比武場了,由於石昊的一拳而導致賽事地點發生了變動,更換到了九號競技場,

「呦,那個已經死去的蠢貨的兄弟上來了,嘖嘖嘖,真是萬分可惜啊,」火炎焱的對手竟然是西方教廷的聖子,這個曾經在遺迹探尋中和陳鋒交過手的人,

「可惜什麼,」火炎焱沉悶的問道,

「當然是可惜他不是死在我的手上,竟然這麼隨隨便便就死了,不過也是個弱小的人物罷了,」聖子擺擺手,臉上的不屑之意更濃,

赤炎之怒,

「放屁,你這種貨色老子一拳一個,」火炎焱直接一拳轟了過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