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轉念一想,安意如又冷靜了下來,現在家裏多了一個人,那個臭男人。

“他不會又在看那種片子吧。”

安意如輕手輕腳的下了樓,想看看姚飛究竟在幹嗎?

到了樓下,順着聲音,安意如看到了姚飛。

他在廚房裏做飯!?

現在的男人,尤其是像姚飛這種猥瑣好色下流的小屁孩竟然會做飯?

而且爲什麼聞起來還這麼香!

姚飛並沒有感覺到安意如的存在,他正把雞蛋打碎倒在了鍋裏。

都說男人認真起來對女性的殺傷力是最大的,這句話同樣適合於冰山女神安意如。

雖說她對這個姚飛渾身充滿了好奇感,但這並不妨礙她討厭這種油腔滑調的男生。

可現在,她看着姚飛在廚房裏忙前忙後的身影時。心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加速了好幾下。

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

媽媽走的早,爸爸又忙於工作,家庭的溫暖早就在幾年前就消失在了安意如的生活裏。

所以才養成了她現在這副冷冰冰的樣子。

可今天的她,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回到了那一個個有父母陪伴的夜晚。

有一個男人,爲她做好了飯,等着她回家。

“你醒了?我炒了些飯,來一起吃點吧。”安意如正在想小時候的一些事時,姚飛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考。

“啊?我……我剛起,我……”安意如此刻就像一個做錯事情被家長責罵的小孩子,手足無措,結結巴巴。

“可惡!這是我的家,我怎麼了這是?”

想着,安意如理直氣壯地拉開了椅子,坐在了餐桌旁。

看着姚飛在鍋裏挖着什麼,安意如跟個好奇寶寶一樣,跑到他身邊:“哇!這是什麼呀,聞着這麼香?”

“蛋炒飯。”


“蛋炒飯,不就是雞蛋和米飯加在一起嗎?這有什麼好吃的呢?”

姚飛瞧了一眼安意如,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知道什麼叫大廚嗎?把簡單便宜的食材做的頂呱呱。”

安意如白了他一眼,沒有接話,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姚飛的那鍋蛋炒飯上。

姚飛笑了笑,沒有在吭聲,給猴兒急的安意如盛了滿滿一碗。

快跑到餐桌前,安意如爲了面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不知道是自己餓呀還是姚飛的廚藝確實高啊,反正這碗蛋炒飯她吃得特別特別的香。

姚飛坐在了安意如的對面,看着由小口吃變爲大口吃的安意如,姚飛玩弄的看着她。

不知不覺,安意如面前的碗已經空了,猛地一擡頭,看見姚飛滿臉壞笑的看着自己。

安意如覺得自己臉上有些發熱,她把碗一推,故作鎮定的回答着:“恩,這蛋炒飯做的還湊合吧,馬馬虎虎。”

吃完了飯,姚飛跟安意如交代了一聲,帶上無言劍出了門。

於家住在哪裏並不難找,甚至連出租車司機都知道。

離於家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姚飛就下了車,避免打草驚蛇。

貓着腰,姚飛潛行來到了於家門前。

這是一棟三層小樓,面積很大,旁邊不時有人走動,一看就是保安。

明面上的安保力量還是比較強的,姚飛可以肯定就這些人估摸着現在自己都搞不定,更何況於家還有一個上次跟自己交過手的那個狗人。

一個狗人等於好幾百個自己。

這並不是姚飛妄自菲薄,是事實。

那這就需要計策了。

突然姚飛眼睛一亮,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姚飛想到的是一個人,他可能會幫助自己潛入於家。

摸了摸兜,姚飛掏出一個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響了好幾聲,那邊還沒有動靜,姚飛不以爲然,繼續打。

終於在第三次的時候,電話被接通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疲憊、慵懶的男聲:

“我靠,這大晚上誰跟催命似地一個又一個接着給老子打電話啊!媽的,想死啊!”

姚飛把電話拿的離自己耳朵遠了好長一段距離,等咆哮聲過去後,纔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

“小混蛋,我打給你都不行嗎?”

電話那頭一下子就沒有了聲音,過了半晌,突然那頭的男聲變成了慷慨激昂,並且夾帶着一絲諂媚:“老大呀,真難得啊,你居然給我打電話,我還以爲你死了呢。”

“滾蛋,你死我都不會死。”

“說吧,找我幹嗎?一般情況下你都不會主動打電話給男的吧?”

姚飛滿頭黑線,自己的隊友還真瞭解自己啊。

“額……這個啊,確實有事。”

“說吧。”

姚飛組織了一下語言,才繼續說道:“我現在在幹個活兒,潛入一家民宅,但是這家民宅安保力量很強,我需要入侵他們的操作系統,控制他們的電路,給我機會……”

姚飛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打斷了他:“行,行,我知道了,不就是入侵對方的安保系統嘛,小意思,交給我吧。把你的地理座標給我,趕快完事兒,我正打着魔獸呢,大法馬上就三級了!”

“行。”姚飛擡起了手腕上的表熟練的摁下了幾個按鈕,過了幾秒,上面出現了三個數字,赫然就是姚飛現在所在的地方座標。

操作了幾下,姚飛發到了小混蛋的郵箱裏。

“我收到了,給我3分鐘,保準搞定。”

掛下了電話,姚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他還是很相信小混蛋的。

其實小混蛋原名叫左劍,這名字因爲叫的太賤了,所以他身邊很少有人這麼叫他,當時左劍和姚飛一起執行過幾次任務,而姚飛又幫襯了左劍許多次,所以兩人的關係非常鐵。

左劍的電腦技術非常高超,至於高超到什麼程度,這對於一個上網只會看小電影的姚飛來說,根本就無法形容,但姚飛相信,入侵於家這麼一個小宅子,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啊。

快到3分鐘的時候,姚飛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怎麼了,搞定了?”

“靠!”電話那頭左劍的咆哮聲震耳欲聾!

“怎麼了?”

“你大爺的,姚飛,你這是讓我黑的什麼地方啊?怎麼安保措施這麼強悍啊?你給我老實交待啊!你到底入侵的是什麼民宅啊!中南海吧?”

“不會吧,有這麼難嗎?”

“廢話,安保系統堪比中南海,你給我老實交待啊!別到時候稀裏糊塗的我被國際刑警通緝了。”

“這就是於家老宅啊!”姚飛委屈的自言自語道。

“什麼?TMD是於家?”

姚飛把聽筒又往外移了好長一段距離,等風暴過去纔敢靠近自己的耳朵,但那邊左劍的聲音依舊沒有停下來,還是在絮絮叨叨:

“隊長,你想害死我吧,於家呀,燕京頂級家族之一啊,說是權勢滔天都不爲過啊!他們的安保咱用腦子想想,那是說入侵都能入侵的嗎?”

姚飛轉了轉眼珠子,話鋒一轉,語氣變得非常柔和:“你看啊,就你這電腦技術,入侵個小破宅子顯示不出你老的本事啊,入侵個於家宅子,這說出去多有面子啊!”

“得了吧,少給我戴高帽子啊,我不吃你這一套。”

“幫幫忙吧。”

“行,我算服了你了,再給我3分鐘,我幫你搞定。但系統我只能控制大概1分鐘左右,1分鐘以後會恢復正常!”

“哈哈,**,到時候回去請你吃涮羊肉。”

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姚飛笑了笑,打開了手錶計時功能。

看着時間一分一秒的再往前走,姚飛有些激動,這是自己實力全失後,首次幹活。


控制住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表上離3分鐘越來越近。

還剩10秒,5秒,4秒,3秒,2秒,1秒……

蹭地一聲,姚飛像一支離弦的箭一樣竄了出去,爆發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整個宅子瞬間暗了下來!

自己只有1分鐘,姚飛左看右看,他要在第一時間判斷於威到底在哪裏!

時間已經過去了45秒,於家亂成了一團,人聲嘈雜,沒有聽到於威的聲音。

快到1分鐘了,沒時間了,姚飛一咬牙,衝到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房間內,鎖上了門。 姚飛剛剛拉開房間的門,躲了進去,燈就一下子全亮了起來。

暗暗驚呼了一聲好險,姚飛四周打量起了藏身的這間屋子。

屋子很大很亮堂,地上鋪着柔軟的地毯,旁邊是個大衣櫃,衣櫃邊是一個大的誇張的牀。可是牀邊擺着的一羣玩偶好像透露出了這是個小女孩的屋子。

“我擦類,這是個女孩子的房間?!”

姚飛正想擡腳走出去,突然聽到了一陣水聲。

”嘩啦啦~嘩啦啦~”

是女孩子洗澡的淋浴聲!

女孩在洗澡?

報着自己是個正人君子的想法,姚飛正想拉門出去,還沒到門口,就從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來不及多想,姚飛一撅屁股,藏到了牀下面。

淋浴聲停止了,從裏面傳來了一個清脆悅耳的女聲:


“誰呀?”

“小曼,你沒事吧?”

“沒事兒啊,剛纔怎麼回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