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示意龐大海護著倆女人先躲到一邊,然後掏槍上膛向前探路,走近了一看,頓時鬆了一口氣:屍蠟外殼一個大洞,裡面的東西已經沒了。

他剛要示意三人過來,某條岔道突然傳出一陣凄厲的嘶叫:「嘰嘰……」

ps:求收藏 這聲音一聽就是老鼠,當然也有可能是蝙蝠,但張青峰知道就是老鼠,因為他已經看到有老鼠在往洞里跑了。

叫聲不大,應該不是什麼大傢伙,而且就在前面的一個岔道里,所以張青峰還是過去舉起手電筒看了一下,一看之下頓時毛骨悚然!

不是嚇的,而是噁心的!

岔道是個入口,裡面是個大型的污水井,呈圓形,直徑十米左右,邊上有環形通道,井不深,也就兩米左右。

讓他噁心的是裡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老鼠,井下井上都是,小的拳頭大,大的一尺來長,有死的也有活的,活的正在吃死的,不過死得多,活的少,活的只有數十隻,死老鼠卻鋪了一地。

而且井邊的通道上,還有幾個剛剛看過的那種「三角形」的蠟屍,但也全是空的。

此時後面三人也趕了上來,龐大海邊走邊問:「這咋會有蠟屍怪?看樣子像耗子,有這麼大個兒耗子嗎!抓一隻回去賣動物園肯定值不少……卧槽!」

他也看見了污水井內噁心的場景。

成百上千的死老鼠,活著的還在吃同類屍體,張青峰看著都后槽牙疼,後面倆妹子更是噁心的花容失色,捂著嘴險些沒吐了,張青峰揮揮手,示意幾人別看了,趕緊過去,別打擾人聚餐。

但緊接著發生的情況卻讓張青峰不得不改變主意,因為身後飛來一群黑蝴蝶,一轉彎,直接飛進了遍布鼠屍的污水井!

幾隻大老鼠見到蝴蝶群,跟彈簧般躍起,開始截擊飛翔的蝴蝶,抓下來便立刻吞掉,好像這些蝴蝶對他們的誘惑力遠勝同類的屍體!

然後理所當然的,這些老鼠全部被點燃,嘶叫著開始打滾兒,身上的藍火將附近的老鼠、甚至鼠屍紛紛點燃,轉眼便變成黃色的屍蠟!

然後屍蠟緩緩凝聚,蠕動著形成一個高一米五左右的三角形黃色蠟屍,最後凝固不動。

原來這些蠟屍是這麼來的!

幾人還沒驚訝完呢,屍蠟破碎,一隻血屍怪鑽了出來!

這隻上百隻老鼠形成的血屍怪足有一米五高,外觀就是個「沒皮大老鼠」,慘白的皮膚上遍布青黑色的血管,但骨瘦嶙峋,沒皮沒毛的獐頭鼠目比普通老鼠更加滲人,剛一出來,就朝井下撲出,開始撕咬下面的活老鼠,咬斷脖子光喝血,與上面的那些血屍怪如出一轍!

不過污水井下有不少管道,鼠群受驚直接鑽進去逃走,鼠屍怪沒抓幾隻,活著的就全跑光了,然後它不依不饒的開始用力刨挖管道,可惜花崗石堅硬無比,一時半會兒它也挖不開。

龐大海嘎巴嘎巴嘴:「我靠,原來是這麼回事,質不夠,拿量湊……」看身後兩女滿臉恐懼,趕忙安慰:「別擔心,以我專家級的眼光判斷,被x物質感染的怪物只會襲擊同類……」

還沒說完,血屍怪躥上井邊的通道,惡狠狠的朝四人撲了過來!

張青峰掏出手槍對著它就是一通連射,不過這貨是老鼠變的,動作比人變成的血屍怪更快,而且還能抓著牆壁跑,別說爆頭,打中軀幹的都少!

好在這貨似乎也怕疼,而且膽小如鼠的本性似乎還在,中了幾槍后,直接蹦上牆壁,對著幾人怒叫幾聲,然後隱入黑暗中。

還沒等幾人鬆口氣,側面一個黑影撲來,張青峰趕忙躲避,舉槍又射,然後鼠屍怪再次躥入黑暗。

顯然,這貨膽小,不想硬拼,而是想就著黑暗掩護,從側面偷襲。

龐大海被駁了面子,惱羞成怒,趁張青峰換子彈的空一撥拉他:「你躲開,看我的!」對著再次撲出的鼠屍怪抬手也是幾槍。

不過他槍法也沒比張青峰好到哪去,依舊是大部分射空,打中的幾槍也是不痛不癢,不過卻似乎成功激怒鼠屍怪,居然不躲了,直接朝龐大海撲去!

龐大海「卧槽」一聲,猛地抓住它前爪,一人一怪直接變作滾地葫蘆。

張青峰順手把槍塞給阿雅:「拿著防身!」上去一腳朝鼠屍怪腦袋抽去,狠狠的踢中了龐大海後背,龐大海險些沒背過氣去,鼠屍怪趁機大嘴一張,朝著龐大海脖子就咬!

幸好龐大海反應快,一個頭槌撞在它鼻子上,然後順勢曲腿一蹬,直接將它踹飛,起身大罵:「你丫義大利人啊?」

張青峰怒道:「這麼大塊兒按不住這麼一小耗子?挨踹活該!」

龐大海反駁:「你丫試試!這貨勁兒可不比你小……卧槽還盯上海爺不放了是不!」直接又被鼠屍怪撲到身上!

這回張青峰長記性了,沒敢瞎踹,伸手抓住鼠屍怪的尾巴用力一拽,龐大海連踹帶甩,直接掙脫,張青峰也發了狠,拽著耗子尾巴朝著花崗岩牆壁猛掄,打定主意直接把它拽(讀一聲)碎了算!

不料剛拽一下,手中一輕,就剩個尾巴了……

然後就聽身後傳來女人的尖叫,緊接著「呯呯……」幾聲槍響。

張青峰心底一沉:壞了,忘了這倆妹子了!


此時倆人手電筒都掉地上了,張青峰也顧不得去撿,轉身朝著兩女所在的位置衝去,心中懊惱:答應照顧人倆妹子,結果一打起來全忘了,太他媽虧心了……

不過眼前的情景卻讓他一愣:柳夢瑤被阿雅護在身後,阿雅單手舉槍,槍口還冒著青煙,張著大嘴呼吸急促,兩女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鼠屍怪倒在地上還在抽搐,但明顯是被辦了。

張青峰趕忙過去把倆妹子往身後一護,龐大海這時候也撿起手電筒跟過來了,往鼠屍怪腦袋上一照,鼠屍怪腦袋正中好幾個槍孔,跟個五餅似的……

龐大海驚訝:「瘋子,你打的?槍法見長啊!」

張青峰搖頭,指了指阿雅:「她打的。」

龐大海看向阿雅的眼神兒頓時有些怪異,張青峰也一樣。

阿雅此時似乎也從驚恐中緩過悶兒來了,聲音顫抖:「我……我……」隨即也癱坐在地,槍都扔了。

她要是解釋,張青峰反而會更加起疑,現在這表現卻讓張青峰不敢瞎判斷了,過去拉起兩女,安慰道:「沒事,不就弄死一大耗子嗎?總比被它咬死強……咦?你受傷了!」


一舉阿雅左手,手電筒照去,阿雅手背上兩個大洞,皮都被掀起來一塊兒,明顯是被鼠屍怪咬的,很顯然她是先被咬,然後才近距離開槍將鼠屍怪爆頭的!

這一判斷頓時讓張青峰驚訝無比:這妹子,心理素質可真不得了!

被這種怪物咬了,誰都不知道會怎麼樣,不過想想她本來就已經被x物質感染了,也就無所謂了,張青峰拽出襯衣撕下一圈,幫她包紮好。

龐大海滿臉關心,從褲子口袋摸出兩片葯:「來來,吃點兒葯!消炎抗菌止疼清熱,包治百病,比lv都好使!這可是我們組織特供的,一般人我都捨不得拿出來!」

張青峰納悶,心說啥時候還有組織了?仔細一看,頓時有些蛋疼:這不是這貨為泡妞準備的打胎葯么?

不過也沒揭穿,反正吃了也沒壞處,最起碼能起個心理安慰的作用。

阿雅猶豫了一下,接過來放進嘴裡,龐大海又變出一瓶水來,熱情的遞過去,阿雅看著已經被喝掉半瓶的水,微微皺了下眉頭,但看龐大海和張青峰都在看她,接過來喝了兩口,說:「謝謝。」

休息了一會兒,兩女恢復平靜,對於阿雅能打死鼠屍怪,張青峰不問問肯定不放心,他說:「你練過槍?」

阿雅點頭:「經常練,我畢竟是敘利亞人,雖然由於工作原因很多時間在國外,但偶爾也會回去,所以安全起見,從幾年前起我就經常練習射擊和搏鬥。」

這解釋也能說的通,而且歐美有錢人想去正宗靶場容易的很,頂多算是阿雅的心理素質和反應能力強悍,所以張青峰也沒多問。

阿雅撿起槍,遞還給張青峰,張青峰搖搖頭:「你拿著吧,你槍法比我准,留著防身得了。「說完掏出幾個彈夾遞給她。

阿雅猶豫了一下,也沒拒絕,直接接過。

龐大海問:「咱們往哪兒走?」

蝴蝶是往污水井那邊飛的,想按之前計劃追著蝴蝶走的話,就得經過污水井,去對面的通道,但鼠屍怪顯然不是一隻,往那邊走的話沒準兒還得碰到。

他和龐大海當然不怕這種東西,這次算是不了解敵情,猝不及防,所以有些手忙腳亂,下次再遇到這玩意,不說一刀拿下最起碼自保肯定是沒問題的。

龐大海這意思明顯是怕倆妹子出意外,問要不要先找出口,把她倆送出去。

張青峰對阿雅說:「你也看到了,這剛進來就這麼危險了,再跟著我們走,凶多吉少,我勸你們還是找個出口先上去,找感染源的事兒就交給我倆得了!」

阿雅卻是堅定的搖搖頭:「就是因為這麼快就遇見怪物,我才更加堅信你們沒騙我。我在戰爭中失去了很多朋友和親人,他們都是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在別人身上才會死的。所以我堅信命運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你不用勸我了,即便你們不帶我去,我也會自己走下去的。」

柳夢瑤也說:「我也不走,反正走了沒準兒什麼時候就死了,還不如跟著你們去冒險,橫死也比等死強!」

龐大海對柳夢瑤說:「人家阿雅妹子有特長,槍法准,你有啥?趕緊上去別添亂!」

柳夢瑤說:「我怎麼沒用?我也有特長啊,最起碼可以激發你戰鬥力的!」 這話一出,張青峰也挺好奇,龐大海嘴快:「啥特長啊,這麼牛逼?」

柳夢瑤說:「我會跳草裙舞,就拉拉隊那種一抬大腿露底褲的,你們要不要看看?」

龐大海說:「穿著褲子能看毛,你先把褲子脫了。」

柳夢瑤一抱張青峰胳膊:「你太流氓了,我只給峰哥看,沒你的份兒,不過這次要是能活著出去,我可以幫你聯繫個學妹,別說看,賣給你一條都行,原味兒的噢!」

龐大海挺驚訝:「嚯,這麼快就晉級到峰哥了……你業務挺廣啊,還干這買賣?」

柳夢瑤說:「上學時家裡窮,我還賣過原味兒腳皮呢!」

張青峰聽不下去了,甩開柳夢瑤說:「你們倆能不能別這麼噁心了?」然後一指污水井那邊:「走這邊。」

四人穿過污水井,進入後面的通道,這條通道比主道狹窄許多,隨著地勢降低頭頂逐漸增高,寬不過一米,高足有五六米,洞壁依舊是花崗石材質,布滿乾涸的青苔,看起來這應該是一條污水沉積后的排水管道。

邊走,龐大海邊嘀咕:「下水道,老鼠人……哎我說瘋子,你說一會兒會不會有四個背著王八蓋兒的綠皮藝術家蹦出來,要幫它們師傅報仇啊?」

張青峰走在最前面,聞言答道:「你說那四個傢伙是美國人,這裡是法國……哎?等會兒!」前面突然出現了一條岔路,而且這岔路明顯是人偷著挖的,在通道側面,洞壁上的長條的花崗石被拆下來,胡亂扔在了通道內。

洞口不寬,只能容納一個人進去,斜著向上,張青峰拿手電筒照了照,說:「你們在這等我,我進去看看。」然後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趙軍和他聯繫過的幾次一直提到在地下挖洞,張青峰本來以為也許這條洞穴就是趙軍他們挖的,但進去觀察了一下,失望的發覺並不是。

因為這裡的洞壁上也有青苔,而且都乾涸了,一摸就碎,也就是說這條洞是下水道未被廢棄時挖的,裡面進過水,也就是說肯定是一、二百年前挖的。

洞穴初時是向上的,但走了十來米就開始下坡,估計向上那一段兒是為了防止裡面的水倒灌進來,開始下坡后兩側的洞壁上沒青苔了,張青峰有些恍然,不再往前走,退回去示意眾人繼續前行。

龐大海問:「裡面有啥?」

張青峰說:「沒啥,應該是古代有人越獄挖的,沒走到頭。」

龐大海好奇:「那咋不走到頭看看啊,沒準就是個藏寶室什麼的,就算沒寶貝,有點兒古董也行啊!」

張青峰說:「先沿通道走,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這條通道應該是直通塞納河畔的,先出去讓她倆聯繫經紀人,準備去日本的飛機,然後咱們再回來。」邊說邊朝龐大海使了個眼色,意思是出去把這倆妞扔外面,咱倆再進來。

龐大海瞭然,嘿嘿了兩聲沒說話。

又走了沒多遠,果然前面有空氣流動,隱隱還有流水聲傳來,龐大海裝模作樣的跟倆妹子說:「出去趕緊給你們經紀人打電話,準備好飛機,飛機上要有床,最好再準備兩套空姐制服,裙子一定要短,還得配黑絲……我說柳美女你別瞪我,海哥我不是流氓,是瘋子喜歡這口,他下的片子都是制服熟女類的……」

還沒說完,就聽前面張青峰嗷的一嗓子:「回頭,跑!」

龐大海一驚,下意識轉身就跑,倆妹子反應慢點,被張青峰粗暴的推著就跑,跑了沒兩步嫌慢,乾脆抱起來往肩上一扛!

身後幾個黑影沿著洞壁猛的追來,在地面和洞壁上爭先恐後跑的飛快,張牙舞爪還拖著個大尾巴,正是另外幾隻鼠屍怪!

重生之盛世醫女 ,正好上半身朝後,趕忙拔槍射擊,效果差強人意,但好歹延誤了一下追兵的腳步。

龐大海也乾脆扛起柳夢瑤,邊跑邊叫:「這幾個貨到了出口怎麼不出去?知道咱們在後面追,守株待兔呢?」

張青峰邊跑邊答:「不是,出口有石柵欄,它們正咬還沒咬開呢!咱晚來會兒就沒事了……槍給我!」

龐大海趕忙掏槍往後一扔,張青峰接住,朝著身後連射幾槍,準頭就不指望了,能延誤一下就行,等跑到土岔道那兒就能堵口了!

好在這裡離通道中間那條土岔道不遠,沒用半分鐘,兩對人先後衝進去,張青峰把阿雅朝裡面一扔:「接住!」轉身守住門,對著第一個追過來的鼠屍怪槍射腳踹把它趕出去!

好在這洞口不寬,沒輾轉騰挪的地方,鼠屍怪上躥下跳,試圖從洞頂爬進來,反倒被阿雅抓住機會爆頭了一隻,其餘的立馬不敢走上三路了。

鼠屍怪進不來,卻糾纏不休,龐大海怒道:「乾脆衝出去弄死它們得了!麻痹幾個大耗子還成了精了,海爺我打個滾都能壓死它們一片,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

張青峰說:「外面又窄又高,地形咱們吃虧!你們先走,去找找前面有沒什麼合手傢伙,再回來幫我!」

手腳力量再大殺傷力也有限,這耗子體重太輕受力太小,拳打腳踢根本不夠傷筋動骨的,不用多了,手裡要有把工兵鏟之類的冷兵器,張青峰早把這幾個大耗子全剁了!

龐大海答應一聲剛要走,外面突然傳來:「噠噠、嘭嘭……」一陣槍聲,幾隻鼠屍怪身上血花四濺,瞬間被彈雨掃飛,同時外面傳來幾聲法語呼喝。

從槍聲就能判斷出,來的應該是法國警察,張青峰示意龐大海趕緊往裡走,被警察抓住肯定會被送上去,然後免不了審查過篩子之類的,即便沒事兒,時間也得耽誤不少。

很顯然,警察也聽到了他們幾個開槍的聲音,法語喊完沒人搭理又開始用英語喊,意思就是命令他們趕緊出來,裡面危險之類的。

幾人根本沒理會,快速朝裡面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