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澤離開丹師聯盟這一段時間,青木施展雷霆手段,直接清除了忠於古澤的煉丹師。其餘一些人,要麼是武力威脅,要麼是寶物誘惑。現在丹師聯盟幾乎所有人都成為了青木的手下。

此時青木幻想著,等古澤被吒念墨蟲殺死之後,遺失之地第一煉丹師的名頭就是他的了,任何人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想必古澤那老東西已經被吒念墨蟲殺死了。」青木在丹師聯盟大殿中來回走了兩步,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古琴和李元瑤這兩個小丫頭一天沒有死,我一天無法心安,必須派人殺死這兩個小丫頭。」

至於古澤,他已經完全不擔心了,因為即使古澤現在還沒有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對他來說沒有半分的威脅可言。

然而,正在青木得意不已的時候,一個渾厚熟悉的聲音傳入了大殿之中,青木全身一震,如同中了定身法一般。

「請久未見,不知青木兄可好!」

聲音如同雷霆,在大殿之中滾滾咆哮,震動八方,偌大一個大殿隱隱都震動起來。

隨著聲音的落下,三個人的身影已經來到了大殿前站定。

「古澤,你沒死?」

青木豁然怔住,不可置信的看著正前方的一名老者,身體都有些顫抖起來。怎麼可能,浩瀧不是將吒念墨蟲放進古澤的身體裡面了嗎?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為什麼吒念墨蟲還沒有殺死古澤?

這完全不可能啊!

任憑青木怎麼想,也是想不到有陳風這個『異類』會幫助古澤煉化掉吒念墨蟲,而且古澤的修為一舉提升到了玄液境頂峰了。

「你都沒有死,我怎麼可能死掉。」

古澤緩緩上前,語氣不急不緩道。

青木眼中閃過一道凶光,想要喊人擊殺古澤,但是古澤來了這麼久,一個人都沒有進來,這就足以說明古澤已經控制住了丹師聯盟的所有人。

這就意味著,青木之前所做的部署和付出的代價全都是徒勞的。

「吒念墨蟲是你交個浩瀧的?」古澤語氣平靜問道。

「不是我!」

青木本能的否認,但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道:「什麼吒念墨蟲,是什麼東西?我完全不知道,和我沒有任何關係。」語氣凌亂,話裡面破綻百出。

古澤搖搖頭,輕聲一嘆,道:「青木,我與你相識也有兩百年時間了吧?」

青木不明白古澤這話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點點頭。

「兩百年時間啊!」古澤仰頭看天,「人生有多少個兩百年?又有多少個相識兩百年的好友?我們雖然算不上好友,但也算是盟友吧。」

「平時你與我在經營丹師聯盟上有些分歧,但那都是小事,大家生氣一下也就過去了,但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你會指使我的弟子來殺我。」

說到後面,語氣陡然變得冷厲起來。一股強悍的氣勢從古澤的身上爆發出來,如同潮水一般,鋪天蓋地的朝著青木壓下來。

青木一個踉蹌,差一點摔倒在地,驚懼道:「古澤,你想要幹什麼?這件事情和我沒有關係,求你不要殺我?」

「你不是一直需要赤焰仙果嗎?我知道哪裡有一枚。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告訴你赤焰仙果在哪裡。」

赤焰仙果是一種火屬性的靈果,其品階已經達到了玄級,對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人來說有著絕大的助益。

古琴是火靈之體,如果有一枚赤焰仙果的話,她不僅是在修為之上,而且在煉丹方面都會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為了古琴衝擊玄級煉丹師,古澤也是花費了巨大心血,但是赤焰仙果難以尋覓的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以他丹師聯盟大長老的身份,足足尋覓了百年時間,也沒有找到任何關於赤焰仙果的消息。

今日陡然從青木口中聽到赤焰仙果的消息,古澤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是大喜起來。

身形一閃,便衝到了青木的面前,抬手就要去抓青木。

然而,古澤的身形還沒有靠近青木的時候,一股無比危險的感覺油然而生,古澤全身汗毛根根乍起,背後冷汗直冒。

再看青木,哪裡還有之前膽小驚懼的模樣了?

只見青木伸手入懷,飛快的取出一張符籙出來,真元注入其中,符籙的光芒大亮起來。

這竟然是一張地級七品的雷暴符。

雷暴符的威力本身就是巨大無比,任何武者都不能輕視的大殺器。而青木手中的這張雷暴符竟然還是地級七品的,其威力足以毀滅一座山峰了。

「師兄小心!」

陳風和古琴兩人大急,想要上前拉回古澤,但是為時已晚。雷暴符一陣光芒閃爍之後,轟然爆,炸開來。

如同一顆炸,彈丟進了水面,升起一朵巨大的火焰蘑菇雲,強大的衝擊波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下。

丹師聯盟所有的建築,被這衝擊波席捲到,如同豆腐一般,化成碎屑,向著四面八方飛去。

丹師聯盟的一些低級武者,幾乎全部被這一個衝擊波帶走了生命。剩下的一些人身上要麼有防禦寶物,要麼是運氣好,躲藏在了地下,才沒有被這衝擊波滅殺。

唯有凝真境極其以上的武者,才沒有被這巨大的衝擊波殺死,但也一個個都是重傷倒地,有些更是人事不省。

一個地級七品雷暴符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

再看原來大殿的位置上,只有一個深達五六十米,方圓近三百米的大坑。之前所有的一切全部化為了飛灰,也不知道被衝擊波吹到了哪裡去了。

大坑的底部,四個若隱若現的的人影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像是被雷暴符炸死了一般。

突然間,一個人影動了動,抬起了腦袋,臉上髒兮兮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乞丐。通過其身上的服飾,依稀能夠看出來是古琴。

「臭傢伙!」


古琴搖了搖有些昏呼呼的腦袋,左右看了看,馬上發現了旁邊一個橫躺著的人。她知道,這就是陳風那個臭傢伙。

搖搖晃晃的來到了陳風的身邊,輕輕推了一下陳風。沒有反應,古琴不覺有些著急了。

「臭傢伙,你醒醒啊!」

陳風依舊是沒有絲毫反應,於是連忙從身上取出一顆丹藥給陳風服下。用髒兮兮的小手擦掉陳風臉上的灰塵,一張冷峻的兩旁出現在眼前。

古琴不否認,她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喜歡上了這張臉了。

古琴覺得很不可思議,從她記事開始,身邊便圍著了許許多多的男孩子。這些男孩子個個都是相貌英俊,氣度非凡。長大之後,那些英氣逼人的公子哥天天在她面前獻殷勤,讓她煩不勝煩。

所以一開始看到陳風的時候,古琴就有一種本能的討厭。認為陳風就和那些世家公子哥一樣,是來討自己歡心的。

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陳風這臭傢伙不僅沒有討她歡心,而且還欺負她。她之前就被他欺負的死死的,恨不得把陳風這臭傢伙丟進糞坑,再仍幾塊石頭砸死陳風這臭傢伙。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陳風這臭傢伙的影子天天出現在了她的腦海之中,讓她趕也趕不走,拍也拍不滅。

經過了冰獄洞天的共患難之後,古琴已經明白,自己喜歡上了陳風這臭傢伙,但就不知道陳風這臭傢伙有沒有喜歡上自己。

在此之前,古琴為此事很是糾結,忐忑,但今天之後,她再也不會忐忑害怕了,因為就在剛才,最危險的時候,陳風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軀為她當下了雷暴符的衝擊。

要是陳風有個什麼意外,古琴怎麼也不能原諒自己。

爺爺有一件護身法寶,在雷暴符的爆炸之下並沒有死亡,只是昏迷了而已。

唯有青木,直接被雷爆符炸死了。

現在只有陳風的情況不明,古琴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稍稍恢復了一點之後,便抱著陳風和古澤兩個人飛快的離開了丹師聯盟。

此時丹師聯盟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被雷暴符直接殺死的武者超過了八成,同時還有無數武者重傷。

丹師聯盟的煉丹師十不存一,可以說,丹師聯盟接近從遺失之地除名了。

古琴並沒有走多久,一個渾身滿是邪氣的年輕人出現在了丹師聯盟的廢墟之上,陰邪的目光一掃,丹師聯盟的慘烈情況全部收進眼裡。

滿身邪氣的年輕人冷哼一聲,身形已然消失在了原地,空中隱隱傳來邪氣年輕人冷冷的聲音。

「毀滅丹師聯盟者,死!」 陳風重傷昏迷,陳家所有人陷入了恐慌之中。※在陳江流沒有回來之前,陳風就是陳家的希望,絕對不容有任何閃失。

陳風是和古澤一起去丹師聯盟的,古澤雖然也受傷了,但是沒有幾天就好了,古琴更是毫髮無損,這讓一些比較激進的陳家年輕人坐不住了,呼和著,要找古澤討要說法。但還沒有等他們有任何動作,便被陳無風強勢鎮壓了下來。

陳風的房間內,陳無風、古澤兩個人眉頭緊皺,滿臉的陰鬱之色。

古琴和陳青青茗兒三女圍坐在陳風的旁邊,關切的看著昏迷中的陳風,臉上寫滿了擔憂。

特別是古琴,要不是陳風為了替自己檔下雷暴符的攻擊,陳風也不可能到現在還不能醒來。這讓她既是擔憂,又是恐懼,生怕陳風再也醒不來了。

陳青青和茗兒看待古琴的目光則都是有些怨怪,但此時兩人一顆心都放在了陳風身上,這個時候並不會說些什麼。

許久之後,古澤打破了房間中死一樣的沉默,道:「師弟身上的傷勢早已經痊癒,現在還沒有醒來,老夫推測師弟的意識進入了一個特殊的境界之中。」

「現在想要喚醒師弟恐怕有些困難,也只有等師弟自己慢慢從那個特殊的世界中蘇醒。」

陳無風點點頭,事實上他也看出來陳風的情況了。

早在幾天之前,古琴將陳風帶回來的時候,陳風的傷勢就已經痊癒了。要是一般人,受了那般重的傷害,沒有個十天半月是根本恢復不過來的。

而古琴只是給陳風服用了一顆普通的療傷丹藥而已,陳風的傷勢就完全痊癒,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陳無風走到陳風面前,再一次查看了陳風一番,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就如一個正常昏迷中的人一般。搖搖頭道:「話是這麼說,但是陳風一日不醒來,對陳家族人士氣的打擊就加重一分。」

「如果陳風三五年內不能醒來的話,恐怕七十二家族絕對會群起而攻之,到時候,陳家絕無生還可能。」

古澤也是沉默了,他雖然看出來陳風的狀態,但並沒有什麼辦法喚醒陳風。也不知道該不該喚醒陳風才好。

雷暴符引爆的那一剎那,陳風沒有半分猶豫,用自己的身軀擋在了古琴的面前。全身真元鼓盪之下,形成一個個真元護罩,將他和古琴兩人守護的結結實實。

這還不止,殺戮之氣形成殺戮劍網擋在身前。

即使是如此,雷暴符爆炸的那一剎那,強大的衝擊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殺戮之氣劍網和真元護罩沒有半分的阻擋,便徹底破碎開來。

陳風大驚之下,也不顧消耗,將身上所有的防禦法寶,攻擊法寶一股腦的丟過去抵擋。

奈何,陳風當時的真元已經消耗大半,丟出去的法寶威力太小,片刻間就被雷暴符強大的攻擊力轟擊成為碎屑。


眼見著雷暴符的衝擊波襲至近前,一道道乳白色的光芒從陳風的右手手臂上發出。

這是狼牙玉發出來的光芒。沒有讓陳風失望,狼牙玉順利擋住了雷暴符的衝擊,成功救下了他和古琴兩人。

但是隨著卡擦一聲玉石碎裂的輕響,陳風的意識便陷入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之中。

這是一個純潔,沒有任何人類污染過的世界,這裡充滿了祥和,寧靜,就如一個世外桃源,又是一個人間仙境。

在這裡修行,必定事半功倍。

陳風也不知道在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行走了多久,但是他發現,他的身體非常喜歡這裡。因為這個世界讓他的精神得以放鬆,可以不去想其它任何事情,任何仇恨都可以放下。

四周乳白色的光芒,猶如聖光,讓他的心靈和身體得到洗滌,全身上下都是舒暢無比。不知不覺中,他丹田上方的那顆乳白色米粒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著。

幾天的時間過去,那顆米粒大小的乳白色光團變成了成人拳頭大小。

陳風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這股乳白色光團裡面所蘊含的驚人能量。彷如就是神光,凌駕於一切的能量之上,可以毀滅一切,也可以建造一切。

隨著丹田中乳白色光團漸漸的增大,陳風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覺得自己不是人類了,而是一種生命層次更加高的種族。

那是一個偉大的種族,凌駕於諸天萬界任何種族之上。

也許是神族,也許是仙!

陳風說不清楚,但是那種感覺越來越清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高大的女子雕像出現在了陳風的面前。

這尊雕像實在是太高了,陳風抬起頭來,也只能夠看到這女子雕像的一雙精緻的玉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