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秦天絕看到,無雙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卻是歡喜不已,對武神天的憤怒,也少了不少!

“都看什麼呢?什麼表情,啊!什麼表情?”

隨即,秦天絕又爆發了,看着,那些門下弟子,看着他們的表情,好笑又不敢笑的樣子,心中又是一陣氣悶!

“混蛋,是不是很想笑啊,想笑就笑,當心憋出病來!”

秦天絕對着門下弟子怒吼,眼睛卻是撇着紫薇,看着紫薇的模樣,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很典型的指桑罵槐!

“哈哈!”

逆天教的弟子,很聽話,有或是因爲,秦天絕,在逆天教一直說一不二,一直教育他們,一切服從命令的緣故!

這些弟子果斷的大笑起來,笑的那叫一個開懷啊!

“好吧,很好,你們都很聽話,很好!”秦天絕此刻懷疑,自己一直對他們的教導是不是錯了,那叫一個凌亂啊!

“沒聽到嗎。笑啊!”這時候紫薇湊熱鬧的說了一句,而後紫薇帝國也爆發出了轟然大笑!

只有天衍教還算給面子,只是輕笑!

不過,這一幕,卻把之前緊張,拔劍弩張的氣氛,完全衝散了,這一刻,三方的人,彼此凝視,都順眼了不少!

而衆人,對秦天絕的感官改變確實是最大的!

因爲,這時候的秦天絕,才真正表現出來了本性,放蕩不羈,都說愛情使人盲目!

就是因爲無雙的出現,秦天絕在次迴歸本性!

這就是,以前的秦天絕,他會逗她笑,讓她開心!

“你還是這樣,只是時間回不去了!”無雙的眼睛有些迷離,剛止住的淚水再次滑落下來,失聲的喃喃自語。

無極看着這一幕,知道母親肯定是想起了以前和秦天絕的日子,心中不由暗歎道,秦天絕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啊,能夠讓我母親如此!

而無極,卻沒有感覺道這有什麼不對,因爲他對他的父親沒有一絲印象。

秦天絕的耳朵很尖,無雙的話,並沒有瞞過他的耳朵,心中大喜,人更是歡喜的大吼道:“無雙,回得去的,只要你願你,我還是我,你還是你啊!”

“……”

聽到他的聲音,在場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捂住眉頭,無極更是嫌惡的看了他一眼,沉浸在回憶的蕭無雙,卻是滿臉羞紅,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過秦天絕,此刻,卻是表現出了,一副厚臉皮的本事,坦然的接受了,無雙的眼神,還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

不過,無極卻是適時的潑了一盆冷水!

“喂,她還是我母親,而且,我們還有帳要算好不好,不要用我母親套近乎!”

“額!”秦天絕臉色頓時一僵,還有種莫名的感傷,就是無雙也露出一副苦澀的表情1

這一切,都看在無極的表情,無極心中不由暗暗嘆息!

“不過,如果你能得到我的原諒,一切都好說!”隨機,無極又說道,同時他還注意了,兩人的臉色,果然都是一喜!

可是,隨機,心中又生出,一股奇怪的情緒,‘這不對啊,我怎麼好像,在推銷自己的母親,好像,我還有個父親活着啊,不過,我母親和他一起,應該會很開心吧,而我那個父親,應該不缺老婆吧!’

“我們有什麼事情?哦。對了,你是說放逐你的事情吧,那事的確是我的不對,後來,我也後悔了,可是,始終拉不下臉,把你找回來!”說着,秦天絕回想了一下有道:“對了,你剛纔說的追殺的事情,我絕對沒有讓人做!”

說着,秦天絕單手朝天,像無極保證,這個手勢,好像很崇高很神聖!

“好吧,先不說追殺的事情,就說放逐的事情吧,你放逐我就算了,可是,還要在我體內中下噬天蠱,這東西可是差點要了我的小命啊 !”

無極說着,陰森森的一笑,噬天蠱被他召喚出來,拿在手中,笑容猙獰的走向秦天絕!

當然,他心中已經打定了,就算這事是秦天絕做的,他也不在追究了,只要母親開心……

而無極的話音一落,無雙心中頓時一緊,又是無極不經意的一句,差點要了他小命,她就想想的到無極究竟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秦天絕,好啊,你真夠毒的,噬天蠱啊,還有你,這個老鬼,口口聲聲的說,這隻尊蠱毒,已經滅絕了,我想,應該是要滅絕我的兒子吧!”

無雙頓時爆發了,這時候,她就像是一個發怒的老母雞,守護自己的孩子,提着劍,就殺向秦天絕!

秦天絕這時候,是躲也不是,跑也不是,最後一咬牙乾脆不跑了,而且,我可是至尊之王,無雙又傷不到我!

沉浸在重見自己最愛的女人的喜悅中的秦天絕,根本沒有去細想,無極的話,心思全部放在了無雙的身上!

他更沒有注意到,無極嘴角,那道若有若無的壞笑。

而巫魔天聽到了無極的話,臉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他已經明白了這一切的真相!

不過,這時候,還有什麼比看戲最重要的嗎?

此時,蕭無雙的劍,已經刺在了秦無雙的身上!

毫無疑問,根本沒有一點傷害!

“嘿嘿,無雙,我任你打,任你罵,絕對不還手!”秦天絕憨厚的一笑,真誠的說道!

外人聽着,卻是大罵不已!

尼瑪,敢不敢再無恥一點!

可是,下一刻,他卻無法保持淡定了,就是其他人也是驚愕的看着他!

無雙根本不理會,他的話,劍毫不停留的刺在秦天絕的身上!

秦天絕,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

因爲,接下來,無雙的劍,每一劍都深深的刺進他的身體裏,不多時,他身上就多了數十個透明的窟窿,鮮血噴涌如柱!

“怎麼回事?這不對啊,她不能刺傷我啊!”秦天絕,被驚呆了,心中一陣驚疑,然後就是一陣驚喜:“無雙,果然不愧無雙,竟然也到了至尊之王!”

原本圍觀的衆人,也是一陣驚愕,有着和秦天絕一樣的疑惑,但是聽到秦天絕的話,頓時明悟了!

至尊之王啊!那就難怪了!

不過,留着麼血不疼嗎?不會死人吧?

隨即,衆人對秦天絕多了些憐憫!

而無極此刻卻是佩服秦天絕的智商!

都是愛情使人盲目,這何止是盲目啊!

這根本就是沒有腦子啊!

因爲,無極在無雙刺第二劍的時候,就暗中,將殺戮之兵融入了無雙的劍中!

以無極的想法,是給秦天絕吃點苦頭,就當是報仇了!

卻沒有想到,秦天絕竟然這麼愚鈍,鬧了這麼個笑話!

不過,很快他就心驚了,因爲,發狂的無雙,手中的長劍,揮動的異常賣力,好像沒有發現,那噴涌的獻血已經染紅了她一身白衣!

又或許,她下意識的也認爲自己傷不到秦天絕,只是,爲了發泄!

不過,巫魔天卻是看出了不同,他感受到,無雙劍的變化,不由看了眼無極,他有種感覺,這很可能和無極有關!

不由道:“孩子,差不多就行了,要不然天絕,再多血也不夠流啊!”

“巫老,沒事,只要無雙開心就好!”不待無極說話,秦天絕當先開口,他甚至沒有去想,巫老爲什麼,是要無極停手,而不是無雙!

而巫老也被秦天絕的氣魄折服了。

更是對他的智商,徹底無語了。不過,他總不能看着秦天絕,真被放血而亡吧,於是,請求的看了無極一眼!

無極會意一笑,點點頭,收回了殺戮之病,同時走過去,拉住母親道:“母親,累了吧,休息下在砍!”

說着,還貼心的,幫無雙擦了一下灑在臉上的血滴!

無雙,被無極這麼一拉,才漸漸恢復了清醒,可是隨即,就被自己的手筆震驚了!

她驚詫的看着,一身窟窿,渾身染血,但是臉上還掛着笑容的秦天絕,只是此刻秦天絕的笑容有些蒼白!

隨後,臉上就變成了擔憂,畢竟,在知道秦天絕不是滅他家族的人,對他的恨就少了很多,不至於生死相對了,不過,看到這一切還是有些茫然道:“天絕,你這是怎麼了?誰把你傷成這樣!”


可是,隨即想到,自己剛纔發狂的時候,突然臉色一陣歉然:“天絕,你怎麼不躲啊,我怎麼能傷到你啊,你這個傻瓜,不會是故意讓我打的吧,你要真被我弄死了這麼辦啊!”

“啊!哈哈!”

聽到母親有些呆萌的話,無極頓時被逗笑了,開懷大笑,毫無形象的大笑啊!

只是,秦天絕就有些吧 悲劇了,臉色一陣苦悶,不過卻也沒說什麼,只是呆呆的看着,一臉擔憂的無雙,心道,奶奶的,不就是一點血嗎?值了! “我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回想起自己的行爲,無雙面上露出驚詫疑惑的表情,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竟然能夠擊傷至尊之王!

不對!

一定是天絕故意如此,要不然我根本傷不了他!

如此,想着無雙心中涌起一抹甜蜜之色!

隨機,又道:“天絕,你是故意讓我的吧,要不我在試試!”

無雙說着,不等秦天絕回答,又是一劍刺到了秦天絕的身上!

可是,無極已經將殺戮之兵收回,她這一次的攻擊,註定無果!

不過,就算如此,也讓秦天絕渾身一哆嗦,她的攻擊,再次牽動了秦天絕身上的傷勢!

秦天絕疼的齜牙咧嘴,卻偏偏,露出着笑容!

很開心嗎?

好吧,他就是個受虐狂!

在場的衆人,如此想到!

這絕對沒有冤枉秦天絕,因爲在接下來,他一句話,證實了人們的猜測!

“無雙,如果我的痛,能讓你高興,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秦天絕一副欠揍的嘴臉,無極看着,恨不得生生撕了他!

“咳咳,別鬧了,還是說說無極的事情吧!”巫魔天見狀,替秦天絕解圍,見識了秦無雙呆萌的本質,巫魔天估摸不準,無雙是不是真的會繼續給秦天絕放血!

果斷的轉移話題,頓時吸引了無雙的注意力,看着慘不忍睹的秦天絕,故作冷聲的說:“秦天絕說說吧,你這次爲什麼,要派人追殺我兒子,難道你還想他這些年過的不夠慘嗎?”

隨即,又看向巫魔天道:“還有你,這個老東西,不給我說清楚,今天我要你們好看!”

她這般說着,根本沒有去想彼此的實力差距,這都是出自母愛的本能!

聽到她這般稱呼,巫魔天老臉也掛不住了,不過,一想到,無雙有點呆萌的性格,還是忍住了!

而後,解釋道:“那就由我來說吧,這次邪魂堡的事情,絕對不可能是秦天絕做的,還有那噬天蠱,我之前說過,已經滅絕,但是沒想到連我都被騙了!

當年,我身懷幻化蠱和噬天蠱,不過因爲生機有限,無法繼續培養噬天蠱,就交給了天絕,最後,天絕交給了別人培養,那個人你也認識,她叫秦顏,不過後來她並沒有培養成功,說是滅亡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