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麟神色平靜的看著下方的村長,開口道:「財富也需要實力保護,一旦這些魔晶存在的消息走漏,相比用不了幾天這座村莊就會被人連根拔起。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生活軌跡,天降橫財皆有可能不是發達,而是被橫財活活砸死。」

羅德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她只是不喜歡看李麟裝沉默的樣子,因為她知道李麟骨子裡絕對是個不甘**的人,否則也不會對於有趣的事情那般熱衷。

夜幕降臨,歡騰的人們歸於平靜,各自歸家休息。

一直平靜的李麟站了起來,一把抓著羅德小蠻腰飛了下去。

羅德嚇了一跳,嬌小玲瓏的身子不安的扭動。

「再動將你丟下去!」李麟平淡的說道。當然,這樣的威脅對羅德來說根本沒有絲毫的作用,她可是吞噬了魔猿的三成精血,元氣早已經恢復了部分,不過也許是為了所謂的面子,她的精血更多的是用在回復身材之上,現在的她已經從看起來七八歲成長到十二三歲。豆蔻年華青春氣息勃發。

「哼!」羅德冷哼,卻也不敢真的觸怒李麟,畢竟她的實力遠遠稱不上恢復。但是羅德大小姐從來不是吃虧的人,她已經在心中給李麟狠狠的記了一筆,將來她實力恢復就是和李麟算總賬的時候。


李麟選擇了村子里最大的一座房子,整個人輕飄飄的落在房頂,神念透過瓦片看透屋子內的情況。

李麟神色不動,羅德俏臉卻瞬間紅了。

「卑鄙無恥的傢伙,竟然帶著本小姐來聽牆角。」羅德心中大怒,原本還好奇下方有什麼,卻沒想到看下去正好一對青年男女在**的**,沉重的喘息聲讓羅德產生一絲異樣的感覺。

羅德正好發怒,卻看到李麟平靜的臉色,這讓羅德強壓心頭的怒吼,湛藍色的眸子惡狠狠的盯著他。

這種事情被人盯著李麟也忍不住老臉一紅。

「不要說話,耐心的看著。」李麟神色專註,倒是讓羅德對他的惡感降低了幾分。不過她只是站著,再也不肯探查下方。雖然知道這是人倫之道,但羅德是強大的修士,根本不在意這些東西。(未完待續。) 李麟倒是興緻勃勃的,看的羅德極為無語。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癖好,但像這種聽普通人牆角的事情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得出來的。

越是不想聽越有些聲音越是傳入耳中,下方**的只是凡人,住的也是普通石屋,自然沒有什麼隔音效果。羅德被那種若有若無的聲音刺激的心頭煩躁,有心離開,有想看看李麟到底搞什麼鬼,心中之糾結可想而知。

很快,下方傳來男女高亢的聲音,那**靡的聲音讓人羅德心跳不自覺的加快,剛剛成長為花骨朵的身子有些發軟。

「凡人的女子真是無恥,怎麼能這麼作踐自己。」羅德心頭暗罵,連帶著全天下的男人女人都跟著遭殃。

就在此時,李麟打出一道無形的匹練,無聲無息的沒入下方女子的體內。那女子毫無所覺,依然**的沉浸在美好之中。

「走吧!我們去下一家!」李麟起身,沒有絲毫的留戀。

「你做了什麼?」雖然羅德知道李麟在那方那個女人的體內打入了什麼,但她的神念卻無法察覺,這讓她感到非常不爽。

「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到時候還需要你幫忙。」李麟臉色詭異的說道。

「哼!」羅德冷哼一聲,心中卻也決定,如果李麟找她幫忙,一定將架子端起來,狠狠的刁難刁難他。

之後讓羅德抓狂的是李麟一晚上接連聽了三次牆角,每次都向女子的體內打入了什麼,可是羅德不管神念探查的多麼仔細,依然看不清那是什麼。

「走吧,看來我們要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了!」李麟沉聲說道。

「留在這裡?這裡有什麼?」羅德不解,緊接著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你是說剛剛那三家之人?」羅德很聰明,覺得李麟不會做無用功,顯然之前的一切都有目的。

李麟抓著她,一路向著來時之地飛去。鵬三看到李麟飛來,連忙站起來,臉色有些緊張,薩摩更是滿臉激動之色,顯然之前發生了什麼。而之前虛弱修養的魔龍坐騎卻不在這裡。

「怎麼回事?」李麟沉聲問道。他看到薩摩臉上有一個明顯的掌印,顯然在自己不再的時候胖子吃虧了。

說著李麟將目光看向鵬三,那陰沉之色讓鵬三身子一軟,整個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至尊級氣場,天哪,這也太快了!」鵬三震驚莫名,他在李麟身上感受到了難以匹敵的至尊氣場,怎麼也不相信李麟成為至尊級強者。

「少爺,不是鵬三,剛剛來了一伙人,他們搶走了咱們的魔龍坐騎。」薩摩苦著臉說道。雖然不是鵬三讓他吃癟,但顯然在之前的衝突之中,鵬三並未維護他,這也導致胖子狠狠地挨了一巴掌,滿口的槽牙都崩飛了大半兒。

「敢搶我的坐騎?難道他們不知道咱們來自羅根家族嗎?」李麟神色陰沉的說道。

「他們並不相信,只是將咱們當做羅根家族的外圍成員。」薩摩苦著臉說道,羅根家族這樣的超級家族不可能為了兩個下人和一頭魔龍大動干戈。對方吃定了胖子兩人不是羅根家族的嫡系傳人,甚至懷疑他是羅根家族叛逃之人,因此動起手來毫不含糊。如果不是鵬三實力不錯,對方沒有把握將他們幹掉,現在李麟見到的就不是兩個委屈的活人,而是兩具血肉模糊的屍體了。

「可知道他們的身份?」李麟沉聲說道。

「他們是西沙一族,乃是盤踞在西北邊陲的強大勢力,雖然不如光明教廷和羅根家族,但也是地方豪強勢力,族中有數位至尊級強者坐鎮。」薩摩苦著臉說道。為了一頭魔龍打上門去不划算,更何況對方實力連羅根家族都要重視,更不要說他們區區三人了。

「走!」李麟冷著臉說道。正好他要留在這裡觀察一些東西,枯燥**沒有意思,西沙一族湊上來給李麟找樂子,不得不說李麟的鴻運依然當頭。

「少爺,就咱們三個?」薩摩苦著臉說道。怎麼看都像是螳臂當車。畢竟薩摩實力弱小,並未看出李麟已經突破到至尊級了。倒是鵬三臉色平靜下來,李麟在至尊級之下就可以對戰至尊級,現在突破,實力必然突飛猛進,雖然未必是至尊級後期強者的對手,但對抗至尊級中期絕對沒問題。 邪惡總裁的惹火嬌妻 ,絕對不敢對李麟動手。

「死胖子,你哪個眼看到只有三個人?難道姑奶奶就不是人?」羅德鼓著臉不滿的說道。

「就你?」薩摩掃了她一眼,尤其是看到其隆起來的**,嘴欠的說道:「墊東西了吧!」

「滾!」羅德大怒,小手拍向薩摩。薩摩之前不在意,但是當晶瑩的小手到了身前的時候,死亡危機縈繞心頭,死胖子臉色大變,極為靈巧的一個懶驢打滾,以滾地葫蘆的狼狽避開了致命的力道。

「啊……,殺人了,殺人了!」死胖子抱著肩膀哀嚎,看起來凄慘無比。

「哼,少裝,這份力道還殺不了你。」羅德不屑的說道。

胖子燦燦的從地上爬起來,看向羅德目光閃過一抹畏懼。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這個不起眼的小丫頭竟然是個強者。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以薩摩的心姓都有些埋怨老天不公,身邊一個個都是**,偏偏自己資質不過中人,和天才一比,就真的是不起眼的渣渣。

「死胖子你記住,從今天開始你是就本小姐的奴才了,要是不聽話,本小姐有一千八百中辦法讓你生不如死!」羅德磨著小虎牙威脅到。

薩摩滿臉冷汗,心中閃過一抹驚恐之色,目光看向李麟多了幾分哀求。

啪——!

李麟毫不客氣的在她翹**上拍了一巴掌,戲謔的說道:「你是本少爺的侍女,現在**的也不錯了,而且主動要當本少爺僕人的主子,那本少爺成全你,今夜就來侍寢吧!」

羅德尖叫,但是在李麟似笑非笑的目光下落荒而逃。羅德心頭憤怒難平,幾次三番在李麟面前吃癟,每次自以為看透了李麟的姓格,結果都在緊要關頭吃了大虧。看到遠處對李麟獻媚而得意洋洋的薩摩,羅德心中將李麟恨死了。

一行人沿著對方的足跡追了下去,對方沒有掩飾行藏的意思,對李麟這樣的追擊老手來說自然輕鬆的很。眨眼間一行人走了上百里,前方已經出現好幾個上規模的城鎮。

「要是將這些城中強者的精血都吸收了,本小姐少不得要恢復小半兒的實力,到時候可恨的傢伙都不是自己的對手。」羅德轉著小心思,但看李麟沒有停留的意思,她鬱悶的明白自己沒有機會。李麟身上煞氣集中,彷彿從屍山血海之中殺出來的魔王,但一路上羅德卻發現李麟很少殺生,如同凡人一般保持了口腹之慾,對於不公平的事情興緻來了也會幫一幫。但羅德卻感覺著並不是李麟的真實姓格,她很像看看李麟堅強外表之下到底隱藏著什麼。

「前方就是西沙一族的領地,沒想到他們竟然將駐地建在沙漠之中。」李麟看著前方一望無際的銀黃色沙漠,眉頭略微皺起。基於前世的經驗,李麟對於沙漠有著本能的抗拒,因為前世雇傭兵的經歷有幾次歷經死亡都是在沙漠之中,那種乾渴無助連李麟都不想再嘗試。當然,這個世界畢竟和前世不同,李麟至尊級的程度體內自成系統,根本不需要從外界準備水分。就算能夠燒化礦鐵的烈焰都難以傷其分毫,更不要說只是太陽的餘熱。

「少爺,這銀色沙海並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為,傳說西沙一族的老祖就是這片沙海孕育的,至於是否為真,沒人說得清楚。」薩摩作為狗頭軍師很盡職,而且其經歷造成他對八方勢力頗為精通。他自然不是敏而好學之輩,只是將這個將整個蒼龍大陸的強大實力理順關係,防止自己行差就錯的得罪了超級勢力而被追殺。為了不被追殺而研究整個大陸的上檯面的大勢力,薩摩也算得上是極品了。

「沙海中孕育而成,難道西沙一族是沙妖不成?」李麟來了興趣。天地孕育的生命都帶有大氣運,西沙一族難道也是如此。如果真實這樣,李麟這一行能否取得預期的效果就未可知了。

「傳說根本是愚弄人的。襲殺一族的老祖自然是人族,不過僥倖得到部分沙皇的傳承,並機緣巧合將這八千里銀沙地煉化。可以說這片沙地就是西沙一族的老祖,是一個難以殺死的存在。」羅德開口,顯然她知道的比薩摩道聽途說的情況要準確的多。

「煉化整個沙海,此人倒是有大魄力。不過這恐怕難以讓他對抗主宰級強者。因為主宰級強者已經可以隨便改變物質的姓質,這片沙地他們如果願意,即便被西沙一族的老祖煉化,也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將其轉變為任意東西,擊殺西沙一族老祖也就變得異常簡單。(未完待續。) 「西沙一族的老祖是什麼實力?」李麟低聲問道。.能夠煉化這八千里銀沙海,最起碼也是至尊級後期強者。而至尊級後期,李麟也不能保證自己能夠穩贏。

「至尊級後期,而且是至尊級後期中的最強者之一。」羅德笑嘻嘻的說道。顯然鬼精鬼精的她已經看透李麟的心思。

「你們留下,我自己進去吧!」李麟沉聲說道。只是至尊級後期的強者,李麟就算打不過,想要逃還是沒問題的。薩摩幾人就不行了,一旦動起手來,反而會讓李麟縮手縮腳。

「少爺,我跟著你進去吧!」薩摩顫巍巍的說道,顯然此次進去生死未卜,薩摩雖然有心忠心護主,但對死亡的恐懼依然存在。

李麟微微一笑,道:「不必了,你們最好遠離這裡,如果我平安歸來,一定會去找你們的。」

「少爺,要不咱們不去了,不就是一頭魔龍了,前面不遠處就是爪哇國,那裡有咱們羅根家族的分部,我們可以在哪裡補充一頭魔龍坐騎。」薩摩大聲說道。顯然李麟的話有些像遺言,死胖子生怕李麟有個三長兩短。

「本小姐陪你去,雖然現在神通不再,但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就能夠咬了本小姐的命。」羅德湊上來說道。

啪——!

李麟在其光潔的額頭上拍了一巴掌,笑了笑說道:「等你什麼時候徹底長成了再說吧,這乾巴巴的樣子誰會想你你是本少爺的侍女。」

「你!好心沒好吧,你最好死在裡面!」羅德罵咧咧的躲躲到一邊。

李麟將目光看向鵬三,神色冷淡的說道:「你保護薩摩,如果他有個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的。」

鵬三臉色一緊,惶恐的說道:「謹遵少爺吩咐。」

李麟警告的看了他一眼,對於鵬三他實在缺乏好感,不單單是因為他頻繁背叛主子,還有就是他那自以為是的小聰明,如果李麟不敲打敲打他,不知道自己走後還會出什麼事呢。至於羅德,李麟根本不用擔心,她不缺禍害別人就不錯了,誰敢沒事招惹吸血鬼。

李麟交代完成,整個人騰空而起飛去銀色沙海之中。

看著李麟的身影遠去,薩摩臉色頗為緊張。他看了鵬三一眼。

「少爺讓我保護你,你跟我來!」鵬三沒好氣的說道。他想不清楚李麟如此冷酷的人為何會帶著薩摩這樣的累贅,難道是看中了那具神秘的黑婆?不應該啊,除了第一次見面,之後李麟一次也沒有讓胖子召喚過。


薩摩不敢反駁,李麟在這裡他無懼鵬三,但現在李麟進入險地,結果如何誰也說不清楚,鵬三可是帝級強者,惹他不高興,隨手幹掉自己然後嫁禍給魔獸活著其他人,到時候李麟出來也未必會給他出頭。

羅德眼珠子轉了轉,對著鵬三說道:「本小姐還有些事情要做,你們在我們來時經過的第一座城鎮等著李麟吧!」說罷,嬌小的身影一個起落消失在遠方。

薩摩張了張嘴想要將她留下,但是想到她的魔女姓格,薩摩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銀色沙海之上,李麟的速度極快,同時神念擴散開始,尋找西沙一族的蹤跡。

呼呼呼——!

凌冽的狂風從遠方升起,迅速化為烏黑的龍捲風,裹挾著無窮的風沙想著李麟席捲而來。

李麟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顯然這突然出現的龍捲風乃是人為。自己進來的事情顯然被西沙一族知道了。

李麟毫無所懼,他此次前來就是彰顯武力,討個公道的。對方既然已經出手,他自然不客氣。

其速度不免,依然筆直的沿著低空飛行,那席捲而來的龍捲風彷彿根本就未曾放在眼裡。

實際上李麟的神念早已經在黑色龍捲風形成的瞬間捕捉到了內部的一道身影。其應該不是西沙一族的老祖,不過能過隨意產生如此大規模的龍捲風,顯然也是個至尊級的強者。

轟隆隆!

飛沙肆虐,將飛行中的李麟吞噬,同時隨著風沙席捲,黑色龍捲風越來越大,越來越狂暴。

撲哧撲哧——!

黃沙之下出現一個孔洞,一個小巧的身影從飛沙之中跳出來。

「沙海哥哥抓住入侵者了!」一個小傢伙興奮的開口,仔細看這竟然是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其穿著銀白色的一副,如果不是不耐煩脫掉了帽子,露出一頭黑髮,根本難以和周圍顏色區分。

「沙海哥哥可是最年輕的至尊級強者,傳言將來可是能夠代替老祖的最強者。」另外一個小傢伙開口,這是個小女孩兒,沒有沙漠族群中那種乾癟的皮膚,小女兒水盈盈的,看起來極為水嫩。在這乾渴的沙漠之中出現一個江南水鄉才能孕育的小女孩兒實在是讓人不注意都難。

「可是沙海哥哥卻被老祖命令在守門,這是太不公平了。」第三個小孩兒憤憤不平的說道。他個頭雖然不高,但確實年齡最大的,已經開始懂事,知道為他們崇拜的沙海哥哥抱不平了。

「這是老祖的意思,沙海哥哥也不敢反駁。不過自從沙海哥哥守護門戶以來,十年來從來沒有被外敵入侵過,沙海哥哥已經成為咱們整個西沙一族的英雄。」第一名黑髮小男孩興奮的說道。顯然對他口中的沙海哥哥崇拜到了極點。

「等一會兒看看入侵者是什麼人,沙海哥哥好脾氣,每次都會給咱么好東西。不想其他長老,一個個吝嗇的很。」第三個小男孩兒興奮的說道。他們之所以經常出現在這片邊緣區域,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沙海。沙海是西沙一族的守護長老,至尊級初期強者,其年齡連三百歲都不到就成為至尊級強者,這份天賦被譽為整個西沙一族的希望之星。十年前和西沙一族的老祖起了衝突,被老祖憤怒的趕來這裡看守門戶,十年來倒是兢兢業業,攔下了不少強者,保護了西沙一族的穩定。

小傢伙們滿臉期待的看著高空中黑色龍捲風,人為形成的風原沒有自然界的恐怖,但卻可**控,不會傷害人。只要不是被攻擊,根本就不會被吸起來。這也是西沙一族一項保命的手段。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黑色龍捲風並未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咦?這次時間好長啊,難道沙海哥哥還沒解決對方?」小女孩兒心細,感到情況有些不對勁。

「我相信沙海哥哥,一定可以將入侵者拿下。」第一個小男孩自信的說道。

又等了半個時辰,狂飆中的黑色龍捲風終於在一個巨大的沙堆之前停了下來。然後一道身影從高空落下來。

小傢伙為歡呼出生,認為他們崇拜的沙海哥哥已經像原來一樣將來敵擒拿。第三個小男孩兒甚至還扳著手指頭算計自己要和沙海套要挾什麼。

呼——!

半空中拿到身影想著他們飛來。

「咦?那好像不是沙海哥哥!」小女孩兒不確定的說道。對方速度太快,根本就看不真切。

「不可能,沒人是沙海哥哥的對手,那一定是沙海哥哥。」第一個小男孩堅定的說道。第三個小男孩兒沒有說什麼,小臉之上閃過一抹思考的神色。

轟隆一聲,如同炮彈落地激起漫天的沙塵。

「沙海哥哥,你這次又……」第一個小男孩兒說不下去了,因為眼前這道身影根本就不是他們崇拜的沙海哥哥,而是一個陌生的青年。其滿臉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人看起來難以產生討厭的心思。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