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同學竊竊私語,接下來是女子做了,女生開始一個個捂著肚子,半蹲著,「哎呦,老師,我們來例假了,不能做仰卧起坐。」

鍾離也捂著肚子,都裝著可憐,我忍不住笑,愧她們想到了這招,老師搖了搖頭,「既然如此,來月事的就免了吧!」

鍾離和那幾個女子歸到隊伍中,我站了出來,「老師,鍾離沒來月經。」

鍾離和其她女生一愣,男生也是,體育老師更是,目光都看著我,「你怎麼知道?」老師道。

「她是我女朋友,我怎麼能不知道。」

所有同學開始笑了起來,鍾離有些尷尬,踹了我一腳,我轉過頭,拉過鍾離,將她按在墊子上,把著她雙腿,「你必須做,不許偷懶。」

「黑主……」鍾離撅著嘴看著我,其他同學都開始去踢足球去了。

「加油鍾離,快點,做完我們也去玩。」

「不行了黑主,累死我了,」鍾離倒在墊子上,冒出了汗珠。

「我去,你可真完蛋,這就不行了,你看我那三十是怎麼做的。」我驕傲道。

「不行黑主,累死我了。」鍾離擺著手。

我坐在鍾離身旁,倒在了她身上,「你說哪隊會贏?」

鍾離看著那些同學道:「不知道?你不去玩嗎?」

「不去,我要陪著我的公主。」我和鍾離就這麼呆了一節課。

下課後,王碩找來了我,把我拉到了廁所,其他同學跟了過來,「喂,脫褲子。」

「呃,不會吧大哥,你還真要喝啊!」我傻笑的看著王碩。

「你們把他褲子脫了。」王碩叫了幾個弟兄,我被他們架起。

「不是……不用喝了。」我捂著褲襠。

「那就把鍾離讓給我。」王碩道。

「那你喝吧!」我脫下褲子,「拿個礦泉水瓶來。」

一位同學遞給我一個瓶子,農夫山泉的瓶子,我尿了半瓶,遞給了王碩,王碩要接過瓶子,我擋住了王碩的手,「這次就算了!」

王碩咽了口唾沫,「男子漢大丈夫,不做大豆腐。」王碩接過尿液,一口氣,沒呼吸的幹了半瓶,喝了后,開始嘔吐。

我豎起大拇指,「王碩是吧!厲害。」

王碩開始吐了起來,對我擺了擺手,我沒理任何人,任由他們的竊竊私語。

晚自習結束,我去了男生宿舍,鍾離回到了女生宿舍,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找人保護鍾離,鍾離到底怎麼了?

我拿起衣衫穿在身上,走出了男生宿舍,來到了女生宿舍,女生宿舍在樓上,男生在樓下,來到走廊,發現鍾離從宿舍走了出來,身上穿著粉色的長衫,我抖了抖衣衫,「嘻嘻,我來嘍。」

我穿著外套跟在鍾離身後,來到了學校操場中的小樹林中,天上月亮很圓,「月下會情郎,呵呵,這是多麼的有情趣啊!」我小聲道。

鍾離靠在樹上,看了看錶,我沒走出去,而是看著鍾離下一刻會幹嘛?

鍾離看了眼月亮,我走到鍾離身後的樹后,一把捂住了鍾離的嘴,鍾離一驚,想要叫喊,卻叫不出。

我立刻抱住鍾離,和她親吻,鍾離一見是我,立刻停止了掙扎,閉著眼睛,我們站在大樹下,昏暗的月光照射下來,鍾離緊緊的抱著我。

「在這黑夜裡,就我們兩個,你不怕啊!」我看著鍾離。

鍾離摟著我的脖頸,「有黑主在,我不怕。」

「噢!是嗎?我問你,你心裡是不是只有我一個啊!」我手拉開她衣服拉鏈。

「當然,我的心裡,這輩子只裝得下你。」

師傅不在這裡,躲過攝像頭,我們想幹啥幹啥,「呦,怎麼都是粉紅色的,下次吧外衣和內衣換換,我喜歡藍色的。」

「嗯!」鍾離輕聲應了一聲,呼吸急促。

「噓,小點聲,戒備下為好,被發現可就不妙了。」我解著鍾離衣服。

「有點冷……」鍾離打了個冷顫。


「是啊!這的陰氣重,而且晚上溫度下降,更冷了,沒事,我給你取暖。」我抱著鍾離,將她放在了長椅上。

「呼~」

一股風吹過,我立刻戰了起來,鍾離穿上衣服,一個身影出現在我身後,火符掏出,扔向身後,「急急如律令!」

火光一閃,黑影不見了,「怎麼了黑主。」鍾離拉著我手道。

「陰魂,想要來嚇唬我們,吹滅陽火,不過我們在親密,所以那時陰陽都會增加,陰魂厲鬼不敢靠近。」

「在哪?」鍾離看著四周。

「消失了,你看不到。」

指甲伸出,刺破了手心,將漫在了鍾離的眼睛上,「幹什麼?」鍾離剛要擦,就被我攔住。

「別擦,我的血可是很厲害的,能通靈。」

「是嗎?」鍾離靠在我懷裡。

「寶貝,我們繼續,不用管它們,我們來雙修吧!」

「這……」鍾離還要說,我立刻用嘴擋住了她的話語。

「我可不想聽到你的拒絕。」我惡狠狠的說出,摟的鐘離更緊了。


巧舌如蛇穿越櫻唇,在溫暖的口腔中尋覓,呼吸越來越急促,氣息如火般灼熱,壓在她酥胸上,感覺到了她心口亂撞的感覺,緊抱著她的雙手漸漸鬆開,在哪柔軟的背部輕撫,鍾離的臉色緋紅,閉著眼睛,「呵呵,**一刻值千金。」

不安分的手在嬌嫩翹臀處留下餘溫,鍾離有些反抗,但她是擰不過我的,鍾離矜持著,雙唇略過她臉頰,向下游來,輕輕的解開了褲子,我興奮的看著鍾離,沒有師傅的管束,今天鍾離就要成為我的女人了,呵呵,內心有點小激動啊!

在我手向下探去一瞬間,一陣陰風拂過,我他媽立刻站起,「媽的,打攪小爺好事。」

我抱著鍾離,身體發著微光,「天地通,鬼神劫,破,滅……」

金光發出,瞬間照亮了一半黑夜,一個全身發黑的陰魂向我攻擊來,我立刻朝陰魂發出攻擊,道光發出,陰魂慘叫,沒想到四周也是陰魂,大片陰魂成片的消散,撒開鍾離,我坐在一旁。

「怎麼了黑主。」

「沒什麼,這的陰魂很多,我們得小心。」

鍾離看著我,「繼續嗎?」

「呃……」我一驚,露出微笑,「呵呵,還想繼續啊!」我拖著下巴。

鍾離捂著胸口,眼睛看向一旁,臉紅紅的,手朝她胸口摸去,「牙印還在。」我摸著上次被我咬的牙印。

「當然,因為我是屬於你的。」

「沒想到我的魅力這麼大。」在我想要脫褲子的時候。

「喂,同學,大半夜不去睡覺幹嘛呢?」保安大爺在巡邏。

聽見聲音,我和鍾離慌了神,立刻穿上衣服,拉著鍾離就跑,在夜幕下,保安大爺沒有看見我倆的面目,只是個影子而已,我和鍾離打算走的時候,剛要出林外,我們聽到了**聲。

「這麼晚了,誰還在林子里。」鍾離提著心。

「說不定是哪個陰魂,厲鬼,走,去看看。」我拉著鍾離,順著聲音的來源處走去。

來到此處,我們躲在草叢中,一個長椅上,一對狗男女正在做苟且之事,我立刻捂住了鍾離的眼睛,「捂住耳朵,不許聽。」我小聲道。

「為什麼?怎麼了?」鍾離還沒看到此景就被我捂住了眼睛,鍾離照做,捂住了耳朵,我看著那二人,男的不是王碩嗎?女的是高一的學生,我擦,王碩你個丫丫的,居然稱沒有女友,追鍾離,然而晚上和其他女人在這做如此苟且之事,那女的也真是傻,不知王碩是什麼樣的男人,就這麼把自己給了他,明天估計王碩就得甩她。

女子發出**的聲音,整的我全身都不舒服,看了眼鍾離,她不知的捂著耳朵,女子**著,「王碩那王八蛋,真是可惜了那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小點聲,別被巡邏大爺聽見。」王碩捂著女子的嘴,女子看起來很難受,皺著眉頭,王碩沒有在意,只是顧著他自己開心,而不在意身下的人。


「***,下手也太狠了吧,這兔崽子,飛得讓你黑爺爺教訓教訓你。」我捂著鍾離走了出來。

「為,大老遠的就聽見了你們發出**的聲音了。」我道。

王碩見是我,先是一愣,之後繼續,女子慌亂的要起身穿衣服,結果被王碩按住,「都是這小**叫的。」王碩惡狠狠的盯著女子。

「是嗎?喂妹妹,你怎麼能和王碩呢?明天他就會把你踹了的。」

女子臉色紅潤的看著王碩,王碩沒有理她「黑豬,你帶鍾離來這裡,難道也是……」王碩道。

「是啊!不過被巡邏大爺給打斷了,沒了興趣。」

王碩看著我,「要不一起。」

我看了眼王碩身下的女子,又看了眼鍾離,「好啊!不過我可不想讓鍾離看到你光屁股。」< 我剛摟住鍾離的腰,一隻鴿子落在了我的肩上,「啥玩意……」在我碰觸到鴿子的時候,鴿子變成了一張紙。 王碩驚訝的看著鴿子變成紙的景象,驚訝的看著我,我拿起紙條,「師傅的,丑大叔,給我買的手機得了唄,改天買個去,他還整了個飛鴿傳書,這都是幾十年代的了。」么埋怨的打開信。 「鍾離身體里存有血蠱,這種蠱變異而來,鬼怪喝血吃肉,可以提高修為,而她的身體,也是練蠱的上等材料,明天我也會去學校保護她。」 「不會吧!師傅也來。」我看了鍾離一眼,難怪喝鍾離血會上癮,而且靈力也在增加,哈哈,鍾離,你只會是我的,他人動,休想。 等我看完,紙自動燃燒了起來,王碩更是驚奇,「喂,這魔術這麼厲害,教教我如何。」 「不教,你人太色,還暴力。」把衣服扔給王碩,「穿上,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把你們的醜事告訴老師,那樣你就得對這學妹負責了吧。」 王碩指著我,「算你狠黑主,你給我等著。」王碩穿上衣服要離開,我手也放下了。 「好了鍾離睜眼吧!」 鍾離睜開眼睛,看到了王碩和那女子,「黑主,他倆怎麼在這裡。」 「不知道,碰到了。」 「那你捂我眼睛幹啥?」 「沒啥,只是看你聽不聽我話而已。」 王碩和女子都穿上了衣服,女子拉住了王碩,王碩瞪著女子,「鬆開,我們分手吧!」 女子一愣,抓著王的手更緊了,「不放,你得對我負責。」 王碩掙來女子,「負責什麼?是你答應做我女朋友的,我只是玩玩而已,誰叫你當真,玩夠了就分。」 「王碩,你也太流氓了。」女子伸出巴掌朝王碩打去,王碩接住巴掌,將女子推倒在地。 「是你自願的,我可沒強迫你。」王碩看向我,又看了鍾離一眼,「既然鍾離知道了我的真實樣貌,唉我也就不在糾纏了,本還想玩玩她的。」 我攔住了王碩,「居然敢在我面前說這話,看來不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是不行了。」 一拳打在王碩的肚子上,他捂著肚子,在我想在他身上貼爆破符的時候,鍾離攔住了我。 「幹什麼,讓開。」我道。 「貼上他會死的。」鍾離搖頭。 「是嗎?你很在乎他。」我當時是醋意大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