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的斗魂,原本是一片氤氳紫色,由於吸收了大量暗魔之力,此時已經變成了如墨般漆黑的顏色。

他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冰冷,沒有一點感情波動,整個人的氣息都給人一種死寂般的邪惡感覺。意識,好似已經迷失在那殺戳的慾望中,那股慾望在內心逐漸膨脹,他的意識好似就被這邪惡念頭控制住了一樣,他沒沒有一點察覺,渾身都充滿著一股充沛的暗魔神力。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木白仰頭瘋狂大笑著,那雙血紅的眸子陰冷得可怕。 「呼呼——」

亡靈山外,颳起一股生猛地颶風,一片濃稠的黑雲從遠方飄來,在空中形成了一股旋轉的黑雲漩渦。

每次雷光閃動,那閃耀的雷光好似將蒼穹撕裂一樣。

神劫!

又是一次神劫降臨,整個大陸再次震動了。

上個月,木白的分身已經成神,現在他直接吸收了魔龍體內的暗魔之力,本體斗魂也快進入神級了。

如此恐怖的一幕,讓整個白帝城內的眾人驚懼不以。

「天啊!那邊是怎麼回事?」


城主府的九層高樓上,那些議會成員站在窗前,望著前方空中那團黑雲漩渦,個個心驚膽顫。


整個城內,也出現了很大的混亂,人們驚恐極了,沒人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來吧!」

木白心有所感,冷聲大喝,渾身氣勢驟然爆發,一頭黑髮瞬間變得一片銀白,皮膚寸寸鼓脹而起,縷縷黑絲在皮膚上遊動,宛如漆黑的龍鱗,後背的衣服倏然撕破,長出了一雙黑暗龍翼,連頭頂上也長出了一隻漆黑獨角,他此時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惡魔。

右手紅光閃動,便將斬龍刀從體內召喚出來,身子原地飛起,直接衝破山洞密室,身影轉眼高高懸浮在亡靈山的巔峰之上,目光冷冷直視上空那道恐怖的黑雲漩渦。

斬龍刀在他掌心中瘋狂顫動,刀中隱藏的那股暴戾之氣完全激發出來,在刀鋒上凝聚出一道濃稠如血般的刀芒。

木白在這種殺戳意念中,此時也在無意間領悟到了兩種暗魔奧義,分別是初級攻擊奧義——暴戾之刃,和初級防禦奧義——暗魔變。

「轟隆!」空間劇烈震蕩的那一剎那,雷爆之音從天邊傳來,只見一道巨大的雷柱從那漩渦中心轟擊了下來。

木白眯起一雙冰冷的眸子,目光冷冽無比,面對神雷,心裡沒有一絲畏懼,連神分身都沒召喚出來幫助,雙手握緊斬龍刀,便朝雷柱沖了過去。

他現在已經失去了正常意識,面對那神雷,這麼冒然攻擊,是一種很危險的行為,要是他的力量不夠強大的話,很可能會命喪在神雷之下。 將近百米長的暴戾之刃斬裂長空,和神雷直接碰撞在一起,「轟隆!」

兩股神力膠著在一起,凝聚成了一道紅、藍兩色光芒爭相輝映的力量氣場,看上去宛如氣球一樣在不斷膨脹著,連照射下的陽光都被吞噬了。

那空間都承受不住這股力量,出現了一條條裂痕。

當兩股融合在一起的能量氣場碰撞到足有千米巨大的時候,好似已經達到了極限,頓時在空中破裂。

瞬間,恐怖的衝擊氣流席捲向四周,天地驚動,山崩地裂。

下方那亡靈山首當其衝,整個高達數千米的山峰當時破裂,化為無數巨石而崩塌了。

遠方的白帝城也受到了很強的衝擊,在那衝擊氣流的衝擊中,就像是狂風中的一棵搖曳古樹,劇烈晃動,整個城市就像是發生了十二級地震一樣,街道上人群混亂,沒有一個人能夠站立在地面,摔得七暈八素。

良久之後。

城市的震動這才逐漸平息,人們個個驚魂未定的樣子,原本喧囂熱鬧的城市,一時間安靜得可怕。

這城市外圍的城牆,是由鋼鐵澆築,防禦力很強,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整個城市才沒被嚴重破壞,避過了一場劫難。

眼觀那亡靈魔谷,兩側的山峰全都已經崩毀,變成了一片亂石廢墟。

……

議會大廳。

「嘭!」地一聲大響,將所有人驚回神。

兩扇木門被人猛地推開,只見寒煙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公主殿下。」

火狼見到來人,臉色不由一怔,走到寒煙身前,問道:「你怎麼在這個時候來了?」

寒煙的臉色很蒼白,顫聲道:「剛才那是神劫!一定是木白引出來的,快派人去找他!」

「神劫?」

「我的天啊!居然是神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會寒煙的話驚呆了。

寒煙急的直跺腳,對身前目瞪口呆的火狼道:「還愣著幹什麼,快去找啊!」 火狼定了定神,對寒煙道:「你先別擔心,我相信木白會沒事的。」

說完,他對一旁的三十多位軍官道:「馬上調集三萬人出城,去亡靈魔谷搜索木白,一定要安全的將他帶回來。」

「是。」

眾位軍團一點頭,紛紛疾步朝大廳外走去。

寒煙正要轉身跟著眾人一起去的時候,火狼忙叫道:「公主,你要去哪兒?」

寒煙道:「我也要一起去找木白,見到他我才放心。」

火狼道:「這事兒就交給軍官來辦,你現在有孕在身,不要去勞累自己了,要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寒煙焦急道:「我管不了那多麼,要是木白出了事,我也活不下去了。」說完,她轉身尾隨著眾位軍官一起離開了議會大廳。

「公主殿下!」

火狼叫喚了一聲,見寒煙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大門外,無奈之下,只好一起跟了上去。

沒過一會兒。

只見城門打開以後,一個師團的重裝騎兵率先從城內疾馳而出,隨後是一個師團的重裝步兵,以及戰鬥力最高的機甲師團。

整整三萬人,在各級軍官的帶領下,快速奔赴到亡靈魔谷外,在附近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

深夜時分。

亡靈魔谷內燈火通明,四處都是的忙碌的身影,那些士兵幾乎連山谷中的每一塊亂石都翻開來找,一直到現,依然不見木白的影子。

一片空地上燃燒的篝火旁。

寒煙身上披著一件毛毯,卷著身子坐在這裡急躁不安的等待著。

「公主殿下,我相信大人會沒事的,別擔心。」海倫從一旁走了過來,坐在寒煙身邊道。

寒煙緊咬著紅唇道:「都一天了,到現在也沒找到木白,讓我怎麼放心。」

海倫臉上也頗為擔憂,但仍安慰著寒煙道:「木白大人這麼厲害,又怎麼會有事呢,我看他可能是不在這附近吧。」

寒煙搖頭道:「你不知道,他在這裡引動了神劫,要是平安無事的話,早就回來了,不可能到現在一點兒消息也沒有啊。」 「這……」海倫一時啞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暗自拽住裙擺,心裡默默祈禱著。

「呼呼……累死我了。」

這時,像是剛從爛泥地中爬出來的火狼,口中喘著大氣,走到了寒煙對面坐下。

他一身衣袍不知道被岩石劃破多少口子,汗珠混合著血水和污垢淋濕了渾身,頭髮披散在肩,一雙肉掌已是血肉模糊。

寒煙見狀,旋即緊張無比的問道:「找到木白了嗎?」

火狼擺了擺手,數口大氣后,苦笑道:「這附近的地面都翻遍了,也沒找到木白啊,他是不是不在這裡?」

寒煙一顆心頓時涼了半截,顫抖著雙唇道:「不……不可能,除了這裡,他不可能在其它地方。」

火狼臉色一時沉重極了,安慰道:「會沒事的,不要擔心,我再去找找。」

說著,便要起身的時候,遠方忽然傳來一聲大叫道:「找到了!找到木白大哥了!」

「快過去看看。」

火狼和煙煙、海倫三人聞言大驚,立馬站起身子,就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狂奔而去。

前方千米遠處,上百名士兵手裡拿著火把圍在一起,他們中間躺著一個血人,一身衣袍如破碎布塊似地一片片貼在身上,露出的皮肉一片血肉模糊,氣若遊絲,右手此時還緊握著斬龍刀,若不是通過這柄刀,幾乎認不出這就是木白。

「是火狼大人了。」

那群士兵中,也不知道是誰高喊了一聲,圍攏的人群旋即散開。

「木白呢?他在哪兒?」

火狼來到這裡以後,張口便對眾人問道,目光旋即注意到了地面上躺著的血人,他見了以後,臉色瞬間大變。

「木白!」

寒煙失聲驚呼,撲倒到木白身邊,便將他的身子抱了起來,伸出顫抖的右手,朝他鼻息探去,雖然很弱肉,但是還有呼吸,這讓寒煙心頭的緊張鬆弛不少,轉頭對火狼道:「他還有呼吸。」 火狼出了口大氣,目光在身邊眾人身上掃視一眼,內心恢復了鎮定,問道:「剛才是誰找到木白的?」

「是蜀黍。」

拜迪從人群走到火狼身前,說道:「蜀黍對木白大哥的氣息比較熟悉,我們也是費了很大的力氣,將地面挖開好幾百米,才從岩石底下找到木白大哥的。」

火狼點點頭,道:「快把木白送回去療傷吧,這裡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好。」

拜迪一點頭,口中吹起一聲響亮的口哨。

「吼!」

蜀黍那巨大的身影眨眼就沖了過來。

拜迪走到寒煙身前,輕聲說道:「寒煙小姐,先別難過了,我們先把木白大哥送回去吧。」

寒煙輕輕一點頭,抱著昏迷中的木白,縱身一躍,就跳到了蜀黍背上。

拜迪緊隨其後,身子在蜀黍背上坐穩后,道:「蜀黍,我們快回城。」

蜀黍一點頭,邁動四肢,身影如旋風一樣,便朝城內狂跑而去。

……

三天後。

木白府邸的房間內。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躺在床上的木白,緊閉的眼眸一陣蠕動,旋即緩緩睜開了眼。

望著窗外那刺眼的陽光,他眉頭微微皺起,大腦一片空白,好像要裂開了一般疼痛極了。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

掃視一眼房間,寒煙,如一隻溫順的小貓靜靜趴在床邊,已經熟睡了過去。木白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的府邸中,內心一陣吃驚。

試著動了動手腳,只是一個輕微的動作,身體就像是火燒一樣般的疼,讓他忍不住直吸一口涼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