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萊奧身子一斜。

諾伊爾心下一驚,迅速扶住他,「啊,你怎麼啦!」

「扶著我……」格萊奧的聲音有些發顫,他一個不穩就要摔倒。

諾伊爾眼疾手快地扶穩他,然後上手抱起他,走到床邊放下,「你沒事吧?」

「諾哥……」他朝諾伊爾伸出手。

諾伊爾握住他的手,「嗯,我在。」

「……我……精元又痛了……」他微微緊了緊指尖的力度,「我有點擔心……我們會不會分離啊……?」

諾伊爾有些疑惑,想想覺得可能是噩夢的緣故,便溫柔地笑笑,「怎麼會?暗聯是一家,就像一張拼圖,少了任何一片,都不會完整。」諾伊爾坐在他旁邊,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我們五個,永遠,永遠都在一起。永遠,永遠,都不分離。」

「永遠……」格萊奧念叨著這兩個字,「嗯……永遠是什麼?」

「永遠……你以後就會懂了。」諾伊爾笑笑,「精元又痛了啊?」他一手按上格萊奧的胸口。

格萊奧抬起一隻手握住他的手,緊緊貼在胸口處,「是的。」

「忍一下,忍一下就過去了。」諾伊爾揉揉他的頭。

格萊奧不自然地笑笑,「嗯。」他微微皺起了眉,合上雙眸,握著諾伊爾手的力道越來越重。

諾伊爾感覺到他的力度在緩緩增大,輕輕揉揉他的胸口,然後摟住他的肩,放輕聲音,「疼就喊出來,沒關係的。」

他搖搖頭,繃緊了唇,上下牙咬得咯咯作響。

漸漸的,他的體溫一點點降下去,渾身冰涼,迸沁著冷汗。

諾伊爾微微一驚,他摟緊了格萊奧,不知該做些什麼來幫幫他。

他清秀的五官因痛苦而顯得有些扭曲了。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開始有些控制不住的**聲。

「很嚴重?」諾伊爾抱緊他,「小奧?回答我?」

「……啊呃……」他痛得話都說不上來,嘴角微抖,冷汗如雨,順著額角滑下臉頰。

諾伊爾心裡絞痛絞痛的。

——————————————————————————————

「格萊奧!」「小奧!」「格萊奧哥哥!」「小天使!」

諾伊爾焦急地跑過去,幾乎是撲倒在地上。他扶格萊奧枕在自己臂上,單手撫過他蒼白的臉,「小奧!看著我!」

格萊奧嘴角微抖,歪了歪頭靠在他胸口。他抬起手輕輕貼上他胸前被血染紅的斗篷,然後指尖慢慢加力,把一片暗紅色的布攥緊在手裡。

「看著我!看著我……」諾伊爾幾乎用上哀求的語氣,抬手握住格萊奧攥著他斗篷的手,「小奧……小天使……」

格萊奧眯了眯眼,有些痛苦地皺起眉,「永……遠……」

「永遠……」諾伊爾把他抱緊在懷裡,「暗聯永遠都在一起……」

「我……知道什麼是『永遠』了……」他的嘴角抹過燦爛的笑。

一陣風吹過,漫開一片暗紅色光點……

諾伊爾還保持著剛才抱著他的動作,愣住了。

哪裡有什麼永遠……

……

「不要!」諾伊爾猛地坐直身子,急促地喘著氣,扭頭看向一邊。

熟睡中的格萊奧蜷縮著身子,微微顫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怎麼了,諾哥……?」

「沒什麼……噩夢……」他深吸一口氣。

格萊奧撐著床坐起來,「沒關係的,諾哥。你不是說了嗎?暗聯永遠都在一起。我們不會分離的……」

諾伊爾笑笑,「嗯。……你能……抱抱我么?」

格萊奧點點頭,抱住他。「諾哥別害怕。我在你旁邊呢。」

「我才沒害怕……」諾伊爾揉揉他的頭。

格萊奧輕輕鬆開他,然後慢慢靠在他肩上,半合眼瞼。諾伊爾便很迎合,摟住他的肩。

於是挨過了這個長夜。

「諾伊爾諾伊爾!」「咋了。」

一晚上沒睡好覺的諾伊爾有點不耐煩地看向艾辛格。

「我感覺……我對兮兒有種特別的感覺,就是……好像和你說的『互相愛對方』還不太一樣,那種……哎啊說不清!」「噢……?那可能……是愛情了。」「愛情……那是什麼?」「那只有經歷過的精靈才知道啦。」


艾辛格似懂非懂看著諾伊爾。

「嗯,加油。」諾伊爾朝他豎了個大拇指。

這下他更懵了。

與此同時——

「伊隊……」「待在這裡,哪兒也別去!」

咣!

舊傷屢次發作,格萊奧深深感到自己已經是個累贅級的人物了。

他坐在床邊,直接向後仰倒在床上。

門又開了。

「什麼事?」格萊奧的語氣里摻了點厭煩。

「不想讓我陪陪你么?」諾伊爾站在門邊。

格萊奧沒吱聲。

「那我走了?」「別走!」

諾伊爾笑笑,走過來坐在他旁邊,大方地摟住他的肩膀,「你沒事吧?」

「我……」他扭頭看向諾伊爾,「我會死嗎?」

「會。」他毫不留情地回答道。

格萊奧低下頭,垂下眼瞼。

「但不是現在。」

格萊奧一怔,欲抬頭,結果正好碰到他的掌心。諾伊爾輕輕揉揉他的頭,「每一個精靈,無一例外的精靈,生來就是朝著死亡的方向去的。不論善惡,不論強弱;不管是邪惡組織,不管是正義組織;無論修鍊上千年的王者,亦或未出世就被扼殺在精元里的小無辜……

「最終的結果不過都是……

「死亡。

「但我們要活得精彩;要讓世界看到我們來過的痕迹。

「我們愛這個世界。

「我們是暗聯成員,永遠溯光前行。」

「永遠……」格萊奧看著他。

「永遠。」

……

玻璃上蒙了一層霧。諾伊爾用手指摩挲著寫下:

也許你「永遠」不會懂得「永遠」的厚重涵義

但暗聯「永遠」會遵守「永遠」的堅定誓言 「我收到了一個求救信號,在臨晴樹林深處。那裡居住著一個來自遙遠地方的遷居種族,雪靈族。相傳他們已經滅絕了,因為沒有精靈在臨晴樹林發現過他們的蹤跡。」瑞爾斯說著,一頓,給他們一個理解的時間。

「這麼說來我在臨晴樹林里還遇到過這種精靈,不過他一看見我就跑了。」尤尼卡一聳肩,「當時我急著找米娜,就沒追上去。」

「不管怎麼說,先去看看比較好。」伊蘭迪打斷了討論,「我和諾伊爾、艾辛格去臨晴樹林看看,如果解決不了的話再給你們發信號。」

「也好。」瑞爾斯一點頭。

於是他們三個出發了。

「這兒真有什麼雪靈族嗎?感覺就是個原始森林,難道那些精靈都是土著人?」艾辛格想著不禁打了個冷戰。

「別胡思亂想啦哈哈哈哈。」伊蘭迪敲了下他的頭。

「噓。」諾伊爾打了個禁聲。他的目光掃過有些搖晃的樹叢,一個箭步過去,瞬間驚得睜大了眼睛,「伊蘭迪,快來!」

伊蘭迪和艾辛格跟過去,一眼看見一隻黑魂正在瘋狂地吞噬一個精靈。伊蘭迪迅速發動技能把它打散,那個精靈便一頭栽倒在地,懷裡緊緊抱著什麼東西。

諾伊爾跑過去蹲下,扶他靠在自己身上,「喂?」

他緩緩睜開眼睛,用有些僵硬的手把懷裡的東西塞給諾伊爾,然後化作一片藍色光點消失在了灰濛濛的雲下。

「嘖!還是遲了一步……」伊蘭迪拿起他遞的東西,「這是……?」

他剝開外麵包的一層紙,露出了一個藍色的精元。

「天吶他剛才是在保護這顆精元……」艾辛格的眼睛慢慢睜大。

「請保護好雪靈族最後的後裔,並帶她回冰靈星……」諾伊爾讀了紙上的字,「這顆精元是全宇宙最後一個雪靈族精靈了。」

「嗯……帶她去裂空找始祖靈獸看看?」伊蘭迪撓了撓頭,「有點危險。」

「還是去吧。」諾伊爾慢慢站起來,「我覺得格萊奧身體弱,和卡修斯有關係。去了裂空,我就留在那裡給他們幫忙吧。」

「啊?! 大人物的獨家小妻 ?」伊蘭迪不滿地看著他。

「裂空離這兒不遠。」諾伊爾半合眸,「……我覺得戰聯那邊真的缺人手。格萊奧……你們照顧好就是了。」

「可是……」「沒什麼好可是的。」諾伊爾打斷了艾辛格,「出發。」

「我回瑞爾斯他們那裡。」艾辛格的眼神遊離兩下,「你們兩個去裂空吧。路不遠早點回來。」


「嗯。」諾伊爾和伊蘭迪互視一眼,出發了。

泰若星。

兩精靈不熟悉地形,繞來繞去也找不到風草谷。最後碰見了暗夜冰狐。

「你們找始祖靈獸?」自我介紹之後,冰狐引入正題。

「嗯,想讓他看看這個精元。」伊蘭迪把精元捧在手心裡給他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