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華炎搖搖頭,“他死前還記掛着你們,拜託我來將你們接走。”

聽到這美婦已經泣不成聲,那少女乖巧的依偎在美婦身邊,而壯漢也是安慰的拍拍姐姐的肩膀。

“雖然皮猴已經死了,但是我想你們的麻煩還沒有結束,還是儘快離開吧。”華炎說道,“現在出城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趁着天色漸黑,你們還是儘早離開這裏。”

“多謝了!”壯漢感激道。

華炎點點頭,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然而當他回到客棧的時候,卻是意外碰到三人,正是暗影堂堂主和那黑龍袍男子,旁邊甚至還站着白欣兒…… 看着客棧大堂內站着的三人,華炎有種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衝動。

剛纔還在耀武揚威,大殺四方,可是面對這三個人,華炎真是有苦說不出。

暗影堂堂主饒有興致的看着華炎,對於突然出現在面前的華炎,他也很是感興趣,只見他走上前一把抓住了華炎的肩膀,冷笑道:“臭小子,我專門去甘陽找你,他們說你沒去,看來你是翅膀硬了,想單飛?”

華炎冷汗直流,暗影堂堂主實力高達破羽九重天,和他根本不是一個境界的,這一抓之下的力道可想而知。

“堂主,我去了,但是晚了兩天。”華炎解釋道。

“哦,是嗎?”暗影堂堂主不信道。

這時白欣兒走上前拉開暗影堂堂主的手,不滿道:“你怎麼也得聽人家把話說完吧。”

華炎一怔,白欣兒這個舉動可是透露出太多內容了。

暗影堂堂主鬆開了扣住華炎的手,沒有因爲白欣兒的舉動而生氣,反而有些恭敬,只聽他繼續問道:“那我問你,你遇到了什麼情況,怎麼晚到的?”

華炎瞥了白欣兒一眼,卻見白欣兒正衝他做鬼臉,而一旁的黑龍袍男子也已經換上了另一身衣服,此刻根本沒有搭理這邊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華炎腦海中迅速掠過一個計劃,只聽他解釋道,“自從堂主你們走了以後,我在雲巫山脈又遇到了幾波襲擊,不過好在堂主賜予的靈丹妙藥讓我體力恢復,躲過了幾次劫難。”

“可惜就在我離開雲巫山脈以後,卻遇到了一個牛鼻子老道。”華炎嘆息道,“他硬要收我爲徒,屬下極力反抗,但怎奈何實力不濟,最後只能……唉。”

暗影堂堂主像是聽戲一樣看着華炎,待華炎講完才道:“你倒是好運氣,不過我倒是納悶,哪位高人誰會這樣強行收徒?”

華炎回答道:“他自稱清心道人,說是三清宗的。”


聽到華炎的回答,不僅僅暗影堂堂主大吃一驚,就連一旁一直沒有理會這邊的偉岸男子也是皺起了眉頭。

暗影堂堂主看了偉岸男子一眼,恭敬道:“主人,看來消息是正確的,清心老道也來了。”

偉岸男子點點頭,走到華炎面前,冷聲問道:“我且問你,那清心老道什麼模樣?”

當下華炎便將清心老道的樣貌和秉性說了一遍。

“不錯,確實是他!”偉岸男子嚴肅道,“這老東西近兩百年沒有露面了吧,沒想到這次居然攪和到這件事情裏來。”

聽着二人的對話,華炎一語不發,他們所講的這些東西距離他有些遙遠,當務之急還是想着如何跑路爲上。

“咦?”偉岸男子突然一怔,只見他盯着華炎,冷聲道,“你身上怎麼有種奇特的氣息?”

華炎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這纔想起自己身上還攜帶着從那兩個仙人身上扒下來的東西,雖說那兩套衣服都被他給丟了,畢竟是別人穿過的東西,但是有些好東西他可是私留下了,比如那把流雲匕首。

“看來在雲巫山脈深處你還是有些東西瞞了我。”暗影堂堂主上前一步就欲抓向華炎。

“喂,問清楚再動手好吧!”白欣兒不知何時擋在了華炎身前,極力的袒護他。

華炎尷尬的搔搔頭,他雖然實力不濟,但還不至於讓一個女人替他出頭。

就在華炎思考如何脫身的時候,門外突然走進了一人,卻不是清心道長是誰?

“呦呦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帝無情啊!”清心道長心情極好,根本沒有理會偉岸男子和暗影堂堂主眼中流露出的殺意,直接將華炎給拉到了身後。

偉岸男子冷哼一聲,道:“清心老道,多年不見,沒想到你還活着啊。”

“那是當然,老道我還能再活五百年呢,肯定比你長壽。”清心老道哈哈大笑,繼而嚴肅道,“怎麼,你這傢伙還想爲難我的寶貝徒兒嗎?”

華炎一言不發的站在清心老道身後,而白欣兒則被暗影堂堂主似有心似無意的擋在了身後。

帝無情看着華炎,見華炎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道:“這小子是暗影堂的屬下,什麼時候成了你的弟子了?”

暗影堂堂主恭敬的站在一旁,顯然像帝無情和清心道長這種級別的談話他還沒有資格插嘴。

清心道長回頭看了華炎一眼,疑惑道:“怎麼,你以前是暗影堂的殺手?”

“那是徒兒俗世中的身份,如今隨師傅拜入仙門,已然是割捨了那份塵緣。”華炎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哈哈,說得好。”清心道長撫掌大笑,“聽到了沒,帝無情,這小子現在是我的關門弟子,你敢動他一下試試。”

與此同時,客棧掌櫃的卻是站了出來,獻媚道:“兩位,有話能不能坐下來慢慢說,千萬不要傷了和氣。”

暗影堂堂主二話不說直接丟給掌櫃的一錠金子,不耐煩道:“打壞了東西我賠,滾!”

那掌櫃的也識趣,拿着金子屁顛屁顛的走了。

“不愧是皇族啊,出手就是闊氣。”清心道長挖苦道。

華炎靜靜的看着場上局勢,聽清心道長這口氣,似乎一點都不怕那帝無情,想來今天的事情是好辦了,只是以後他可就要遭到暗影堂無休無止的追殺了。

不過等他修道有成,一個小小的暗影堂或許就不會被他放在眼裏了。當然,那是後話。

“如果今天我非要帶他走呢?”帝無情冷漠的說道,剛纔他從華炎身上感受到一股浩大的氣息,似乎是仙器獨有的氣息,想來華炎應該是在雲巫山脈的飄雲宮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處。

清心道長嘿嘿一笑,只見他大手一揮,華炎身周突然迸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道道金色符文在他身前顯現,而四周的空氣也凝固起來,好像這片空間都因此動盪了起來。

“抓住這小子!”帝無情一聲長嘯,手中一揚,一道金光便是直奔清心道長而去,清心道長倒也灑脫,大袖揮灑中那金光便是被籠罩了進去。

暗影堂堂主知道自己不是清心道長的對手,直奔華炎而去,而這一刻白欣兒竟是一把攔住了他的臂彎,阻止他去傷害華炎。

“放開!”暗影堂堂主氣極,但又不敢對這位大小姐過於放肆。

“不放!”白欣兒撒嬌似的拉着暗影堂堂主的手臂,甚至一屁股坐了下來。

也就是這一刻的延遲,華炎只感覺四周空間一陣劇烈搖晃,下一刻眼前風景一變,赫然是消失在了原地。

“空間挪移?”帝無情皺眉道,“原來你早有準備,佈置好了挪移陣法時刻做好了傳送。”

清心道長沒有回答,而是硬碰硬的和帝無情對了一掌。

“咦?你居然達到了升龍境?!”清心道長吃驚道。

“你想不到的多着呢!”帝無情雙手掐訣,身後驀然涌出一條金龍,直撲清心道長而來。

清心道長凝神以待,如今帝無情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不可小覷。

“蕩日決!”清心道長雙手劃圓,一副太極圖橫空而出,而太極圖中一把飛劍呼嘯飛出,直奔金龍而去。

暗影堂堂主見勢不妙,一把抓起坐在地上撒嬌的白欣兒,直接飛了出去。

下一刻,整條街道都聽到了驚天的轟隆聲,事後一打聽才知道街上最大的一家客棧被人瞬間夷爲了平地……

正當帝無情和清心老道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華炎已經身處時空通道之中,雖然脫離了危險,但他心中卻不平靜。

帝無情能夠感應出他身上有仙寶波動,那清心道長肯定也有所察覺,當日清心道長顯然不僅僅是看中他的資質才收他爲徒的,肯定與仙寶也有一定的關係。如此看來清心道長收他爲徒的想法也並不單純。

現如今被清心老道給傳送到不知名的地方,真不知是福是禍。

不知過了多久,華炎終於從時空通道中跌落出來,這簡陋的挪移陣法沒讓他迷失在時空中就算是謝天謝地了。

“終於出來了。”蓬頭垢面的華炎拍拍身上的塵土,卻見眼前居然站着一排排的牛鼻子道士,此刻都像是看到鬼一樣盯着他,讓他很不自在。

“師伯,您……返老還童了?”人羣中,一個白鬚白眉的老道士緊張的問道。 看着眼前這一個個低眉順眼的老道士,華炎有種來錯地方的感覺,不過他還是壯着膽子問道:“請問,這裏該不會是三清宗吧?”

聽到華炎的問話,這羣老道士大眼瞪小眼,越想越不對,只見當先那個白鬚白眉的老道回答道:“不錯,這裏正是三清宗,敢問……”

“還好,沒傳錯地方。”華炎長出一口氣,那麼簡陋的臨時挪移陣法也虧得清心老道道行深厚,不然換個人他華炎早就不知道傳送到哪去了。

“敢問你是……”那白鬚白眉的老道問道。

華炎掃視了一眼,發現這裏環境還不錯,自己腳下正踩着一個祭壇,想來應該是三清宗的空間挪移陣了,只是看起來有些破舊,甚至有些地方都結蜘蛛網了。

“晚輩道號炎風,是清心道長的關門弟子。”華炎解釋道,表面上風輕雲淡心裏卻在惴惴不安,那清心老道如果真是三清宗的也就罷了,如果不是,他這突兀的出現還不得被當作盜賊給抓起來。

然而聽到華炎的介紹,這羣老道士更加糾結了,那表情叫一個精彩。

“各位前輩,怎麼回事?”華炎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別別別,我們可當不起前輩之稱。”當先那白鬚白眉的老道忙道,“清心師伯是我三清宗第五十二代弟子,而你既然是他的關門弟子,那也就是我三清宗第五十三代弟子。老道我是三清宗的執法長老,和你同是五十三代弟子,你我輩分相同,不用稱呼前輩,而這些人大多也都和你同輩。”

華炎明顯驚了,看着這一羣頭髮都花白的老道士,沒想到居然都是自己的師兄,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清心老道在三清宗的輩分居然這麼高!

“這裏是清心師伯的閉關地,每次他回來都是從這定點的傳送陣上回來的。”三清宗執法長老解釋道,“不過清心師伯也已經有兩三百年沒有回來過了,這一次我們還以爲是他老人家回來了呢。”

華炎尷尬一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清心老道無緣無故也沒有解釋的便把他給傳送回來,不僅讓華炎舉足無措,就連這羣老道也不知所措了。

“這個,不知道師弟你這次回來所爲何事?”執法長老打破僵局問道。

“這個,我師傅他當時正在跟人交手,情急之下才把我給傳送了回來,所以好像他沒跟我吩咐什麼。”華炎解釋道。

聽到華炎的話,衆老道中和清心老道交好的人頓時怒了:“什麼,有人敢跟清心師伯交手,是誰吃了豹子膽,也不怕我三清宗滅他滿門?!”


華炎尷尬的撓撓頭,這都一羣什麼修道人士,動不動就滅人家滿門,哪像是一個修仙道士應有的氣度。不過想來也對,畢竟是和清心老道走得近的人,脾氣秉性也應差不多。

“和我師傅交手的人,聽師傅說好像是一個皇族,叫帝無情。”華炎沒有隱瞞的說道。

“帝無情?”執法長老微微皺眉,思考了半天才繼續道,“莫非是……”

“咳咳。”幾個老道似乎不想當着華炎的面多說,所以適時的提醒了一下執法長老。

執法長老也是明白人,當即和善道:“師弟遠道而來,想來是辛苦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廂房,不如先去休息一下。”

“也好。”華炎灑脫道,“我剛好感覺有點餓了。”

“那就好,那就好。”說着華炎便是被一羣老道士簇擁着離開這裏。

清心老道的閉關地在三清宗後山一個偏僻幽靜的山谷裏,如今三清宗當屬他的輩分最高了,貴爲太上長老,而作爲他的親傳弟子,華炎自然是接受了極好的招待。

期間三清宗各大長老紛紛前來,除了掌門在閉關外,能來的高輩分道士幾乎都到了。

他們把華炎圍在中央,不斷詢問清心老道近來的情況,而華炎跟清心老道相識也沒多久,見衆人問的急切,當下便把清心老道跟他胡謅的那些奇聞異事說了出來,其中更是添油加醋,整個故事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三清宗這些長老級的道士常年在門內閉關修煉,最長的已經有五百多年沒有下過山了,對於華炎所說的這些世俗間的新鮮事很是感興趣。

而華炎也毫不吝嗇,反正是吹牛唄,唬的這些老道士一愣一愣的。

“唉,修仙啊修仙,連腦袋都修傻了,還修個毛仙?”華炎不由感嘆道。

直到第二天,仍有人不肯走,想聽華炎繼續談談世間的事,而華炎也通過跟這些老道交談對這個世界有了初步的瞭解。

當初在欺天魔殿紫夜打死不肯多說一個字,所以對於這片紫夜口中的“被神遺忘的大陸”,華炎僅知的也只是落風疆域一片區域而已。

現如今華炎才真正瞭解,這片大陸共分九州,分別是東州、南州、西州、北州、中州、天州、地州、玄州和黃州,而落風疆域僅僅是東州北域的一片區域罷了,整個東州北域像落風疆域那樣的疆域足足有上萬個,就更別提整個東州有多大了。

而三清宗位於東州中域,勢力遍及整個東州中域,另外四個區域自然也有少部分的勢力,只是相對來說比較薄弱罷了。

在整個東州來說,三清宗都是屬於那種龐然大物般的存在。

“對了,我在北域的時候見過三清宗的通心長老,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處?”華炎突然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