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

這突兀的變化,不但讓張葉為之一怔,那白裙女子更是臉色一變,猛然轉頭看向密林中,冷叱一聲。

這手掌顯然是一位大能之士幻化而出,而僅靠這手掌幻影就能將紫色劍芒握斷,顯而易見,這手掌的主人的修為已是遠遠超過白裙女子。

張葉死裡逃生,臉色發白,也怔怔的扭頭看去。

「他救你一命,你反而不分青紅皂白的要殺他,難道你師父平日就是這麼教你的嗎?」說話間,一個衣衫襤褸的老者緩步從林中走出。

張葉差點叫出聲來,這老者赫然是他已經見過兩次的叫花子老者。

白裙女子雪白的臉龐發青,紫色長劍抬起,遙遙指著叫花子老者,冷冷道:「你是何人?」

叫花子老者不答,反而繼續道:「回去告訴你師父夏冰韻,你們下屬的幾個分宗也該整頓整頓了,至於這裡的雀山莊,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她最好不要再插手,有我老爺子在這裡看著,她可以全當沒有雀山莊這個分宗了。你也不需再去雀山莊了。」


他似乎對白裙女子的來歷非常清楚,口氣也大的驚人。

白裙女子臉色已被氣的發白,她何曾被人如此輕視和教訓過,冷哼一聲,一劍劈出。

對這叫花子老者,白裙女子雖然氣憤,但是顯然不敢小覷,這一劍跟方才劈向張葉的那一劍截然不同,一劈出之後,劍芒並沒有立即噴出,而是聚集在劍尖前,頃刻間彙集成一個半丈直徑的圓球,接著她縴手一抖,紫色圓球對準叫花子老者轟然飛去。

紫色圓球所經過的空中,空氣都為之扭曲模糊。

就在紫色圓球剛成形時,張葉的臉色就已經變了,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紫色圓球中蘊含的威能,如果說方才那一劍能將自己劈成兩段,那這紫色圓球足以能夠讓自己連渣滓都不剩。

誰知叫花子老者視若無睹,只是輕輕嘆了口氣,破爛的衣袖輕輕一揮,便將整個紫色圓球包裹在內,再輕輕一抖,衣袖散開后,紫色圓球已是消失無影,顯然被破掉了。

這一來,張葉倒抽了一口氣,白裙女子更是臉色發青。

「你到底是誰?」她噶聲道。

叫花子老者似乎懶得再跟白裙女子多說,破爛的衣袖再度揮起,一股狂風登時捲起,地面上的荒草灌木齊齊低頭,無數落葉像是被龍捲風掃過一樣,紛紛箭一般的向白裙女子刺去。

林中一時狂風呼嘯,讓人連眼睛都睜不開。

等到狂風停下,落葉悠悠落地,叫花子老者和張葉已是不見了蹤跡。

白裙女子愕然看著空蕩蕩的前方,忽然跺了跺腳,甩出紫色長劍,一躍而上,向遠處飛去,但是看她方向,似乎是向青羅山脈深處青田大陸的方向飛去。

…… 狂風吹起時,張葉一陣頭暈不知所向,等到清醒時,已是來到一個奇怪的地方。▲∴

這裡顯然也是在青羅山脈中,但是卻在一處斷崖旁,前方的虛空中若隱若現的有著一個漩渦。

愕然轉過頭來,叫花子老者正在一旁微笑看著自己。

「多謝前輩。」張葉忙躬身道。

叫花子老者微微擺手,微笑道:「你不必謝我,我雖然救你,但是是有目的的。」

「喔?」張葉愕然。

叫花子老者站在崖邊,負手而立,此時他雖然衣衫襤褸,但是卻有著一股高深莫測的宗師氣派,他沉吟片刻,淡淡道:「這應該是我們第三次相遇。」他微笑道:「第一次是在天凈宗的礦洞里,是么?」說著,他有意無意的看了張葉手腕上的空間手鐲一眼。

以白裙女子萬花境的修為,還不是叫花子老者一招之敵,張葉這時哪裡還不明白當時的狀況根本無法瞞過這老者分毫,他分明對魔奴的存在一清二楚,當下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點了點頭。

「我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你好像跟魔族有緣。」叫花子老者移開目光,淡淡道,「並且你的體質極為異常,這一切對我們人族來說,應該是一種機緣。」

張葉默然不語。

顯然,叫花子老者早已看穿了他的萬和聖體體質,並且似乎還知道魔帝左掌的秘密,但是他所說的對人族是一種機緣,張葉卻茫然不知何解。

「五年之內,這世界將會有一場劇變,我之所以救你,就是希望你能在那場將要到來的劇變中出上一份力。」叫花子老者終於說出了救張葉的目的,但是聲音也變得凝重的許多,他頓了頓,又道,「不過這也應該是我最後一次救你,因為接下來我就要離開此地。」

他沒有回頭,手一抬,一本淡黃色的書籍忽然緩緩向張葉飛去,他緩緩道:「這是一種能隱藏你體質的秘術,你修鍊之後,除非是修為高過你兩個大境界以上的修士,否則任何人都不會看出你是萬和聖體,這樣也能減少你不少麻煩。」

張葉心中一凜,忙接了過來。

「你資質可以說卓越,但是你要記住,在這個世界上,各種天才層出不窮。」叫花子老者繼續道,「所以你一定不要有自滿之心。你如果想快速成長起來,你就要去跟那些天才交手,去險惡的地方磨練,這樣才能最快的激發出你的資質。」

張葉心中苦笑,他還從來沒有被人誇過資質卓越,此時不由心中一動,問道:「前輩,方才那白裙女子……」

叫花子老者似乎知道張葉想詢問什麼,微微一笑截斷道:「你一定以為她是萬花境修為,是么?」他回頭看了一眼立即點頭的張葉,微笑道:「你看錯了。她雖然資質不錯,但是修為還遠不到萬花境,不過是在靈圖境中期左右。」

「靈圖境中期?不可能吧?」張葉愕然。

一劍擊殺五級妖獸,怎麼可能只是靈圖境中期修為?

叫花子老者笑道:「你所見到過的靈圖境都只是最為普通的靈圖境,所以對比之下感到疑惑。你要知道,修士在七竅境時開啟靈竅越多,對以後的潛力積累也就越大,那女子就是因為在七竅境時開啟了第五竅然後進入了靈圖境,所以她在靈圖境中期時,修為已是不亞於普通的萬花境初期水準。」

張葉這才恍然。

「魔奴說過我必須要將七個靈竅全部開啟后才能進入靈圖境。」張葉立即暗中想道,「如果將七個靈竅全部開啟,那將會是如何的景象?」


就在張葉沉吟之際,只聽叫花子老者道:「看到前方的漩渦了嗎?這是一個空間漩渦,通往青田大陸的一個險惡地帶,卻也是一個機緣極大的地帶,如果你實力和機緣到的話,你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他沒有再往下說,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笑意。

張葉一聽就已明白,結合老者方才的一番話,他顯然是想將自己傳送到那片險惡的地帶去。

心裡湧起一片感激之意,老者如此做法,顯然是在創造條件去讓自己磨礪,張葉立即抱拳道:「多謝前輩,晚輩願意前往碰一碰運氣。」

張葉當今最為迫切和渴望的就是找佟南松復仇,對有可能快速提升修為的途徑自然求之不得。

叫花子老者好像早知道張葉一定不會拒絕,點了點頭,淡淡道:「此去你要小心,如果發生意外隕落,不會再有人救你。」頓了頓,他忽然道:「至於你跟雀山莊之間的事,不會有人插手,如果你修為以後足夠的話,你自己就看著辦吧。」

言下之意,老者對張葉的身世好像都已調查的一清二楚,並且送了一個天大的人情給張葉-日後張葉滅雀山莊,雀山莊的本宗也絕不會插手。

張葉只覺心頭一股熱血,重重點了點頭。

「去吧。」老者不再多說,輕輕一揮手。

「前輩保重,告辭。」張葉躬身一禮,接著毫不猶豫的往前一躍,跳入到了漩渦中。

……

「快追,不能讓它逃走!」

密林外,一隻蛇頭馬身的妖獸正拚命向林中逃竄,它身軀上滿布青綠色的花紋,如果靜止站在原地,還真難以發覺,此時這妖獸身上滿是鮮血,顯然是被人擊傷。

在這妖獸身後十多丈外,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疾呼一聲,帶領著一名虎頭虎腦、皮膚黝黑的少年和一名俏麗的長辮女孩,追在身後,看模樣這妖獸就是這三人所擊傷。

「爺爺放心,它逃不掉的。」

虎頭虎腦的少年大喝一聲,猛地將手中的一根黑色長矛扔出。

長矛猶如一道黑色閃電般,在空中劃過一個弧形,猛然向妖獸背上扎落。

不過沒想到這妖獸很是靈性,察覺到危險,后蹄往後拚命一蹬,猛地往前一竄,長矛立即落空,狠狠扎入到地面上,顫抖不休。

「壞了,一旦讓蛇頭獸跑入密林里,可就難辦了。」眼見長矛落空,老者臉上一緊,滿是失望之色。

虎頭虎腦的少年聞言好像很不服氣,怒道:「我非要抓住它不可。」身形一晃,已是超過了老者和那少女,緊隨進入林中。

三人中,這虎頭虎腦的少年的修為最高,已是七竅境第一層,而老者和少女卻要略遜一籌,只是在靈脈期。

但是這虎頭虎腦的少年雖然身法很快,但是待他進入林中后,蛇頭獸已經跑出有十丈遠了,在密林中蔥綠的背景下,如果不是它渾身的鮮血,簡直就跟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很難發現。

眼見追趕不及,少年臉上也不由現出焦急之色,跺了跺腳,不甘心的緊跟而上。

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一把漆黑的鐵鎚從樹林一側飛出,狠狠的砸在躲閃不及的蛇頭獸背上,「喀嚓」的清晰一聲,蛇頭獸不但整個脊背被炸斷成兩截,簡直是被砸成了一堆爛泥。

少年一怔,猛地停下了腳步。

漆黑鐵鎚慢慢收回,把柄被握在一個青衫人手中,這青衫人回頭看向少年,微笑道:「小兄弟,接著。」說完,伸出腳尖在蛇頭獸身下輕輕一抬,龐大的蛇頭獸屍身帶起一股勁風,向虎頭虎腦的少年身前飛來,「咚」地一聲,重重落在少年身前的地面上。

在看到蛇頭獸被挑飛時,少年的臉色已經變了。

蛇頭獸體重起碼上千斤,而這人竟然腳尖一挑,就將它挑飛了十丈之遠!並且如此精確的落在自己身前而顯得毫不費力,這種修為,無疑是大大超過了自己。

少年低頭看了一眼死透了的蛇頭獸,卻並沒有上前剖娶妖丹,反而謹慎的問道:「你…你是誰?」

少年好像根本不認為這青衫人會這麼好意,如此輕易的就將蛇頭獸白白讓給自己,要知道蛇頭獸可是一頭四級妖獸,它的一顆妖丹起碼能賣到十萬靈金!

這時,老者和少女也已經追到了林中,正巧也看到了這一幕,兩人在少年身旁停下腳步,老者走到少年身前,戒備的看著青衫人。

見少年如此小心,倒讓青衫人一愣,不過他旋即明白過來,手一翻,漆黑鐵鎚已經在他手中不見,緩步走了過來。

「我叫張葉。」青衫人微笑道。 跳入漩渦中,經過短暫的眩暈后,張葉便發現身處在一片不知何地的森林中。

「不知前輩所說的險境是在哪裡?」

這片森林雖然陰森,但是好像並未有什麼危險,張葉愕然之下,就要升空一探究竟,碰巧在這時,他忽然聽到虎頭虎腦的少年一聲大喝,心中一動,迅速接近過來,順手將蛇頭獸砸死。

而在看到這少年後,張葉心裡更是疑惑,同時更加肯定,這森林定然不是叫花子前輩所說的險境。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傳送錯了地方?不可能的啊。」

張葉暗中皺眉,卻在停下之後,報出姓名后,微笑道:「請問老人家,這裡可是青田大陸?」

此言一出,頭髮花白的老者和那少年都是一怔,那名為小倩的女孩更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老者輕咳一聲,道:「不錯。你……」

他的聲音忽然一頓,因為他看到張葉忽然皺了皺眉,似乎發覺了什麼。

還沒等老者反應過來,便聽到一側的森林中有人笑道:「看來我運氣不錯,出來走走竟然也能遇到一隻四級妖獸。」

話音落下,只見從左側林中悠悠然走出一人來。

此人一身白瓷色的長袍,質地上佳,腰間更是束著一條三指寬的白玉腰帶,穿著甚是華貴,只是他的長相實在不佳,瘦削的下巴,一雙老鼠眼轉來轉去,神情間更是帶著一股讓人厭惡的高高在上的神情。此時這人盯著地面上的蛇頭獸,眼中滿是貪婪之色。

看他旁若無人歡喜的模樣,簡直就像是蛇頭獸是他擊殺的一樣。

張葉雙眉更是一皺,接著便一副淡然的模樣。

但是那老者和身旁的少年看到此人,臉色立即就是一變,似乎認得此人的模樣。

這時,這人已經走到張葉等人旁邊,低頭打量著蛇頭獸,喃喃道:「可惜了,如果獸皮完好的話,起碼能多賣一萬靈金,幸虧妖丹沒有被擊碎。」

說著,他竟然彎下腰,看樣子是要取蛇頭獸的妖丹。

老者終於忍不住了,一拱手道:「曹公子,這隻蛇頭獸是小老二擊殺的,你……」

這時,這人好像才察覺到老者等人的存在,他抬起頭,似乎對老者的打攪很是不悅,臉上的欣喜已變成了一片冰冷,眼中更是帶著一股不屑的嗤笑,冷冷道:「胡說!這蛇頭獸分明是我擊殺的,你區區靈脈期,有何能力擊殺一隻蛇頭獸?!」

老者色變,不由看向一旁的張葉。

蛇頭獸確實不是他擊殺的,但是方才張葉擊殺蛇頭獸后,分明已經將蛇頭獸送給了他,他豈能忍受這人如此胡攪蠻纏的明搶?一隻蛇頭獸對他們爺孫來說,實在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張葉一直在冷眼旁觀,在察覺到這曹公子后,他就立即感應到此人的修為也是在七竅境第二層,而相對應的,這曹公子也應該察覺到自己的修為,但是卻依然毫不在乎,張葉不由立即猜測到,如果不是這曹公子自負實力,就是他有所依仗。

不過張葉並不在乎,他忽然微笑道:「曹公子既然說這隻蛇頭獸是自己擊殺的,可有什麼證據?」

見張葉插手,曹公子的臉色愈加冷冽,扭頭看向張葉,冷冷道:「我說的話就是證據,怎麼著?」

他好像對同等級的修士根本不放在眼裡,張葉更驗證了自己的推測。

「那就不對了。」張葉對曹公子的威脅好像沒聽到,淡淡道,「這隻蛇頭獸好像是我用鐵鎚砸死的,怎麼曹公子一現身,就變成曹公子擊殺的呢?」

此言一出,分明是完全不給曹公子面子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