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突然變得風起雲湧起來! 待漫天的碎石屑逐漸消逝,傲爽才看清怪石之後的身影,那是一名完全由金黃色氣息組成的人形陣眼,此時它也正在打量著自己,不過嘴角好似掛著一絲輕蔑的笑。

不愧是一品大宗門的護宗陣法,即便是陣眼都是人形陣眼,而且還如此之人性化!

當傲爽看清那金黃色的身影時,便知曉了這是金屬性的陣眼,趁著整個陣勢啟動的機會,靈魂之力源源不斷地自左手掌心處逸散而出,感受著天地間種種氣息的所在。

在南方!

雖然若是全盛時期,憑藉著精妙的陣法和均是非常渾厚的五種屬性氣息,傲爽可能還真不能感受出火屬性在何處。但現在的大陣早已殘破不堪了,這也導致傲爽心念一動便是感受了出來。

那股火屬性氣息很隱晦,相較於其他四種屬性都要微弱一些,可憑藉一印人魂師那強大的靈覺,還是被傲爽準確無誤的發現了。

「轟隆隆!」可就在這時,陣陣轟鳴之聲從空中傳來,五種顏色的屬性突然變得極為顯眼,甚至肉眼可見,在空中匯聚成一把百丈長的五色神劍,對著傲爽所在的位置斬落而下。

這一劍,風雷涌動,聲勢浩大。

斬落而下的五彩神劍瞬間鎖定傲爽的氣機,五種屬性環環相扣,從中蘊發出某種禁錮之力,將他身體周圍的空間全部封鎖,這一擊,就要將傲爽斬於劍下!

感受著五彩神劍中蘊藏的種種莫名的威能,傲爽靜靜地站立於雪弟上,甚至都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禦姿態,這倒不是因為他放棄了,而更像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摸樣。

勝券在握?

即使現在這仆宗的護宗陣法確實很殘破,但換做任何一個靈師階武者,不!就算是天靈師階的強者或是靈王境的強者,面對著這百丈長的五色神劍,都難以保持如此鎮定自若的神色。

「轟!」就當五色神劍狂猛地斬落在傲爽站立的位置時,那狂猛的力量波動瞬間爆發,在地面留下一個數十丈寬的大坑,形成了一股氣浪,向四周席捲開來。

遠古戰場內的空間是很不穩定的,但是仆宗的護宗陣法內的空間卻異常固定。可能是因為這陣法中自成一片空間,所以這一擊倒是沒造成什麼空間破碎的情況。

坑內唯一沒有受到波及的便是那金黃色的身影,甚至連其身下的土地都沒有受到波及,就如同汪~洋大海中突兀出現的一個小島般,異常的孤立。

「呵呵……」待剛才轟擊產生的煙塵散去后,金黃色身影看著傲爽所在的方向殘忍地笑了笑,想必剛才那個招惹到自己的人類已經靈散魂消了吧?

可隨即,他嘴角那抹輕蔑之色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疑惑的神色。因為在坑中的最深處,靜靜地橫躺著一條刻畫著鱷魚的項鏈,那項鏈中透發出陣陣奇異的氣息,讓他都看不透。

萬鱷之源!

「唰!」一道人影突然自萬鱷之源中閃現而出,正是傲爽,此時一副鎮定自若的摸樣,氣定神閑,氣息如常,好像剛才那五色神劍的一擊對他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原來在剛才五色神劍斬落而下時,傲爽直接便是有了躲入萬鱷之源中的想法。

對,的確就是躲。

這裡是仆宗,遠古之時天地間赫赫有名的一品大宗門,不可能只有一道護宗陣法這麼簡單。思索了一番后傲爽不得不暫避鋒芒,保存實力以應對接下來也許會遇到的危機。

五色神劍斬落的速度很快,但傲爽的思維更快,瞬間便是想明白了種種後果。


所以在神劍落下之時,傲爽直接進入了萬鱷之源中。

當時在萬鱷之源中的伊靈心和寒紫葉看到傲爽出現,也是極為震驚,心中暗想著難道是外面出現了什麼連傲爽都無法抵抗的危機,才無奈地進入躲進萬鱷之源中?

「傲大哥?沒事吧?」伊靈心擔心地看向傲爽,而寒紫葉雖然沒有說話,可也是同樣的神色。傲爽在她們二女的心中可不僅僅是關係極為密切的朋友和同父異母的哥哥那般簡單,更似她們心中的一道頂樑柱。


「沒事。」傲爽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事。

其實真沒什麼事嗎?要知道傲爽面對的可是當年仆宗的護宗陣法,最起碼也是天陣級別以上的殺陣。可傲爽已經習慣了無論發生什麼危機的事情,都不願意讓別人為自己擔心。

誰知傲爽剛說完,整個萬鱷之源的萬里疆域突然發出一陣輕微地晃動!

晃動很輕微,但三人還是都清晰地感覺到了。

「哥,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不是特別危險?」感受著這股晃動,寒紫葉的俏臉登時變得有些蒼白,隨即再次關心的問道。

「沒事,只不過是一道攻擊罷了,我先走了。」傲爽知道這種事情越解釋越麻煩,她們兩人越擔心,所以沒有再說什麼,身體漸漸虛化,直至消失。


……

「你居然沒有死?」金屬性陣眼有些驚訝地看著傲爽,身為整個大陣的陣眼,他比所有人都清楚整個大陣的威力。雖然經過歲月的流逝已經變得殘破不堪,但也不是一個小小的靈師階強者能夠隨便忤逆的。

而其實傲爽的心中也有些震驚,要知道根據他的猜測,金屬性陣眼的實力應該在土屬性和木屬性之下,可就算如此,還能夠讓聖階靈器萬鱷之源都產生晃動,這陣法著實不簡單。

原本傲爽的想法是自己硬抗一道攻擊以便找到最為弱勢的火屬性存在於何處,可看到金屬性人形陣眼嘴角處掛著的那抹藐視之時,傲爽改變了自己的主意……

「我『居然』沒有死?你『居然』會用『居然』這個字眼?不簡單啊?」換上一副輕佻的臉色,傲爽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著黃金色的人影調侃道。

「哼!」金屬性人形陣眼冷哼一聲,不屑地看向傲爽:「吾乃五行殺陣中金屬性陣眼之所在,早就誕生出了靈智,豈是你這等卑微的人類能夠覬覦的?居然還妄想破壞五行殺陣?笑話!」

五行殺陣?

聞言,傲爽雙眼漸漸眯了起來,暗中思索著金屬性人形陣眼的話。

這五行殺陣確實可怕,其中還包含著聚靈之陣和困陣,而且還誕生出了靈智,想來,其他四個陣眼應該也能能夠口吐人言,一般人碰到的話,的確很頭疼。

但讓傲爽慶幸的是,這靈智著實不高,甚至等同於一般的四階靈獸。

傲爽有著他自己的優勢,那就是陣眼是不能隨隨便便移動的,可他不同,他可以隨意的遊動,機動性強。而且遇到危難可以躲藏於萬鱷之源中,所以便有了斬滅這金屬性陣眼的想法。

這金屬性人形陣眼的氣息也就在天靈師強者的層次,剛才那五彩神劍是五個陣眼的氣息在空中交織演化才能如此強橫,自己斬滅這金屬性陣眼,也不是沒有任何機會……

「看來我還是真沒有任何機會破壞這陣法了啊……」傲爽懊悔地搖了搖頭,眼中滿是無奈之色,看了看金屬性人形陣眼后,漸漸轉過了身,身形蹣跚地向遠處走去……

「人類永遠是卑微的,雖然他們創造了我們,但我們的早就超脫出了他們的控制,沒有人能夠破除這五行殺陣,誰也不行!哈哈!」金屬性人形陣眼看著傲爽滄桑的背影大笑著,嘴都要咧到耳根處了。

走著走著,傲爽的身形突然消失了,好像從未出現過一般。這等場景讓金屬性人形陣眼看的都是一愣,四處張望著,可他猛然感到身後襲來一陣勁風!

「不好!」一聲驚呼,聲音都有些顫抖,其中的震驚之意更是不言而喻。

「讓你看看,到底是誰超脫誰!」

傲爽的暴喝之聲從其身後傳來,雙手緊握墨龍骨高高舉過頭頂,對著金屬性人形陣眼轟然落下,這一擊帶起的勁風,讓後者那全身的金屬性氣息都變得有些紊亂。

其實剛才傲爽看似懊悔無奈地遠走,是在示敵以弱。既然金屬性人形陣眼認為他是超脫於所有人類的存在,傲爽就讓他的驕縱之心再濃郁一些。待他出現鬆懈之時,傲爽再以雷霆手段將其斬滅!

十二萬斤純粹的**力量,配合著如今已然達到五萬斤的墨龍骨,要知道這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這一棍的實際威力在慣性和諸多元素的增幅之下,最起碼能達到二十五萬斤!

「轟!」就在這時,天空中的景象又是一變,再次凝聚出一把五色神劍,只不過其中的氣息比剛才的還有雄厚一些。對著傲爽和金屬性人形陣眼所在的位置斬落而下,風雲再起!

「哈哈!看看誰的速度快!」一聲長嘯,傲爽手中的力量再度加持了一分,甚至握著墨龍骨的手指都變得有些發白起來,額頭之上青筋登時暴起,狀若瘋狂!

「呃!」金屬性人形陣眼感受著這一擊中蘊含的力量,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雙手結印,道道金黃色的氣息將其渾身籠罩在內,可畢竟是倉促而為,所以防禦的姿態並不是太過強橫。

「砰!」就當五色神劍距離地面還有三丈的高度時,墨龍骨卻先其一步,兇猛地轟砸在了金屬性人形陣眼之上,驚天的靈力波動傳來,伴隨著的,是一道猶如玻璃碎裂之時的咔嚓聲! 咔嚓咔嚓的巨響之聲自靈力波動的中心傳出,就好似玻璃在碎裂一般,幾乎在同時,五色神劍也再度斬落而下,可傲爽還是沒有收到任何波及,因為他再次進入了萬鱷之源中。

「傲大哥,你怎麼又進來了?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伊靈心詫異地看向那邊氣息劇烈起伏的傲爽,關心地問道,她知道能讓前者如同逃離般躲入萬鱷之源中的存在,定然極為可怕。

轟隆隆!

傲爽看著二女笑了笑,剛要說話,可萬鱷之源的整個空間陡然發出一陣劇烈的顫動,只見那正在吸收著靈氣的黑蛋都是晃了晃,可底部好像紮根了一般,晃悠了半天也沒有倒下。

吸收靈氣的節奏也是隨之一頓,可頃刻間便又恢復了過來,開始猶如鯨~吞大海般,繼續吸收起靈力來。而傲爽看著那原本如同一座座小山般的靈石堆此時已經消失了一半有餘,也是有些肉疼。

但現在,可不是肉疼的時候……

從剛才傲爽進來之前,他便在外面留下了一縷靈魂之力,以便於暗中觀察著外界的動向。感受到到外界發生的一系列驚天變化,嘴角處不由微微翹了起來。

「破了個小小的陣法而已……」傲爽神秘一笑,旋即身形便再次漸漸模糊,直至消逝。

而聽了傲爽的話,伊靈心和寒紫葉互相看了看,發現對方的眼神中同樣劃過詫異之色。雖然現在的萬鱷之源已經不復當年,但能夠讓它顫上一顫的陣法,也不是什麼簡單的陣法吧?

五行殺陣!

恐怕在遠古之時任何一個武者都不會說這門陣法是簡單的陣法,那是在中域天地大戰爆發之前,數千名妖族之人闖南域,當時的陣千秋(嚴陣)正在閉關參悟陣法。

陣千秋閉關的方式和尋常人略微有些不同,一般人都是在閉關開始之前在自己閉關處布置下一道兩門陣法,能夠起到一種掩蓋陣中之人的氣息,聚集靈氣的效果就足夠了。

但陣千秋不同,他的閉關本就是在參悟陣法,所以在他閉關的外面,有著數十門陣法。而且每當他在陣法上有些參悟時,便會自閉關處逸散出幾道陣法中的變化,被其打入原本的陣法中。

那次,他的閉關時間也比較長,將近一百年。

而在這一百年中,在他閉關處周圍的陣法也是越來越多,越來越高明。最後根據有心之人的考究,居然達到了近百門陣法,而且每一個陣法的級別都在天陣之上!

也就是說,陣千秋每閉關一年,他閉關處的外面就會多上一門陣法。

每一個陣法的覆蓋範圍,都在數百里左右。

就當他閉關整整一百年之時,異妖異亂波及到了南域。數萬名大妖,虎視眈眈,生猛異常的降臨了。其聲勢之浩大,讓整個山河都為之顫抖。

數萬名大妖,相當於數萬名聖階強者的存在!

南域在天下五域中,是僅次於中域的存在,人傑地靈。

這些大妖懷揣著掠奪的心思,強闖南域。

可剛一進入南域,他們就懵了。

對!就是懵了!

因為他們進入南域的方位,居然無巧不巧地就在陣千秋的閉關處!

陣千秋能夠創造出千秋陣這種流傳千古,經久不息的陣法,他布置出的陣法之高明程度,遠超所有人的想象,甚至在遠古之時能夠破除陣千秋布置下陣法的人,寥寥無幾。

但是從古至今,能夠踏上無上巔峰之人,莫不是腳踩無數屍骸。

正應了少家五聖他們父親的那句話:自古君王多冷酷,屍骨築起王道路!

可陣千秋其實並不是那種兇殘暴戾之人,可以說還有些小小的仁慈之心。因此在爆發異妖異亂、天地大戰之前,他甚至都沒殺過人!別說殺人了,連諾小的靈獸都不忍心殘害。

但那次閉關,卻給他氣的七竅生煙!

那次閉關,他的本意是將樹種陣法糅合在一起,創造出一種新的流派。這種想法無異於非常的瘋狂,而其實在他閉關之前,連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能創造出什麼。

只是每有一些參悟,便在外面布置下一門陣法……

眾所周知,閉關的人都需要某種靜氣凝神的心態,容不得一絲打擾。可那萬名大妖闖陣,造出了一系列驚天的靈力波動和轟然爆響,嚴重地打擾到了陣千秋。

陣千秋不是聖人,做不到視他們於無物。

因為他閉關的時候,靈玉大陸上還沒有爆發出異妖異亂,所以他也不知道闖陣之人是異族大妖,還以為是一些人誤打誤撞地闖進了陣中。所以剛開始,並沒有下殺手。

可後來,情況居然愈演愈烈。

妖族之人見族人進入陣中沒有出來,一次次的增添人手,可陣千秋的陣法是那麼好破的么?就如同石沉大海般,再無任何生息從中傳來。但他們也沒有輕易放棄,還是一次次的派人闖陣。

這種行為無異於挑釁,陣千秋原本想適當打壓一下就行了,可妖族之人近乎於無賴的行為和無休止的打擾,讓陣千秋的耐心逐漸消失,氣的他直嘬牙花子。

他心想我一味忍讓,你們居然如此不知進退!

但妖族之人也不知道陣法中的存在是陣千秋,因此更不知道他的恐怖之處。所以越來越多的妖族之人進入陣法中,而陣千秋的耐心,也逐漸達到了近乎於崩潰的臨界點。

終於,在近萬名大妖齊齊進入陣法中后,陣千秋也再也忍不住了……

再說那萬名大妖,剛進入陣中后,只是有一些困陣啟動將他們困在了其中,任他們使盡手段也難以脫困。但他們不相信這些奇妙的陣法不能被破壞,他們還以為這陣法中有著什麼逆天的靈物存在,所以越來越賣力,還很激動、興奮。

因為他們發現這些陣法雖然奇妙,但沒有任何攻擊性,所以沒有想到後來的後果……


可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在某一時刻,整個陣法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就當他們攻擊陣法攻擊的正興奮之時……

地面突然裂開了,岩漿狂猛地奔涌而出,頭頂處憑空降落下數萬顆百丈大小的隕石宛若泰山壓頂,一股股罡風毫無頭緒地出現瘋狂地撕扯著他們,幾丈寬的閃電好像不要錢一般在他們身邊炸響!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