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過電話給警局,但視頻只看到那個女人抱着孩子出了嘉麗花園後門往東轉,女人走路的姿勢有些熟悉,顧寒辰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接着,視頻裏邊看見女人上了一輛車,但接着再看下去人就無緣無故消失了。車子還在,但只是一個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完全沒有任何異樣。

希望墜爲失望,比沒有希望更讓人絕望。

天黑了,還是絲毫沒有線索。

過去五年,無論是沒日沒夜的設計作品掙錢,還是擠出時間去餐館打工做服務員,她都沒被生活打擊過,米兒就是她活着的動力。可現在,她的米兒被她弄丟了。

三番五次的陷入絕境,白小然都從未絕望過,可這次,她真的害怕了,絕望了。如果米兒真的找不到,她該怎麼辦?

顧寒辰抱住白小然,低聲呵斥,“別亂想,孩子會找到,你不相信我?”

白小然哇的一聲大聲哭出來。顧寒辰輕嘆,把她抱緊懷裏。

這時,電話鈴聲響起。

白小然抽抽鼻子,從他懷裏出來,低頭掩飾自己的窘迫。

顧寒辰低笑,接通電話,“喂。”

“總裁,您,什麼時候回來?”助理苦逼道。

“怎麼了?”

“孩子啊,您該不會忘了?”

他不提,顧寒辰還真的給忘記這件事了。

“她不記得家裏號碼了?”

助理苦笑,“這孩子記得是記得,但號碼估計是個錯的。”

顧寒辰沉吟了一會道,“你讓井上打包兩人的飯菜,我待會回公司。”

掛上電話,顧寒辰對白小然道,“先隨我回公司吃點東西,晚上在繼續找,填飽肚子纔有力氣找孩子知道嗎?”

白小然點點頭,“好。”

一路上,她都沉默。一是白米兒一直找不到,她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勁,二是她覺得自己剛纔太矯情了。

迦葉大廈,

助理掛上電話,看了眼沙發上睡的臉頰紅撲撲的白米兒,滿心無奈。他是不是該說這小丫頭心夠大。

走過去,將她踢掉的被子蓋上,準備轉身間,突然停下腳步,低頭仔細看白米兒的五官。

似乎……,有那麼點熟悉。

難不曾他之前見過這小丫頭?助理晃晃腦袋笑笑,怎麼可能?這丫頭臉盤長得這麼精緻,只要看過一眼就都不會忘,錯覺吧。

輕輕打開門,走出去,給井上打了通電話訂了兩桌飯,然後乘這丫頭睡覺的時間去處理工作。


白小然跟着顧寒辰來到迦葉集團,卻在半路遇到了韓浩。

獨佔帝心:後比特,我要了 ,總覺得驚悚。

韓浩吊兒郎當的向顧寒辰道,“你什麼時候半路上撿了個孩子?”

白小然聽到孩子愣了一愣,她低下頭心裏不是滋味。不知道米兒現在在哪,有沒有餓着凍着,人販子有沒有欺負她。

顧寒辰皺眉,低頭對白小然吩咐道看,“你先去樓上,我處理點事,馬上就過去。”

白小然離開後,韓浩道,“怎麼了?我怎麼感覺她有些不對勁。”

“孩子丟了。”顧寒辰平淡道。

“孩子?”韓浩驚恐,“誰的,白小然的?”

顧寒辰搖頭,“不是她的。”

韓浩鬆口氣,拍拍胸口。他就說嘛,不然白小然給別的男人生孩子顧寒辰非發瘋不可。藏在骨子裏的偏執和佔有慾,黑化了可會嚇死人。

“有事趕緊說。”顧寒辰冷聲道。

韓浩勾脣,聳肩道,“放心,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

頂層,整個一層樓都是總裁辦。

這是白小然第一次來這裏,獨特的設計,別緻的視野,令人驚歎。

她站在電梯門口,不知該往那邊走。

突然,一道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白小然心臟驟停,下一秒擡腳就朝聲音的方向跑去。

隔着一扇門,裏面持續傳來銀鈴般悅耳的笑聲。這聲音,她在熟悉不過。

白小然站在門口,手停在門把上,遲遲不敢推開門進去。她害怕是自己的幻聽,如果不是米兒怎麼辦?

可……如果是呢?

持續不斷的笑聲刺激着她的大腦,白小然猛地推開門,看見窩在沙發上的抱着平板笑嘻嘻的白米兒,頓氣打不出來。

又氣又惱,渾身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她走過去一把把白米兒反轉過來,啪啪啪對着屁股打了幾下。

哇的一聲哭喊聲,響徹休息室。

白米兒見到白小然高興還不到一秒,接着就被無緣無故的大屁股,她頓時鬼哭狼嚎。

“還哭?還知道哭?你知不知道我擔心死你了?”白小然語氣雖狠,打屁股的力道卻鬆了很多。 白米兒大哭,“媽咪,米兒都怕死了,你還打米兒。”

白小然冷笑,“我看你笑的可開心了。”

白米兒哭聲停頓了一秒,然後更大聲的哭,好不惹人心疼憐惜。

白小然硬下心腸,“哭也沒用。”

白米兒扁扁嘴,撲倒白小然懷裏撒嬌,“媽咪,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

白小然心臟猛地一下抽疼,她雙臂緊緊摟着白米兒,“對不起,是媽媽的不是。”

白米兒爬到白小然腿上坐着,兩隻肉嘟嘟的小手捧着白小然的雙頰,“不是媽咪的錯,是那個壞人,她要偷米兒。”

接着,白小然還沒開始問,白米兒就繪聲繪色的把她這場冒險的奇遇記描繪出來,“是大哥哥救了我。”

白小然摸摸她腦袋,“大哥哥?”

“嗯,就是大哥哥。”

這是,助理處理完工作推門走進來,看見白小然愣了一下,“白小姐?”

白小然站起來,“謝謝你救了孩子。”

助理扶扶眼鏡,“這孩子是您的?”

白小然拍拍白米兒腦袋,然後朝着助理說道,“不是,我一個朋友的。”

極品壞公子 ,隨口道,“乍一看跟您長得挺像的。”

白小然心尖一跳,還沒來得及說話,門外傳來聲音,“跟誰挺像的?”

助理轉過身道,“總裁,您可回來了,正巧,不用讓警察找了,白小姐是這位孩子媽媽的朋友。”

顧寒辰擰眉,視線落在窩在白小然懷裏的白米兒,在往上移看向白小然,“找的就是她?”

白小然心跳的厲害,她強裝鎮定道,“就是她。沒想到找了半天,兜兜轉轉被你救了。”

顧寒辰眸底閃過疑惑,“她是你生活助理的孩子?”

白小然還未回答,白米兒口直心快道,“纔不是,米兒是媽咪的孩子。”

白小然趕緊用手堵住白米兒的嘴巴,乾笑道,“那個,她是她乾媽,她平時叫我媽咪習慣了。”

顧寒辰面無表情,令人看不出任何想法。

一旁的助理左看看右看看,總覺得這個畫面有點詭異,太像一家三口了有木有。他甩掉腦海裏的想法,開溜道,“我去打個電話,估計井上的飯該送過來了。”

助理走了,休息室裏只剩下他們三個,兩個大人一個小孩。

白小然無端的感到尷尬和壓抑,想要掩飾又怕太過讓他發現出什麼,她低聲道,“孩子受了驚嚇,要不我帶孩子先回去休息?”

顧寒辰看了眼臉蛋紅撲撲眼睛發光發亮的白米兒,對白小然的話不可置否。他道,“吃完飯再走。”


白小然不敢反駁,乖乖的吃飯。吃飯過程中,白小然安靜的一句話都沒有。反倒是白米兒嘰嘰喳喳的,一會一個大哥哥,一會一個媽咪。喊得白小然都頭大,恨不得堵上她的小嘴。

“媽咪,你今天怎麼這麼安靜?”白米兒眨巴着萌噠噠的大眼睛。

白小然頭皮發麻,“好好吃飯。”

白米兒一攤手,“媽咪,米兒已經吃完了。”

白小然一看,白米兒身前的一碗大米飯都吃的一乾二淨,比平常多吃了一半還要多。她眸底閃過心疼,可下一秒白米兒小嘴裏吐出來的話恨不得讓她掐死她。

“媽咪,你都沒吃完,一直在盯着大哥哥看誒。”

白小然炸毛,“我什麼時候看了?你不是一直在吃飯嗎?”

白米兒投過去一抹大人說謊是壞孩子的表情,“我都看到了。”

白小然咬牙切齒,這時一道低沉磁性的笑聲從對面傳來,她簡直想把白米兒給塞回肚子裏回爐再造一邊。

“羞羞,媽咪臉臉都紅了。”

縹緲·閻浮卷 ,“我去趟洗手間。”

臨走前,朝白米兒投過去一道威脅的眼神。

白米兒壓根就不怕,白小然一走後,她就噠噠噠的從椅子上下來跑到顧寒辰身邊,伸着雙手天真的眨巴眼睛道,“大哥哥。”

顧寒辰眸底閃過一抹異樣,“做什麼?”

白米兒撇撇嘴,“抱抱啊。”

顧寒辰皺眉,搭在膝蓋的上鬆了緊緊了鬆,還是沒展開雙臂。

白米兒眼淚汪汪,“大哥哥很討厭米兒嗎?”

“沒有。”顧寒辰冷冷回道。

“那大哥哥爲什麼不抱抱米兒,媽咪說,喜歡米兒的人都會抱米兒的。”

顧寒辰眉頭皺的更深,看向白米兒期待的眼神,把她抱了起來。

“不舒服。”白米兒扭來扭去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