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蕭揚?我是楊峯,我正在你公司的樓下。”

琢玉 有什麼事?”

“你能不能馬上下來,有點事必須要你去做。”

“哦,這樣呀。我馬上下去。”

“嗯,好,到了下面我再跟你詳細說吧。”

“好。”

掛掉電話,蕭揚將自己的外套一攬,套在身上,然後走出了房間,直接向公司的總經理辦公室走去。

推開辦公室的門,發現李玄也是在奮筆疾書呀……

似乎發現了蕭揚,李玄擡起頭來,看着蕭揚,問道:“有什麼事嗎?”

蕭揚說道:“我有事得出去一趟。”

李玄聞言,點了點頭,說道:“那早去早回。”

蕭揚一聽這話,苦笑道:“這個恐怕不行,至少都是明天才能夠回來了。”

李玄神色有些呆住了,問道:“什麼事呀?現在那麼多人正在進行公司的評估工作,你要走了,那麼多東西讓誰來管理?”

蕭揚聞言,到是有些無語,想了想,說道:“我打個電話叫葉風鈴來公司,她幫我看文件吧,如果時間允許,我明天直接來全部簽字就可以了。”

李玄聽了這話,似乎思索了一下,說道:“那好吧……”

蕭揚點了點頭,邊走出公司,邊給葉風鈴打電話…… 蕭揚走到了樓下,一眼就瞧見了楊峯的那輛軍牌轎車,向那邊走過去。

上了車,蕭揚和楊峯並列坐在後排,蕭揚問道:“有什麼事呀?”

楊峯:“讓你帶點東西到首都大學,對了,你不知道首都大學的網絡問題麼?”

蕭揚聞言,奇怪道:“首都大學怎麼了?我這兩天一直都在公司,到是不知道首都大學發生什麼事了,居然還要把你都喊起來了。”

楊峯有些詫異,看了看蕭揚,遂說道:“是一個很特別的程序造成了首都大學的網絡堵塞,懷疑是一個智能病毒,現在,需要你把一些殺毒程序帶到首都大學去。”

蕭揚聞言,無語,說道:“有必要這麼勞師動衆嗎?”

楊峯更是無奈,說道:“我也不想,但是上面是這麼吩咐的,而且,需要的是你經手。”

蕭揚聞言,到是沉默了下來。

被楊峯的車帶着出了市區,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圈,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山區裏面停下,這時,蕭揚看到了許多持槍的警衛在那裏站崗。在楊峯亮出證件的情況下,這輛車開進了這個區域。

蕭揚有些奇怪,看了看楊峯,問道:“這裏是……”

楊峯微笑道:“這裏是京區一個軍事基地,要你帶的東西就在這裏面。”

蕭揚一聽,到是有些無語。

從車窗向外看去,過了一段比較坎坷的小路,車子終於開到了目的地。在一個非常高的圍牆外面,車子停了下來。

這時,圍牆外除了好多個警衛之外,蕭揚看到了一個少校軍銜的中年人,似乎,他正在這裏等着兩人。

楊峯走下車來,蕭揚當然也跟着下車來。

只見那位少校看到楊峯,立即行了一個軍禮,說道:“首長好。”

楊峯也回了一個軍禮,同時,給他介紹道:“這位是蕭揚。”

少校看到蕭揚,似乎是從頭到尾地用目光檢查了一下,然後行了一個軍禮,說道:“首長好!”

蕭揚聞言,這個軍訓裏面還算是學到了許多東西的,同樣也回了一個軍禮。

那位少校也沒有多說話,帶領着他們進入了守衛森嚴的圍牆,通過一個狹小的道路,左右彎曲地到達了一棟建築物前。

蕭揚很是奇怪,不過,此刻到也不能多說。門口處有四個持槍戰士站崗,在他們到達的時候,都行了一個禮。

少校對楊峯和蕭揚說道:“兩位首長,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裏,請你們出示證件進入。”

楊峯聞言,到也是知道規矩,遂對蕭揚說道:“蕭揚,你的證件帶沒?”

蕭揚一聽這話,想了想,這個證件到是隨身帶着的,就跟身份證一樣!說道:“嗯,帶了。”說完,將一張猶如信用卡一樣的證件拿了出來,這張卡上有蕭揚的照片,名字以及機關所屬等等資料,同時,這張卡是經過了電腦進行存檔的,上面有一個感應存儲裝置,裏面存儲了蕭揚的更詳細資料,以及一些防僞代碼……

楊峯將自己的身份卡和蕭揚的身份卡一起遞給了那位少校。

那位少校接過兩個人的身份卡,似乎還是仔細檢查了一下卡上面的信息過後,這纔對兩位說道:“身份卡確認無誤,請兩位依次進入。”

少校將卡分別還了回來,楊峯接過卡,對蕭揚說道:“蕭揚,你要看着我怎麼做的,這裏要對你瞳孔進行識別……”

楊峯在四位守衛的持槍警戒下,走到了建築的門口,這個門是一扇精鋼之門,在右手邊大概一米四高的位置,有一個顯示屏和一個插孔,這裏,到是比較像ATM取款處。

楊峯站在了右邊的地方,將自己的身份卡插了進去,然後將自己的頭伸向了那個顯示屏,如果能夠湊近一點瞧的話,就會發現屏幕中心閃出了一個圓形的瞳孔掃描儀,似乎是處於顯示屏裏面的,進行過瞳孔掃描過後,也不知道裝在哪裏的喇叭傳出了一個聲音:“身份卡和瞳孔識別無誤。”只見旁邊的大門在一瞬間向兩邊撤開。

楊峯對蕭揚看了一眼,說道:“我先進去了,你馬上進來。”

說着,楊峯向門內走了進去,在楊峯走了進去過後,那扇門立即關上了。

蕭揚對於這個東西也算是有了點了解了,就算沒有了解,看科幻電影總看過吧!

所以,蕭揚依樣畫葫蘆地走進了那扇門。

經過了一個猶如一個山洞般的小道過後,然後豁然開朗地出現在一個房間裏。在經過小道的過程中,蕭揚似乎也可以感應得到那小道里面裝着無數的機關暗器,當然,現代化的東西不是紅外掃描就是激光槍……

走到了一個小房間裏,蕭揚一看,到是發現自己似乎是呆在了一個猶如電梯口的地方,這裏足足有九架電梯式的門,楊峯正站在一個電梯旁邊,對蕭揚招收,說道:“蕭揚,這邊。”

蕭揚走到了楊峯身邊,說道:“我們到底是要去哪裏?”

楊峯笑了笑,說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說着,在電梯旁邊的一個小鍵盤上按下了一個鍵,幾乎同時,電梯旁邊也出現了一個猶如門口邊上的顯示屏,電子顯示屏上有一個特別大的手掌……

楊峯對蕭揚說道:“這個是對你的指紋進行覈對。”


說着,楊峯將自己的右手掌向顯示屏裏面按去,顯示屏由紅色變成了綠色,又一個聲音出現了:“身份覈對無誤。”立時,旁邊的電梯門打開了。

楊峯轉身看了看蕭揚,說道:“我在裏面等你。”說完,楊峯走進了電梯。

蕭揚也是有點苦笑了,明明一起進來的,難道就不能帶人進去的麼?

蕭揚也走了過去,將自己的手掌放在了那上面,電梯門再次打開,楊峯仍然站在裏面。

蕭揚走了進去,兩個人站在電梯裏面,電梯關上了。

和平常電梯不同的是,這裏面的電梯操作有一個非常大的觸摸屏顯示器,蕭揚看了看,對楊峯說道:“還有多少關?”

楊峯聞言,笑了笑,對蕭揚說道:“好了,基本上後面沒有什麼關了。”原本顯示器上顯示了許多電梯層數的數字,只需要按一個數字就可以了,而楊峯卻把自己的右手掌按了上去……

只見整個屏幕立即變了,屏幕不顯示任何狀態,兩人聽到了一個提示聲音:“歡迎楊峯少將和蕭揚少將,請說出你們將要到達的地方。”

蕭揚是怔了怔,楊峯口中說道:“請帶我們到最底層控制室。”

“你們擁有到達最底層控制室的權限,命令確認。”這個聲音,結束,蕭揚可以很明顯地感覺自己的重力似乎變了一下,似乎是失重了,看來,這個電梯是在往地下落下了。

過了十來分鐘,他們似乎終於落到了底處。

蕭揚差點以爲自己要暈電梯的時候,楊峯微笑着說道:“到了。”剛說完,電梯自動打開了。

走出電梯,他們仍然站在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電梯口的小房間裏面,楊峯找準了一個方向,走了過去,同樣是用自己的手掌作爲通行依據,打開了一個甬長的通道,除了照明設備,蕭揚仍然可以發現裏面絕對有着許多不知名的高科技武器!

還好,這次到是沒有讓蕭揚再次動用掌紋,楊峯打開了過後,兩個人到是可以一起通過這個甬道。

甬道的盡頭又是一扇門,這次,楊峯沒有用自己的掌紋,而是用自己的瞳孔進行了識別,打開了那道門。

蕭揚對於這個基地的識別設備也有些好奇,同時,也有些痛恨,太繁瑣了!

當那扇門打開的時候,蕭揚立即看到了一個非常大的空間,一個可以媲美國家體育場的空間。

只是,相對來說,這個空間看起來更加現代化,更加科技化……

在門口處足足站了十幾位持槍的戰士,同時,在這個空間的各處都裝置有監視設備和武器設備。

站在最正位的是一個穿着一副白大褂衣服的五六十歲的老者,看到兩人,他面帶笑容地說道:“你們來了。”

楊峯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徐老。”

蕭揚聞言,看了看這個人,也尊敬地說了句:“您好,徐爺爺。”

姓徐的老人看了看兩人,對蕭揚說道:“你就是蕭明的兒子吧?”

蕭揚點了點頭。

徐老似乎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蕭明是一個天才,他兒子也不是一個弱者。 長陵 ,的確是虎父無犬子!”說着,他拍了拍自己的頭,笑着說道:“到是忘了你們來幹什麼的了,東西已經準備好了,你們拿去吧。”

這時,徐老旁邊的一個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拿出了一個大概有一個煙盒那麼大的東西,遞給了蕭揚…… 蕭揚拿着這個和煙盒差不多大小的東西,真的是有點鬱悶,那麼勞師動衆地跑到一個軍事基地去了,爲的就是拿這麼一個移動硬盤,真的是……

在回程的路上,蕭揚問道:“我說,我們到底來的是什麼地方?裏面裝了些什麼東西?”

楊峯微笑道:“你那麼聰明,應該能猜出來纔對呀!”

蕭揚無語,直接說道:“我猜不出來,你還是告訴我吧!”

楊峯看着蕭揚,奇怪地說道:“你是真的猜不出來還是假的猜不出來哦?”

蕭揚無奈道:“當然是真的了!”

楊峯這才說道:“首都大學裏面出現的那個智能引起了三大聖地的智能注意,全部聚集到龍穴來了。而那個病毒太厲害,從外界網絡他們都無法進入,所以,只得利用硬性的存儲設備帶到首都大學裏面。而這個也是屬於高級機密的,只能夠讓擁有一定權限的人來做,而你剛好又在首都大學讀書,所以,這個任務自熱就交給你了。你只需要把他帶到學校,把這個硬盤插到你的電腦上,將你們學校的網線連通,把局域網IP地址配置好就可以了。它們自動地會進入局域網……”

蕭揚聞言,到是有些奇怪了,問道:“什麼病毒那麼厲害?”

楊峯:“根據消息,是一個專門破壞網絡的病毒,也許,已經產生了智慧。所以,必須由智能體來解決,三大聖地的巨頭基本上都在這個硬盤裏面了!”

蕭揚聞言,一怔,說道:“沒那麼嚴重吧?這個硬盤能把他們全部裝下?”

楊峯聞言,一笑:“你可別小看這個煙盒大的硬盤,他可是國家最新的研究成果,擁有10TB的容量,裝下幾個智能的分身還是足夠的!”

蕭揚聽了這話,到也明白了, 酒吞混亂後總想對我圖謀不軌[綜]

想了想,蕭揚問道:“我就負責把他們插到我的電腦上,那個病毒怎麼辦?他們是要消滅那個病毒嗎?”

楊峯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吧。而且,這個事情你還必須進行保密,所以,你寢室裏面的最好還是隱瞞得好,知道多了對他們也沒有什麼好處。”

蕭揚:“知道了。”

楊峯把蕭揚送到了離首都大學校門口不遠的地方就停下了,然後由蕭揚自己走進首都大學,大概走了半個鐘頭,蕭揚到了自己的寢室。

進入寢室,一看,到是好,寢室幾個全部都在,看到蕭揚回來,熱情地打招呼呢。

蕭揚也微笑着打招呼,然後走到自己的電腦桌面前,打開電腦。

其他人見蕭揚一回來就是開電腦,到也知道他有事情做,便沒有打擾,現在正是午休的時間,其餘三個還纔剛剛躺上牀呢……

在系統啓動過後,蕭揚將可以泄露自己身份的資料等等從自己的電腦上移除,仔細再檢查了一遍,這才配置好局域網設置,然後將那個煙盒大的移動硬盤插到USB接口上。

只見煙盒上有一個紅色的燈光閃耀着,立即發現電腦桌面上出現了一個提示:“插入了一個移動硬盤,建立了一個未知連接,全部資源利用於此設備的數據傳輸,請不要進行任何操作!”

蕭揚當然知道智能體的數據量是相當大的,雖然自己的計算機也算是高端配置了吧,但是對於這些三大聖地的傢伙,即使是分身來說,也是遠遠不夠用的!所以,他們基本上都是從硬盤裏直接快速進入局域網內,進行電腦的分佈式應用,讓每一臺電腦分擔一點點負荷再說……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