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力量,都是一等一的。

在野外想要擊殺這樣的靈獸,除非擁有絕對壓制的力量,不然機率極爲渺茫。

那邊還在招人的熊哥看到這邊的情況,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把陸川拉進來,主要目的就是小銀子。

陸川煉氣期四層的修爲還湊活,但銀月狼可是不小的戰力。

稍微想了想,熊哥便決定不找了。單是銀月狼的戰鬥力就能超過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了,再找的話只會稀釋掉分配的資源,得不償失。

幾個人商量了三兩句,之後便決定立刻出發。

這片羣山面積很大,想要有收穫,一來一去少說也得三天時間。

因此,什麼時候進去就沒有意義了,早點晚點都一樣。

“前面就是蠍子林了,裏面有很多毒蠍子,大家小心一點。對了,你們都帶了解毒的丹藥嗎?”

在靠近一片密林前,熊哥突然問道。

“帶了!”

衆人點點頭,陸川也跟着應了一聲。


他百毒不侵,不需要帶解毒丹。

不過這種事情他肯定不會到處亂說,防人之心不可無,在哪裏都一樣。

“那就行,裏面的蠍子毒性很強,中毒之後必須立刻服用解毒丹,不然神仙難救。”

熊哥囑咐幾句,特別是陸川。他倒不是對陸川有好感,純粹是因爲小銀子。

一旦陸川出了什麼事情,好點的結果就是小銀子變成野生靈獸,重新迴歸山林。而壞一點的結果,就是小銀子發狂,向其他人發動攻擊。

熊哥自詡不懼任何四級靈獸,但其他人可不一樣。

銀月狼來去如風,他根本來不及救援。

蠍子林內到處都是高大壯碩的樹木,厚厚的枯葉淹沒了腳腕,指不定什麼地方就藏着毒蠍。

那種體型嬌小的毒蠍還好說,毒性很差,但就怕那些人頭大小的毒蠍子,咬一口非死即傷。

在雙腿和雙腳上面塗滿了驅蟲的藥粉,可以有效地驅趕蛇蠍蟲蟻之類的小動物。

而陸川則是裝模作樣的將大頭皮鞋解開了一點點縫隙。

人類的嗅覺遠不如靈獸,幾個人沒聞到臭味,但靈獸隔着數百米就能知道了。

在解開了一點鞋帶之後,小銀子眉頭一皺,轉身就跑到了齊玉的身邊。

一行六人之中,洪超和洪秀姐弟倆身上的味道極其噁心,混雜了不知道多少男人多少女人的體味,就算清洗了幾十遍,小銀子都能夠聞到。

陸川的腳丫子可是能把舔狗薰得昏死過去的,小銀子不敢領教。

剩下三個人中熊哥一直躍躍欲試的想要騎一騎銀月狼,小銀子則是一直躲着。

開玩笑,那龐大的體型,怕不得一屁股把小銀子坐出屎來。

在劉忙和齊玉之間,小銀子十分果斷的選擇了齊玉。

它是絕對不會讓除了陸川之外的其他人騎得,除非有機率發展成自己的女主人。

雖然齊玉怎麼看也配不上陸川,但萬一陸川的口味變了呢?突然飢不擇食,什麼樣的貨色都想收了?


嗯,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小銀子心中想着,之後眉開眼笑的享受着齊玉的撫摸。

蠍子林中十分昏暗,越往裏面走光線越差。

視線差、毒物多,這樣的地方其實繞過去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在蠍子林中有一種名叫腐化蠍的四級靈獸,它的毒囊是一等一的好東西。

在治療內傷外傷和提高修爲方面,都有奇效。

當然,它最大的用處是解毒,甚至有機率讓修士獲得毒抗體質。

幾個人商量了一下,便決定進來尋找。

蠍子林內光線昏暗,而那些毒蠍子的顏色也十分暗淡。

六個人走了一陣子,無時無刻不在遭受攻擊。

草窩裏面,樹枝上面,到處都有蠍子。

不過這些蠍子都只是些二級的靈獸,隨便一下就能打死了,沒有絲毫威脅。

偶爾來幾隻三級的可能會有點手忙腳亂,要不是顧忌着毒素,根本不可能在乎這東西。

陸川一直都沒有動手,甚至其他人動手的次數也很少。 小銀子自行開發的技能對付這種雜魚簡直不要太簡單,幾百道風刃飛出去,連大樹都給斬成碎屑。

陸川之前要麼跟各個大勢力的弟子爭鋒,要麼就是跟比自己強的修士勾心鬥角,散修還是第一次接觸。

這不接觸不要緊,接觸之後才知道差距有多大。

五個人裏面也就是熊哥還能湊活着看看,其他的都是垃圾。

陸川只要使出半成力量,就能把這幾個人秒了。

至於法寶和技能方面就更別說了,個頂個的窮逼。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熊哥在旁邊的關係,或者是被小銀子橫掃八方的恐怖力量給嚇到,洪超一路上老實的很,連看都不敢看陸川一眼。

這樣的貨色陸川也不想搭理,只要別來找麻煩,愛幹啥幹啥。

一邊走一邊閒聊,陸川從熊哥口中對散修們的世界有了一些瞭解。

簡單點說,就是殘酷。

要什麼沒什麼,被那些大勢力欺負不說,還經常被靈獸和其他散修欺負。

生存環境極其惡劣,也造就了各種極端的性格。


要麼兇殘很辣,肆無忌憚,要麼狡詐陰險,喜歡暗地裏算計。

當然,大部分都是欺軟怕硬的。碰到好處就跟蒼蠅一樣圍上去,見到強者扭頭就跑。

說起這些人,熊哥言語之中滿是不屑。

其實這也正常,體修哪個不是性格堅毅,勇往直前。若是沒有一顆不屈不撓的心,也不可能在體修這條道路上走遠。

越往蠍子林深處走,毒蠍子的數量也就越多,甚至到了每隔幾米都要遭受攻擊的地步。

嗤!

一劍將從頭頂落下蠍子斬成兩截,陸川手中的兵器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上品法器,寒光劍。

在陸川手中只是一般貨色,可在散修眼中卻是難得的寶貝。

散修們很窮,窮的叮噹響。

像洪超和洪秀姐弟倆這種專門修煉採補技能,到處勾引算計別人的貨色,用的纔不過是中品法器。而劉忙作爲煉氣期五層的修士,用的還是下品法器。

至於齊玉就別提了,極品凡兵,窮的一逼。

熊哥的情況稍微好一點,畢竟是個煉氣期九層的體修,一身實力在煉氣期很難找到敵手。

他用的是一對上品法器級別的拳刃,擅長的自然也是拳法。

“上品法器?看樣子兄弟不是一般人啊!”

熊哥很是豪爽的說了一聲,之後將兩個拳頭撞了一下。

叮!

拳套上的利刃相互碰撞,立刻發出清脆的鳴響。

“還行吧,僥倖得到了一塊不錯的材料,之後託關係找煉器師煉製出來。”

陸川苦笑一聲,表情十分無奈。

“煉器師真是太賺錢了,煉製一把法器,就掏空了我的全部家底,要不然的話我也不至於出來玩命。”

“哎,沒辦法的事情。我等散修要背景沒背景,要實力沒實力,只能拼命了。”

熊哥嘆息一聲,揮拳將襲來的毒蠍子打碎。

噗!

就在兩個人交談的時候,身前不遠處的地面突然隆起,一個磨盤大小的蠍子猛地從土裏面鑽了出來。

“不好!是腐化蠍!”

熊哥驚叫一聲,縱身便衝了過去。


不得不說,熊哥這個隊長當得問心無愧。

有事情衝到前面,而不是像某些人一樣只會往後縮。

陸川瞥了眼洪超,臉上浮現出不屑的表情。

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連個女人都不如。

同爲煉氣期四層,他的姐姐洪秀便主動攻擊,而煉氣期一層的齊玉也沒有袖手旁觀,雖然沒什麼卵用。

“你這是什麼表情?”

看到陸川臉上的不屑,洪超頓時大怒。

同樣是站着不動彈,憑什麼你陸川就能嘲笑我。

“我這是譏諷的表情,看仔細了,譏諷、嘲笑、看不起、鄙視。懂了嗎?廢物!”

要是洪超老老實實的縮着卵子當個烏龜,陸川也不會找他麻煩。

可萬萬沒想到,這種廢物竟然還有自尊。

既然這樣,陸川自然不會跟他客氣。

一連串污辱的話語從口中噴出來,氣的洪超蛋都差點炸了。

“你!你找死!”

洪超怒吼聲,衝着陸川咆哮。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