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們躁動不安時,剛纔將四周凝固起的精神力,頃刻間席捲四周,準備將飛來的赤焰槍和玄金匕首,凝固在半空中。

可是,這兩件武器,都不是凡物,在接觸精神力的剎那,便把它們劃成了碎末。不過,就在它們剛剛將這些精神力劃破時,又有其它精神力補充而來。

“嗤嗤!”

“鐺鐺!”

勢如破竹的二者,在精神力源源補充下,行進速度,也變爲了零,不斷斬斷着觸碰到它們的精神力,儘管很威武,但它們卻無法前進一步。

望着自己的赤焰槍,還有玄金匕首,竟被這些精神力,奇蹟般的攔了下來,玉龍飛眉頭不由一皺,之後手中龍火攢動。

可令他想不到的是,他手中的龍火一冒出,一股鋪天蓋地的精神力,便撲向了他的龍火,瞬間,他的龍火便被這股精神力,完全撲滅了。

與其同時,玉龍飛坐的座位上,向他體內涌動的能量,也停止了輸入,進而轉化爲一股可怕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他體內往外抽取能量。

“媽的!”看到自己的能量,不斷被座位抽走,玉龍飛也是氣的飛天而起。

而就在他身體脫離座位,飛天而起時,他頭上猶如有千斤重的石頭一般,不斷向下擠壓他,伴隨着這陣擠壓的,還有股股殺氣。

在這些殺氣,還有能量壓制下,玉龍飛再次退回地面。受挫的後他,頃刻間,手掌一揮,數千掌印,再次井然有序的擺在他跟前,樣子甚是威武。

“吼吼!”

遇強則強,看到他忽然擺出的數千掌印,正在遠處向赤焰槍和玄金匕首發出警告的怪物們,忽然張牙舞爪,咆哮着朝玉龍飛而來。

“轟隆,轟隆!”

它們每前進一步,都會將空氣震得錚錚作響。

不過,玉龍飛並沒理會空氣的變動,兩眼緊閉,猶如沒受到影響一般,不斷指揮着掌印旋轉、翻騰,而在他指揮下,這些掌印,再次形成飽含龍火的十丈掌印,嚴嚴實實的護在玉龍飛跟前。

“好恐怖!”在疙瘩老人印象中,還沒有誰敢單挑這羣怪物,因爲它們是由那老妖凝成的,起碼他還沒這個膽量,但沒想到的是,玉龍飛不但敢單挑這些怪物,而且還未落入下風。

這樣的實力,怎能不讓他震驚呢?爲了避免這些能量誤傷到自己,他還是選擇拖着受傷的腿,坐到二號修煉位上。

“轟隆!”就在他剛剛坐到二號修煉位上時,玉龍飛跟前那十丈大的巨掌,便推了出去。

“吼吼!”在巨掌被推出去時,那些奔玉龍飛而來的怪物們,也如瘋了一般,體表陡升一片龍火,氣勢洶洶的朝巨掌壓去。

“噗通,噗通!”

朝各自撞去的它們,眨眼間便撞在了一起。

能量餘波,支離破碎的龍火,強勁的衝擊力,熾熱的溫度,濃重的死亡氣息,便是將整個修煉室弄的昏天黑地,好像世界要滅亡一般。

在能量餘波,還有衝擊力的撞擊下,玉龍飛嘴角不由掛上了血絲,但他並沒理會這些血絲,而是平靜的望着撞擊處。

此時的那些怪物,在他掌印撞擊下,已沒了蹤跡,但隱隱可以嗅到空氣中那些殺氣,還在急速聚集着。

可能受到了撞擊的影響,此時咄咄逼人的精神力,也減緩了匯聚的速度,正被赤焰槍和玄金匕首吞噬着。

“他成功了?”險些被能量餘波,和龍火碎片擊傷的疙瘩老人,看到消失的怪物,和與赤焰槍對峙着的精神力正在減弱,他眼中不由露出吃驚之色,但片刻後,這種吃驚,再次轉化爲懼怕。 ~~謝謝兄弟們的訂閱,貴賓,野豬會更加努力的~~~~

漸漸的,與赤焰槍和玄金匕首作着鬥爭的精神力,已近乎枯竭,被斬斷的它們,再也不能像剛纔那般囂張,都四散而逃。

“呼哧!”就在它們逃亡瞬間,默不作聲的玉龍飛,手掌一揮,兩道龍火,猶如火舌一般,蜷縮前行,不斷將渾身的龍火,蔓延到空氣中。

“嗤嗤!”被蔓延到的剎那,這些精神力瞬間便化爲泡影,化成菸灰在空氣中飄蕩。

將眼前的麻煩解決完後,玉龍飛纔將注意力轉向自己坐的座位上。

此時,一股股赤紅的能量正在往外冒,而在它們的周身,一絲絲精神力,正在以可怕的速度積聚着。

“怎麼回事?”自己坐上座位前,這個座位可是普通的很,根本沒有精神力,或者能量往外溢,但這一刻竟會有能量和精神力向外冒?

想到這的他,不由將目光轉向疙瘩老人:“這是怎麼回事?”

還處於恐懼中的疙瘩老人,在他一聲厲喝下,不由反應過來,緊張的望着玉龍飛:“前輩,我……我……不知道!”他聲音顫顫巍巍,好似還沒從從剛纔的震驚中醒悟過來。

“你不知道?”疙瘩老人話音剛落,剛剛將精神力吞噬完的玄金匕首,再次飛到他跟前,冷冷的指着他。

被指到的剎那,疙瘩身體頓時僵硬起來,手一抖一抖的指向一號修煉位:“前輩,我只是知道,不經過塔妖的同意,坐上一號修煉位,定會引起修煉室鉅變,但我卻不知是什麼引發這些變化的!”雖說疙瘩老人的聲音顫顫抖抖,但他卻沒有從中停頓,這足以證明他沒說謊。

“塔妖?”猜到他沒有說謊的玉龍飛,頓時對他口中的塔妖有了興趣:“它是個什麼東西?”

聞聲,疙瘩老臉色不由鐵青起來,不過片刻後再次恢復過來:“剛纔源源不斷的精神力,還有那些怪物,便是塔妖弄的!”說道這,疙瘩老人不由朝密室外面望了一眼。

“那些變動是塔妖弄得?”頃刻間,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深深震撼了玉龍飛,剛纔那股精神力,不是一般的強大,要不是他有赤焰槍和玄金匕首的幫助,估計此刻的他,已被那些精神力摁倒,被它們瘋狂吞噬着,不過還好他手裏就這兩件裝備。

想到這的他,不由朝赤焰槍和玄金匕首忘了一眼。

“刷刷”


似是他的眼神驚到了二者,眨眼間,它們便出現在玉龍飛跟前。

“你們表現的不錯!”在二者來到自己跟前後,玉龍飛也是對它們稱讚一番,之後在它們興奮中,臉色再次陰沉起來:“那你知道塔妖在哪嗎?”

“啊?”本就顫顫抖抖的疙瘩老人,聽到玉龍飛詢問這個問題,再次癱倒在地。


塔妖那是什麼樣的東西,他敢招惹?別說他,就算鑑定師部落的凌波,都不能靠近塔妖一步,沒想到他竟然?

就在他震驚不已時,被玉龍飛誇獎到的玄金匕首,也是心領神會的指在了疙瘩老人脖子上。

“咻咻”

它不斷抖動着,好似在向疙瘩老人示威:“要是你還不說的話,我定將你喉嚨刺穿!”

聽着跟前傳出的“咻咻”聲,疙瘩老人不得不哀求起玉龍飛:“前輩,能讓我喘口氣嗎?”先是被玉龍飛折騰一番,後是被那些奇怪的變動影響到,此刻的老人,多少有點虛弱。

對他打量一番後,玉龍飛才朝跟前的玄金匕首使了個眼色,頃刻間,玄金匕首便從疙瘩老人跟前飛走,再次返回玉龍飛身邊。

沒了玄金匕首威脅疙瘩老人,休息片刻後,才緩緩說道:“鑑定師部落,之所以出名,正是因爲他們部落中的蒸籠塔,要不然鑑定師部落能發展到今天?”講到這的老人,頓時鬥志昂揚,好似鑑定師部落欠他多少一般。

在他鬥志昂揚的解說下,玉龍飛不由瞭解了許多。

鑑定師部落已有將近千年的歷史,而在這將近千年的時間中,鑑定師部落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

當然最震撼人的,莫過於鑑定師部落鑑定師的數量。在它們鼎盛時期,鑑定師部落的學員,竟然擴張到十萬人,這樣的數量,足以是玉龍軍的一半。所以當時的鑑定師部落,可謂強悍的很,沒有任何勢力敢招惹。

而隨着他們勢力的崛起,他們行爲也是越加的猖獗,到處殺害修爲高強之人,他們的這種行爲,終於觸動了很多強者,最終他們聯合起來,對鑑定師部落圍剿,而那一次圍剿,鑑定師部落也是損失慘重,他們部落中拔尖的鑑定師,在那一次圍剿中都失去了生命,而這些人中,修爲最恐怖的,是一名八星鑑定師。

八星鑑定師那是何等人物?毀天滅地,打造天體平衡指的便是他們?眼下玉龍飛呆的蒸籠塔,便是他的傑作。

這名鑑定師的損失,對於鑑定師部落的打擊是致命的,爲了防止這些聯合勢力,對鑑定師部落再次圍剿,鑑定師部落,到處招收鑑定師,然後把他們放進蒸籠塔中,讓他們進行深造。

而這種深造也是恐怖的,只要進入蒸籠塔後,這些鑑定師就會失去理智,而後相互用精神力絞殺。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許多實力弱小的鑑定師,進入鑑定師部落後,便成了其他鑑定師的獵物,先是自己的精神力被別人吸去,後是自己的修爲被吸去。


漸漸地,在這裏生存下去的鑑定師,也成了牛X人物,而正是由於他們的存在,鑑定師部落纔沒被聯合勢力毀滅。

這樣的成功,不然讓鑑定師部落嚐到了甜果,所以他們還想大力往裏面扔鑑定師,從而造就更多強悍的鑑定師。

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由於蒸籠塔內死靈太多,而且遊離的精神力越來越多,很快它們便形成了一個恐怕的存在——塔妖。

它的實力,已超過鑑定師部落的操控,但慶幸的是,塔妖並沒有對鑑定師報復,而是向他們發出警告:“不經過他的同意,不許再把鑑定師放進來,不然定將他們鑑定師部落毀滅!”

而爲了剷除這一害,鑑定師部落的三個怪物,才遊走四方,找尋夠資格的鑑定師進入塔內,以便早日將塔妖剷除。

聽到這的玉龍飛,算是明白了,敢情就算當時自己不進入這個蒸籠塔,他們那老祖也會請自己來。

就在他憤憤不平時,跟前的疙瘩老人,也是將手中的一塊認證石拿了出來:“我便是其中受害之一!”

望着這熟悉的認證石,玉龍飛眉頭不由緊皺起來:“這認證石一共有幾塊?”顯然要想剷除塔妖,並不是容易之事,光憑兩人還遠遠不夠。

聽到他的詢問,疙瘩老人才伸出了手掌:“一共七塊!”

“七塊?”聞聲,玉龍飛再次陷入了深思:“當日自己昏迷時,龍魂出手打敗凌波,跟他要東西,自己可是清楚的聽到,他們兄弟三人,一人一個,難道龍魂說的不是認證石?”想到這的他,可是困惑的很。

就在他困惑中,疙瘩老人也再次點了點頭:“確實是七塊!”

“恩!”得到他肯定的玉龍飛,才從剛纔的震驚中醒來,之後滿臉好奇的望着他:“那現在,已經有幾人獲得這種資格了?”

“加上鑑定師部落的這三個老妖,還有凌波的徒弟鍾和尚,你、我,一共六人,不過最近聽說,塔中還有一個,這樣說來的話,剛好七人!”深思片刻後,疙瘩老人,也是將目前的形勢,給他分析了出來。

“鍾和尚?”這個詞,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再次觸動玉龍飛:“那他進來過沒有?”

在他提醒下,玉龍飛忽然想起凌波在鍾和尚死之前說的話:“你爲何在死之前,都不肯見爲師一面?”

而就在他困惑中,疙瘩老人的頭,也是搖了一下:“要是他進來過的話,那他現在還能在外面風流快活?”

“何解?”他的話,頓時讓玉龍飛感到了不妙:“難道說進來之後,便出不去了?”

“正是!”他話音剛落,疙瘩老人的頭,也是毫無疑問的點了點。

ωωω▪тт kΛn▪c○

不能出去,意味着什麼?他還要救治穆芷晴,但就算救活了她,又能怎樣?難道他要讓穆芷晴陪自己在這種地方?讓她與自己在這兒白頭偕老?

想到這的他,臉色頓時陰沉起來:“那幾個老妖是怎樣出去的?”現在的玉龍飛還記得老者將自己送進來,之後離開的畫面。

可能是身體太弱的緣故,此時的疙瘩老人再次癱倒在地:“咱們手中的認證石中,包含着塔妖的氣息,也就是說我們已成爲塔內的一部分,所以……”

“所以只有殺了塔妖是嗎?”聽到這的玉龍飛,不由豁然開朗,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這輩子豈不是要死在這兒了?聽老人的講解,塔妖是何等的強悍,再加上被選中的鐘和尚已死,這樣的形勢? 聞聲,疙瘩老人才點了點頭:“確實是只有將塔妖殺死,我們才能出去!”說這話的他,顯得異常平靜,完全沒有玉龍飛那麼大的反應。

本已在震驚中的玉龍飛,看到疙瘩老人的點頭,心情更加沉重起來:“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他有着他的理想,有着他的抱負,他不想就這樣困在這裏,所以他要想盡一切辦法,將塔妖消滅,重獲自由。

“沒有別的辦法!”疙瘩老人放在外面的話,絕對是一方強者,他也不想呆在這種地方,說實話他也和玉龍飛差不多,都是被鑑定師部落的老妖們騙來的,但所不同的是,玉龍飛是主動願意進來的,而他是三個老妖求着進來的。

兩種截然相反的進來方式,卻讓兩人的地位,發生了千差萬別的變化,在他跟前的疙瘩老人,在進來前,剛剛接近五星鑑定師實力,不過還沒成爲真正的五星鑑定師,儘管這樣,大陸上的人,已稱他爲五星鑑定師了。

洋溢在驕傲自得中,他也是進入了蒸籠塔,從而將自己的實力,再次擴增,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他的實力,僅僅比鍾和尚差一點。

可玉龍飛卻不同,他進來前,離五星鑑定師還很遠,爲了快速提升實力,他纔想到進入蒸籠塔,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次進入,卻是這種後果。

既來之,則安之。沉思片刻後,玉龍飛心中的不安,才漸漸消去:“塔妖固然厲害,但並不是不可戰勝的,只要不斷修煉,我就不信殺不了塔妖!”

“好有魄力的傢伙!”看到幾分鐘前還惶恐不安的玉龍飛,片刻時間後,就將自己調整成這樣,這或多或少,出乎了疙瘩老人的意料。

在這種震驚中,他也是走到了玉龍飛跟前,客氣的朝他說道:“前輩,一號修煉位您怕是不能坐了,暫且將就着坐二號修煉位吧!”不知怎地,此刻的疙瘩老人竟這般大方。難道是被玉龍飛的豪氣所打動?還是相信玉龍飛將會帶領他們戰勝塔妖,重獲自由?

望着他讓出的二號位,還有冒着能量的一號位,玉龍飛才點了點頭:“好吧!”

話音剛落,他便走到了二號位前,緩緩的坐了下去。

“前輩,那我就坐在三號位了?”在玉龍飛坐下後,疙瘩老人才哀求的望着他。

“好吧!”聞聲,雙眼緊閉的玉龍飛也是點了點頭。

“呼呼”

隨着兩人進入修煉狀態,修煉室中已減淡的殺氣,再次瀰漫起來。一隻只張牙舞爪的怪物,再次舞動着邪 惡的爪子,一步步向修煉中的兩人撲去。

不過修煉中的兩人,竟如沒受到影響一般,雙眼緊閉,龍氣從容從體內流出,之後再次流回他們體內,不知不覺中,便形成龍氣循環,不斷將靠近他們跟前的怪物們驅散,而隨着怪物們被驅散,兩人體內的精神力,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補充。

頃刻間,整座蒸籠塔,便收到了玉龍飛眼下。離他們修煉的丙級修煉室不遠處的乙級修煉室中,一披散着頭髮的男子,眼睛被前面的頭髮遮蓋着,臉色冷峻,裂脣咧開着,正好露出潔白的牙齒,不斷向四周釋放着冷氣。此時他雙腿盤坐在三號修煉位上,瘋狂的吸收着朝他而去的精神力,還有殺氣。

“他就是疙瘩老人說的修煉者?”之前疙瘩老人和自己說過,不久前這座蒸籠塔內,剛進來一修煉者,他能坐在乙級修煉室,竟還能如此修煉,這說明他實力,已恐怖到一定階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