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隆道:「對,有很多人都這麼說的。」

雷星瑤也很意外,說道:「哇,真的叫奇納野城啊!嘻嘻。」小姑娘開心了。

汀隆和一幫人退了出去,能夠換到二十支療傷藥劑,他已經很滿意了,原本他打算強行換取,但是這傢伙眼力不錯,看出四人中,除了小姑娘有點膽怯外,其他三人實在是太鎮定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如此鎮定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三人的實力,根本就不在乎他們,所以汀隆老老實實交易,沒有敢亂來。

等到這群人退去,店主卻湊了上來,笑道:「這幾位客人,想要什麼衣物飾品?不是我說大話,我這裡的衣物和飾品,都是最好的,野城沒有哪家店比我的貨更全,飾品更好看!」

雷星峰道:「小妹,你去挑選,對了,你要什麼?印環,還是別的什麼?」

那個店主臉上頓時露出近乎獻媚的笑容,他搓著雙手,笑眯眯道:「就是剛才的療傷藥劑就可以!」

雷星峰道:「哦?用療傷藥劑換啊,怎麼換?」

店主很想獅子大開口,可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提出過分的要求,對方完全可以去別的店鋪,說道:「你們先挑選,然後再談換多少。」

雷星峰一想也是,都不知道拿多少衣物和飾品,對方也就沒法提出換多少藥劑,他說道:「瑤瑤,你去選,喜歡就拿。」他可是知道小丫頭有無數的藥劑。

雷星瑤開始挑選各種衣物和飾品,很快店主就目瞪口呆了,雷星瑤幾乎是橫掃一切的購買,只要差不多的東西她都要,她要給阿爺和雷星峰購買,要給雷星峰的手下購買,至於飾品,因為她就喜歡亮晶晶的飾品,所以一樣是橫掃。

整個店鋪的貨,被雷星瑤掃去大半,店主半晌才算明白,臉上也露出一絲興奮,這也許可以多換一點藥劑吧。

和雷星瑤討價還價的一番,雷星瑤一共付出三十多支療傷藥劑,這對她根本就不算什麼,店主卻極為滿意,療傷藥劑在野城就是有價無市,根本就沒有人拿出來換東西,這次算是撿到便宜了。

雙方都滿意,可說皆大歡喜了,雷星瑤開心的笑著,她說道:「哥哥,回去我做一些好看的衣褲,嘻嘻,這裡的有些料子還是很不錯的。」成衣購買的不多,主要是各種衣料毛皮,還有大量的飾品。

走出店鋪,卻看見不少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雷星峰警惕道:「怎麼回事?」

午陽看了一眼,說道:「奇怪,怎麼會引起那麼多人的注意?」

雷星峰閃過一道靈光,恍然大悟道:「是藥劑!這裡的修鍊者似乎非常缺乏藥劑,我們拿出來的藥劑太多了!」

雷星瑤緊張道:「哥哥,是不是我闖禍了?」

雷星峰搖頭道:「小妹,這和你無關的,別緊張,有我們在,沒事的。」

雷星瑤乖巧的點頭,伸手挽住雷星峰的胳膊,只有這樣,她才安心。

午陽道:「不用理會他們,我們繼續走!」

片刻,他們又走入一家店鋪,這是販賣各種藥材的店鋪。

……………………………………

新的一冊開始,求票求票。 店主老闆見到四人進來,臉上頓時露出驚喜的神情,滿臉花開,笑的是相當的猥瑣,他殷勤道:「幾位客人,請到後面去坐!」

四人也不怕,畢竟午陽是道君老祖,雷星峰又有一雙與眾不同的眼睛,他可以在第一時間發現禁制,所以並不怕對方有陷阱。

跟著店鋪的老闆走入後院,雷星峰一眼就看到禁制,還有禁制節點,全都暴露在眼前,只是這個禁制並不是對內的,而是對外的防禦禁制,也就是說,這裡沒有陷阱,雷星峰對午陽和高野微微點頭,示意沒有危險。

來到後院,店鋪老闆殷勤的邀請四人坐下,他說道:「我知道,你們在收購草藥,我這裡有不少好東西,看看能不能換取你們的藥劑。」

雷星瑤道:「只要是我需要的,換取藥劑沒有問題。」

店鋪老闆頓時滿臉都是笑,說道:「放心,一定有你們喜歡的,請稍等一下。」他讓人搬來一個長條桌,然後擺出幾十個盒子,說道:「請看,我相信有你們要的東西。」

雷星峰看到盒子,就知道應該是好東西,因為這是漆烏木製作的盒子,這種盒子是最好的儲存用品。

雷星瑤打開一個盒子,眼神微微一亮,不過,她的表情依舊,沒有透露出喜歡的信息,其實她心跳已經開始加速了,連續開啟了幾個盒子,雷星瑤斷定,這店鋪老闆是一個懂行的修鍊者,因為盒子里裝的全是靈草靈株。

檢查完所有的盒子,雷星瑤道:「可惜了,你不該處理這些靈草,手法實在拙劣。」

店鋪老闆頓時紅了臉,這還是他請人幫忙處理的,收集了有一段時間,他說道:「應該保持了大部分的藥效吧。」

雷星瑤道:「只能勉強能用,藥效最少流逝一半。若不是這是漆烏木的盒子,就連這一半藥效也難以保留,可惜了。」

這話說的店鋪老闆面如土色,他苦笑道:「這玩意就是木系修鍊者才能玩,我們就沒法子了。」他雖然的屬性有幾種,只是木系是最弱的,根本就沒法處理靈草內的藥材。

雷星瑤道:「這東西還有點用,你打算和我換多少藥劑?」

店鋪老闆被先前的否定,打擊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原本他打算多換一點,結果自己得到的靈草保存不善,反而不曉得怎麼換取了,半晌,他說道:「那就……那就……你看著辦吧,能換多少就多少。」

雷星瑤倒是不想騙他,說道:「你提吧,只要我認可就換。」她當然也沒有傻到自己說。

店鋪老闆思索了片刻,說道:「我原來打算換二十支的,那就折一半吧,十支療傷藥劑,如果有解毒藥劑的話,能不能給一支,療傷藥劑就給九支……」他小心的看著雷星瑤的臉色,生怕對方拒絕。

雷星瑤連考慮都沒有,直接拿出十支療傷藥劑,又取出一支解毒藥劑,說道:「行!」說著伸手收起木盒,放出藥劑。

店鋪老闆小心收起藥劑,雷星峰不解道:「這裡沒有生產和販賣藥劑的修鍊者?」

雷星瑤也好奇的看著,在秘門,普通藥劑一般人都會煉製,只有比較特殊或者中高級的藥劑,才是木系修鍊者煉製,而這裡的修鍊者,似乎根本就不會,這倒是讓她很新奇。

店鋪老闆嘆口氣道:「療傷藥劑,解毒藥劑,戰鬥藥劑,只有大型宗門才有,甚至有些大型宗門,自己也不夠用,怎麼可能拿出來販賣?」

雷星瑤好奇道:「戰鬥藥劑?還有這種藥劑?」

店鋪老闆道:「當然有了,戰鬥藥劑比療傷藥劑多一點,偶然還能搞到,可療傷藥劑就難了。」

雷星峰道:「你還沒有說,戰鬥藥劑有什麼用?」


店鋪老闆說道:「可以臨時提升一點戰鬥力,讓你爆發出更強的戰力,如果對方沒有,那你就賺到了,原本平手的,你就可能殺掉對手。」

雷星瑤道:「噢,這種藥劑啊,我也有啊!」這就是臨時增加印力的藥劑,對身體有一定影響,用來爆發潛能的,一般情況下,盡量別用,同樣也是她練手的產品,這種奇奇怪怪的藥劑,她煉製了很多,甚至各種毒藥劑也有不少。

店鋪老闆終於明白過來,他驚訝道:「你,你是藥劑師?」

雷星瑤也不在意,她原來的秘門就是專門煉製各種藥劑的,同樣還精於培植,唯一不足就是戰鬥了,可戰鬥根本就不大可能,有的是人要保護她們秘門,在家鄉,她們就是很超然的一群修鍊者。

「嗯,我是藥劑師,有什麼不對嗎?」

雷星瑤不理解店鋪老闆為什麼會大驚小怪。

雷星峰,午陽和高野都明白了,這裡就是缺少藥劑師。

店鋪老闆很是誠懇道:「小心不要暴露自己是藥劑師,有不少門派……會搶人的。」

雷星瑤更是不解:「搶人?搶什麼人?」

店鋪老闆道:「搶回去給他們煉藥,煉製藥劑,我們這裡,藥劑師的地位不高,卻是每個門派都想要的人。」

雷星瑤倒是不怕,因為她在危險的時候,可以隨時回到鏡之界,哪怕被搶走,只要不殺她,那麼跑掉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雷星峰冷笑一聲:「搶個屁!誰敢動手搶人!」

這話音還未落,就有幾個人衝進後院,其中一個人道:「哈!找到了,果然在這裡!」

店鋪老闆臉色微變,說道:「啟榮!誰讓你到我家後院來的?」

啟榮就是為首的漢子,身形雄壯,滿臉凶焰,一副流氓模樣,他打了一個響指,說道:「老東西,別給你臉不要臉!爺今天來辦事,你要是不想死的話,就滾一邊去。」

午陽冷眼看去,這人應該有真君實力,而且是巔峰真君實力,不過,對於真君級高手,已經不大放在他的眼裡了,畢竟他現在是道君老祖,從天君晉級到道君,其實力得到巨大的提升,這也是天君級的高手,怎麼也比不過道君老祖的原因。

店鋪老闆還沒有達到真君級,按照午陽的眼光,也就是八環真身的實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沒有任何威脅性。

店鋪老闆無奈後退,他說道:「啟榮,別太過分了!」

啟榮冷笑一聲,說道:「要不是看在你叔父面上,爺早就打趴你了,滾一邊去!」

他身後的兩個傢伙,實力也相當不錯,真君初級的實力,另外剩下的幾個人,都是八環九環真身實力,啟榮很快就盯上了雷星瑤,說道:「你就是那個販賣藥劑的人?咦,還挺漂亮的嘛,哈哈。」

雷星瑤嚇了一跳,她紅著臉躲到雷星峰身後,小聲道:「這人有病吧?」

雷星峰安慰了一下,說道:「不止有病,而且還病得不輕,神經病!」

雷星瑤被雷星峰逗得撲哧笑了一聲,緊張的心情頓時好多了。

啟榮道:「這小娘真不錯,跟我走吧,包你過的快活,哈哈,你們去請小娘過來,注意了,別驚嚇了她!」他一副勝券在握,掌控對手生死的模樣。

不但午陽,高野氣樂了,就連雷星峰也忍不住笑了。

午陽道:「這人還真是傻蛋,自說自話的,他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

啟榮反駁道:「我不是東西,我是爺!」

雷星峰道:「算了,我也懶得廢話了!」說著原本收斂的氣勢頓時暴漲起來,四人都收斂著本身氣勢,所以外表看很普通,和一般修鍊者沒有兩樣,可是雷星峰一旦放出氣勢,整個人都不同了。

啟榮等人感覺對方就像是一座大山壓下他們,頓時連氣息都不穩定了。

店鋪老闆臉色也變了,雷星峰氣勢放出,他就在不遠處,這股氣勢是全方位壓制,午陽和高野根本就不用在乎,他們實力極高,對這樣的壓制,可以輕鬆抵禦,可是其他人就不行了。

啟榮連連後退,他的臉色煞白,知道麻煩大了。

撞到鋼板上了,就算啟榮想要緩和也來不及了,雷星峰是極其護短的,尤其是自己的小妹,在他很弱小的時候,就敢和比他厲害的修鍊者拚鬥,更別提現在穩壓對手,沒等對方說話,雷星峰就撲了出去。

一旦被對方壓制,啟榮什麼手段也使不出來,這是等級壓制,雷星峰是天君級高手,而啟榮是真君級高手,差了一個大的等級在,當然,如果是午陽出手的話,都不用動手,就道君老祖的氣勢就足以讓他趴下了。

雷星峰也不管對方怎麼樣,在壓制住對手,並且借勢就沖了過去,雙方本來就極為靠近,所以雷星峰一動,就已經出現在他們面前,雷星峰什麼武器都沒有使用,而是用拳腳的力量,狂揍啟榮。

噼噼啪啪的一通狠揍,拳拳到肉,啟榮身後的人,雷星峰也沒有放過,一頓拳腳,等到所有的人都趴在地上,雷星峰一腳就踩在啟榮頭上,淡淡道:「誰派你來的?說!」

啟榮痛的直抖,這種攻擊不致命,但是讓人沒有自尊,而且極其疼痛,尤其是嘴巴,被雷星峰狠狠揍了兩記,滿口的牙齒最少脫落一半,這個是真心痛,痛徹心扉。 啟榮話都說不出,不過眼神中的凶光可一點都不少,雷星峰最看不得這個,輸了就輸了,那麼懷恨在心,讓雷星峰起了殺心,他說道:「大概你還有後援吧!」說著用力一腳踩下,啟榮忍不住大叫一聲。

午陽道:「誰派你來的?」

啟榮的牙掉了一半,說話也就含糊不清,他陰冷的目光盯著午陽,反正就是一副仇恨的模樣。

高野都看不下去了,抬手就射出一根冰錐,釘在他的大腿上。

雷星峰拉著雷星瑤離開,他可不想讓雷星瑤看到太血腥的一幕。

來到前面的店鋪中,就看到外面有人堵著大門,一群人,都是低級修鍊者。

雷星峰知道,這應該是跟著啟榮一起過來的人,不過沒人敢出頭,獃獃的看著雷星峰和雷星瑤從後面進入店鋪,他們感覺不好,自家老大進去就沒有出來,有人立即離開人群,向著遠方跑去。

雷星瑤小聲道:「哥哥,是不是我闖禍了?」

雷星峰搖頭道:「和你沒有什麼關係,這裡人自己作死,別怕,交給我處理好了。」

雷星瑤心裡有點迷糊,她有點想不通,為什麼就突然打起來了,她並不知道,藥劑師在這裡就是一個被劫掠的對方,連人帶藥劑,都是那些中小型門派的目標。

很快高野拖著啟榮出來,這傢伙被揍得很慘,不過,午陽和高野並沒有殺人,這樣還有一點迴旋餘地,保留了談判的可能,如果殺了對方,這個仇就不死不休了,雖然午陽他們不怕,但還是想避開麻煩。

門口的人越聚越多,雷星峰走到午陽面前,說道:「這樣不行,讓高伯去驅散他們!」

高野道:「好,我來!」說著就衝到門外,氣勢立即外放,開始瘋狂壓制門口的人。

野城中,天君級的高手極少,有一個就很了不起了,啟榮是真君級的高手,在野城就算是一個小霸王了,當高野的氣勢碾壓過去,門口圍攏的修鍊者,其中大半是來看熱鬧的,瞬息間,就癱了大半,還有少部分勉強站立,但是一個個全都嚇得面色蒼白。

當高野收攝氣勢后,那些修鍊者彷彿看到最可怕的惡魔,轟然散開,一個個沒命般的逃竄,也就是幾息時間,門口就徹底清凈了,一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高伯呵呵笑了幾聲,轉身回到店鋪中來。

雷星峰笑道:「欺軟怕硬,到哪裡都是一樣啊。」

店鋪老闆滿臉苦澀的站在一邊,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雖然換到了不少療傷藥劑,甚至還得到了相當稀有的解毒藥劑,可是得罪了啟榮,他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

至於啟榮幾個人,都猶如爛泥一般的癱在地上,他再也想不到對手實力那麼強,自己竟然毫無還手之力,被打得猶如死狗一樣,說不後悔那是假的。

雷星峰很想將雷星瑤送回鏡之界中,只是這裡實在不方便讓一個人突然消失,會引起人思考和猜測,他可不想暴露鏡之界的秘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