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豹一般一個跨步,橫跨進三米的距離,抓住李三的手向上一舉槍口沖天,緊接着狠狠扭轉。

咔!

陸晨兩隻手扭住李三的右手,怕奪不下搶他這一扭用了全力。

李三的手腕發出清脆的骨折聲,槍落地,被陸晨一腳踢向吳老的保鏢。

吳老的保鏢反應也非常快,在槍到他面前的時候一把抄住,乾淨利落,一看就是經過專業訓練,持槍的動作可比李三標準多了,甚至在抓住槍的時候,還能閃電般檢查槍支是不是有問題。

陸晨毫不客氣,在李三發出第一聲慘叫的時候,又一腳狠狠踹到李三的肚子上。

痛恨李三拿槍指住他,陸晨的打擊可是全力以赴,一腳,就把李三踹的在地上打滾、狂吐。

陸晨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迅速和吳老三個人,向後退,他們的車子就在後面不遠處。

這時候腳步聲音的主人出現了,有三個人,爲首的居然是一個認識的人,熊無新。

三個人手上都沒槍,華夏對槍支管制非常嚴,即使是從李三手上奪下來的,也是老掉牙的搶,雖然被保養的相當不錯,可陸晨是鑑定師一看就看得出來,這是一隻解放前使用的手槍,不知怎麼被藏到現在還能用。

三個人一出來就愣了,他們本以爲李三拿到地圖了,結果事實截然相反。

李三趴在地上,臉色慘白,吐得腰都直不起來,就像快要死了一樣。

而應該被已經被制服的三個人,卻把本屬於他們的槍搶走了,還用槍口對準他們。

三個人馬上十分識趣的舉起手,面對黑洞洞的槍口,沒多少人可以做到鎮定自若談笑風生。

“蹲下,把兩隻腳的鞋帶系在一起,快!” 狂魔封神 ,用槍口對三個人下命令。

“誤會,誤會,我們只是路過!”熊無新試圖解釋。

“少廢話,要麼自己把自己綁上,要麼吃槍子,你們自己選擇。”吳老的保鏢不聽他們解釋。

吳老身份重大,爲保護吳老的人身安全,在有必要的情況下,他有權利開槍擊斃危險分子。

面對黑洞洞槍口,三個人儘管心裏一萬個不願意,卻不得不招辦,他們不想吃槍子,蹲下,兩隻腳上的鞋帶系在一起,小步挪動都成問題,更不要說大步走動甚至是跑了,就像帶上腳鐐。

然後陸晨走過去,一腳一個踹倒也算是發泄,三個人頓時摔的灰頭土臉,趴在地上一陣乾嘔

吳老的保鏢全當是沒看到,只要陸晨不要四個人的命,打兩下,踹兩腳,就當是他們的報應了。

陸晨把李三也拖過來,把他們的腰帶解下來一個個的捆好了,纔對四個人搜身,每個人身上都有刀子,還是開刃的管制刀具,僅憑這一點就可以先把四個人抓起來,何況他們是攔路搶劫。

最後還從一個人身上,搜出一根準備好的繩子,顯然是爲陸晨三個人準備的,陸晨也沒讓繩子浪費,把四個人的脖子都拴在一起,只要有一個人想要逃跑,就會連累另外三個人難受。

安全了!

陸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剛纔被槍指住,感覺真是不好受。

即使他有神奇的金光也擋不住子彈,一旦被子彈擊中要害,他一樣會和正常人一樣被打死。

“說,今天是怎麼回事?”如果只有導遊李三,陸晨還可以認爲是偶然事件,就是單純的見利起義,然而熊無新的出現,讓他意識到事情不簡單,是事先安排好的,三個人早在這埋伏了。 躺在地上的四個人互相看看,居然保持沉默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顯然是打算頑抗到底了。

“好,很好,你們都不說是吧?”陸晨笑的有點猙獰,剛纔,他差點就讓人拿槍給槍斃了。

任何正常人險死還生之後,情緒都會受影響,陸晨也是正常人,免不了對四個人產生怨恨。

嘭!

陸晨一腳踢到李三的肚子上,剛纔就是他用槍,逼迫陸晨不得不交出地圖。


李三被踢的一個翻滾,可還沒滾出去就被拉住了,拉住他的不是陸晨,也不是他的三個同伴,而是他脖子上的繩子,剛纔陸晨爲避免出意外,把四個人的脖子用一根繩子給連成一串。

李三滾出去的時候,繩子長度不夠了,就被拉住了,結果四個人的脖子都被勒緊,咳起來。

吳老沒有阻止陸晨,他知道陸晨需要發泄一下,否則恐怕會出問題,只要不殺人他就不阻止。

嘭嘭嘭!

陸晨一頓暴打,一人被打四人受罪,不一會兒,四個人就被折騰的狼狽不堪,趴在地上大喘氣,他的怨氣發泄完了,四個人也被折騰的夠嗆,可他們手腳被捆一點都不能反抗,只能捱打。


“行了,別打了,我說還不行嗎?”看陸晨還要繼續,熊無新投降了。

事情很簡單,上星期一場大雨過後,地面出現一個裂縫,挖開居然是一個地下溶洞頂部裂開了,熊無新五個人進去了,沒想到剛走沒多遠,就出意外了,走在最前面的夥伴掉進坑裏了。

就在他們以爲沒事的時候,掉坑裏的同伴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坑裏居然豎起很多鋒利的刀子,他們的同伴掉下去被戳出好幾個窟窿,不一會兒,就大出血死了,嚇得他們魂不附體。

天然的溶洞坑底是不會有刀子的,在恐懼和震驚之餘,他們馬上意識到可能有一個寶藏。

寶藏?

剩下四個人都瘋狂了,寶藏意味着大量財富,意味着今後揮金如土的奢華生活。

於是他們積極進行準備,各種器材都準備好了,準備在古玩交流會過後,就進入溶洞尋寶。

李三,就是四個人中的一員,被稱爲黑三,平時做導遊,當然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他們做的是古玩生意,假貨、高仿和盜墓,什麼能賺錢做什麼,遇到什麼做什麼,沒有固定的營生。

今天,他發現陸晨和吳老三人的行爲可疑,認爲他們也是來尋找寶藏的,當然要拿下。

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料的有一點偏差,他想拿下陸晨三個人,結果最終他們被拿下了。

“溶洞在什麼地方?”陸晨意識到所熊無新說的地下溶洞,很可能就是山本藏寶的地下基地。

陸晨押着四個人,找到一個千瘡百孔的破舊二層小樓,地下室完好,甚至裏面還有一些生活設施,詢問才知道,熊無新五個人,經常做一些見不得光的古玩生意,把這裏當作一個據點。


廢棄之地,除了他們很少有其他人來倒也保密,而且距離城市也不算太遠,來往也挺方便。

溶洞入口就在距離小樓五十多米遠的地方,熊無新怕會被其他人發現,用一些垃圾蓋住了。

陸晨查看了一下,溶洞的入口並不大,兩米多長不到一米寬,有三米多深。

重生之女配復仇 ,下面還有一些手電、長杆等用具。

用金光探測一下,看不到頭,金光的有效探測範圍僅爲二十米,溶洞的長度遠超過二十米,溶洞是天然形成的,不過有人工雕琢的痕跡,就在探測到十幾米遠的地方,就有一個佈滿刀鋒的陷坑。

陷坑裏有一具屍體,應該就是熊無新他們死去的同伴,誤落陷坑被裏面的刀鋒奪去性命。

“吳老,如果地圖沒錯就是這裏了,我打算進去看看。”陸晨從梯子下去,查看一番上來。

“剛纔你也聽到了,裏面十分危險,你有把握嗎?”吳老有點擔心,作爲一個考古工作者,曾經從事過一些年的考古工作,他深知地下機關的危險,防不勝防,稍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

他早些年從事工作的時候,曾經看過多位同事,觸發墓穴機關死的死傷的傷。

然而他也很瞭解陸晨,一方面不說大話,說到的就基本能做到,另一方面很倔強,決定的事很難更改,這點和他有點像,所以他一見到陸晨就覺的很投緣,纔會盡他的力量去栽培陸晨。

“把握沒多少,不過我不會冒險,實在過不去我會退回來。”陸晨讓吳老安心。

“行,我在車上等你。”吳老並沒想進去,他年紀大了身體靈活性大幅度下降,下去也是累贅。

他不下去保鏢自然不會下去,他的任務就是保護吳老,尤其是在經歷過剛纔的危險更要小心。

陸晨點點頭,把熊無新四個人綁在溶洞下的梯子上,嘴也塞上,以防他們四個掙脫繩索搗亂。

然後他拿起一根長杆,足有五米多長卻很輕,顯然是熊無新四人準備的,他們不知道什麼地方有機關,一個同伴的死讓他們也怕了,所以用一根杆子在前面,戳,有機關就會被觸發。

陸晨不一樣,他有金光的能力,而且如今金光很雄厚,足以支撐他長時間的消耗。

二十米的探測距離,足以保證他的安全,陸晨手持長杆,腰間掛着頭頂礦燈的電池包向前進。

地下溶洞陰森森的,讓人一股寒氣從心底升起,膽小的人,非被嚇出一個好歹不可。

偶爾會有一些地方,有一點熒光,或者是礦石,或者是一些特殊的苔蘚。

咚!

陸晨手裏的長杆第一次派上用場,在前面溶洞狹窄處的側壁上一敲。

寒光閃亮,居然從牆壁中伸出一排槍尖,冒然走過去,非被這些槍尖捅成篩子不可。

陸晨很意外的發現,槍桿上竟然有一些黑色的痕跡,顯然是很久以前留下的血跡。

“有人進來過?”安裝機關的時候,不會故意在槍上染血, 我只是個匠人

趁機關長槍緩緩回收的時候,陸晨衝過去,機關不回覆到原位,是不能進行第二次觸發的。

什麼?

前面一拐彎,就看到地上有一個人,嚇陸晨一大跳。

是一個死人,身上還穿着十分老舊的衣服,地上還有一個揹包,散落着一些鏽跡斑斑的工具。

看到工具陸晨明白了,是一個盜墓賊,地下還有一攤血跡乾涸之後,留下的黑色痕跡。

他用長杆碰了一下,結果衣衫化爲灰燼,早已經風化了,只剩下一堆白骨,還有一些工具。

從碎掉的衣衫款式來看,是解放前的款式,是民國時期的,說明這是一個民國時期的盜墓賊,難怪衣衫都風化了,工具也都鏽跡斑斑,都已經數十年的時間了,鐵都鏽蝕了衣服能不風化嗎?

陸晨向裏走的時候,他捆綁的四人出狀況了。

吳老和保鏢,都在地面的車裏沒進溶洞,也沒想到四個人會出問題。


李三不知道怎麼動的,居然把嘴裏的破布弄掉了,然後費盡辛苦的把熊無新嘴裏的破布咬掉。

“我說黑三,你他媽的怎麼弄的,槍都讓人搶走了?”破布被弄掉之後熊無新就低聲咒罵,要不是怕被地面上的吳老兩人聽到,他非咆哮大罵不可,要不是被捆住,他非狠狠的揍李三。

“哎,我怎麼知道那個毛頭小子反應這麼快,我聽到你們出來了,扭頭看看,沒想到就扭頭的功夫,他就把我的槍搶了。”李三至今有點難以置信,若他和陸晨對調,他自信做不到,膽識和速度缺一不可。

要知道對面的人拿的是槍,只要被對方發現意圖,扳機一扣就死定了!

就是他不認爲有可能,才放鬆了警惕,結果被陸晨抓住機會,打了個措手不及還被俘了。

“新哥,先別罵黑三了,我們的想辦法趕緊脫身,要不然過一會兒,我們肯定會被送去坐牢。”和熊無新一起出來的光頭,也是當天在集市上,他招呼一聲出來的兩個年輕人之一急了。

熊無新點頭,綁在梯子上的手,拉動繩子用力在梯子棱角上磨,可是梯子的棱角是處理過的,爲避免傷人用砂輪打磨過,磨繩子效率很低,但這是他唯一的辦法,刀子都被陸晨收走了,他們的力氣也不足以掙斷繩子。

更擔心磨到一半的時候,上面的人下來,或者是陸晨回來,所以儘管滿頭汗也沒停下來。

此時陸晨通過另一個機關,是一個火焰噴射裝置,*****的改版,就藏在溶洞的頂端,有四個噴嘴同時噴射,噴射的時候簡直就是四條火龍,把整個通道都封死了,沾上就會被燒着火。

火焰噴射,陸晨頓時感覺到一陣炙熱,幸虧提前發現了。

溶洞傾斜向下,越走越深,幸好沒有積水,否則就需要潛水設備了。

回憶爺爺在地圖上留下的內容,他找到溶洞石壁上的隱祕暗記,溶洞體系縱橫交錯,上下左右組成一個龐大的迷宮,如果沒有暗記做路標,非常容易迷路,困死在裏面也不是不可能。

猛然,一個羣活物闖進陸晨的金光探測範圍,讓他大吃一驚停下腳步。 陸晨發現一羣老鼠,一個個尤其肥大,大的居然有小貓一般大小,要是隻有一隻兩隻還好,問題是幾十只在一起的一大羣,潮水一般令人毛骨悚然,這時候如果有隻貓恐怕第一時間做的,不是捕食而是逃跑。

他想想也就明白了,老鼠的生命力比人強很多,有人的地方有老鼠,沒人的地方也會有老鼠。

老鼠最擅長的就是打洞,往返地面和溶洞對於人類來說很困難,必須要開出一條大通道才行,何況老鼠長得再大,體積也比人小很多,隨便找一條縫隙,就可以當作康莊大道來來往往。

溶洞中的機關陷阱就更不值一提了,動物對於危險的直覺遠遠超過人類,往往能主動避開危險,何況機關的觸發多依賴於重量,要達到一定的壓力才能觸發,老鼠的個頭再大,相比人類重量也輕太多了,針對人類的機關即使它們從上經過,也很難讓機關發作。

陸晨有金光探測,即使隔着石壁也能發現老鼠,在他發現老鼠的時候老鼠並沒發現他。

但不能大意,老鼠的視覺很差,可其他感官卻十分靈敏,稍有風吹草動就能察覺並作出反應。

一般情況下老鼠很膽小見人就跑,可這裏的老鼠比一般老鼠大很多,陸晨認爲暫避鋒芒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