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走吧。」

薛弘滿臉淡漠,四次蛻凡的氣息若有若無的閃現,似乎想以此對葉陽進行壓迫。

可惜,他的氣息對葉陽連半點壓迫也不能造成,九次蛻凡的絕世高手,都不能夠在氣息上壓迫葉陽,更別說眼前的薛弘了。

不過葉陽並沒有反抗,就這樣跟著對方離開了閣樓,似乎真的要下山。

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他也是沒有任何辦法,誰讓他的確是非法進入雲頂天宮呢。

當然,他不可能就這麼輕易離去,就算被請下山了,也要找個深夜,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其中,說什麼也要見到方妙音一面,不能白來。

「小子,離開這裡后,永遠也別再來了,否則的話宋川師兄真的會讓你有來無回。」

薛弘看了眼葉陽,漠然道:「宋川師兄正在追求妙音師姐,他是不可能看著任何情敵的出現,顯然你的出現,讓宋川師兄感受到了威脅。雖然你小子只是三次蛻凡,但你的年紀和妙音師姐相差無幾,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天賦還算不錯了,宋川師兄沒有直接把你留下,已經算很仁慈了,所以我奉勸你一句,還是乖乖聽宋川師兄的話,不要自取滅亡。」

「自取滅亡?」

葉陽心中冷笑連連,他就要看看,自己想見方妙音,到底什麼人能夠阻止。

試煉場地外有一個發光的漩渦通道,這就是通往外界的門戶。

葉陽此刻跟著薛弘,來到了這個門戶前,就要離開這個空間,然後離開雲頂天宮。

但就在這時,遠處的擂台上,響起了一個轟隆隆的聲音。

「葉陽,來自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聽說你傷了我小極宮的弟子,現在我侯原向你發出挑戰,不知道你敢不敢上來應戰?」(今天開始爆發,持續到周末,每天至少五更,做不到我就是個廢物) 「恩?」

葉陽聽見這個聲音,腳步頓時一頓,把目光看向一旁的薛弘,似乎一臉無奈道:「小極宮的人要挑戰我,看來我暫時是不能走了。」

「侯原,小極宮的精英弟子,達到了四次蛻凡的境界,我勸你還是不要上去自取其辱為好。」

薛弘看了眼似乎想要應戰的葉陽,冷冷道:「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跟我下山,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候宋川師兄追究起來,你可能想離開也離開不了。」

「有人要挑戰我,關乎到我乾天學院的名聲,我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

葉陽沒有再理會薛弘,而是往擂台的方向走了過去。

「你!」他背後的薛弘神色一怒,似乎就要發作,但是突然,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薛弘,既然這小子想上去自取其辱,就讓他上去吧,正好妙音師妹也在試煉場里,就讓她看看他這個師兄,是怎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丟人現眼的。」

「宋川師兄?」

聽見耳邊響起的聲音,薛弘暗暗點了點頭,沒有再去阻攔葉陽,臉上帶有冷笑,認為葉陽的舉動只是自取其辱。

向葉陽發出挑戰的人,就連他去應戰,勝算最多也就五六成,而葉陽一個三次蛻凡去應戰,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葉陽,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你打傷了我小極宮的弟子,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怎麼現在遲遲不敢應戰?」

擂台上站著一個小極宮弟子,是一個男子,長得虎背熊腰,人立在那裡給人一座面臨巨山的感覺,彷彿宛如磐石,沒有任何人能夠輕易將其撼動。

這個男子,正是向葉陽發出挑戰的『侯原。』

此時的侯原站在擂台上,環顧四周,嘴裡發出了嘲笑的語言,而隨著他嘲笑的聲音,周圍的人群也掀起了一陣陣議論聲。

「乾天學院的人,怎麼會來到這裡?」

「還打傷了小極宮的弟子,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物?」

「嘿嘿,只是一個三次蛻凡的小人物罷了,在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里,也是那種墊底的存在,面對侯原這個四次蛻凡的挑戰,估計剛才那小子連上台的勇氣也沒有。」……

唰!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從人群中高高躍起,在所有人那驚奇的目光下,降落在了擂台上。

這個身影一身黑袍,是乾天學院精英學生的服飾,正是葉陽。

「你就是葉陽,那個藐視我小極宮師妹,還挑釁我小極宮的狂妄之徒?」

侯原看著降落在擂台上的葉陽,目光冷冽道:「你小子敢上擂台,看來有點勇氣,可惜這個世界光有勇氣沒什麼用,拳頭大才是硬道理,我就給你一點教訓,讓你見識見識挑釁我小極宮的下場。」


砰!在說話之間,侯原驟然出手,身軀一勾,整個人居然如一枚炮彈般炸開,形成了巨大的氣浪,將葉陽當成了靶子,狠狠撞了過去。

這一撞顯現出來的威勢彷彿把山都能撞碎,如果撞擊在人的身上,不說被當場撞死,骨頭絕對要散架。

很多人都看出來了,侯原一出手就如此兇猛,是要給葉陽一個下馬威,以最快的方式解決戰鬥,殺雞儆猴,告誡外人不能輕易招惹小極宮。

看見這一招,就連擂台下的薛弘都是臉色一變,知道就算是自己上場,在這一撞下估計也要狼狽不堪。

他臉上出現了冷笑,重新將目光看向遠處的擂台,想看看葉陽在這一撞之下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凄慘下場。

但是當他把目光凝聚在擂台上的時候,就好像被吸盤吸住了,再也不能移開,眼珠子瞪得老大,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一幕。

砰!

在眾人那驚奇的目光下,擂台上的葉陽,一拳,僅僅一拳,打出來的巨大拳風,就將侯原整個人的氣勢破掉,他那炮彈般的身體,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撞飛了出去。

很多人都沒有想到,那原本想一舉將葉陽擊敗,用來殺雞儆猴的侯原,反而被葉陽一招轟退了。

「你,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大的力量?」

侯原蹭蹭蹭倒退了幾十步,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死死盯著對面的葉陽,似乎難以相信在他眼裡螻蟻一般的人物,竟然能夠把他擊退。

「勝負已分,你不是我的對手。」葉陽一臉淡漠,如果不是他故意留手,這個侯原想站起來都很困難,主要是這裡人實在太多了,而且孤身一人,身處龍潭虎穴里,如果表現得太過驚世駭俗,就會引來很多麻煩,因此若非必要,還是低調為好。

「剛才是我小瞧了你,所以才被你得手,你以為你佔了一點便宜,就真的是我的對手了?」

侯原神色陰沉,說話間再次對葉陽出手,調動了全部的力量,要以最強的實力將葉陽完全碾壓。

然而,他的想法很好,但是現實卻很殘酷,他的攻擊還沒落到葉陽身上,就被葉陽抬手間破解了。

噗嗤!一道劍氣,出現在侯原的脖頸前,再前進一分,他的腦袋就會搬家,慘死當場,屍首分離。

「你!」侯原臉色蒼白,滿身冷汗,看著脖頸前的絲線劍氣,連大氣也不敢出。

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知道自己再怎麼掙扎,也不可能是葉陽的對手,完完全全被碾壓了,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如果不是清楚的感應到葉陽的修為只是三次蛻凡,在場的人還會以為葉陽是隱藏了修為的高手呢。

在眾人那吃驚的目光下,擂台上的葉陽晃了晃手指道:「我現在贏了,不知道你還有沒有異議?」

「沒異議,是你贏了,我輸了。」

侯原看著葉陽晃動的手指,心臟都嚇得快要跳出來,如果葉陽一個不小心,劍氣偏移了一絲一毫,他的腦袋就會搬家,當場一命嗚呼。

在侯原認輸后,葉陽卸掉了封鎖對方脖頸的劍氣,而侯原則是臉色蒼白的下了擂台,沒有先前的威風,只有無盡的狼狽。

試煉場一片嘩然,誰也沒有料到三次蛻凡的葉陽,如此乾淨利落就贏得了挑戰。

「三次蛻凡,贏四次蛻凡如此輕鬆,難道乾天學院的人,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很多人都在吃驚,而葉陽則是一臉淡然,就要離開擂台,但是突然,一聲冷笑響了起來。

「小子,有點本事,不知道你敢不敢與我聶正來一場?」

葉陽循聲一望,發現擂台下方小極宮的人群中,有一名神色陰冷的少年,正一臉隨意的盯著自己。

想也不用想,他就知道剛才那冷笑聲,是此人嘴裡發出的。

看見這個少年,他內心也有些吃驚,此人年紀輕輕,竟然達到了五次蛻凡的境界,只有擁有精英武魂,天賦才能達到如此程度。

眾人聽見突然響起的聲音,臉上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聶正,居然是小極宮的聶正,擁有妖孽般的天賦,不到二十歲就達到了五次蛻凡,甚至和杜詠都有的一拼。他一個核心弟子,這樣的強大人物,居然要挑戰一個三次蛻凡,難道不怕引起笑話,別人說他故意欺負人?」

「嘿嘿,他就是故意欺負人,別人能夠說什麼?小極宮的弟子敗了,他聶正出馬,肯定是想找回場子,就是不知道擂台上那個乾天學院的學生,敢不敢接下聶正的挑戰。」

「三次蛻凡戰勝四次蛻凡都已經是奇迹了,面對五次蛻凡,估計連反抗的可能也沒有,如果換做是我,我萬萬不會應戰,這根本就是欺負人嘛,就算迫不得已應戰,也要直接認輸,免得落得個重傷的下場。」

「怎麼樣?不知道你敢不敢應戰?」

小極宮的少年聶正,用隨意的目光盯著葉陽,彷彿在看一個螻蟻,引不起他的半點注意。

「有何不敢?」面對眾人的目光,葉陽毫不畏懼,點了點頭,而在他點頭的那一刻,全場頓時炸成一團,都沒料到葉陽竟然真的敢應戰。

「他才三次蛻凡,居然敢應戰,到底是哪裡來的勇氣,難道他真的以為自己能夠和聶正對抗?」

「嘿嘿,勇氣是有,就是不知道他到時候怎麼下台。」……

「好,很好,你能夠應戰,的確令我刮目相看。」

聶正一個縱身飛躍,降落在了葉陽的對面,突然一改先前的淡然,臉上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容:「為了表達對你的尊重,我就放你一馬,只留下你一條手臂,算是給你的教訓,否則的話以你挑釁我小極宮的罪過,我當場就要把你殺死。」

「哦?你要斷我一條手臂?」

葉陽笑了,對方如此狂妄,的確有狂妄的資格,可惜遇見了他。

既然對方要下狠手,他也就不打算留手了,反正上了擂台,生死有命,就算對方死在他手裡,小極宮的人也不能說什麼。

「宋川師兄,這個小子如此拋頭露面,肯定已經被暗中的妙音師姐注意到了,如果他傷在了這個聶正手裡,會不會引起妙音師姐的怒火?」

試煉場的一棟閣樓里,有兩道身影,是薛弘和宋川,此刻擔心的話語,從薛弘的嘴裡傳了出來。

「薛弘,到現在妙音師妹也沒有現身,你覺得她真的重視這個叫葉陽的小子嗎?」

宋川冷冷笑道:「如果妙音師妹真的重視這小子,早就現身阻止了,萬萬不可能讓這小子上去丟人現眼。嘿嘿,我敢打賭,妙音師妹肯定不會在意這小子的死活。有聶正出手,正好讓這個叫葉陽的小子漲點教訓,竟敢和我的妙音師妹有所牽連,真是不知死活。」 試煉場的擂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擂台上。

都想看看這個來自乾天學院的少年,在聶正這個小極宮的核心弟子手裡,能夠堅持幾招。

「你,交出一條手臂吧,否則我會讓你體會一下什麼是世界上最記憶猶新的痛苦。」

小極宮的少年,聶正腳掌一蹬,地面的空氣被他踩爆,整個人頃刻間就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他的身體,出現在了葉陽的頭頂下,五指張開,孔雀開屏,元力掃射,形成了一道道極光氣影,把葉陽的右臂牢牢鎖定,居然想把葉陽的右臂硬生生斬斷。

武者的手臂如果斷了,若非天地靈藥的溫養,絕對沒有任何可以修復的可能。


當然,如果有絕世強者為你出手,以強大真氣溫養你的身體,也能讓你擁有斷臂重生的能力。


葉陽如果斷了一條手臂,實力絕對大打折扣,很多能力就沒辦法施展,面對很多仇家的瘋狂打擊,幾乎一下就要慘死。

「想斷我的手臂?既然如此,我也斷你一條手臂!」

葉陽冷哼一聲,看著出現在頭頂的聶正,抬手就是一拳。

這一拳黃光閃爍,並沒有多大的威勢,而是單純的防禦,是四象手的玄武形態。

砰砰砰!

葉陽憑藉演化出玄武虛影的拳頭,將那些掃射而來的流光氣影紛紛擋住,然後玄武虛影化為白虎虛影,帶著猛烈的咆哮,朝著衝天而降的聶正轟打過去。

吼!白虎發出來的巨大咆哮聲,使得聶正的耳膜都在顫抖,差點就要破裂。

他神色一驚,沒料到葉陽如此厲害,不過他並沒有半點擔心,對自己十分自信。

砰!他隨手也是一拳,剛猛的拳頭破開天地,迎擊在了葉陽的拳頭上,有一種要把葉陽的拳頭以及手臂生生撕裂的氣勢。

聶正十分自信,自己的破天神拳,絕對能讓三次蛻凡的葉陽吃一個大苦頭。

但是當他的拳頭與葉陽的拳影對撞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剛才的想法有多麼可笑。

兩人的雙拳在對撞的那一刻,發出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敲打在一些弱小武者的心頭,使得他們呼吸都有點困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