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修身功法九轉金身訣的誘惑同樣巨大,心中掂量了半天的凌霄決定還是先順著虎前輩的心意來吧,否則為了一斤藍金而失去一噸藍金,怎麼看怎麼不划算。

盤腿靜坐,以一種相當小心而且緩慢的速度,凌霄開始吸取藍金中精純的金系靈力,只是九轉金身訣不過剛剛運行,凌霄就差點蹦了起來,果然不愧是媲美拆皮熬骨的酷刑啊!

原本就代表著鋒銳的外來金系靈力,又如此精純,運行於體內經脈之中,當然會讓凌霄痛不欲生。說起來,這九轉金身訣當年剛出現的時候正是一種刑訊逼供的手法,只是這殘酷的手法在後來被證明能夠讓人體的強度大大增強,才在前輩高人的修改下轉變成了如今的樣子。

只是無論如何改進,外來的金系靈力運轉於經脈之中所造成的痛苦卻終究是難以減輕,也使得這站絕學被稱為自虐第一的絕學。

身體抽搐,差點就亂了行功路線,好在凌霄成長到如今的地步,所經受過的磨難也有不少了,堅韌的性格再次產生了作用,在戰神力丹火紋的幫助下,金系靈力緩慢而又穩定地開始循著九轉金身訣的行功路線推進。

隨著金系靈力的推進,一絲絲的靈力分化出來,慢慢地滲透到了身體的各個部位,和凌霄的骨骼一接觸就彷彿找到了安家之所一般,融入進去消失不見。

而此刻凌霄手中的藍金也開始逐漸褪去原本靚麗無比的光色,變得越來越暗淡起來。

僅僅不過百息的時間,凌霄手中的藍金就咔嚓一聲變成了灰敗的石粉,而緊接著在虎前輩的操控之下,又一塊藍金出現在了凌霄的手中,一點也沒有耽誤他的修鍊。

第一次修鍊九轉金身訣能夠吸收多少金系靈力代表著修鍊者本身骨骼的容納能力,也就是說第一次行功吸收的越多,就代表著這人九轉金身訣以後取得的成就越大,在虎前輩的估算之中,凌霄的天資還算不錯,怎麼也能吸收個百十來斤的。

可是虎前輩經驗豐富,終究還是少算了一個變數,那就是凌霄體內還有著戰神力丹的存在。寄託著凌霄父母期望的戰神力丹雖然已經消耗得只剩下二道半火苗神紋,但力丹就是力丹,僅僅是那半道神紋就讓本已神奇的九轉金身訣變得更加強大。

一塊藍金被吸干,緊接著又是一塊,就這麼越來越快地循環著,四個時辰的修鍊讓虎前輩也開始忐忑起來,凌霄吸收到一百斤藍金的時候,虎前輩得意於自己推算之准;吸收到二百斤的時候,虎前輩大喜過望;吸收到三百斤的時候,虎前輩已經開始琢磨是不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而凌霄吸收到了五百斤藍金的時候,虎前輩已然是一幅死馬當做活馬醫的樣子,機械地控制著戰神戒指一塊接一塊地往凌霄的手中放著藍金。

而當虎前輩又一次習慣性地往凌霄手中放藍金的時候,才猛然發現上一塊藍金還沒有變成粉末,也就是說凌霄終於停下了這該死的第一次行功。

木然地睜開雙眼,過度的疼痛,讓凌霄一直緊咬的牙關都有些不利索了,一時半會根本沒辦法開口說話,而身上則是淌滿了流出的汗水,再加上身邊一地的藍金碎片,此時的凌霄要說是逃難的災民都有人相信。

偏偏這人生最為狼狽的時刻,被推門而入的桃子看個正著,還沒等凌霄解釋什麼,桃子的眼淚卻是刷地一下流了下來,本來就是因為凌霄長時間沒有出現才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想到心上人卻是如此模樣,整個一幅剛剛被人痛打三百回合的樣子。

桃子的臉上雖然還流著淚水,緊接著卻是泛出一片殺氣,「霄哥,是誰?告訴我是誰?我要殺了他!」

知道桃子誤會的凌霄也顧不得此刻的狼狽,手忙腳亂地拉住桃子,試圖讓她相信自己不過是在修鍊一種功法。

接著還把手中的藍金遞了過去,讓桃子好好查驗。

總算弄清楚事情經過的桃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擦著眼淚,卻是被手中藍金那漂亮的光芒所吸引,可是不到一刻,又是一幅見鬼的神情看向地面上那厚厚一層的碎片,結結巴巴地說,「霄哥,你……你是說,這……都是藍藍藍金?」

見多識廣的桃子自然知道藍金的珍貴之處,此時也不過是驚訝於凌霄所「擁有」的藍金之多,倒沒有半點貪婪之心,在她的心中,恨不得把全天下最為珍貴的修鍊資源都交到愛人手上才可心。(未完待續。。) 時間總在不經意間從指頭縫中溜走,正在洗臉的凌霄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開始感慨起來,本來修修靈,煉煉功,鍛鍛體,再和桃子卿卿我我一番,是多麼舒爽的日子,可是也許就是從收養小蝙蝠開始吧,凌霄越來越有了一種緊迫感,不為別的,只是為了日漸羞澀的荷包。

虎前輩屬於那種一驚一乍型的老鬼,據說也在吸取藍金中的靈力,想要恢復他被槍神打散的軀體;而小蝙蝠整個就是一個不愁吃,不愁喝的少爺性子,每天醒來后就是一頓狂吃,眼看著一塊塊藍金被它吃掉,它卻絲毫沒有窮二代的自覺,小爪子一抺嘴,接著倒掛在凌霄衣服里睡覺。

至於半個多月後的今天,到底還剩下多少藍金,虎前輩是打死都不交個實底,不過凌霄自己也是每天兩塊藍金,修鍊著九轉金身訣,當然也不太好意思說這一老一小浪費藍金,可是一塊藍金就相當於普通人辛苦一年的總收入好不好,這麼下去,原先還頗豐的荷包總有一天會幹凈得像是狗舔過一般。


藍金做為最純粹的金系靈力儲存體,不光可以讓修鍊者吸收其中蘊含著的靈力,還可以做為一種鍛造兵器的極品材料,因此雖然產量不低,但卻被做為一種戰略物資,被各大勢力掌控,普通人想要得到藍金也行,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花上遠超其實際價值數倍的金錢來買。

可惜除了藍金之外,凌霄可以算得上是一貧如洗,如果不是在劍宗里待著,餓死路旁的可能性都有。

總之,這一天,剛剛修鍊完一個循環九轉金身訣后的凌霄經過深思熟慮,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掙錢!大量地掙錢!

之所以有了這麼一個決定。也源自於昨天剛傳到劍宗的一個消息,宋國邊境上和無畏帝國交界的戰亂之地竟然發現了一個藍金礦。

這個藍金礦有多大的儲量沒人知道,因為從來沒有哪一方能夠佔領此處哪怕一天以上,根本來不及探查儲量。無畏帝國發狠,五國聯軍也在發狠,這攪肉機一般的地方不知道填進了多少戰士的熱血。

不過面對藍金這種戰略儲備,沒有人放棄,即便自己得不到也不能便宜了對方不是。萬一被對手大量開採,製作成兵器的話,絕對是最恐怖的惡夢。

可是面對利益。人心總是貪婪的,無畏帝國一方不知道什麼情況,聯軍一方則是在還沒有到手的情況下就開始了紛爭,糾結的核心內容就是哪家分幾成。

而就這麼一個還僅僅停留在紙面上的礦藏,讓各國想起來了凌霄這位聯絡使。從邊關城之戰開始,凌霄眾多的身份之中就加上這麼一個負責協調聯絡聯軍各方勢力的官職,雖然在邊關城之戰中從來沒有履行過這個職責。

這次各國糾纏不清,發展到最後誰也不想見誰,協調戰鬥、瓜分利益的工作再也沒辦法進行下去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哪個大佬,突然間想起了凌霄這麼一位聯絡使的存在,因此一紙聯軍最高指揮層的命令也諒順理成章地傳到了劍宗來。

收到命令后的劍宗以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決定,凌霄要去。而且要大張旗鼓地去,因為凌霄是劍宗的弟子,所以這藍金劍宗也要分潤上那麼一點。

五國加上劍宗、丹宗、刀盟,八方勢力聯絡使這個新的頭銜就這麼落到了凌霄的頭上。當然最主要的是聽到有藍金。凌霄自己也想去。

別人的儲物裝備最多也就裝下十來把刀,幾件換洗衣服什麼的,自家的戰神戒指。凌霄可是清楚地看著相當輕鬆地裝下了整整一噸的藍金,想來真要得到了那個藍金礦,無論如何自己都會佔上大頭才行。

總之,磨刀霍霍的凌霄就這麼帶著十幾個劍宗弟子,在醉道人的保護之下走馬上任去了。當然上次沒有陪伴凌霄參與邊關城大戰的桃子這次卻是打死都不願意讓凌霄一人冒險了,雖然宗主他老人家為了安全不讓桃子去,可也架不住其喬裝改扮,偷偷地混進了隊伍之中。

曉行夜宿,一路無話,走了足足七天的凌霄終於風塵僕僕地趕到了宋國邊境的一個要塞,雲龍寨。

雖然名義上只是個山寨,不過完全就是個碩大軍營的雲龍寨卻比一些普通的小城還要大上那麼三分。高達十六米的城牆上面刀砍斧削的痕迹顯示著戰亂之地的滄桑,城牆跟上一些生鏽的箭頭什麼的更是讓人明白這裡可不是什麼良善之地。

無畏帝國和其他各國的邊界線上,除了邊關城所在的聖山山脈缺口和齊國的一小塊沼澤地外,也就只有宋國龍雲寨這裡才能容納大規模的軍團作戰。

雲龍寨所在的地方,地勢雖然不怎麼險要,卻是正正好卡住了無畏帝國南下的咽喉要衝。

也不知道老天爺是怎麼想的,龍雲寨對面的一段聖山山脈豁出了七道斷口,每道斷口都有幾百米之寬,形成了無畏帝國南下用兵的主要通道。

而這七道通道再過來一些則是一個巨大的盆地,中間那塊顯得有些發黑的土地就是幾百年來一直征戰不休的無罪平原。

之所以叫無罪平原,是因為戰士們到了這裡,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條,無所謂什麼罪不罪的了。

而過了長寬都有四五十公里的無罪平原就是龍雲寨。在龍雲寨之前,七道通道出來卻只有這麼一條路過無罪平原的道路,可是過了龍雲寨之後,卻是四通八達,想怎麼走就怎麼走。

西去可達梁、陳、齊國,南下則是李氏帝國,東往則能繞上一個大圈,襲擊到邊關城去。

所以聯軍內部怎麼爭鬥都行,卻又有一個無比統一的思想存在,那就是龍雲寨絕不能丟!

而剛剛發現的藍金礦就在聖山山脈七條通道正中間的那條通道之中。

來之前為了掌握情況,凌霄已經預先惡補了一些龍雲寨的地形,此時隨著一路行來,一一相互印證,心中已是形成了一幅山川地理圖。

遠遠望去,龍去寨前人聲嘈雜,卻是有那麼近百人列隊在忙著什麼,等走到近處一看,原來竟然是自家的弓箭手護衛隊,王心、趙流星俱在其中。

看著這一個個分別不久的漢子,凌霄也十分高興,有長弓隊、狙殺隊在手,有醉道人這樣的極端武力在,想來自己這一趟應該能有不小的收穫吧。

不過也就剛剛過了護城河,進入龍雲寨內,眼前一群人的來到,卻是讓凌霄明白過來,這趟差事恐怕也不那麼好做。

胡不歸、劉英輝、張如海、趙德言、胡六,分別代表著各自的勢力前來迎接自己。按說久已不見的朋友見面應該是興高采烈的,可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些人前來除了朋友的身份外,還帶著爭奪利益的一面。

不過親疏自然有別,除了這五人外的其他勢力代表凌霄一概不見。胡六是自己的通過魑魅魍魎連擊術收服的姦細,為了避嫌也不見。劉英輝劉家大少是自己箭宗開山大弟子,也不忙著見,張如海、趙德言、胡不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得上是自己的長輩,也都曾經幫過自己不少,表達一下尊敬還是應該的。

雜七雜八地整整忙了三四個時辰,才總算把這些人應付了過去,累得像條狗一樣的凌霄終於有了那麼一點時間,好好地休息一下。只是通過來到龍雲寨后的一系列感受,凌霄總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各國之間的關係需要協調,兄弟、前輩的情誼需要照顧,自己的修鍊不能丟下,再次回到身邊的長弓隊、狙擊殺隊同樣需要進一步的訓練,只是略微想上一下,就有這麼多的事情,凌霄禁不住有些頭疼。

自己來到這裡的最終目標藍金還沒有看上一眼,如此多的瑣事就已經纏上身來,真是有些受不了啊。

可惜讓凌霄更加頭疼的事情在第二天找到了他的頭上。各國聯軍也不是傻瓜,邊關城之戰後,幾乎所有有點眼力的將領都明白了精英弓箭手的重要性,可是自己國骨卻又恰恰缺乏熟悉弓箭手戰法的明白人,所以這次凌霄來到了龍雲寨后,如此好的機會誰都不會放過。


幾乎每個勢力都提前精心挑選了一批弓箭手們送到龍雲寨中,只等凌霄一到,就會毫無條件地交到他的手中,所用的名義自然還是護衛凌霄的安全,但所有人真正的想法全都一致,那就是借凌霄之手,訓練出本國的精英弓箭手,並且學上一些凌霄那神奇的弓箭手戰術。

別的不說,單是那弓騎合體的弓箭手鑿穿戰法,就能讓各國真正懂行的人流出三尺口水,誰不想擁有這麼一支精銳部隊,誰不想戰陣之中無人能擋。而所有的這一切卻是都壓在了凌霄的身上。

不過,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在凌霄的心中,把弓箭手交給自己?正好,多多益善,至於能不能學到本事,那可就不負責了。頭疼歸頭疼,但看著手中突然凝聚出來的近二千名弓箭手,凌霄還是興奮了半天,別的不說,有這些人在手,搶藍金多少也有了那麼幾分把握。(未完待續。。) 來到龍雲寨中,邊關城戰場上培養出來的豪情和鐵血也似乎在最短的時間之中回到了凌霄的身上,接手二千人的弓箭手隊伍之後,凌霄再次開始了改組,做為主力的長弓隊擴展到了七百多人,依舊由趙流星負責,而王心的狙殺隊也同樣擴展到了一百零三人。

至於剩下的一千多人則全部都是不合格的普通弓箭手,沒說的,交給自家大弟子劉大少負責,每天打熬體力,學習基本技法。

忙完這些瑣事之後,凌霄則是開始著手心目中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找機會看看藍金礦。

正好昨天在聯軍的玩命攻擊下,把藍金礦搶到了手中,沒說的,一得到這個消息,凌霄就匆匆帶了人前去開眼。

由於戰鬥主要集中在七條通道之中,因此凌霄的出動倒也沒有人說什麼,各國將領心中甚至還笑話了凌霄一把,到底是年輕人,為了看看藍金礦,竟然親自到那麼危險的地方,要知道即便是做為龍雲寨常駐的將領恐怕也有些年頭沒有到最前線看看了。

和凌霄一同前出的人不算多,卻個個都是好手,包括了劍宗五名弟子,王心、趙流星、劉大少三個屬下,還有必不可少的桃子,當然醉道人更是不離左右,畢竟身處險地,小心一些總還是好的。

紙面上看方圓兩百多平方公里的無罪平原不算太大,可實際到了現地才發現,依舊是一眼望不到邊的遼闊,茂盛的野草長得生機勃勃,而發生過戰鬥的地方則是一片廢墟,各種被丟棄的物資就那麼亂七八糟地散落在戰場各處,年長日久,不計其數的傷亡讓地表都泛出一種赤褐色。讓人看著不由就產生了一絲對戰爭的厭惡。

穿過無罪平原就是高大的聖山山脈,而山脈中天然形成的七個通道像是被什麼開天巨人一爪抓出來一樣出現了眾人的面前。

只是凌霄怎麼看怎麼覺得這七個通道和軍用地圖上標示得不太一樣。要知道為了作戰需要,軍用地圖和民間那種只指示出道路、城池的地圖截然不同,大到一座山,小到一個洞都會事無巨細地標示清楚,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一處不起眼的小地方就會決定戰爭的成敗。

不過藍金就在前面不遠處正中間的那條通道之中,暫時也顧不上其他,還是先看看藍金礦再說。

通道中的狀況比無罪平原還要慘烈,剛剛結束一場大戰的通道之中。民夫們在搶修著各種工事、營寨,輜重營的忙著回收能夠再次利用的斷刀斷劍以及箭頭什麼的雜物,救護營的則是源源不斷地往後方運送著傷員。

至於那些戰死的將士也只不過是整整齊齊地擺放在一起,等待著運輸隊來拉運。

看慣了這些的幾位將領還好,第一次見到這慘烈的桃子和劍宗弟子們卻是一時有些接受不了。甚至其中一位修為不錯的劍宗弟子在身邊戰士們鄙視的眼光之中當場吐了出來。

對於這些凌霄可不是太在意,和邊關城兩千人衝擊十萬人的場面相比,這一切都是小意思。

來到藍金礦洞所在地,凌霄迫不及待地跑了進去,守衛的衛兵也看慣了這些這不多長時間就會新來一批開眼界的高層。倒也沒怎麼阻攔。

只是興沖沖地跑進礦洞的凌霄卻是立刻就傻了眼,在他的印象之中,藍金礦洞就應該像是金線蝙蝠的家一般,一堆堆的藍金擺在那裡。就等著他前來收取,可是眼前所看到的卻是黑漆麻烏的支路,偶爾才能在牆壁之上看到代表著藍金的藍色小點點。

深知凌霄計劃的虎前輩早就在等著這個奚落凌霄的機會,囂張的笑聲湊趣一般地在凌霄意識空間之中響起。「哈哈哈哈,笑死我老人家了,你個白痴。藍金礦,藍金礦,顧名思義也知道這裡只不過還是礦石,金線蝙蝠那裡的才叫藍金!」

面紅耳赤的凌霄這才知道自己擺了個大大的烏龍,發財大計泡湯,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出一把力把這藍金礦死死守住,慢慢開採才能有那麼一天分上幾斤利益。

相對於來時的興奮,返回龍雲寨的時候,跋涉在無罪平原上的凌霄已然像是一隻被閹了的公狗一般不光夾著尾巴,而且垂頭喪氣。

只是當他不死心地回頭再次觀望藍金礦所在的通道時,凌霄卻是突然愣住了!有問題!

凌霄清楚地記得軍用地圖上標示的七條通道相互平行,除了最東邊一條間隔相當遠外,其他幾條基本上間隔相同的距離,可是他明明看到的是七條間隔相同的通道啊!

要麼是軍用地圖標示的有問題,要麼就是通道處隱藏著貓膩!而且,再次細細觀望之後,凌霄找出了最為直接的證據,那就是飛鳥。

聖山山脈擋住了無畏帝國一邊吹來的寒流,而通道口附近則是或多或少比其他溫暖如春的地方冷上不少,因此,聖山山脈山腰以下,適合各種鳥類生活。

而夕陽斜照,現在正是倦鳥歸巢的時候,那鬱鬱蔥蔥的山林之中卻有一部分一隻鳥都沒有。而這一部分對照來看的話正是第七條通道所在的地方。幻境,大型幻境!下這麼大的功夫,所圖必然巨大。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凌霄已經明白一定有什麼地方被龍雲寨的高層所忽略,那麼這其中的玄機一定要儘快分析出來,否則龍雲寨面臨著的極有可能是滅頂之災。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龍雲寨內,凌霄急切地命令侍衛官把近年來所有的軍情通報全部送到自己的住處,凌霄深信只要功夫深,一定能夠找出蛛絲馬跡。

好在以凌霄的身份倒也有資格參閱軍中機密,不長時間成筐的軍情通報放到了凌霄的屋子當中,醉道人、桃子這兩位凌霄絕對信任的人也同時開始幫凌霄排查線索。

油燈搖曳,時間慢慢流逝,凌霄的心卻是越來越焦急,顯然無畏帝國一方在進行著什麼秘密行動,如果不能儘快分析出來,還不如有多遠跑多遠。

一封封通報被篩選出來,儘管也指出了通道的某些異常之處,但並不能支撐凌霄的判斷,直到桃子篩選出來的一封軍情通報放到凌霄面前,凌霄才終於確定了自己的判斷,無畏帝國即將大舉進攻!

那是一位署名錢小強的偵察兵報告,在他的報告指出了第七條通道的異常之處,即便是沒有戰鬥的時候,通道中也會發出一些隆隆巨響,而且那條通道防守嚴密,從來沒有人能夠進入通道過半距離后偵察,好像那條通道過半處有一條看不見的生死線,只要踏過必定死亡。

至於飛鳥的異常也有報告提出過,可惜這些最早可以追溯到一年半以前的報告並沒有引起高層的重視,幾乎每一份報告后的批示都是繼續偵察,而沒有任何下文。

七條通道六條鏖戰不休,戰鬥最少的通道卻又響聲不絕,對照自己的發現,凌霄雖然還不能判斷無畏帝國的企圖,但已經大體上勾勒出了對方的手段。

好一招瞞天過海!

以六條通道的亂戰吸引住聯軍的注意力,算盤全部集中到了第七條通道之中,在通道過半的地方不惜代價地開出一條支路來代替原本的通道掩人耳目,原來的通道則是使用大型幻陣掩蓋起來。

不說別的,就是大戰之中突然從那掩蓋起來的通道之中衝出來一個騎兵大隊就夠龍雲寨忙活的了。無論是襲擊其他通道內聯軍後方,還是襲擊後勤補給線路,甚至是奔襲龍雲寨都是極為可能的事情。

不行,必須即刻報告聯軍上層,防備無畏帝國的突然襲擊!

可惜這次聯軍的最高統帥不是熟悉的劉文遠,而是來自陣國的「百勝將軍」宇文通,號稱與無畏帝國交戰百戰百勝,憑著實力得到了聯軍統帥的位置。

所以這次沒辦法和在邊關城一樣直接面對統帥,只能是站在營門外等待著統帥的接見。

面對營門守衛狐疑的目光,凌霄卻是急得走來走去,也不知道這位百勝將軍怎麼回事,都進去通報過兩次了,等在這裡也已經半個多時辰了,竟然還不能進去拜見。

耐著性子又等了小半個時辰后,凌霄再也沒辦法就這麼乾等下去,昂首開始硬闖營門,只要能見到百勝將軍,聽了自己的分析,這擅闖營門的大罪應該也不算什麼。

看到凌霄竟然要硬闖,營門守門毫不猶豫就是一刀砍來,隨行的醉道人則是一聲不吭地上前一步,開始制服這群守衛。

在醉道人的護衛下,凌霄基本上沒有受到什麼像樣的阻攔就到達了那百勝將軍所在營房門前,可是眼前所見到的卻是讓凌霄即刻就怒髮衝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