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僵在其中發力,石昊可以看出明顯的凸起,鼓鼓囊囊的,彷彿下一刻就要突破出來,大殺四方。

不過血公主眉頭一皺,氣血愈發鼓盪,出手更加冷冽。

緊!

緞帶如獲神力,猛然收縮。

嘎嘎嘎!

白僵被擠成一團,死的不能再死,血水都順著縫隙流了出來。

血公主把緞帶一甩,卻是一滴鮮血都不沾染,再度纏繞到身上。沒人能看得出來這竟是件殺人利器。

乾淨利落的遠超那張尚武。

那考核官連連點頭,「下一位!」

石昊上場了。

他身上乾乾淨淨,什麼器具都不攜帶。

以前他還看不起法寶器具,現在看來真是大錯特錯,像張尚武的腰中軟劍,血公主的奪命緞帶,個個都是非同小可,每一件得到以後都可以讓人的實力十倍的提升,這才是武器的重要性。讓石昊大開眼界。

像這次考核中就有不少皇朝子孫,如龍虛皇朝、西坤皇朝、大離皇朝。這些人幾乎人手一柄神兵利器,根本不是凡兵,即使修鍊到了虛勁頂峰,渾身氣血循環卸力借力達到了一個極限,也根本擋不住切割。

這些人武功高強,修為深厚,出手簡直迅疾如風,根本就是吹風掃落葉一般擊殺了白僵靈傀,讓石昊大大的忌憚。

不過石昊卻是沒有,渾身上下只能憑藉一雙肉拳。

不過他也不懼怕,走了進去。

吼!

這也不知道是第多少個白僵靈傀,數十個人考驗都過去,白僵死了一具又一具卻始終源源不斷,顯現出了鴻升門強大的實力和財力。

靈傀可不是有理智的東西,看到一個獵物進來之後,渾身肌肉猛的鼓起,蹦跳著直接從天而降,一尊巨大的拳頭壓迫過來。

來得好!

石昊眼神堅定,身如弓,筋如弦,整個身體好像似利箭就要彈射出去,毫不退讓,報之以顏色,一拳也是還了過去。

轟!

拳腳相交,簡直有種金鐵交擊的聲音,似乎武器在碰撞,交擊中間甚至都能看到絲絲火花迸濺出來。

硬碰硬!

其他人都嚇了一跳。殭屍一族其實並不弱,白僵更是其中佼佼者,否則也檢驗不出一個人的真正武勇。

若論身體素質,虛勁頂峰的人類遠遠比不上白僵,大多是以精湛的技巧,高深的武道才能戰勝。

但是,石昊就可以做到!

他簡直就像傳說中的戰神一般,渾身肌肉滾滾,血氣炙熱,完全不懼硬碰硬。

吼!

這一聲是石昊口中發出,他也熱血開始沸騰,直接把白僵橫腰抱住,往後一個翻越,以頭下腳上的姿勢直直倒栽蔥到堅實的地面上。

轟!

簡直如同炮彈打擊到大地,地面上出現了深坑。

啊!

石昊興奮莫名,又一把抓住了白僵手臂,反腳踹到了白僵肩膀。


滋拉!

石昊神力豈是白僵所能抵擋的,直接被**了,左臂直接被石昊硬生生的拽了下來!一種刺耳的金屬撕裂聲頓時響起。

石昊高高跳起,揮舞著白僵左臂,如同巨棒,直接一個落錘,打爆了白僵腦袋。

如此生猛,簡直是震撼眾人。

從來沒看過如此暴力的人!

「厲害!」張尚武豎起了大拇指。

「很強!」血公主也是冷冷的評價了一句,一雙美眸不住的打量石昊。

「過獎過獎,我也就是身體肉身強一點罷了,橫練功夫所致,不像二位都是各有各的風格,各有各的流派,這就是我比不上二位的了。」石昊打了個哈哈,謙遜道。

石昊早就聽說鴻升門內部弟子競爭激烈,尤其是他們這些剛剛入門弟子最容易遭到欺壓,所以抱團無疑是個明智的選擇。

石昊也不會吝嗇自己的善意。

·······················

石昊看著分發到自己手中的衣物和符籙。

過了考核自然就成為了鴻升門的外門弟子一員。

這件衣物上面用烏金絲綉著一個鴻字,旁邊還有一個小一點的字體「外」和一條橫杠,代表的是鴻升門外門弟子一等。

石昊整個人穿上去都顯得精神無比,衣物都彷彿會貼身呼吸,根本不會有任何不適。

石昊試著扯了一下,竟然扯不動,要知道他現在氣力該有多麼大,簡直肉掌碎金鐵都沒問題,竟然一扯之下都沒有扯斷,這說明這套衣物可以抵擋刀劍的攻擊。

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光是這一件衣物就是一個寶物,放在俗世里,都能當成傳家寶一樣,世世代代供奉起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打符籙,分別有凈衣符、離水符、祛塵符各式各樣,簡直包括方方面面,是居家旅行必備。

衣物直接用符籙洗凈,想喝水了直接用符籙脫離空氣中的水分,想用火了就直接噴出火苗,打掃室廳起居直接符籙一揚,這才是仙人一般的生活!

萬事萬物都不用操心,這樣全身心的投身修鍊之中,進境該有多麼快速,意志該有多麼純凈。

還有種種書籍。

這是《龜靈守元拳》,鴻升門教導外門弟子的基礎拳法,幾乎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走火入魔的幾率也是甚低,能延年益壽,強身健體,廣為流傳,不止門內弟子修行,鴻升門也是傳授給了一些王朝貴族。

還有《奇物志》,鴻升門親自編撰,為了開拓門下弟子的見識,天文地理簡直無所不包,更是清清楚楚標註清楚了地圖,哪些是危險地段,哪些是可以試煉地段。

以鴻升門群山為中心,東有大海,環繞大地,天才地寶不計其數;西有大漠,罕見人煙,卻是群凶暗藏;北有大荒,人跡罕至,尚未開發,神秘莫測;南有眾番,群雄並起,連年交戰,血灑疆場。

看的石昊一陣神往,天下之大,今日才識!

天下之大,簡直超乎想象,鴻升門和一合道也遠遠不是獨一無二的。

仙道之中,更有皓星閣,凈心宮,永夢宗······

魔道之流,更有鎖魂谷、傲靈墟、厲屍峽,魔嘯淵·····

甚至更加遙遠不為人知處,還有傳說中的儒門、佛門教義流傳。

這些大門大宗派,哪一個也不比鴻升門弱小多少。

石昊眼界越發開闊,回想起焱石城,簡直是弱小的不能在弱小。

石昊這種時候頗有種一入青天的感覺。

心中有股雄心壯志在燃燒。

不過這時候扣門聲響起,打斷了石昊的陣陣思緒。

「不知道石兄在嗎?」

是血公主。

她的聲音如黃鶯出谷,婉轉悠揚,分外好聽。

不知道血公主找自己有什麼事?石昊打開了門關,走了出去。

這是個洞府,是門派分派,弟子在其中修行。

有上古修士的作風。

外面除了血公主還有一人,是張尚武。

「公主殿下二位安好。」

「不必多禮,在這裡外面的身份只是個稱號,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有依靠本身的實力才能生存下去,石兄叫我慕藝就好了。」

本家為梅,梅慕藝。

石昊卻是沒想到血公主的本名如此文藝。

「也好,怎麼二位為何事找我?」石昊也不矯情,直接就問二人來意。

「不知道石兄看沒看過《弟子守則》,知曉功勛值了沒有?」張尚武出聲道。

功勛值!

這是極其重要的東西,在鴻升門可以用來兌換一切東西。

丹藥?法寶?功法?


應有盡有,一切你想到的都可以兌換的到。即使是掌教大人的親自教導也是能夠兌換,不過自然價值極高,但沒有人不為它瘋狂的。

比黃金、白銀更動人心。

那要怎麼獲得?自然是給門派做貢獻。


做苦力,做跑腿,供其驅使······

貢獻財富,真金白銀,珍奇瑰寶······

這樣就能形成一種交易,弟子壯大門派,門派滋養弟子,這是一種良性循環。

張尚武、血公主找石昊就是為了這個! 功勛值是好東西。

但是平常弟子經常是辛辛苦苦奔波許久才能獲得可憐的一點。

每年還要上繳份額,若是平凡一點,普通一點甚至都入不敷出。

血公主梅慕藝,張尚武少將是什麼人?

當然看不上那種方式。

任務!

只有任務獎勵夠豐厚,功勛值獎勵夠多,是條捷徑。風險比之平常較大,不過修長生求長生若是沒有捨身的勇氣,又怎麼敢走得下去?

不過危機四伏,自然要尋找幫手。

梅慕藝、張尚武思來想去最有實力也最有可能結伴的就是石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