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劍魂狀態的許問峰笑道「恆毅你就是太重情,區區武魂而已,竟然不捨得放下!否則早用上神魂果魂此刻又何至於如此被動?」

恆毅後面、塘朗身邊的狂刀神不由激憤的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提刀上前替恆毅跟許問峰決一死戰!

是的,恆毅早就可以擁有神魂果魂,可是每一次誕生的神魂果魂恆毅總讓給別人,說自己有血鳳足夠。


狂刀神、塘朗都是得到神魂果力量的人之一,許問峰的嘲諷等於是在他們臉上破污水!

恆毅的做法如果是愚蠢可笑的,那他們豈非都成了蠢物?

「真該死!」狂刀神雙刀緊握,一旁的塘朗道「族長既然可以應付,我們還是殺敵吧。」

這時,不敗戰神族的大軍已經衝殺了過來。

狂刀神把怒火轉移到殺過來的不敗戰神族身上,舉刀下令道「幹掉他們!」

說話間,一人當先飛衝出去!

眾多早鼓足氣勢的無雙神族隨著帶領的神統帥、族神們的命令高喊著衝出!

雙方的戰士猶如無窮盡的汪洋,兇猛的碰撞在了一起。

螳螂的雙刀過處,壓倒性的力量配合得到神魂族身體后原本種族的力量化成的能夠增強殺傷力的特殊天賦,刀鋒過處,將不敗戰神族頂尊連人帶法器一併斬斷,能阻擋幾刀的根本沒有;狂刀神奮勇衝殺,尋常頂尊根本無法靠近到他長刀範圍之內。

化作劍魂的許問峰不斷環繞恆毅施加劍氣,劍魂狀態的他不停消失,在小範圍內閃爍不斷,迅快的讓人難以捕捉。


而這本來也是神魂族劍魂武魂的特殊力量。

神魂果武魂的完全適應性在這時候體現無遺,應對不同的戰況和對手,環境,都能夠變化出具備優勢特性的武魂力量,讓自身首先在這方面立於不敗之地。

恆毅的身形幾乎沒有移動,一直氣定神閑的揮動天意劍,道道劍氣從四面八方飛閃劈落,卻全被恆毅的劍準確無誤的擋住,震散。

「怎麼不還手?」化作劍魂,在恆毅周圍不停閃動的許問峰笑道「難道在這種時候了你還抱著婦人之仁?大哥跟你說過,人最重要的是自己,只要理由足夠,就可以為了自己犧牲其它所有人!你這般被動防守有什麼意思?今天正是不敗戰神和狂殺神孰高孰低之爭塵埃落定之日!儘管讓我看看這些年你到底長進了多少!」

恆毅片刻不放鬆的留意著周圍劍氣攻來的勢頭,語氣沉靜的開口道「大哥該知道,神魂果武魂固然是最強不錯,卻不意味著就一定能夠勝過別的武魂。我本不需要反擊,就這麼打下去大哥也一定會退。」

「想憑藉你的真氣無限的天賦力量耗贏?恐怕你撐不到那一刻。恆毅,大哥明白跟你說吧,從你建立無雙神族開始我就做好了這種準備!你我的淵源早就決定了,必須有一個人死!當初設計李狂的時候我早知道李狂和鄭飛仙給你設伏的計劃,故意裝作不知道,想借追神軍團的力量殺了你!明白了嗎?天真的恆毅!你我縱然有兄弟情義,但在利益面前,在你註定成為我許問峰絆腳石的情況下,我早已經做好殺你的準備,甚至早曾在暗中這麼做過!只有你自己始終以為所謂的兄弟情義能夠勝過利害關係!」(未完待續。。) 如今形勢許問峰自問已經沒有維持所謂兄弟情義的必要,不過你死我活而已,早一日殺死恆毅就能早一天變成靈魂完整的步驚仙!

而此刻恆毅如果只守不攻,他的確難以取勝,所以不惜說出這些秘密以激怒恆毅,迫使他因為憤怒而生起殺心。

然而,許問峰卻沒有如願以償的看見恆毅因此憤怒。

恆毅的神情仍然沉靜如初,彷彿這番話讓他根本無動於衷。

「你不信?」

「大哥,我早就知道了。」恆毅很沉靜的回答,讓許問峰不甘心的暗暗咬牙。

早知道了?

不甘之後,許問峰又忍不住笑了起來。「是啊!你早就該猜到,否則還叫什麼無雙神?還有什麼資格跟我齊名於宇宙!既然如此,就該反擊!如果沒有你——我早已經得到黑月;如果沒有你,徐自在除我還能愛誰;如果沒有你,紅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恆毅——你就是竊賊,盜竊了本來屬於我的力量,本來屬於我的一切!我想殺你,不是一天兩天了!揮動你的劍,如此只守不攻還算什麼狂殺神!縱然我殺了你宇宙中的人也會說,只是你心慈手軟不忍心跟我動手而已,我許問峰要的可不是這種勝利!」

聽著許問峰的這些心聲,恆毅不由為如今的局面暗暗悲哀……

可是,他又知道沒有什麼值得懊惱的。

因為這一天,他已經竭盡全力的避免,卻不可能為了迴避這一天而不惜放棄肩膀上的責任。對無雙神族的責任。

倘若許問峰有和他一樣的理念,他可以讓許問峰成為領導者。而自己甘願作為輔佐者,可是許問峰沒有。他也就不可能這麼做。

這是不能迴避的戰鬥,但恆毅很清醒,也很冷靜的知道,這場戰鬥固然不能迴避,也並不意味著只有以其中一方的死亡才能夠結束。

「大哥,你沒辦法打亂我的冷靜。今天我不會反擊,大哥要戰就繼續這麼戰下去,只是我說過,不敗戰神族贏不了。不管這場戰爭堅持多久最終慘敗退走的還是大哥。至於我——大哥你不可能殺得了我,縱然真有那麼一刻大哥揮劍就能殺死我的時候,大哥也千萬不要那麼做,可以囚禁我,但大哥你卻絕殺不了我。」

「那不可能!你只是個竊賊!絕不可能——」許問峰儼然明白恆毅這番話的意思,不禁勃然大怒!

驟然從劍魂狀態恢復了原形,原本附身的劍魂力量突然消失,緊接著額頭亮起個螳螂形的印記,手中的新月斷劍上凝聚的特殊力量化成大幅提升殺傷力的劍氣。

許問峰飛衝過來。揮動手中的斷劍朝著恆毅不停揮劍!

新月斷劍、天意劍在兩人之間不停的碰撞,爆發的劍勁不絕閃動著黑紅、混雜金藍的光芒。

「既然你反擊,那就一直挨打到死吧!」

神魂果變成了螳螂武魂讓許問峰的殺傷力得到提升,雖然代價是行動能力減弱。但因為恆毅不反擊,他便一味的強攻猛打。

許問峰的劍力更沉,但恆毅的天意劍仍然總能穩穩擋住。

看著恆毅那一位防守到底的姿態。還有那雙乾淨的眼睛,彷彿跟他意識中至今沒有消失的那雙眼睛彼此呼應著的時候。他的怒火更盛!

必須殺死他!

必須殺死恆毅!

這是他內心的魔障,妨礙他自我存在的魔障!

殺死恆毅。殺死這個竊賊,得到他的力量,讓自身更完整!

戰爭,已經開始……

恆毅和許問峰所在的戰區雙方衝殺在一起的時候,無雙神族所有的戰區也同時陷入了正面廝殺的拼殺之中。

自然王一聲令下,花園精靈族的地飛龍騎兵為首,密密麻麻的新興頂尖戰鬥力隨後,以兇猛的勢頭瘋狂衝擊無雙神族防守的陣勢。

一頭頭兇猛的地飛龍騎兵沖開防禦型頂尊的阻擋,沖入無雙神族的陣勢之中。

一個個飛龍騎兵揮動長槍,正準備肆無忌憚的橫衝直撞繼續混亂無雙神族的陣勢時,卻見一群群穿著重甲的防禦型頂尊猶如等著他們衝進來那樣,一起圍攏了過來;而且每個防護性頂尊都只有盾牌,沒有兵器,巨大而厚實的盾牌拼湊成密不透風的銅牆鐵壁。

一個防禦型頂尊後面還跟著一列,維持著默契的速度衝鋒包圍過去,頓時將一個個飛龍騎兵壓擠在厚實大盾環繞的包圍中,猶如擠壓一塊巨大的肉般,四面八方匯聚的合力壓的飛龍騎兵和地飛龍獸根本動彈不得。

而在地飛龍獸的腹下,僅僅一個盾牌缺口的位置處,一群無雙神族戰士飛衝過來,拿著長槍法器不停的朝著缺口裡面狂插亂捅,只把裡面的地飛龍獸刺的哀嚎慘叫不已,那些長槍上又都燃燒著各色的火焰,刺傷地飛龍獸的同時雄性烈焰爬滿了地飛龍獸的身體,攻擊不停,火勢不止!

原本看似被衝破的無雙神族的陣勢,這時候前面合攏,將地飛龍騎兵們完全圍困在裡面,外面的花園精靈族戰士瘋狂衝擊,卻都被防守的無雙神族防禦型頂尊們擋在了外面,根本無法衝進去接應!

從歷練珠中知道花園精靈族引以為傲的十二色地飛龍騎兵不僅沒有發揮應該有的戰場力量,反而陷入絕望的困境,自然王不安的暗暗拳頭緊握。

地飛龍騎兵是花園精靈族的驕傲,是過去地龍騎兵增強提升的兵種。

花園精靈族的戰爭都是以地飛龍騎兵為核心進行,以地飛龍騎兵沖入敵人陣勢,憑藉更強大的衝擊力量肆意橫衝直撞的混亂敵人的陣勢,後面的大軍緊隨壓上,以穩定的陣勢攻擊敵人混亂的陣勢,如此持續推進,這就是花園精靈族長久以來的驕傲。

如今地飛龍騎兵團全都陷入這種不可能的絕境,戰鬥力的損失幾乎可以用過半來形容!

這場戰,還能贏嗎?

第一神長老難以置信的道「這、這怎麼可能!無雙神族簡直像是知道我族進攻哪裡,有多少兵力那樣早有安排的等著!」(未完待續。。) 是啊……

自然王又哪裡沒有這種疑問?

這樣的局面除非是早知道他們有多少兵力,會打哪裡,不然的話絕沒有辦法做到!

數量眾多的邊境防守線,正常情況哪裡可能安排好那麼多的防禦型頂尊,擺好了應對的陣勢,然後等著每一個地飛龍騎兵落入陷阱?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不是約定戰場的正面對決,是突襲發動、同時進攻的無雙神族邊境星球超過一億數量的戰爭啊!

可是,為什麼?

到底為什麼?

自然王拳頭緊緊握著,兩大超級文明因為秘法獲取許多不可思議的軍事信息,無雙神族又憑什麼?

第二神王在這時候杏牙緊咬,憤恨無比的道「王!我族行動秘密泄漏,必定有非同尋常的叛徒!此事必定跟聖王有關!為了無雙神族她早已經忘記了我族的榮譽,她的心早已經背叛了偉大而驕傲的花園精靈族!」

第二神長老這時候又道「王!我以為此事一定跟易之女王有關。易之女王跟無雙神族本就交情非淺,一度有傳聞她對無雙神很有好感,多年來王多次為易之女王安排婚配對象都被她拒絕,據說就是因為易之女王早有傾心對象。易之女王因為兩大超級文明秘法的事情被軟禁,可是王對她過於寬厚,沒有嚴厲限定她在神殿中的活動範圍。易之女王作為族神王,難免有其族眾因為她而喪失了對偉大花園精靈族的榮譽和驕傲,如此重大的軍事行動如果不是出自神殿內有限的人透露信息。絕不可能被無雙神族全盤知曉。易之女王嫌疑極大!」

第六神長老這時候也道「王!服侍易之女王的人早曾經親耳聽見她曾經說過一句話『我該在戰場,卻在這裡』。其對王有不滿之心。由此可見一斑!」

易之女王?

自然王不願意相信,也難以相信。

易之女王的忠心她一直是相信的。

聖王?

她也不願意相信。但聖王的心在無雙神身上的事情她早已經知道,如果聖王知道花園精靈族參與進攻無雙神族,如何選擇卻讓自然王根本沒有把握。

相較之下,她更願意相信跟聖王有關。

「易之女王不出神殿,嚴密的監察陣監控之下不可能做什麼。」

第二聖王忙道「王忘了兩百年前聖王主持的潛伏行動了嗎?」

自然王不禁為之一怔……

那時候,聖王曾經施展了一種秘法,確保那次很重要的潛伏行動的戰士即使被敵人以靈魂類法術審訊也不會泄漏真實情況,但時效性很短,可是聖王以不可思議的手段進入敵人神星。實現定期給潛伏的戰士重新施法,確保那次行動完美收場。而且在最後聖王還一個人刺殺了該族的族神,還是在對方神殿里,而且對方神星的監察陣當時根本沒有發現情況。至今自然王不知道聖王是如何做到,第二神王的提醒分明是說,如果聖王參與,遊說易之女王,那麼神殿可以如同虛設,定期對易之女王進行的靈魂法術的訊問也沒有作用。

自然王這才決定不得不對易之女王嚴加防備。傳令道「讓易之女王不出神殿居處,嚴禁跟任何未經許可的任何人接觸。」

第二神長老當即領命轉達。

一時間,自然王在內,周圍眾多神長老們都覺得能夠避免未來再發生這種事情了。

可是。眼前的戰鬥如果就這麼打下去,一定難以取勝。

自然王當然也知道,眾多戰鬥的情景回饋的結果都顯示出戰況對他們非常不利。

可是。如今眾多地飛龍騎兵都落入敵陣,不可能不搶救!


失去了地飛龍騎兵的花園精靈族還有什麼優勢可言?

「全力衝擊敵陣。接應地飛龍騎兵團撤出!你們立即著手兵力的重新規劃,改變不利的局面。」

「是!」

……

花園精靈族方面陷入苦戰。

不敗戰神族的戰鬥力類型構成部分跟花園精靈族不同。並不圍繞如地飛龍騎兵這樣的特色兵種為中心戰鬥,因此戰鬥的情況一是難分難解,還看不出勝負情況。

但花園精靈族還不是最糟糕的。

這時候處於噩夢中的——是神魂聯盟!

對,噩夢。

當神魂聯盟的大軍同時進攻無雙神族超過兩千顆邊境星球的時候,列陣等待的無雙神族的軍團在雙方即將接近的時候突然變陣,緊接著從無雙神族陣勢中蜂擁衝出許許多多的地飛龍騎兵!

其數量之多,是李西雲無論如何沒辦法預料的!

花園精靈族的地飛龍騎兵衝擊陣勢的能力向來雄踞宇宙第一,因此跟花園精靈族作戰的時候都一定會有相當的針對性準備,以避免被地飛龍騎兵輕而易舉的迅速沖亂了陣勢。

可是,神魂聯盟根本想不到無雙神族會擁有數量驚人的地飛龍騎兵,又怎麼可能有針對性的準備?

軍團的編製都是以常規組合對常規組合,驟然遭遇地飛龍騎兵的衝擊,陣勢很快就會沖亂。

本來看起來採取守勢的無雙神族軍團在地飛龍騎兵衝出后發動集體衝鋒。

沖入神魂聯盟陣勢的地飛龍騎兵橫衝直撞,很快將陣勢的前列沖亂,神魂聯盟大軍被沖亂的陣勢無法有效彼此配合作戰的時候,衝鋒的無雙神族大軍輕易將神魂聯盟前列的戰士分割包圍。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