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的許久,眼見着周圍的水紋再次逐漸平靜下來,衆人方纔是長舒一口氣,許久纔是聽的道:“既是如此,衆弟子一起合力破陣吧?”

那百靈門單門主實力並不弱,然而向前的一招竟是對眼前的水門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如此就不得不讓衆人對眼前的陣法重視起來了。

“好,大家一起來,定要將這陣法破開!”

只見的一名名弟子霎時皆是摩拳擦掌起來,對着眼前的陣法更是有着躍躍欲試的衝動。

“好,大家將身體之內的魂力完全輸送進入我的體內,如此再由我的身體爆發出去,想必也是能夠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見着衆人皆是同意,葉風凌此時也是極爲豪邁的說道。

然而,聽的如此一說,在場的衆弟子皆是心中一驚,身爲魂者,自然是知道如此做法能夠瞬間集合衆弟子的力量。

但同樣,所有人也是明白,如此一來,葉風凌便是相當於整個團隊力量的載體,若是就這般灌進去如此多的魂力,恐怕不需半刻鐘就能讓的承載力量之人瞬間經脈斷絕。

“此事不可!”

看着有些決然的葉風凌,那百靈門等衆弟子雖然心中感激,但大多還是明白其中的恐怖之處的。

雖然急於攻破這水門陣法,但衆多百靈門弟子還是不希望任何人有所閃失。

“別廢話了,在場諸位就我葉風實力最強,若不是由我來承受這等力量,誰還能撐得過去?”


看着衆人阻擋,葉風凌心中雖是感激,但顯然自己已是在場中的最佳人選,故此也是在內心打定了主意。

“這……”

一時之間,在場衆多弟子皆是啞然,葉風凌所說也完全是實情,若非是他,其與衆人任何一個恐怕連半息時間的沒法撐過去。

“小子,你可以!”


正在此時,那噬魂的聲音卻自識海之中傳出,倒是讓的林毅心中一驚。

不禁是問道:“怎麼說?”

雖然自己也極想爲葉風凌分擔,但林毅並不是莽撞之人,深知自己的實力定然是無法做到的,故此也是僅僅在一旁靜觀其變,然而此時噬魂的話卻是完全改變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聖帝之體,魂體和其強大?你自己也是發現了,那魂體之內所能蘊含的魂力遠非一般的人能夠相比較的,而此時衆弟子破陣無非就是需要尋找一處能夠容納魂力的載體,要是能將這些魂力盡數納入你的魂體之內,難道害怕將你那小火球給撐爆麼?”

聽着噬魂的一番話,此時的林毅心中卻是驀地明白了許多。確實,自己的魂體可是從來沒有沒有白灌滿過,相反,還總是感覺其中的空間實在是太大了,而此時噬魂所說的法子也不是不可能,無非就是尋找一個載體,葉風凌是以身體去容納衆多弟子的魂力,而自己卻是運用魂體,相比之下倒是要安全許多了。

心中打定主意,林毅不是什麼婆婆媽媽的人,看着依然是爭吵不斷的人羣,急忙道:“既然衆人拿不定主意,林毅倒是有個建議,不知道諸位可否一聽?”

此時的林毅眼神看着葉風凌,後者也是同樣對於林毅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林門戶請說!”一名弟子極爲恭敬地說道。

“衆人所要尋找的無非就是能夠承受大家所有魂力的載體,而很明顯,葉風師兄是不可能做到的。”

說到此處,在場之人皆是點點頭表示同意,然而,林毅又是道:“既然如此,我這裏倒是還有一個人選,一定可以承受大家的魂力撞擊!”

“是誰?”

此時聽着林毅的話,那單九成更是兩眼冒着精光,極爲企盼地盯着林毅。

而林毅則是看着那葉風凌道:“是我!這一次就由林毅身先士卒如何?”

話音一落,登時之間,在場一片寂靜,即便是那極爲細微的水聲也是聽的一清二楚。 而此時的林毅卻是緊盯着那葉風凌,對於自己身爲聖帝之體的事情,這葉風凌也是完全知道的,此時想必也是知道林毅心中的砝碼到底是什麼。

而衆多弟子卻是並不如此認爲了,可以說,此時在場的弟子之中,林毅的實力已是相對弱了,其餘大部分的弟子已是儲運地魂境界的存在,而林毅僅僅是人魂境界,又怎麼可能承受這衆多弟子的魂力?

“我不同意!”

此時的單九成率先說道,畢竟這件事是因爲自己,在其心中自然是不願意林毅去冒着這個危險的。

“葉風師兄,你怎麼說?”

林毅倒是沒有去關心其他弟子的想法,而是緊盯着那葉風凌,在這裏的就數他的實力最爲強悍,而只要其一旦同意,那麼其餘 的弟子自然 也是無法可說。

“嗯…”此時的葉風凌也是躊躇着,對於林毅的話也是不斷在心中自問道,許久方纔是嘆着氣道:“若說林毅師弟嘛,確實是比我葉風更爲適合!”

果然,此話一出,在場的衆多弟子皆是吸了一口涼氣,誰也沒想到最後就連葉風凌也是會替林毅說話。

而此時的林綺珊等人臉上雖然極爲難堪,但還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畢竟就連葉風凌都對於林毅有着信心。

”諸位你放心吧,我林天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法子的,這一點倒是能夠保證我萬無一失!“

此時看着衆人,林毅極爲自信地說道。

聽着此言,不少的百靈門弟子面面相覷,雖然話是如此,但誰都知道其中的兇險程度,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安。

“好吧,既然林門主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那我等就不再多做阻撓了,不過有一句可要說清楚,若是林門主感覺身體承受不住,可萬萬不能強行支撐啊!”

那單九成臉上竟是擔憂的神色,如此一說倒是讓的林毅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敬佩。

只聽的林毅又是道:“放心吧,一切我林毅自有分寸,不如現在就動手?”

說罷, 便是走出了人羣之中。

……

此時的護城河中靜謐無聲,黑黝黝的河水在夜色之中難免會泛起一陣陣的光亮,然而正當此時,城牆之上的衆多守衛卻是突然只感覺一陣熱氣傳來。

旋即又是看得二十餘丈之下的 護城河竟是不斷地翻騰起來,似沸騰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

對於城牆之下的護城河,這些弟子實在是太清楚不過了,而此時面對這樣的狀況,心中自然是驚奇無比。

“快去稟報守城將軍!”

只見的一道身影迅速自那城牆之上掠下,矯健的身軀更是直接沒入了那漆黑的街道之中。

……

而正是此時,只見的護城河底的衆多弟子已是齊齊出手,一道道的精芒夾雜這魂力朝着林毅噴涌而去。

霎時之間,剛剛還是屏息凝氣的林毅更是隻覺身軀突然一顫,竟是一道道的暖流衝進體內,心中不禁是想到:“看來這些弟子的魂力也不是太過於強大嘛!”

然而,心頭的話音剛落, 卻是當即又感覺一股股極爲強橫的力量闖進身體之內,霎時間經脈之內竟是逐漸地變的燥熱起來。

又是不多時,靜立不動的林毅卻是隻感覺體內竟是一道又一道的魂力如同野馬一般橫衝直撞起來。如此一來,自然是要承受不小的痛苦的。

“將這些魂力疏導進入魂體之中,到時候還能留下一部分作爲己用!”

此時的噬魂聲音在心頭響起,林毅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分出一股魂力進入各處經脈之內,引導着那魂力朝着魂體而去。

登時,整個經脈之內竟是逐漸地順暢起來,但那炙熱的感覺還是燒的林毅身體極爲難受,若不是在這河水之中,恐怕已是能夠看到林毅頭頂冒出來的水汽了。

而此時的水門陣法亦是變的極爲狂躁起來,周圍不少的雜物更是被吞噬進去。

“搞不懂了,直接讓你將那陣法解決了不就行了!”

此時的林毅一邊引導着魂力,又是一邊對噬魂抱怨道,卻是許久都再未聽到後者的聲音,心中自然是有些疑惑。

然而林毅哪裏知道,面對這樣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那噬魂卻是一心的想要磨練一番,故此現在倒是做賊心虛地不再出聲。

爲過多時,二十餘名弟子的魂力竟是悉數納入林毅的魂體之內,而即便是如此,神識進入其中的林毅依然是感覺極爲空曠。

隨着魂力的納入,經脈之內傳來的炙熱感也是在不斷地消失,而此時的林毅更是不斷將那二十餘中魂力相互融合,這樣的做法可並不省力。

而面對着依然是屹立於水中的林毅,衆多弟子皆是氣喘吁吁,眼神之中充滿疲倦,誰都知道這水門陣法若不全力協助的話,恐怕也是難以破開,故此所有人這一次盡皆全力以赴,根本沒有絲毫保留地將己身的魂力傳輸到林毅的體內。

又是片刻之後,只見的原本站立不動的林毅卻是突然坐了下來,眼神緊閉,只能感覺到那周身突然逐漸旋轉起來的水紋。

見的如此的衆弟子心中亦是感嘆,不再說什麼,同樣是坐下開始恢復起實力。

……

此刻,城牆之上的守兵看着那護城河之中,竟又是突然沉浸了下來,個個皆是面面相覷,這些守兵的實力大都不弱,然而卻是根本感知不到水下的異樣,心中多少有些害怕。

“將軍來了嗎?”

見的再次安靜下來的護城河,一名守兵問道,但心中卻是隱隱的有種不安的感覺。

果然,還未等在場的衆人回到,卻是隻見的那河水竟是再次波動起來,不多時更是逐漸地旋轉起來,速度不斷加快,看的城樓之中衆多人眼神不經意露出驚恐的神色。

“全城戒備!”

這一次,整個魔都的守兵皆是不再淡定了,一陣陣的號角之聲響起,但那河水之中的漩渦也是逐漸變的強橫起來,不多時將士將整個河牀裸露出來。

“快看吶,那是什麼?”

只聽的一名名弟子吼道,眼神緊盯着此時裸露的河牀,臉上寫滿不可思議。 “轟隆隆!”

霎時間,只聽的那河牀之下突然傳來一陣陣的巨響,旋即整個城牆更是不斷地震動起來。

“快,外族入侵!”

一些看的清楚的守兵,只見的那河牀之上的一道身影,正是林毅,又是看的那其手中突然一道印訣爆發而出,竟是朝着水門之內徑直轟了過去。

也正是林毅的這一招,方纔是讓的整個城牆不斷震動,而那水門此時也是在這震動之下“轟隆”一聲破碎開來。

隨着印訣的撞擊,林毅周圍的漩渦也是瞬間消失,剛剛還是四散的河水瞬間又是洶涌般襲來,轉眼再次將河牀淹沒。而整個魔都的城樓之上卻已是完全躁動起來,一道又一道身影奔跑着,響起“叮叮鐺鐺”的鐵甲撞擊之聲。

“大家儘快行動,那些守衛已是發現,此時估計正朝着水門涌來!”

看着眼前已是出現黑洞洞的入口,林毅雖是極爲虛弱,但還是率先衝了進去。

與此同時在那身後的二十餘名弟子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剛剛恢復的一些體力,旋即也是朝着破爛的水門之中爆衝了過去。

……

水門之內,依然是一條暗河,而這暗河卻是完全覆蓋整個魔都地界,同樣,這暗河也就是魔都衆人的取水來源,這一點,早在林毅衝進之後,噬魂就將一切告知。

“現在我們從什麼地方出去?”

知道這暗河是所有城池的取水來源,自然各種古井也是數不勝數,此時進入的林毅卻是一時犯了難。

“大家分頭行動,之後在西城門回合!”

說罷,便是隻見的那百靈門的單九成又是自空間指戒中取出二十餘枚香囊一般的飾物道:“這天香奇花所做的香囊,每人佩戴一枚,到時候在西城城門就能憑藉着此花的香味回合了!”

說罷,便是一一將衆多香囊分發給衆弟子。

獲得此物,林毅也在心中不住感慨,看來這百靈門的招數還真是花樣百出呀,竟是連這樣的方法都能想出來。

衆弟子一一道別,旋即便是朝着這暗河之中的各種密道而去。

而林毅卻是讓盧月和葉風凌兩人一道,自己則朝着那東城的方向而去,如此速度倒是不慢。

……

不多時,漆黑之中的林毅只聽的那暗河的身穿傳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道:“魔門士兵?”

不用多說,自己現在已是和那衆多的青嵐劍宗弟子分開,而在此的可能就只有那魔門的士兵了。一時間,林毅心中不禁是有些慌張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