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長老突然不可思議的問道:「你剛剛叫我什麼?」

「大爺爺啊!有什麼不對嗎?」

沈母音顯然有些不好意思,老者卻興奮異常。

「這麼看來,你是原諒我了?」

沈母音頭低的更狠了,喏喏道:「其實我早就原諒大爺爺了,只是沒膽量去面對罷了,當時如果不那樣,你我都沒有活命的機會!」

「好!好!好!」

老者極為興奮的連說三聲好。

也不管自己的傷勢,直接大笑著離開了。

走到門前的時候,忍不住轉過頭來提醒道:「你最好別和這少年走的太近,他身上或許有著不為人知的事情,他的路也不會太平凡!我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過完一生。」

沈母音卻堅定道:「我的路!我自己走,而且現在門內的一切,我應該佔了大半的功勞吧?這些就是我自己走出的路!」

說這些的時候,沈母音是自信滿滿的,沈母音是有著自己的驕傲的。

三長老也不再勸說,因為他知道,多說已是無意,那又何必強求呢!

不過自己得到的卻是不少,雖然付出也是很多,但對他這老頭子來說,值了!

於是準備直接轉身離去,就在這時沈母音猛的扔過來一件東西,三長老伸手就接住了。

看也不看的就離去了,他知道,那是一瓶丹藥,適合自己現在療傷的丹藥,而且等級還不低。


三長老離去了,沈母音現在打量起了滄海嘯。

不過眉頭慢慢的就緊皺起來,她發現,現在的滄海嘯,各種氣息和行為,就連沉思時的樣子,也是相差無幾。

讓她都有一種分不出誰是誰的感覺。

其實她也沒有見過他真實面目多久的,只有那麼短短的幾天時間,以前他從不以真實面目見人的。

可就是那幾天,她沈母音卻深深的不能自拔,當時她還記得,那些准太極境的巔峰強者都不敢放肆的時候,她卻為了愛情,不畏威嚴,去要人。

現在想想,她自己都感覺好笑。

但她是知道的,當年的他是不會回來那麼早的,就是回來,也不會是眼前這少年。

如果是的話,那證明這個世界的秩序,已經發生了大的變化,十年的時間,能讓人沒有絲毫變化。

而且經過和她大爺爺的一番交談,慢慢的也使她冷靜了下來,開始面對這個事實。

但是!這少年她要帶在身邊的決心,是不會改變的。

滄海嘯睜開眼睛之後,就看到沈母音正好奇的左右打量這自己。

這讓剛剛接觸到這個世界的滄海嘯,很是不自在。

沈母音也發現了自己的再一次失態,所以就乾笑著,把滄海嘯攙扶起來,做到床上,準備詢問一番。

可就在這時,商船是一陣劇烈的震動。

沈母音這個主事之人知道,這是有人特意為之,準備的應該就是打劫商船。

可是誰又有這麼大的膽量呢?這時沈母音想不通的,畢竟法華門的實力不弱啊!


更何況是在這暴亂島和冷月國的航線之上,她不知道走了多少遍,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轟!

嘭!

外邊是響聲不斷,想來是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戰鬥。

沈母音看出了事情的緊急,於是從納戒里拿出一張人皮面具,不由分說的就給滄海嘯戴上了。

滄海嘯的容貌,立馬發生了變化,這會沈母音才放心的離開,去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敢把注意打到了她頭上。

走之前也沒有忘記把自己手中最好的一件洪器交給滄海嘯防身。

看著為自己做了這麼多的女子,滄海嘯心裡有了自己的想法,剛剛三長老他們的談論,他也聽在耳中,知道自己像沈母音說的那樣去做的話,會讓沈母音為難。

所以這一刻,藉助這次的動亂,滄海嘯心裡有了一個自己的決定!

所以他也跟著出去了。

出去之後,滄海嘯才發現,外邊已經是一片混亂,而先自己一步出去的沈母音,也開始指揮著商船上的人進行反擊。

經過一番觀察,滄海嘯發現,攻擊法華門這條商船的,至少有三條同樣大的船隻。

只不過修為好像沒有法華門的這些弟子強,因為那些人完全處於弱勢,還時不時的被法華門的弟子殺死不少。

空中同樣進行著戰鬥,那雲執事獨戰三位強者,並且不落下風。

還有四處同樣是在空中進行著戰鬥,想來都是雙方修為高深之人。

不過滄海嘯並沒有見到剛剛離去不久的三長老,這讓他有些奇怪。

就在這時,沈母音發現了他,就呼喊道:「嘯!來,快過來,來到我這邊,那裡不安全,這獨龍盜很強大的。」

滄海嘯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向著沈母音所在的方向走去。

看沈母音這樣重視滄海嘯,那正和沈母音對峙著的一個中年漢子,對身邊一人使眼色。

那人會意,直奔滄海嘯而來。

沈母音想要來救援,可被中年漢子帶人死死的纏住。

這時滄海嘯才發現,原來沈母音身邊還有兩位高手,滄海嘯能看出,他們並不比雲執事的修為弱多少,看來對於沈母音的安全,他們還是很重視的。

看有特意沖一個誰也沒見過的少年而來,那圍攻法華門的那一方人中就有不少接近滄海嘯的人首先向滄海嘯發起了進攻。

砰!

滄海嘯也不知道怎麼打,所以只好拿沈母音出來前留給自己的那把扇子擋在那攻擊之前。

那攻擊竟然被擋下了。

法華門認出滄海嘯就是小姐救上來的那少年時,攻擊被擋下,都鬆了一口氣。

以後那位都能看出這傢伙在小姐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手中的力度,都加大了不少。

沈母音在法華門的威信,連法華門主都比不上,她重視的人,這些弟子肯定要拚命的去保護的。

但更多的人都愣了,這傢伙看著像是沒有修為,可手中那把扇子肯定不是凡物。

正沖向滄海嘯那人驚叫道:「洪器!肯定是洪器!」

攻擊朝向滄海嘯的,增加了不止兩倍,洪器在他們眼中,太重了。

為了金錢,他們可以不要命的來搶劫法華門的商船,怎會在乎一個看似沒有修為的小子的生死?

在他們眼中,這洪器的誘惑力,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很多強盜都開始拚命的沖向滄海嘯。

滄海嘯沒辦法,攻擊自己的人越來越多,光用扇子擋,也不是事,而且他發現那些沒有被擋住的攻擊,打到自己身上,除了,疼痛一會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妨礙,所以慢慢的就大膽起來。

啪!

揮起拳頭,就打在了一個和法華門弟子穿著不一樣的人身上。

也不知道那人是什麼修為,但被滄海嘯這麼一打,那人被打懵了,很久沒回過神來。

當回過神之後,發現一個法華門的弟子正興奮的看著自己,但自己卻感覺到了生命的流逝。

很快,那個被滄海嘯打到的那人,在法華門弟子的配合之下,就失去了生命。

滄海嘯並沒有感覺到場面的血腥,反而隱隱有些興奮。

這樣一來,滄海嘯也不再躲避,單找他看著弱的傢伙去打,無一例外,被他盯上的, 哈利波特與魔改大師

這樣一來,法華門的弟子,都聚集在他身邊,讓他也安全了不少,而開始衝出來的那人,也被沈母音騰出手來攔下了。

因為滄海嘯的加入,使得戰場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很多海盜都避開滄海嘯所在的方向,因為他們發現,就算虛、實二境的高手,也都被那少年打懵了不少,之後被法華門的弟子殺死。

也使海盜中有人產生了怯意,慢慢的後退。

不過這只是少數的,而且不會影響全局,最重要的還是天上的戰鬥,那戰鬥才會最終影響戰局。

這是沈母音和滄海嘯最終走到了一塊,看著滄海嘯有些疲憊的樣子,沈母音拿出一瓶丹藥給他,之後安排人保護他,就再次加入了戰鬥當中。

因為有沈母音的交代,所以滄海嘯不再參與戰鬥,只是關注著沈母音的戰鬥。

看就在這時,滄海嘯發現有一個鬼鬼祟祟的傢伙,正在慢慢的接近沈母音。

這讓滄海嘯本能的感覺不好,所以不顧保護自己的那些人阻攔,他就以最快的速度朝著沈母音而去。

他不能出聲提醒沈母音,提醒之後會使得沈母音分心,情況會更加糟糕,所以只有他去阻攔那人!

這會不知怎麼的,他感覺自己的速度快到啦極點,橫衝直撞,把很多人都撞倒在地。 蛇窟帶人對木宣等人圍剿,慢慢的木宣他們從下風出現轉機,畢竟木宣他們不弱,只是對方出現的強者太多了,只是蛇窟一人,就帶領前來了五位半步涅槃強者,他們能夠在開始的時候安穩下來,就已經不錯了。+頂+點+小+說+

不過看蛇窟那副模樣,木宣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宗感覺蛇窟絕對不是這麼簡單。


就在這個時候幽篁帶人走了過來,眉頭緊皺道:「接下來該怎麼辦?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蛇窟這次我真的是應付不來,這裡不是憐古鎮。」

木宣同樣知道不是憐古鎮,可是他又能如何?早知道這個情況,還不如讓剛剛收服的,屬於十大隱世強者的半步涅槃強者給帶來呢!

最起碼這樣能夠扭轉現在的局面,因為骨天正在煉化影子等人的元嬰,所以根本不能全力出手,只能抵擋一位強者,直到現在,才只是能夠抵擋一二,剛才完全處於下風。

反觀蛇窟帶領的強者,因為大多是剛剛從古域各處因為獸潮聚集而來的強者,剛剛加入仙古山,正是表現的好時候,所以為了得到重視,蛇窟這位大妖尊的小兒子賞識,所以很是賣力。

加上他們都不曾全部化形,保持妖獸的本體,更是兇猛,出手也是兇狠,幽篁和劉子軒帶來的強者,已經負傷,若非骨天及時爆發,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

幽篁剛剛詢問之後,劉子軒也過來擔心道:「他們看來想要出手了,我們這邊不佔優勢啊!」

木宣這才看他們的情況,蛇窟身邊那些一直安穩的七階妖獸,都開始暴躁起來,他們也想被蛇窟賞識,只是在沒有得到蛇窟的命令前,他們可是不能輕舉妄動。

而蛇窟害怕骨天等人能短時間內解決了自己的人,所以才沒有讓他們出手,害怕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是經過一番爭鬥之後,他的人完全佔據上風,所以他也不再猶豫,讓身邊的七階妖獸向木宣等人衝擊而去,只要能夠抓住木宣他們,這次的爭鬥,自己算是擁有了十足的勝算。

「去,你們都去,速戰速決,不過盡量把幽篁那傢伙給我抓回來,我要好好享受一番,看他有什麼傲氣,哼!不就是想親近他一番,竟然敢把我打傷,看我不讓他好看。」

看著自己的主子竟然這麼小氣,看來以後要小心一些了,否則一旦被他算計上,那可不是好過的。

不過現在可以發泄一番,木宣他們就是自己的靶子,完全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完虐的感覺。

這一切因為劉子軒的提醒,木宣完全看在眼中,沒想到蛇窟會在骨天他們被牽制的時候,突然來攻,看來之前都是有計劃的,開始不下死手,只是試一下骨天三人的戰鬥力,之後只是牽制他們,他好來用七階妖獸來攻擊木宣等人。

足足數十頭七階妖獸向著自己攻擊而來,木宣也不敢小覷,直接讓火磷出來,作為第一道防線,之後讓六位控元強者作為第二道防線。

因為此時已經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只能來全力防禦,等待骨天能夠騰出手來,到那個時候,自己的危局就能解決了。

只要骨天能夠騰出手來,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絕對能壓制蛇窟的這些七階妖獸,至於讓七彩出來,用血脈上的威壓來壓制,木宣是絕對不會再做了,因為他絕對不允許七彩再次出現變故,而且他還感覺到,蛇窟並非像表面上這麼簡單,雖然身邊沒有了任何一位強者,但是木宣感覺,蛇窟絕對有其他底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