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前一段時間進入了誅魔天尊未證道前修行的地方,也是清陽福境的核心所在——誅魔院。

誅魔院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地方,終日混沌霧靄籠罩,法則秩序貫穿,根本無法進入,因爲裏面刻有誅魔天尊誅魔九字真言咒的雛形,有他證道路上的感悟,是一處禁地。

霽雪瑕有大氣魄,以其橫溢的天資硬是獲得了通行證,得以進入其中參悟,其名聲不讓雷嬌霄,是一代天驕。

按照推斷,這個女人不是應該不會出現在血色狩獵中的嗎,怎麼還是來了,難道真是過來追緝自己的?

道有道心中有些惶恐,被一個雷嬌霄盯上了,他可不想再被一塊冰山砸中。 “嘖嘖!”看着霽雪瑕,龍天忍不住稱讚,這塊冰山還真是好看:皮膚細嫩,曲段玲瓏,黑髮堆髻,劉海披額,一雙美眸靈動活潑,再加上那身雪絨藍紗服裝,絕對是養眼的絕品。

龍天湊到道有道身旁,聳起肩膀曖昧地碰了碰他,道:“死道士,雙美在前啊,趕緊抱回家吧!”

“死龍天,你再說一句貧道送你去見天尊!”道有道氣急,這種邪心女煞,碰誰克誰,看着就讓人炸毛。

天哪,爲什麼有了一個死龍天和一隻死綿羊,還要來兩塊冰山,貧道到底造了什麼孽啊!道有道心中哀嚎,慘呼不已。

突然,他眼珠子一轉,堆起笑臉對着龍天道:“龍小兄弟,貧道跟你打個商量怎麼樣?”

“什麼?”龍天警惕,微微後退了一步。通常死道士每次來這種表情準沒好事,他都準備掐脖子了。

“你看霽雪瑕咋樣,漂亮不?”道有道賊頭賊腦地道。

“當然!”龍天點頭,霽雪瑕確實養眼。

“那要不貧道給你們做個媒怎麼樣?你是玄黃戰體,清陽福境肯定願意讓你入贅。等你娶了她,日後我們化干戈爲玉帛!”道有道邪惡地道。

“你去死吧!”龍天暴怒,很想對着死道士的臉來頓胖揍。

“小兄弟,不是我說你啊,人家可是道門嫡傳,多少人想要讓她正視自己一眼都辦不到呢,也就是你走運,是玄黃戰體,要不然人家還看不上你呢!”

“那你怎麼不去追她啊?”龍天眼神不善了,極度不爽,盯着道有道眼睛寒氣直冒,冷嗖嗖的,看得他的心都拔涼拔涼的。

尼瑪的,這是人話嗎?這種冰山看着眼睛都凍得慌,從其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來了。

霽雪瑕,天地一株雪,雪爲至清至潔之物,而她卻認爲自己是雪中微瑕,在體內孕養誅魔九字真言,不斷地斬我,滅心魔,殺外魔。

這是一個絕對的煞星。

“喂,小兄弟啊,不是貧道說你,”道有道不怕死地湊過來道,“人家可是清陽福境的傳人呢,身負誅魔九字,是好戰的熱血分子,跟你的玄黃戰體絕配啊!”

“死道士,不想被人追殺你就少說兩句吧,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怒火上涌,不會一不小心暴露了你的真實身份!”龍天冷着眼睛威脅,美女養養眼就好了,沒必要全部抱回家,更何況是這種冰山美人。

況且,他也不會真的以爲霽雪瑕會看上自己,這樣驚豔的天之嬌女,她們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

不過話說回來,爲什麼看到的驚豔一點的美女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呢,白搭了那一副好身材,好臉蛋啊!龍天腹誹不已。

龍天和道有道一個勁地吐槽,但此時戰鬥中的霽雪瑕可沒有去理會他們的打趣,當然也理會不到。

這裏是詛咒之地,一不小心流了血那就完蛋了,她可不敢分心,雖然注意到了兩人的到來,但戰鬥中的人獸都沒有鳥他們兩個。

“臨!”

霽雪瑕冷喝,手中佩劍神光一閃,一個莫名的字符化作了一道犀利無比的劍芒,直射黑煞魔虎。

同一時間,雷嬌霄御使天誓,怒雷滾滾壓頂而下,有如天神發怒,降下神罰。

“吼——”

面對兩個強絕一時的女人傑,哪怕是強如黑煞魔虎也不得不傾盡全力,額頭上王紋一閃,黑色煞光四射,化作翻滾着的毀滅黑絲籠罩四方,向着兩人的攻擊絞殺過去。

“轟!”

三者交擊的地方爆發暗灰色陰霾,雷力火力交織在內,龐大的壓力衝擊全場,讓在場衆人獸駭然。

“靠,雷嬌霄的實力又變強大了!”龍天咋舌。

或許不應該說她的實力變強大了,而是她從未在別人面前展露過真正的底牌,這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原本他還以爲自己突破了境界,可以趕上一點,沒想到自己與他們的差距還是有些懸啊!


龍天注視着戰鬥中的雷嬌霄和霽雪瑕,心中暗暗與自己比較,果然差距還是有的。

不過他也沒有泄氣,自己只是剛剛突破不久而已,有差距是必然的,不爽一下就行了,沒必要一直耿耿於懷。

“兵!”

眼見攻擊被擋下了,霽雪瑕眼神倏冷,手中佩劍指天,一個熾烈的字符自其體內衝出,融入劍中。

頓時,她身上的藍紗飄動,密密麻麻的神紋交織成一個神祕的符文圍繞着她轉。

同時,她手中的無暇劍劍身綻開冷豔光華,無盡殺氣迸濺而出,化作千刀萬劍齊射,兵鋒所指,神光熾盛,虛空都微微顫抖了,泛開細微的波浪。

“兵字訣!”龍天眼睛一縮,微微震驚,上古天尊留下的神術果然不凡,這才第二個字而已,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威勢。

況且霽雪瑕還只是養氣境而已,不知道境界提升了,這一字威力會不會增強。

不過想想也釋然,誅魔九字真言咒並非以威能高下排名,只是側重點不同而已,“兵”字本就以殺伐著稱,有此威能也不奇怪。

另一邊,雷嬌霄亦不肯示弱,她本就是一個女強人,碰到了同樣冷,同樣強大的霽雪瑕,不爭一個高下是說不通的。

“天誓,神意天罰!”

有如神靈發言般,言出法隨,九個雷珠從雷雲中飛出來旋轉着拱衛住雷嬌霄,化作一頭雷霆巨龍吞吐凌厲雷光,緊隨着兵字訣衝向黑煞魔虎。

“虎嘯羣山!吼——”

黑煞魔虎怒吼,爆出虎嘯波功,黑芒氣勁橫掃四周,王紋化作一頭魔虎咆哮而出,滾滾黑氣煞然而動,形成了一方黑獄。

“轟——”

無盡兵鋒配合九星雷珠,狠狠撞上魔虎,頓時爆炸聲如雷,震得整個大殿都在抖動,神力波動被石殿擋住了,不停地壓縮,有如海浪來回奔涌,讓人都要跟着搖擺。

“吼——”

不等龍天吐槽,身後一聲大吼響起,一塊金燦燦的大印壓了下來,巨大的壓力轟擊四野,空氣直接被壓縮了,而後砰的一聲炸裂。

“啊呸!”龍天靠着極速躲開了這一擊,不過還是有些狼狽,灰頭土臉的,心中鬱悶加不爽,從來都是自己偷襲別人,如今居然被人偷襲了。

偷襲的兇獸是黃金獅犼,兩者曾於熱煉火坑有過交匯,如今乍然見到龍天還活着,黃金獅犼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那把得道神兵,直接一印蓋下。

龍天憤怒了,更可惡的是死道士,他見機不妙竟然自己逃走了,都不帶提醒的。

“吼——”

黃金獅犼繼續殺過來,龍天捏動日月轉輪印,強大的精氣噴薄而出,神紋一道接一道,毫不示弱的轟過去。

如今他從根本處重新考量龍山神紋,不達一定的境界絕不融入龍戰玄黃中。此時日月出擊,威勢更加的浩大了,化作了兩頭魚兒在掌中游動,時而爲魚時而爲龍,勾勒出一副奇妙的圖畫,可撕裂乾坤。

日月畫卷展開,晝夜轉輪的異象再次出現,絞殺在獅皇金印上,砰砰作響,熾烈的神光一道接一道,靈力波動席捲四方。

黃金獅犼大駭,它剛剛到達,看到龍天沒注意便想要趁機發難,沒想到他的實力竟然漲得這麼厲害,與熱煉火坑裏的完全不一樣。

“轟!”

龍天日月合一,化作神聖光環籠罩己身,黑髮飄揚,雙目璀璨,如同一個神人降世,一拳打出,狂暴氣勁橫掃,金色的靈力滾滾而動,擠壓黃金獅犼。

黃金獅犼大吼,脖子上的鬃毛炸起,有如一輪金色太陽在發光,結合獅皇金印拍向龍天的拳頭。

“殺!”

龍天眼神冷冽,龍拳凌厲霸道,日月盤踞在上,一拳將獅皇金印轟開一道裂紋,再一拳直接破滅金印。

“吼——”

黃金獅犼怒叫,並沒有指望就以金印製敵,而是把“獅子吼”隱藏在獅皇金印中。

只見它身上的金色鬃毛如波浪般起伏不定,一圈又一圈音波掃蕩出去,挾帶無盡神紋,要絞碎一切。

龍天眼神不變,龍戰玄黃隱匿於皮膚下,整個人都在發光,神紋從血肉裏交織出現,勾勒一副神山虛影,磅礴立世,鎮壓金色音波。

“啪啪啪!”

音波有如鋒利的剪刀剪切在龍天的身上,激起一陣火星,但卻無法傷害他分毫,有凡之極境的肉身再加上龍戰玄黃護體,他無懼黃金獅犼。

“拿出你的金獅山河印吧!”龍天冷然,不拿出通靈兵器,黃金獅犼對自己根本就沒有威脅。

“找死!”黃金獅犼憤怒,如此睥睨的眼神,可惡啊!除了獸皇陵中的那些傢伙,還從來沒有誰敢這樣對自己說話呢!

它心中怒火沖天,難以遏制,取出了金獅山河印,向着龍天鎮壓過去。

“嘭!”

受到了黃金獅犼的催動,山河大印神力暴漲,一隻金光閃閃的獅子傲立山河之上,仰天直視,強大的氣場作用在龍天身上,讓他心神一肅。

金獅山河印威勢滔天,龍天不敢大意,取出了自己的戮滅雲戟。

他手握雲戟輕輕抖動,有如四兩撥千斤,雲戟的重量剎那改變,如山般沉重,但揮舞起來卻如鳥羽般輕柔和緩,一股肅殺之氣籠罩四方。 “戰龍破殺!”龍天揮舞雲戟,像是手中捏着一片羽毛,一戟刺向金獅。

шωш ⊙Tтkā n ⊙C〇

他戰力全開,蛻變爲金色的神力血氣如怒浪起伏,灌入雲戟之中。

霎時雲戟發光,金色的戟身竄出了一天黑金神龍,迎面對戰金色獅子。

“這……”看到雲戟,黃金獅犼有一瞬間的驚怒,因爲雲戟與得道神兵黑色大戟太像了,讓它恐懼,要是龍天握着的是得道神兵,哪怕只能發出一擊,也足以滅掉它了。

不過它很快就平息下來了,因爲雲戟上面並沒有道則波動,它不知道雲戟之後的變化,以爲這只是龍天自己的通靈兵器而已。

“殺!”黃金獅犼同樣大叫,雙爪頂住金獅山河印神力猛催。

山河大印威勢滔天,受到了黃金獅犼的豁力催動,頓時山河之力暴漲,有如汪洋大海在澎湃,一頭金獅屹立海上張嘴咆哮,同黑金神龍搏殺,戰況慘烈。

金獅毛髮發光,一縷縷金色霞光璀璨奪目,耀眼生輝,隨着它的爪子落下,洞穿虛空。

然而黑金神龍更加的可怕,不知道是不是那頭活龍,它身上的金色光華越來越盛了,一咆哮,一探爪,威勢滔天,每一擊拍下都是一片山河倒塌,有如馬踏江山,讓盛世都要凋零。

“靠,這條龍成精了嗎?”龍天驚訝,以前不管他怎麼催,雲戟就是不鳥他,沒想到今日卻主動出擊了,殺氣凜然。

難道它又要吃東西了嗎?想起青睛碧蟒獸的悲劇,龍天不得不懷疑,這杆戟跟死綿羊一樣,沒有好處都懶得動彈一下,除了足夠的美味似乎沒有東西可以吸引它。

果不其然,下一刻神龍爆發了,屌逼哄哄地叫了一聲,露出一口雪白森然的牙齒,一口朝着金獅咬了下去。

“咯蹦”一聲,金獅的獅子頭直接就沒了,被黑金神龍三口兩口嚼爛,咕嚕一聲吞了下去。

“我的金獅山河印!吼——吼吼——”黃金獅犼狂怒大吼,悲憤得快要吐血了,這可是族內自鎮族神器上摩刻下來的通靈兵器,得了一絲造化神器的力量,潛能無限,可以不斷成長的,如今竟然被“咔蹦”一聲咬碎了,成爲了別人的口糧。

最可惡的是,看那條神龍的樣子,它似乎還吃得津津有味的,嘴巴吧唧吧唧嚼得那叫一個歡啊!

這是什麼回事,炫耀嗎?黃金獅犼受到了通靈兵器受創的反衝,頓時一陣氣血不穩,加上氣急了,差點吐血。

不過它也不敢真個的吐血,這裏遍佈詛咒之力,一見血就得封喉,它只能強行忍住。

“靠,屌炸天了!”龍天震驚,這杆戟還真是爆,只是,“我這是請來了一尊大爺嗎?”

看着碎了一地的金獅山河印,龍天不爽了,這可是通靈兵器啊,就這樣咯蹦了,你他媽的是土豪嗎?

“醒掌天下王者風!”

就在龍天不爽的同時,一聲儒雅的威喝響起,一個風眼爆發了,無盡的王風之力涌進了石殿,分開了戰場。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