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組長,希望你能夠答應我的條件,否則的話那東西我是不可能交給你的。”

如果這聲音被馮穎聽到,肯定能夠聽出,這聲音正是他老子馮林的聲音。

江口二郎的腳步一滯,頭也不回的說道:“我會考慮的。”

馮林提出的條件真的是太難了,這讓江口二郎覺得很是吃力,可如果答應了得到的好處也是大大的,答應和不答應就在江口二郎的心裏權衡着。

這時一個手下人疾走到江口二郎的面前,稟告道:“組長,小野長老正和高明豪打賭,你要不要去看看?”

江口二郎笑了笑:“去看看吧。”

高明豪還在拼着老命的吃着第二桌的飯菜,他此刻的速度很慢了,但是也比起常人的速度快,這全部是因爲剛纔的他可以用狼吞虎嚥來形容,現在就文靜了一點點,可也是大口吃肉大口吃菜。


小野木萍可不習慣高明豪的速度,居然還督促道:“你能吃塊點麼?”

高明豪含着一大口不知名動物的肉,含糊不清的說道:“你來吃吃試試,我看你能吃多快。”

江口二郎這時也從門前笑呵呵的走了進來,進來的第一眼在高明豪的身上掃了一邊,但是隨即就被剛纔才離開的桌子上一大溜盤子上。這裏的盤子少說也有七八十個,什麼人吃的?

當他看着高明豪又消滅了一盤菜,不可思議的指了指桌上的空盤子:“明豪君,這是你吃的?”

高明豪點了點頭,也沒搭理江口二郎繼續的他的大業,吃掉兩百盤菜。

等高明豪看樣子好不容易吃完了這盤菜,擦了擦嘴邊的油漬:“江口組長,你來得正好,我正打算找你再商量一個事呢。”

江口二郎很是擔心高明豪找自己商量事。第一個商量事是武田大郎孫子的婚事,給自己同意了,而第二個是就是馮林的事,自己差點就同意了,而現在高明豪找自己商量第三個事,會是什麼事呢?

“但說無妨。”江口二郎選擇了一處位置坐下。

高明豪道指了指小野木萍:“就是這小野長老和我打賭,只要我吃完了兩百盤菜,她就下嫁到我天下宗爲我小弟王石的妻子。”

江口二郎稍稍一皺眉,看了看小野木萍見小野木萍點頭,看來這打賭是真的,怪不得手下人會來通知自己,原來是有關小野木萍的終生大事,還有就是高明豪會不會被撐死的事。

“你現在給我說這話什麼意思呢?”江口二郎不解的問道,這賭局是他們的,爲何要給自己說你。

高明豪笑了笑:“提前給你知會一聲而已,等會兒我就讓王石和小野木萍成婚,希望你能詔告整個山田組。接着呢完成了我說的第二件事之後,我將帶着王石和小野木萍還有我理想的結果返回我天下宗去。”

高明豪說這話的時候完全一改以往那種無賴無知的神態,完全是一副凡事盡在掌控的笑容。這讓在場人都產生了一種錯覺,這是剛纔的高明豪嗎?

說完,高明豪也不等江口二郎回話,居然還閉上了眼睛,繼續着消滅着眼前的飯菜。


小野木萍此刻生起了後悔的衝動了,當然不是看高明豪吃菜吃了不少,而是自己剛纔就只是想着撐死高明豪,但是卻沒想過高明豪半途中放棄了怎麼辦。那樣的話,自己是不虧,但是也不賺呀,還白白便宜了高明豪這傢伙吃這麼多好吃的。

一盤菜。

十盤菜。

五十盤菜。

第二桌。

第三桌。

第四桌。

只花了二十多分鐘,王石在高明豪的吩咐之中,把最後的一桌菜給單手擡到了高明豪的面前。

這時,高明豪緩緩的掙開雙眼,又是一個飽嗝,之後說道:“怎麼還有一桌呢。”

可是小野木萍和江口二郎卻被震驚到了,旁邊的桌上全是空蕩蕩的盤子,原先裏面可都是有着菜式的,現在完了,全被高明豪一個人吃下的肚子。

可高明豪的肚子卻沒有一點鼓起,難不成這裏面是一個無底深淵?

所以小野木萍感到了害怕了,她害怕高明豪把最後一桌菜給吃了,那自己不真的就要嫁給王石了麼?王石是人還好,可是王石卻是屍物呀,和一個不是人的傢伙一起生活,小野木萍想想都覺得有點可怕,爲何自己要答應這個賭注呢?

江口二郎看出了小野木萍的心思,微微一遲疑說道:“明豪君,看你也吃了這麼多,也到了極限了吧,是不是就此放棄呢?”

高明豪淡淡的笑着望了眼江口二郎和小野木萍:“不不不,還沒到極限,其實我還可以吃兩百盤菜。”

說完這話,高明豪很是優雅的把面前的一個盤子給端了起來,接着就十分不優雅的用筷子不斷的把盤子裏面的菜對着自己嘴裏刨。

一盤菜沒有讓高明豪多刨幾下,不到三十秒完了,接着又是下一盤,下一盤……

而當最後一個盤子被高明豪雲淡風輕的放在桌上,眼前的一幕讓江口二郎和小野木萍不可置信。

天啦,這傢伙還是人嗎?一道菜雖然不算多,可是尋常人最多吃個七八道也就飽了,即使食量大的,最多也就二十來道。可高明豪呢,前面的菜不算,後面的也有兩百道呀,這貨的肚子怎麼裝下了的?

王石當然覺得這一幕理所當然,他不是第一次見識高明豪的食量了,吃這點看樣子多其實也沒多少,也就幾十斤菜罷了!

接過身後王石遞來的紙巾,在嘴上擦了擦,高明豪又好似一個無事人一般笑道:“江口組長,剛纔你也聽到看到了,現在我正式向你提親,爲我小弟迎娶小野木萍。”

江口二郎遲疑了,小野木萍雖不諳世事,可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實境後期的高手呀,而且還有望突破清境,她今年才九十一歲呢。可按照剛纔的賭注,就是要把小野木萍嫁給王石,然後去天下宗!

怎麼辦怎麼辦。

江口二郎處理的事物不少,可眼前這麼難辦的事還是第一次遇到。

見江口二郎和小野木萍都不說話,高明豪冷冷的笑了一聲:“我是要多謝你們山田組的招待,可是多謝歸多謝,但山田組如說說話不算話的話,我想這點以後也會傳揚出去給其他門派知曉,對山田組造成的名譽傷害,我也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

江口二郎正想說話,又聽高明豪笑道:“而且膽敢欺騙我天下宗的,我天下宗定會報復,日後或許山田組雞犬不寧到時可不要怪我高明豪了,這是你們說話不算數引起的!”

高明豪在說這話的時候,王石還暗自的爲高明豪提起了殺意,故此使得高明豪這話說的殺氣凜冽,一字字都好似敲打在江口二郎和小野木萍才心中。 在死意的瀰漫之中,那些原本衝過來的弟子們眼中的殺氣消失不見,轉而變成了驚懼,甚至有人此刻已經蹲下身子瑟瑟發抖了!

由於王石沒有保留自己的死意,所以也沒有特地的照顧高明豪,如果照顧了高明豪那圍繞高明豪的人就不會感覺到死意,那照樣會衝上來。

故此高明豪也陷入了深深的死意當中,高明豪的感覺和常人一般,只覺得自己身體呀冷呀冷,裹緊了衣服也無法阻止涼意的入侵,而且還不止這些,眼中的世界不知道什麼時候漂盪起了點點綠色的火焰,而周圍的人居然是那種飄飄忽忽完全感覺不到的存在。

高明豪沒有被嚇到,可以說他是死腦筋不相信有鬼,或者也可以說這貨是缺了一根筋,所以沒有感到害怕,就是有點冷而已。

江口二郎也不敢遲疑,身影一躍來到了中心廣場的空中,整個人身上爆發出一股耀眼的光芒,這時江口二郎獨特的流光氣場。

在這氣場裏,江口二郎的速度堪稱光束,而且他人的動作還會被最大化的壓制,平常人一分鐘能夠走一百米,但是如果在流光氣場裏,那一分鐘你能走十米就算多的。

流光氣場不單單有着減緩和加速的作用,最大的作用就是剋制死意,這項功能平常還沒什麼作用,但是現在遇到王石散發的死意,有用了!

光芒點點的滲入中心廣場等人的身體之內,而那些被死意所嚇到的人也回過了神,見到空中自己組長飄過,都歡呼了起來。

“組長萬歲。”

“組長最強。”

“組長給我們做主來了。”

衆人的吶喊也不能讓江口二郎的動作停頓下來,他的速度是快可是人卻還真的就不能飛了,平常所見的不過是武者借用雙腳強大的力量滑翔而已。

江口二郎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中心廣場中心的一處噴泉圓柱之上,沒有開口而是淡淡的環視了一遍衆人。

武田大郎的院子裏,看着眼前這一幕,和自己所計劃的走向完全不同,武田大郎煩躁了起來。他沒想到王石居然沒有動手殺山田組的弟子,而只是用死意氣場嚇唬他們。而江口二郎的速度太快,導致他見到了真實的場面!

可武田大郎也不是很擔心,羣情激奮之中,江口二郎的話能起什麼作用呢。

而且,自己還沒動手。如果自己到時候直接對高明豪出手,那下面的弟子會怎麼想呢!

想到這裏,武田大郎也覺得這裏呆不下去了,自己得趕到中心廣場才行,要不然出現了變故等會兒自己來不及就不好了。


江口二郎巡視了一圈之後,把剛纔動手這會兒藏在人羣之中的那些人看了看,隨後以力運氣說道:“各位弟子們,不要被有心人所誤導了。這是有人在挑撥我們和天下宗的關係,想要我們山田組和天下宗爭鬥。”

下面的人正在怒氣之中,猛然聽到天下宗這不知名的門派,就有人嚷嚷道:“組長,天下宗算什麼,我們山田組直接去把他們給滅了不就得了!”

天下宗的強大當然只有在Z國的修行界是出名的,而全球知名也是侷限在修爲高超的人的心中。

就象範紅娘,對國內的門派瞭如指掌,可國外的知道的也是少之又少。

原因就是修爲不達標。山田組這些普通弟子就是如此,他們怎麼知道天下宗是什麼門派呢。

江口二郎也是清楚這點,於是說道:“也許有人不知道天下宗是何門派,但是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們,天下宗乃是Z國的四大門派之一,而且天下宗與我山田組也不遑多讓。天下宗此次前來是與我山田組聯姻的,怎麼可能殺人呢,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作祟,所以還請大家安定安定,待我與各位長老一查究竟。”

由於小野木萍的事現在也就只有江口二郎和藤原上還有大夏君一些人知情,其他的乃至長老都不知道這些,這點也是武田大郎不知道的原因。

聯姻,組長都說了是聯姻,那肯定不會錯多少了。

下面的山田組弟子也相信了江口二郎的話,你見過有人跑上來說聯姻,還殺人家的人麼?那可能聯姻成功麼,而且呀天下宗居然還是一個和自己山田組差不多的存在,人家會對自己這些普通弟子動手嗎?

想到了這裏,許多弟子眼中的怒火也漸漸的消散開來。

王石在江口二郎說話的時候,就在給身旁的高明豪坐着一個很是稱職的翻譯。

小野木萍只是看着周圍,眼神變幻不定。

江口二郎見弟子們的情緒控制住了,微微的一笑,接着就想把那些從中挑撥的人拿出來問問他們主謀是誰,可這時一道人影閃現,武田大郎出現在中心廣場!

他來的時候就聽到了江口二郎的聲音,剛纔江口二郎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喊話出來的,如果只是簡單的喊話他一個人的聲音怎麼能夠傳達到中心廣場數千人的耳朵裏面。

所用的,正是以力運氣,這也是超越九重天之後能夠做到的。用強大的力量配合發揮出更大的氣息,使得聲音通過自己的氣息傳遞到每個人的耳旁,雖然看江口二郎沒有說幾句話,此刻的他比和他人戰鬥個三天三夜都要累。

見到武田大郎遲遲菜趕來,江口二郎有點不喜,但是也沒有表現什麼。

他不表現,不代表武田大郎沒有動作,這貨一來就分斷出了狀況,場面已經被江口二郎給控制了,這還得了,自己苦心操控這一切不能白費,而且萬一事後被人查出來是自己鼓搗出來,那修行界完全沒有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了,所以武田大郎不能讓情況如此。

在來的路上,他就想到了這種可能,對此他也早有準備。

“稟告組長,根據遠在Z國發回的情報,天下宗宗主的師弟未到我山田組來,眼前的人是假冒的,意圖誆騙我山田組,組長放心我等現在就把他們給拿下。”

說着,不等江口二郎說話,武田大郎身影一閃來到了空中大呼一聲:“弟子們,爲山田組增光的時刻到了,斬獲這倆騙子,將會得到門主一對一的教導。”

門主親自教導,那誘惑有多大。

本來安分下來的弟子們心情再次波動了起來,而武田大郎的那幾個鬧事的親信見狀也大呼着說道:“上呀,殺騙子!”

說完還一馬當先的對着前面衝去。

“武田大郎,你這是在做什麼!”江口二郎疾呼道,正想開口讓山田組弟子停手,武田大郎卻沒有給他機會。

“組長這也是你的命令,這兩人我已經確認是騙子了!”

武田大郎縱身一躍,話才落音就來到了王石和高明豪的頭頂,見小野木萍站在王石的身旁,這怎麼回事呢?難道是江口二郎派小野木萍來保護高明豪和王石的嗎?但是想必小野木萍也不明白江口二郎他們的想法吧。

隨即武田大郎又說道:“小野長老,請隨我斬殺這倆騙子!”

故此武田大郎一虎虎生風的拳頭也距離高明豪的腦袋越來越近,王石不是他的目標,只要把高明豪殺了,高明豪一死的消息傳遞出去,那山田組還能做什麼呢!

由於武田大郎剛纔所說的全部是R國的語言,所以高明豪一句都聽不懂,可是江口二郎那急切的表情和武田大郎那滿是殺意的雙眼,高明豪卻能夠想到這貨是衝自己來的。

眼看那拳頭快要落到高明豪的頭頂,而高明豪只能瞪大了雙眼仰望着從天而降的武田大郎,這時一直靜靜站在高明豪身旁的小野木萍手一擡,掛在她腰間的長刀就被他抽了出來,刀尖斜着往上一挑,一道寒光徑直的對着武田大郎撲去。

武田大郎見小野木萍居然幫高明豪擋住自己這突如其來的一招,氣得哇哇大叫道:“小野長老你這是做什麼。”

江口二郎這時也有時間說話了,看着那些弟子們再次被挑動了起來,他還不明白武田大郎就是這次的主謀他這個組長就白做了。

“各位弟子請勿相信武田大郎的謊話,他真實的目的是想挑起我山田組和天下宗的戰鬥。”

組長的話還是比長老的話更有信服力,本來躍躍欲試的衆人聽到江口二郎的話動作又停了下來。

這什麼情況,怎麼武田長老和組長唱起了反調呢?

高明豪見把差點殺死自己的拳頭被小野木萍擋住了,對小野木萍投以感謝的微笑,接着整個人的身上一股狂暴的氣息蔓延了整個中心廣場乃至整個璀璨莊園。

而與此同時,在璀璨莊園裏面的所有電器也在這一時刻“砰砰砰”的爆炸開來,一時之間整個璀璨莊園的裏面就好似被引爆了無數的**,爆炸聲不斷的傳來,震耳欲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