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不讓日本人自己彩電技術沒掌握的時候佔領市場,韓國**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禁止彩電廣播,直到1980年底才解禁,此後依然嚴格限制彩電內銷,只爲了等待本國的技術成熟,等待自我核心技術逐步完善,等待產能逐步增長。

長久越想越氣,幾十年前的思路異常的清晰,一翻身坐起身來,打開了電腦,藉着酒勁,噼噼啪啪的開始把這些都碼了下來。

中國當時的技術並不缺乏,還是以長虹爲例,78年的時候,長虹藉着自主研發的彩電技術爲底牌,從日本引進了一套彩電生產線(若是中國當時沒有這個技術,恐怕也只能同韓國一樣從日本買個黑白生產線了)。

長虹憑着軍工技術的底子,土洋結合,以這條生產線爲根基,一下子就克隆出來十三條生產線。據說當時的日方代表看了之後,大吃一驚,對中國的技術有了一個更新的評價。

不過長城通常都是自己人挖掉的,日本人對中國人的研究非常透徹,深知我們這個苦難民族的弱點。因此日本人拋出了殺手鐗,於1986年大量的向中國傾銷新一代的彩電生產線與部件。

這一來可就擊中了國人的死穴,既然進口的東西這麼好、這麼容易、這麼便宜,爲什麼不用?

長虹當機立斷,立即停止了自主技術的研發,解散了隊伍,從此進入了無芯時代,淪爲了組裝車間。

沒有比免費更貴的東西了!

長久打完這一段,休息了一下,想起以往種種,感覺不知悲從何來。

85年之前買彩電要徹夜排隊找關係批條子,86年之後卻是急速普及,消費者是得到了實惠,但是卻摧毀了中國企業的根——自主技術。

曾幾何時長虹做彩電的時候,三星才學着做黑白,現在長虹的廣告卻在標榜自己用的是三星的機芯,何其悲哀也。

就在日本成立國家半導體實驗室的時候,中國卻集中精力搞經濟建設、發展生活水平,果斷的停止了半導體研製計劃,幻想着GDP到了一定程度什麼都不用管就能自動生成或換取技術,這就是不同,對經濟發展認識上的不同。

什麼是發展經濟?國人大概就是認爲賺到了錢就是發展了經濟,因此美元越揣越多,人民的生活成本反而越越來越高。

日本人則是認準了造東西,只有造了東西纔是真正的發展經濟,自己不能製造,所謂的賺錢都是假的。

長久越碼越快,所有的觀念、例子、想法仿如流水一般的自心頭而過。這些東西都是曾經的記憶,本來不是太懂,但是同現在的情況一印證,馬上豁然開朗,對發展的種種弊端算是一針見血。

幾個小時下來長久完全不覺得疲累,反而精神舒爽無比,抑鬱已久的心懷大暢。稍微審視了一下,長久發現居然碼了五萬多字。

長久正奇怪自己怎麼這麼快,把窗簾一拉才知道已經是白天了。

長久在屋子裏做了幾個伸展動作,又泡了一杯咖啡,重新坐在了電腦旁邊,將所寫的東西整理了一下。

那些過於激憤的長久也就刪除了,酒醒之後這些文字看起來非常刺眼,影響不好,畢竟現在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長久的棱角已經磨去不少了。

與後世相關的同樣公式化了一下,至少不能暴露長久與衆不同不是。

等稿子到了餘所的手上,餘所是大吃一驚,裏面的內容翔實字字見血,沒有深厚的功力完全不可能有這種見識。

“領導說要摸着石頭過河,有你這篇文章,那可要少走不少彎路啊。”餘所看的是冷汗直下,額頭上亮晶晶的,“但是這也太激進了一點,沒有你說的這麼糟糕,若是貿貿然的發出去,估計又是一場大辯論。”

“一家之言,你可以選擇把它燒掉,但是絕對不可以刪改一字一句。”長久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是我一個朋友在國外考察了五年才得出的微言大義,我只不過是將他的觀點複述出來,你們能從中得到多少就看你們自己了。”

“請放心,我會轉告的!”餘所珍而重之的將這份稿子收進包裏,又問道:“那麼您回國的事情……”

“我會回去的,就看你們對這份東西態度了。”

“那就告辭了,請等好消息吧。”

~~~~~~~~~~~~~~~~~~~~~~~~~~

“你又要回去啊。”張怡淡淡的說道,“教訓還不夠嗎?”

“任那是刀山火海,我也得往前衝。”長久決定了的事情,從來沒有改變過,“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國內的技術力量等死的等死、出國的出國,最後搞得所謂的軟件工業只有財務軟件。”

“財務軟件?”張怡疑惑了一下,“大陸現在的技術環境已經惡化到這種程度了?”

漏嘴了,長久尷尬的了一下:“誇張的猜測,呵呵。不過縱不及也不遠矣,現在正在往那個方向發展。”

“這樣啊……”張怡默默的想了一下,“那你打算怎麼辦?”

“國內不缺技術不缺人才,連錢都不缺,缺少的只是眼界與觀念,就像一盤散沙。”長久說道,“我就要把他們缺少的東西帶回去,能撐幾個是幾個,最好能造就一個世界級的大企業,這就好辦了。”

“出頭鳥難當,你要有心理準備。”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那這邊怎麼辦?”

“事情已經走上正軌,論能力徐志行比我強,我同他定下的發展方向沒有什麼大問題,以他的眼光肯定可以做的很好。再說了現在聯繫方式這麼多,不會出什麼簍子的。”

“既然你決意要走,那我也不攔你,只能祝你好運了,另外,你最好搞個國外護照,也好有個退路。”

餘所的效率很高,回去之後兩個月就傳來了消息,說文章發在了內參上,每個人看了都很震撼,依然還是那句話,長久若是回來,將可以得到最大的優惠同政策。

這份保證有跟沒有基本都是一樣的,作爲一個外商身份,長久自然也能享受到這一切,但是有了這個卻是對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有很大的好處。

有了目標,脫出了纏身的俗務,長久自然可以放開手腳爲所欲爲,畢竟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幾年前那個一文不名聲望全無的小子了。

~~~~~~~~~~~~~

跪求下週點擊、鮮花、推薦、訂閱! 兩下里一接觸,餘所居然專程又來了美國,看來這次不把長久這尊神請回家誓不罷休,所有的準備一應俱全。

“你們也太客氣了,我都答應了肯定會去,怎麼又勞煩您老過來。”長久笑道,將頭倚在小牛皮的沙發上,十分舒服的伸展了一下手臂,感情這頭等艙是這樣的。

“這頭等艙還真是寬敞,服務也好。”沒想到餘所也在那裏讚歎,“不怕你笑話,我可是沾了你的光,這纔開了次洋葷。”

長久呆了一下:“看來我倆可是同路人啊,這頭等艙還真沒坐過,咱們都是沾了國家的光啊,呵呵。”

“曹總還真是勤儉持家啊,佩服佩服。”餘所笑着說,“我碰倒過不少國外的企業家,大多如此,細水方能長流啊。”

“這是我自己的習慣,同細水長流沒啥關係。”長久說道,向空姐要了一杯咖啡,“不說這個,你們準備怎麼幹。”

“領導準備重新啓動一項高科技發展計劃,因爲耗資太多週期太長,對經濟發展的衝擊很大,已經討論了很長時間了,一直沒有個結果。”餘所慢慢說道,“這次你上的八萬言書對大家的震動很大,在國外生活過的同志大多同意這個觀點,因此領導基本上已經下定決心調整發展戰略,要求我們儘快將這個高科技發展計劃制訂啓動,力爭在五年之內,集合全國科技人員的力量,基本趕上發達國家的平均科技水平,至少不能淪爲帝國主義的產品傾銷地。還是領導說得好,不能讓中國在此淪爲殖民地。”

“這個不錯,有點意思。”長久聽着有點耳熟,高科技發展計劃?難道是863?

“只是這次計劃分成幾個方向,第一個五年準備以重工業爲主,半導體產業由於前些年搞過,沒什麼起色,投資巨大還看不到成果,因此一部分的意見是放一放。你想怎麼幹就怎麼幹,領導承諾絕對同你在國外沒什麼兩樣,只要不觸犯法律,意識形態的那些東西完全不用考慮。”

“不能放!”長久第一時間就叫了起來,惹得一片怪罪的目光。

長久歉意的點點頭,低聲說道:“半導體產業是未來發展的基礎,如何能放?現代工業離開了半導體那就是個渣,就算再強也不過是上世紀的水平,你們領導腦殼壞掉了?”

餘所苦笑道:“可不敢這麼說,領導有領導的考慮,他能看到的東西同我們不一樣,發展也要總體的規劃嘛。你不用擔心,這個計劃已經將你考慮進來了,你可報幾個項目,國家給錢研究。”

“算了,不用這麼費心了。”長久有點惱火,怎麼盡碰到這種事情,“你們能給我多少錢就給多少錢吧,其它的我自有辦法。但是有一條,我所做的一切,必須沒有人下絆子。”

“這是不可能的,領導都點頭了,誰會和你過不去?”餘所笑道,連連擺手,“再說了,就算有人不喜歡你的做法,也不會和錢過不去啊,要知道你可是財神爺,現在的**可是以經濟發展作爲政績考覈的標準。”

“這樣就好,我以前還聽說給員工加工資都不行,這樣還做什麼事情,勤快的得不到獎勵,懶惰的得不到懲罰,不如回家帶孩子玩。”

“你這可是老黃曆了,現在可是十億人民九億商,還有一億在觀望。”餘所笑着給長久解釋,“可能你還不知道,曹長久的大名在國內可是鼎鼎有名,提起天才華人青年,絕對是如雷貫耳。”

“哦,我有這麼大名聲?”長久沒覺得自己在國內有什麼功績啊。

“你去街上隨便拉個孩子問他長大了想做什麼,崇拜的偶像是誰?最多的答案就是三個。”

“那三個?”

“數學家,偶像陳景潤!”餘所掰着手指頭一一述說。

“嗯,這個沒錯,我小時候也想做數學家。”這麼一說,長久有點懷念以前的日子了,“其他呢?”

“演員,李連杰。”

“少林寺啊!”長久撲的笑了起來。

“還有的就是你了,長大了要做計算機,這可是孩子們親口說的,如假包換。”餘所笑道。

“宣傳的結果而已,呵呵。”長久謙虛了一下,雖然知道這是可以宣傳的,但是心中依然有點得意,成爲偶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來自從84年大領導說出了一句“計算機要從娃娃抓起”的名言,國內隨即掀起了一陣電腦熱,人人都將這視爲孩子日後出人頭地的必須條件。

那時候流行兩個東西,英語同計算機。沒有娛樂的日子,人們可是非常的好學,條件差點的弄些資料課本啥的天天背誦,條件好的都備着電視、錄音機,外商的涌入也帶動了英語這個行業,在國家若有意若無意的引導下,終究凌駕於中文之上。

至於計算機同樣如此,中國人還是比較容易接受新鮮玩意的,特別是在那個年代。不過這個投資可就有點大了,一部正兒八經的微機怎麼算也得萬兒八千,更不用說配置齊全那些附件了。

因此人們接觸最多的還是學習機,大李的產品雖然因爲遊戲的功能被罵的的擡不起頭來,但是不可否認那時候的家長有點條件都會爲孩子配上一部的。

只有那些天生龍種纔能有幸陪着大人慢慢踱進國營商店,精挑細選一下午付出一大疊的鈔票將一部微機搬回家。

щщщ _тTk án _c ○

只有少部分的孩子因爲父母工作的關係能夠接觸到稍微高檔一點的打字機,這已經讓他們很滿足了,至少長久小時候就是如此。

這纔是對比啊,長久暗想,整天嘴裏喊得都是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可是這些未來將與大洋對岸那些同齡人競爭的希望們卻是連觸摸最新科技成果的機會都沒有,這如何能實現趕英超美?也難怪現在這些傢伙都以追星爲榮,能爲了素不相識的偶像臥軌跳樓逼死父母,被稱爲腦殘衆依然面不改色。

不過長久也是心中一動,開放大潮滾滾而來,對人們的思想衝擊可謂巨大。雖說現在追求的是經濟效益,但是同後來的賣樓賣肉賣資源猶如天壤之別,這可是有高下之分的。

現在講究勤勞致富,科技致富,人們還是比較單純的,若是能在這時候豎起一兩面旗幟,說不定能夠讓大衆趨之若鶩,都走上這條路良性發展也說不準。

對這個長久還是比較有信心的,畢竟國人的心態就是如此,誰都想票子大大地,只是苦於沒有出路。有人帶了頭就好辦了,通常的情況下都是一擁而入。只可惜以前有人開了一個壞頭,整個的發展都走上了歧路,以投機倒把走關係爲榮,以貪污浪費爲榮。

劣幣驅逐良幣之下,整個社會的道德體系崩潰,人們不再擁有任何信仰,只是追逐金錢,這纔有了那些邪教分子生存的土壤。

我這都想到哪了,長久猛地驚醒,苦笑着搖搖頭。

“沒有一蹴而就的事情啊。”長久望着窗外翻翻滾滾的雲層嘆道,迎接他的是不清不楚的未來。

一轉眼一夜就過去了,等長久同餘所一覺醒來已經到了虹橋機場,一下了飛機差點把長久嚇了一跳,這接待規格實在太牛B了,居然有小學生前來獻花,外面還站了兩排在那裏揮手叫着“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周而復始,連綿不絕。

長久愕然的看了餘所一眼,只得無奈的接受了這平生第一次的鮮花。

那小姑娘送完了花,還敬了一個少先隊隊禮站立不動,動作嫺熟老練,一看就知道常幹這事,頗讓長久受寵若驚。

看着那小姑娘期待的眼神,長久轉頭對餘所說:“這意思是不是我還得抱她,以前在電視上常看,領導接了花之後都得來這一出。”

這話把餘所逗得哈哈大笑:“你啊,想抱就抱,我可不管。”

長久到底還是沒這麼幹,腆着臉同餘所走了出去,不得不微笑着向那些圍觀的羣衆揮手,就差喊爲人民服務了。

等上了紅旗轎,長久才埋怨道:“你們這到底是搞什麼,我可沒心情陪你們演戲。”

餘所答道:“例行公事,總得搞個儀式歡迎一下,後面還有新聞招待會,你總得說兩句的。”

“這都什麼習慣!”長久腹誹了一句。

這次回國長久可算是風風光光,完全沒有上次自己一個人回來時候的形單影隻。按餘所的話講,那就是國家要表示一點歡迎長久回國的誠意,因此費用方面完全不用考慮。

不容長久考慮,汽車直接開進了崑崙飯店,專程負責接待的人早就在那裏等候了。

留給長久的時間不是太多,只是匆匆的淋了一把澡,就被餘所拉了出來接受採訪。

“曹先生,請問是什麼促使您,放棄了國外優厚的工作條件,依然回國創業的呢?”

“#*&(*&%¥%%¥……”

“曹先生,您對國內計算機產業的發展有什麼看法?”

“#*&(*&%¥%%¥……”

“曹先生,您對國內創業有什麼想法?”

“#*&(*&%¥%%¥……”

“曹先生,…………”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