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首歌裏面,只有《父親寫的散文詩》沒有在直播間唱過,衆人第一反應都是先聽這首歌。

……

一家病房內,景夕照顧着自己患癌症的父親。自從醫生告訴她她父親時日無多的開始,她每天下班都來醫院陪伴父親。

平常,她喜歡聽贏伊洛的歌。

今天她照常打開酷酷,找了找贏伊洛,發現有幾首沒聽過的歌,第一首看名字是寫父親的,她下載好後點開。

“1984年 莊稼還沒收割完

女兒躺在我懷裏 睡得那麼甜

……

這是我父親日子裏的文字

……

像一個影子

1994年 莊稼早已收割完

我的老母親 去年離開了人間

女兒扎着馬尾辮 跑進了校園

……

有個愛她的男人要娶她回家

可想到這些 我去不忍看她一眼

這是我父親日記裏的文字

……

像一張 舊報紙 舊報紙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輩子”

景夕聽完歌,想到自己病牀上的父親,眼眶已經溼了,回頭看了眼父親皺巴巴的臉,發現父親淚水已經佈滿了臉,她想起來剛纔自己沒帶耳機,是外放的,所以父親也聽到了這首歌。

景父看着自己的女兒,說道“小夕,爸日子不多了,以後照顧好自己,找個好丈夫,爸就放心了。再把這首歌放給爸聽聽。”

景夕一邊抹着淚一邊答應道:“嗯嗯,爸爸!”

景夕單曲循環之後,在評論區留下一句話:我爸爸被診斷爲癌症晚期,我卻無能爲力。 花都最強醫神 ,我爸爸現在躺在病牀上,一遍又一遍的聽着。

……

不到20分鐘,這首歌的評論區已經有快一萬條評論了。

“這是我第一次聽着快要哭的歌曲,真實生活的寫照啊!”

“在父親眼裏,女兒的一生也就是兩個階段——出嫁前跟出嫁後,洛洛唱的太棒了!”

“我老爸雖然沒讓我住上別墅,但他也沒有讓我流浪街頭,他雖然沒讓我穿上幾千塊的名牌,但也沒讓我凍着,他雖然沒帶我天天下飯館吃大餐,但也沒讓我餓着。我的老爸是天下最帥的男人。”

“我的父親是一個非常平凡的一個人,我經常想父親不愛我,可是我到現在才知道如果不是我,父親也不會老的怎麼快,如果可以,我願意把我一半的壽命,換我父親的青春。”

“我是父親領養的,他視我如己出,二十年他從未虧待我,他把我捧在手心裏,他現在老啦,換我成爲他的依靠了,要加油。”

“……”

1個小時的工夫,這首歌的下載量已經超過10萬了,而其他三首在直播間唱過的歌每首也將近有8萬的下載量。

有個粉絲歌曲剛開始的時候看到了“作詞:清歌;作曲:清歌”,對呀!剛記着聽洛洛的歌了,她老闆也發歌了啊,這粉絲將這個消息發送到了贏伊洛粉絲羣裏。

一時之間,“清歌”也被推上了酷酷的搜索榜。

……

凌菲今天早上收到了蘇玉清發的微信:凌菲,你看看能不能找你們學校的負責人把我在你們學校唱歌的那兩個視頻晚上7點左右發到微博上面,我的名字最好寫成“清歌”,我今晚7點要在酷酷發那兩首歌,麻煩了。

顏子晴是管魔影官博的,凌菲找到她說明了這件事,顏子晴痛快的答應了。

晚上7點的時候,魔影的官博發了條微博:【感謝清歌先生在我校畢業生晚會上的精彩表演,祝清歌先生前程似錦,一帆風順】,微博後面跟了一段10分鐘左右的視頻。

顏子晴跟學校老師的關係也很好,而且當時蘇玉清演唱的時候,好多老師也被震撼了,所以顏子晴請求老師們轉發這條微博的時候,他們也表示樂意。還有她老爸——娛樂圈的大導演,也轉發了這條微博。

乖乖!這下可不得了了!

要知道娛樂圈好多明星是魔影畢業的,看到自己的老師轉發的微博,紛紛帶着好奇點開,聽着聽着便入迷了,隨後便紛紛轉發了!

跟顏父合作過的演員亦是如此。

很快,蘇玉清唱歌的這段視頻便登頂熱搜第一,“清歌”這個id也成爲搜索榜熱詞。

這時候非洛粉依然活躍在微博上,都刷到了這條熱搜。聽完之後,他們也被清歌的兩首歌洗腦了,細心的網友發現這個id跟傾欣傳媒下午那條微博上贏伊洛老闆的id一模一樣,同一個人?

他將自己的問題發佈在了評論區求證。

很快就有人回覆說是同一個人。

於是衆人來到酷酷,搜索“清歌”,底下有兩首跟微博上名字一樣的歌,一首二胡獨奏。

微博上聽歌有點麻煩,而且歌詞聽着不是很清楚。


於是網友陸續的付費下載,他們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歌詞跟作詞作曲的人,個個都在佩服清歌寫詞的能力。

對了!聽說贏伊洛的詞也是他寫的,去聽聽。

於是,又有一羣人開始下載贏伊洛的四首歌來,看完贏伊洛歌曲的歌詞,他們對清歌寫詞的能力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個人太厲害了吧,這歌詞怎麼想出來的?”

“是啊,還有這首歌的名字《雲煙成雨》聽着就有一番時間悄然流走的感覺。”

“哈哈,哥幾個,哥們寫作文又有素材啦!”

“【路燈下昏黃的剪影,越走越漫長的林徑】,天吶,這是什麼神仙歌詞,太棒了!”

“……”

……

樑飛是某校高一學生。

今晚語文老師讓他們背誦白居易的《琵琶行》。這可讓樑飛一陣鬱悶,這《琵琶行》可是有八百多字,這誰背的會?

百無聊賴的他準備聽聽歌放鬆一下,打開酷酷,點開當日熱搜榜,點擊播放按鈕,鎖屏,按順序聽下去。

前兩首歌都挺好聽,而且他以前沒聽過,可能是出來的新歌,也懶得點開詳看,他繼續聽下去。

忽然,他聽到了一句極爲熟悉的歌詞,又聽了兩句,一句“臥槽”脫口而出,解鎖手機打開酷酷,看着歌詞,對着課本,

“這……這你妹的,太厲害了吧!琵琶行還能這樣玩?”

隨後他將整曲聽完,感覺特別好聽,又跟着唱了幾遍,後面他自己一個人都能唱出來一大半了,心道這也太好了!剛好解決了不會背的方法!666!

他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自己的小夥伴。

就這樣,又有一羣高中生加入了清歌歌曲的下載行列。

……

辦公室的蘇玉清看着眼前的下載量,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網友的力量,沒想到他們這麼猛! 蘇玉清沒想到僅僅一個多小時,下載量已經超過700萬了,網友還真是厲害,當然最主要還是我的歌好聽,哈哈哈!

辦公室的幾人一直呆到晚上12點,這個時候蘇玉清跟贏伊洛的歌發出去的所有歌下載量加起來超過2000萬了,離收益5000萬所需的下載量還差1334萬,蘇玉清覺得明天起來應該問題不大了,對贏伊洛等人說道:“行了,離5000萬的目標很近了,大家就先回去睡覺吧,我今晚就在裏面的休息室休息了,夜鶯你自己開車回去吧!明天9點之前來這就行,曉琦記得給我帶飯。”

“好的,老闆。”

史上第一女巫祖 ,蘇玉清玩了幾把遊戲,到了1點多,看了眼下載量,2600多萬,挺滿意的,收拾了一下,睡下了。

……

第二天早上7點半,樑飛來到教室。

“怎麼樣,哥幾個,昨晚那個《琵琶行》厲害吧,說實話,哥們已經背會了,不對,唱會了,哈哈,再也不怕老妖婆今天早上爲難我了!”

“飛哥,你是怎麼找到那種歌的,那“清歌”挺厲害啊,還能把《琵琶行》唱出來,嘿嘿,我現在也會唱了,”

“我也是昨晚無聊,打開酷酷準備聽聽歌,無意中聽到的,不過下載的3塊錢也花的值,萬一將來高考出了,兩個空可是有兩分啊,能幹倒好多人呢!”

“飛哥說的對,希望這個“清歌”以後還能改編改編古詩詞,都唱出來,想想都美滋滋!”

“我昨晚在歌評區留言了,希望他能看見。”樑飛邊說着,眼睛瞥見了樓梯口的老妖婆,也就是他們語文老師,:“老妖婆過來了,溜,”

教室門口閒聊的幾個哥們立馬跑進了教室。

一分鐘過去,語文老師盧花一走進了教室。作爲學校語文教研組組長,她煩惱的很。自己現在帶的這個班其他成績都好,就是語文有點差,尤其是每次古詩詞的得分率簡直慘不忍睹,6分的古詩默寫,她們班的平均分只有1.3分,這讓她都不好意思當這個組長了,可學校非安排她,看着眼前這些老師在不在就完全兩個樣子的孩子們,哎……苦悶啊!

走上講臺,拍了拍黑板,等到衆人的視野都注意到她時,說道:“昨晚讓背的《琵琶行》有誰背會了?”

看着下面保持沉默,盧花一心道:哎……就沒有一個人背會嘛?好歹給我點面子可以嗎?沒一個舉手的?

正當她準備問有沒有人背會其中一兩段的時候,看到一隻手緩緩舉了起來。定睛一看,樑飛?沒搞錯吧?這孩子平常古詩文默寫那道題可是空着的,不過既然舉手了,那我就給你個當堂表現的機會,:“樑飛,那你起來背一下。”

樑飛充滿自信的道:“好的,老師”,盧花一看樑飛回答的如此痛快,心中懷疑難道這孩子平時不顯山露水?

她還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樑飛已經開口了,不過不是背,而是唱,

“潯陽江頭夜送客……

琵琶聲停欲語遲”

班上除了樑飛的小夥伴,其他人都懵了,這還帶唱的?

盧花一沒有過多樑飛是否顯山露水的問題,從思索中走出來,就聽見樑飛一股唱腔,

“移船相近邀相見……

大弦嘈嘈如急雨……

大珠小珠落玉盤”

盧花一聽着樑飛的歌聲,很不可思議,這孩子居然唱出來了?而且還挺好聽的。雖然不是背,但是跟背的效果一樣啊,記住了就行。盧花一繼續認真聽起來。

“莫辭更坐彈一曲……

悽悽不似向前聲……

江州司馬青衫溼

青衫溼”

大約5分多鐘,樑飛“背”完了整首詩,盧花一第一個站起來拍手,:“樑飛,真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