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涼的薄脣慢慢的向着林雪兒的香脣吻去,林雪兒被突然的襲擊,被驚了一下,被炎天壓到身下,又看到炎天又要吻自己,立刻急忙的說道:“外星人,不要,不要啊。”

可是炎天好像沒有聽到林雪兒的叫喊,薄脣吻上了林雪兒的香脣,林雪兒也閉上了眼睛,漸漸迷失了自己,開始迴應起來,又開始了翻雲覆雨。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後,此時的林雪兒躺在炎天的懷裏,害羞的閉着眼睛,不聽的捶打着炎天的厚重的胸膛。

邊打邊羞怒的說道:“外星人,你個壞傢伙,你怎麼這麼壞,把我弄疼了。”

此時的炎天靜靜的躺在牀上,承受着林雪兒粉拳的捶打,英俊的臉上滿是濃濃的愛意,深藍色的眼眸注視着憤怒的林雪兒。

滿是歉意的對林雪兒說道:“雪兒,對不起啊,我炎天原打原罰,雪兒你要這麼懲罰我都行。”

聽到炎天的話,林雪兒立刻睜開了漂亮的大眼睛,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然後壞笑的對炎天說道:“外星人,這是你說的哦,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對,雪兒讓我做什麼,外星人就做什麼。”炎天用手輕輕的撫摸着林雪兒的秀髮,微笑的說道。

“好,那你就說自己是小狗,然後在學狗叫。”林雪兒躺在炎天的懷裏笑吟吟的說道,此時的林雪兒經過一晚的溫存,真的的是比花兒還美麗。

“好啊,這有什麼不行的,我是小狗。”炎天沒有絲毫猶如的說道。

然後就學狗叫,林雪兒快速的用她那精緻的手捂住了炎天的將要開口的嘴脣,怒怒的說道:“外星人,你可真聽話,讓你說還真說,還要學狗叫,我的外星人,可不是什麼狗,是龍,是最強的龍。”

說着說着林雪兒腦袋靠的炎天更緊了,對炎天的愛意已經不能用語音來形容。

炎天聽到林雪兒的話,英俊的臉龐浮現出迷人的笑容,用手臂緊緊的抱住了林雪兒光滑雪白的身子。

倆人就這樣一直一直擁抱着,好像是要融爲一天似的,愛情卻是是需要滋潤的,現在的炎天和林雪兒已經徹底的融爲了一天。

正在這時房門的敲門聲響了起來,巨人憨憨的聲音傳來進來,“大哥,你和嫂子已經在房間裏睡了一天一夜了,該起牀了吧。”

林雪兒聽到巨人的話,立刻嬌羞的躲到了被子裏面,炎天立刻快速的穿上衣服,下了牀,此時炎天的傷口竟然已經痊癒了。

快速的走到門口,打開門走了出去,炎天一出門走看到了巨人站在門口,旁邊還有司徒刃和楊學習。

看到炎天走了出來,巨人立刻憨憨的說道:“大哥,怎麼樣啊?和林大班長在房間裏孤男寡女的,不,應該是叫嫂子了。”

巨人憨憨的臉上滿是笑容,不只是巨人就連司徒刃和楊學習也是一臉笑容的看着炎天。

炎天擡起頭看着巨人,一臉的邪笑,邪笑的說道:“大傢伙,我覺得你是皮癢了,我來給你饒饒吧。

說着就要用拳頭揍巨人,巨人聽到後,立刻快速的向着一邊跑去,邊急切的說道:“大哥,你別以大欺小啊,這不是男子漢所爲。”

炎天見到巨人跑到,邪笑的說道:“大傢伙,我也不知道,我們誰大了,你還有臉說以大欺小,看我不揍死你。”

炎天說着說着就向巨人追去。

巨人看到炎天向自己追來,趕忙開始跑了起來。

司徒刃和楊學習看到此時的炎天和巨人,倆人的臉上都浮現出燦爛的笑容。楊學習看着炎天,巨人,司徒刃,心中一直想着炎天三人到底是什麼人?

巨人在樓道跑着,整個樓道都在咚咚的響着,彷彿樓道都在喊着疼,巨人的身軀實在太過巨大,跑起來就像地震一般。

炎天在後面故意不快不慢的追着,想要嚇唬嚇唬巨人。

突然巨人開口了,急切的說道:“大哥,你別追我了,也別揍我了,我怕我被你揍上一拳揍死呢?你昨天把那麼多人,滅的連屍體都沒了,我現在想着還膽寒呢?大哥我有事情和你說,是學校的事。”

炎天聽到巨人有事要說,就不在追了,停下了腳步,微笑的問道:“大傢伙,什麼事啊?不是騙我吧。”

巨人感覺炎天不在追了,也停下了腳步,連忙轉過身對炎天說道:“大哥,不是騙你,是真的有事情,來我包房來說吧。”

“司徒刃,楊學習,跟我來,來我包房,我有事情說。”巨人接着大聲的說道。

說完便向自己的包房走去,炎天三人也跟着巨人向他的包房走去。

巨人走進了包房,直接就坐到了他那又大又軟的牀上,炎天也緊跟的走了進來,坐到了沙發上,司徒刃和楊學習過了一會兒,也走進了房間,坐到了沙發上。

此時巨人的房間,已經沒有了巴士消毒液的氣味了,電視也已經換了新的。

三人全都注視着坐在牀上的巨人,等待着巨人的開口。

巨人咳咳的倆聲,然後滿臉認真之色的說道:“其實我和大哥,是黑社會,我大哥是黑幫老大,我是黑幫老二,不知道,司徒和學習知道嗎?”

“什麼?你們是黑社會?”司徒刃和楊學習驚訝的說道。

司徒刃還好,楊學習就是震驚了,楊學習一個只懂得學習的學生,看到黑社會這個3個字,就覺得是做壞事的人。

“我可不是什麼黑幫老大,巨人才是黑幫的老大,我只是個平凡人。”炎天微笑的說道。

“大哥,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你是我巨人的大哥,那就是飛車黨的老大,這是毋庸置疑的。”

巨人一改平常憨憨的神色,滿臉認真之色的對炎天說道。

炎天看着巨人的神情,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可以看的出來今天的炎天很開心,很高興,好長時間的心結終於打開了,能把高興嗎?

炎天擡頭看着巨人微笑的說道:“大傢伙,我看到你現在的神色,就想笑,不知道爲什麼?不過,你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是黑幫大哥吧,不過這個飛車黨這個名字不好聽,我要換一個,我得想想。”

巨人聽到炎天願意做大哥,立刻憨憨的說道:“大哥,你是老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此時的楊學習開口了,疑惑的向炎天和巨人問道:“炎天大哥,巨人大哥,你們是黑社會,那爲什麼要去上學呢?”

這句話把炎天和巨人問住了,巨人想了想,立刻認真的說道:“我和大哥去學校是準備要發展新的人手,爲幫派添加新的血液,我這也是我準備要說的事,我們一起在學校發展一個勢力,就像是冥輝會那樣的勢力,這樣一來又能爲幫派準備人手,還能和北冥輝相抗衡。”

巨人的臉上滿是浮現着激昂的神色。

巨人話語一落,炎天三人的臉上浮現出了驚訝的神情。 巨人看着三人驚訝神情,饒饒頭繼續說道:“大哥,作爲我們的老大,以大哥強悍的實力,稱霸整個華夏也不是問題,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統一大一新生,集結人手。”

“有炎天大哥在,那我們肯定會所向披靡,稱霸華夏。”楊學習激動的說道,此時的楊學習完全沒有了書呆子的樣子,又重新換了眼鏡的楊學習,600度眼鏡下面的眼睛滿是嚮往之色。

“但是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華大里面藏龍臥虎,有很多飲水家族,隱世宗門的子弟。”司徒刃提醒的說道,雖然是提醒,但是不算帥氣的臉上同樣浮現出了激動的神情,司徒刃一想到要與北冥輝等隱世家族的子弟戰鬥,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炎天也是同樣如此,雖然臉上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心早已跳動加快了,作爲一個渴望戰鬥的強者,需要這樣的挑戰。

楊學習聽到司徒刃的話,立刻疑惑的詢問道:“什麼隱世家族啊?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呢?”

“呵呵,這個你當然不知道,我一會兒和你詳細說吧。”司徒刃笑着說道。

“那好吧。”楊學習激動的說道,雖然這裏面楊學習根本不是什麼強者,就是一個普通的人,但是炎天幾人還是一樣拿他當兄弟,楊學習心中很是激動。

炎天幾人看重的不是實力,而是人心,是那種如瘋狗般的堅持不懈,而楊學習就是這樣的人。

“那我們給這個勢力取一個名字吧。”巨人同樣激動的說道。

聽到巨人的話,幾人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來,過了一會兒,最先開口的是司徒刃,司徒刃微笑的說道:“我想了想,就叫天炎會吧,炎天,天炎,恰好凸顯了炎天兄的名字,炎天兄你怎麼樣呢?”

“大哥就叫天炎會吧,不錯。”巨人高興的說道。

“對,炎天大哥,就叫天炎會吧。”楊學習也是激動的說道。

三人全部目光灼灼的看着此時坐在沙發上的炎天,滿臉的都是激動之色。

炎天看着幾人的目光,看着幾人的神情,慢慢的站起了身,走到包房的中間,微笑的說道:“好,那我們一起戰鬥吧,戰,戰,戰。”

邊說邊伸出了自己的手,衆人看到後立刻走到包房中間的位置,巨人走到中央,乾脆坐到了地上,四人的手放在了一起。

都目光灼灼的看着對方,滿臉都是浮現着激動之色,一起默契的大聲的說道:“戰!戰!戰!”

說完便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好吧,我們也該回學校了,一天沒有去了。”巨人憨憨的說道。

“好,好,好,回學校學習了。”楊學習激動的說道。

“草,你個傢伙,就懂得個學習。”巨人立刻憤憤的說道。

巨人的話一落,衆人立刻哈哈大笑起來,楊學習也跟着笑了起來,但是笑容卻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意味。

衆人齊齊向門外走去,炎天也快速的向自己的包房走去,快速的走進了包房,發現林雪兒睡着了,傾城的面容上浮現出了高興的意味,睡的是那樣的安詳。

炎天輕聲走到牀前,俯身低頭輕輕的吻了吻林雪兒額頭,林雪兒立刻睜開了眼睛,睜開了朦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炎天。

炎天看到後,溫和的說道:“雪兒,你醒了,我們要去學校了,你就不要去了,好好休養休養吧,都是我的錯,讓你學也上不成了。”

英俊的臉上滿是歉意的神色。

“外星人,不要這麼說,這是我自願的,我休息休息就好,沒事的。”林雪兒慢慢的起身撫摸着炎天的臉龐,微笑的說道。

“雪兒,你好好休息吧,下學我就回來了,等着我。”炎天溫和的說道。

“好,你去吧。”林雪兒微笑的說道。

炎天又用手摸了摸林雪兒光滑的臉龐,轉身向着門外走去,林雪兒看着炎天修長的背影,眼神中滿是幸福之色。

炎天快速走出了包房,走到了樓下,向着酒吧外面走去,此時的巨人三日內正在門口等着炎天,見炎天一個人出來了。

楊學習就疑惑的問道:“大哥,林班長怎麼沒有出來呢?”

聽到楊學習的話,沒等炎天說話,巨人就開口了,憨憨的說道:“你這個書呆子,不懂就不要問。”

說着說着就抱起了楊學習,然後轉了幾圈就又放了下來,把楊學習給嚇了一跳。

炎天微笑的說道:“雪兒,是因爲特殊原因不能上學的,需要休息。”

“好了,我們走吧。”炎天又接着說道。

“好走吧,終於能騎我的心愛摩托了,你們誰會騎摩托嗎?”巨人憨憨的說道。

“我不會。”司徒刃無奈的說道。“我也不會。”楊學習也是說道。

“大傢伙,我要騎騎這個摩托。”炎天微笑的說道。

“大哥,你可以嗎?”巨人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大傢伙,有什麼不可以的,我炎天還有不會的事情嗎?就這輛的吧。”炎天看着停着十幾輛摩托車中的一輛紅色哈雷摩托微笑的說道。

“那好吧,大哥我去給你找鑰匙。”巨人還是不敢相信的說道,因爲巨人知道炎天騎沒騎過摩托。

說着說着就快速的走進了酒吧,過了一會兒就走了出來,把鑰匙交給了炎天。

炎天拿到後,直接快速的騎了上去,把鑰匙插到了鑰匙孔裏,然後回想着巨人是怎麼騎摩托的。

“來,誰來坐我的摩托。”炎天轉過頭微笑的說道。

這時巨人也騎上了他的巨大摩托,巨大摩托昨天已經讓手下騎了回來。

“大哥,我來坐你的摩托的吧。”楊學習微笑的說道,邊說邊弄了自己的600度眼鏡。

巨人聽到楊學習要坐炎天的摩托,憨憨的臉上滿是浮現出祝福的神色。

“那我就坐巨人的超大級摩托吧,真夠大啊。”司徒刃直接坐上超級摩托上,微笑的說道。

楊學習也坐到了炎天的摩托車上,倆人全都發動了摩托。

炎天一扭油門,直接扭到了最強,直接哈雷摩托如同火箭一般射了出去,速度快的把炎天都嚇了一跳,更別說坐早後面的楊學習了,嚇的直接大叫起來,滿臉都是驚懼的神情。

直接向着前方的大樹撞去,巨人和司徒刃看到突然發生的狀況,倆人的臉上都浮現出震撼的神情。

正在駕駛摩托的炎天,快速的回想着巨人怎麼樣騎摩托,趕忙用手捏住了前面的剎車,但是由於速度過快,哈雷摩托直接撞向了大樹,摩托微微前傾,炎天腦袋直接撞到了大樹上,立刻片片枯黃的樹葉全部落了下來,直接下起了樹葉雨。

而楊學習在驚嚇之餘緊緊的抱住了炎天,纔沒有被飛出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