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雨,真沒想到,會在第二輪就遇見你,」葛維峰嘆了口氣,「這恐怕是提前的決戰了……真遺憾。」

「沒什麼遺憾的,」御玄雨冷冰冰地說道,「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塊磨刀石。」

「什麼?」葛維峰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已經找到了更好的磨刀石,不過在此之前,將你戰敗,算作熱身也不錯,」御玄雨冷漠地說道,「動手吧,使出全力!別讓我御玄雨,看不起你!」

奇光一閃,御玄雨手中已經多了兩截青銅長桿,噼啪一聲,一桿青銅長戟已經成型,戟鋒閃耀鋒銳寒芒,徑直指向了葛維峰!

葛維峰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御玄雨戟芒閃耀,一大團虛影如暴雨梨花盛開,籠罩住了自己!他大吃一驚,腳尖猛點,疾步趨避,同時心念一動,從儲物戒指中取出水晶劍。


「噹啷」一響,葛維峰架住了御玄雨的戟尖,臉色發青地問道:「玄雨,你說的都是真的?在你心中,一直都沒有我的半分位置么?」

「聒噪,」御玄雨冷冷說道,「你已經取出玄器,正好公平一戰!咄!」

御玄雨的青銅長戟,如疾風驟雨鑿擊而出,每一擊,都裹挾著強勁的雷極玄力,銀白色的電弧噼啪閃耀。

葛維峰怒吼一聲,水晶劍上的第二道玄紋亮起,一圈冰盾在周身迅速成型。叮噹響聲不斷,待到長戟停歇,葛維峰的冰盾也已經千瘡百孔,無數裂紋緩緩延伸,很快爆碎成漫天冰末。

「好,御玄雨,這是你自找的!」葛維峰怒道,「我要親手將你擊敗,然後去御家提親,讓你做我的,小妾!婢女!這就是你,輕慢我葛維峰的代價!」

剛剛還含情脈脈地告白,轉眼間就怨恨交加,御玄雨冷笑一聲,更加看清了葛維峰氣量狹小的一面,也不答話,舞動大戟,和葛維峰戰在一處。

兩人都知道對方不好對付,是以一開始就駕馭玄器,全力相搏。

「不愧是上四極玄脈,全力出手,威勢遠勝尋常玄士後期,」許正信嘆道,同時問許陽,「堂弟,你覺得御玄雨、葛維峰兩人,誰更厲害一些。」

「葛維峰利在速戰,一炷香之內勝不了御玄雨,那麼他必敗無疑,」許陽斷言,接著解釋道,「他依靠外力晉級玄士後期,積澱不深,戰鬥拖得太久,他玄力消耗就跟不上了。」

許正信點了點頭,精神一振。葛氏和御氏,雖然都是許家的競爭對手,但葛家更為針對許家,他當然不希望看到葛維峰繼續囂張下去。

擂台之中,葛維峰每一次長劍抵擋住大戟,都感到手臂酸麻,若非玄力護體,長劍早已脫手。他匆匆瞥了一眼御玄雨,這白衣長腿美女面色不紅,喉氣不喘,揮舞重達數十鈞的青銅長戟,竟好像不費吹灰之力,不由暗恨:好一個母老虎!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葛維峰感到星海玄力漸漸不繼,他后跳半步,玄力洶湧灌注之下,水晶長劍上一道玄紋亮起。

「接我這招!」葛維峰大吼一聲,水晶劍猛然綻放晶光,一道長達數丈的巨型冰刃迅速成型,向著御玄雨怒劈而下。

御玄雨面色不變,嬌叱一聲,長戟閃爍出無數鋒芒,千道戟影陡然凝聚為一點,向著冰刃貫殺而去。

「竟然是『破天霸王戟』!葛維峰要倒霉了。」 絕世盛寵:廢材三小姐

破天霸王戟,是一位玄皇製造,這名玄皇精擅長槍大戟,就是用這桿長戟、兩隻拳頭打下了億萬里疆土,成就皇圖霸業。

與破天霸王戟對應的,有一套戟法,威勢強絕,極致凌厲,名曰【**八荒破滅戟】。

【**八荒破滅戟】,威力堪比天階玄術,只不過適用面太窄,只得了地階上品的階位。

剛剛那一招,千虛一實,是將千道散漫的氣勁融合為一,帶著一種捅破蒼天、射落太陽的意志,故名【群戟刺日】。

「奇怪,在名器榜中,『破天霸王戟』重達千鈞,沉重異常,御玄雨即使天生神力,也不可能駕馭。」許陽百思不得其解。

場中形勢突變,御玄雨這一招【群戟刺日】,徑直破開了葛維峰的巨型冰刃,碎末漫天,在冬日陽光下閃爍出七色光暈,瑰美異常。

葛維峰悶哼一聲,長劍脫手飛出。

御玄雨乘勝追擊,大戟橫擺,盪起一股可怖的罡風,整個人化成一柄長戟,如電射出。

「破滅戟法的第二招,【飛雷逐電】!」許陽認了出來。

葛維峰沒有了玄器,雙手陡然交疊,【玄冰斬】使出,一道圓月冰輪破空斬出,想要劈開罡風,擊退御玄雨。

強盛的戟芒和玄冰刀輪轟然對撞,冰輪接觸點爆出大大小小的裂紋,轟然破碎。

「我認輸!」看到御玄雨威勢駭人,葛維峰一身冷汗,大叫道。

樂婷雲微微一笑,身形如鬼魅般閃入戰圈,白生生的小手一晃一斬,水玄力化作水刀,將御玄雨的戟芒壓下:「小姑娘,你很不錯。他已經認輸了,就不要窮追猛打咯。」

御玄雨輕吐一口氣,抽回青銅大戟,扛在肩頭,就這麼威風凜凜地大踏步走下擂台。

葛維峰面如死灰,眼中卻閃著仇恨惡毒的光芒,喃喃咒罵:「潑婦!惡女!母老虎!休要落在我手裡!」

樂婷雲離他很近,耳目聰明,聽到了他的低語,對這個少年的印象頓時惡劣:「喂,你還不下台,等什麼呢?」

ps:感謝【初七借錢】兄弟的打賞和滿分評價! 葛維峰一臉灰敗地走下擂台,樂婷雲冷冷一哼。

若非她出手擋住御玄雨,那一式【飛雷逐電】定然將葛維峰胸口破開大洞,送他歸西。這葛維峰,比試前還一副痴情種子的模樣,敗陣后竟然如市井毒婦般小聲咒罵,其人小肚雞腸,可見一斑。

不管怎樣,兩位天才玄者,還是給眾人奉上了一出精彩戰鬥。珠玉在前,最後一場對決就未免有些索然無味,大家都神色亢奮地討論御玄雨和葛維峰的一戰。

「御玄雨的肉身力量,非常強大,那柄青銅長戟,看樣子至少有幾十鈞重,她揮舞起來,就跟捻著一根燈草似的,太強大了。」

「是啊,不知她和許陽,誰的肉身更加強橫。」

在鴻運樓暖閣,葛建傅狠狠瞪了御家家主御天鋒一眼,起身道:「老夫微有不適,先走一步了!」拂袖而去。

褚家家主褚萬鈞同樣躬身行禮:「抱歉不能相陪,告辭。」

有人想要喊住他們,卻聽許長陵冷笑道:「喊他們作甚?褚家自不必說,褚氏雙傑兩輪淘汰;就連葛氏,最有希望的葛維峰也已經敗走。他們還有什麼老臉,留在這裡?」

許長陵自是喜悅,許陽、許正信雙雙晉級二十三強,已經是許氏這幾年來,取得的最好成績了。

葛建傅下樓之後,兩名葛家人立刻上前迎接。

葛建傅一摔衣袖,低聲喝道:「給我盯緊那許陽!」

其中一人連忙道:「是!家主,是不是找個機會,將他……」他右掌猛然斬在左腕上,一臉陰狠之色。

「啪!」

葛建傅一個耳光甩出,怒道:「糊塗!許陽再妖孽,一個玄士初期的螻蟻,能翻出什麼大浪?我要你們給我去查,許氏有沒有將他重新收歸門牆!」

陰冷一笑,葛建傅輕聲說道:「如果許陽當真已經被收歸許氏,那就有趣了……」

第二輪結束,九十一位少年英才,只剩下了二十三人,就連葛維峰這樣的冰極玄脈、玄士後期的天才玄者,都折戟沉沙,不由讓周圍觀眾感嘆本屆海雲預選的殘酷。

第三輪抽籤,二十三位少年玄者,同樣將手中銅牌擲入箱中,等待他們宿命的敵手!

第三輪,同樣會有一人輪空,直接晉級第四輪!海岳教師已經申明,第一個搖出的銅牌,即為輪空之人。

有些少年忍不住期盼,搖到的是代表自身的銅牌,他們雙眼緊緊盯著抽籤箱,臉上帶著一絲緊張。

「嘩啦。」

銅牌落地的聲音響起,有人高聲喊道:「青鸞銅牌!」

許正信一臉驚詫,旋即笑了:「沒想到,我運氣這般好。」他搖搖頭。

「既然輪空者已經決出,那麼接下來,我們就開始殘酷的第三輪!」海岳教師面色微有一些喜悅,本以為這偏遠貧瘠的臨淵城,不會有多少好苗子,誰知除了玄士巔峰的小君侯黎望之外,又冒出了不少玄士後期的少年英才!雖然比起其他城池,這些數據仍顯蒼白,但已經遠超往屆了。

經過兩輪淘汰,剩餘的二十多名玄者,無一不是精英人物,除了許陽一個是玄士初期,其他二十二人,都至少是玄士中期的少年高手。

「小君侯黎望、御家小姐御玄雨,兩人超群脫俗,出類拔萃,若不提前遭遇,一定會晉級最後一輪,上演巔峰之戰。」有人分析。

「未必,那許陽肉身強橫無雙,不是易與之輩。」有人反駁。

「許陽玄功境界終究太低,難登大雅之堂。」

「嘁,第二輪他戰勝褚明德,可不是靠著肉身之力,而是以玄術對轟!」

「褚明德號稱褚氏雙傑之一,但也不能和葛維峰這樣的天之驕子相比,御玄雨能輕鬆戰勝葛維峰,相比之下,許陽還未真正證明自身實力,除非他也能戰勝葛維峰。」

圍繞擂台觀看的觀眾,討論得熱火朝天。

但是第三輪,抽籤過程完全沒有第二輪的驚心動魄。黎望,御玄雨,許陽,三位強手都沒有提前遭遇。

黎望雄渾玄力鎮壓賽場,御玄雨青銅長戟霸氣無雙,許陽火焰大手印威勢酷烈,三人都輕鬆晉級。

但是,其他的八場比賽,卻不像眾人想象中那樣波瀾不驚,激烈之處,比起黎望等人的比賽猶有過之!

「轟」!

一名氣息如虎,身高膀闊的少年吐氣開聲,兩柄直徑四尺的巨型銅錘舞動,將他的對手捶得筋斷骨折,倒跌出場外!

「這人,是本城岳家的嫡長孫岳連橫,前兩輪比賽不顯山不露水,哪知竟有如此實力!這等重鎚,每一柄都有接近百鈞的重量,合在一起,就是兩百鈞! 總裁騙婚記 !」

岳連橫咆哮一聲,攜著戰勝之威,一對銅鈴大眼猛然掃向黎望、御玄雨,最後定格在許陽臉上!

「誰敢稱玄師之下,第一肉身?」岳連橫將雙錘重重往擂台上一叩,沉重的悶響下,擂台青石地面現出裂紋,「我,才是!」

又過一場,一名白衣少年,乘風御劍,飄逸無比,身法變幻莫測,戰不數合,就鬼魅般地出現在了對手的背後,一劍架在對方頸項,贏得了比賽。

「嘶……好強的劍術,好詭異的身法。此人我識得,名叫雲揚,出自本城一個小家族雲家。沒料到一個小家族都能培養出這等少年高手,雲家該當興旺啊。」

「他應當是上四極中的『光極玄脈』,傳說這種玄脈的高手,千機百變,十分難纏。和他對敵,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視覺!」

除了岳連橫、雲揚之外,其餘幾場比試中,御氏、葛氏各有一名子弟,也頗受關注。他們二人雖然不是上四極玄脈,但玄力深厚,又有玄器之助,戰力不容小覷。

經過了第三輪的淘汰賽,加上輪空的許正信,共計十二名少年玄者,晉級第四輪。

「只剩下十二人了!這十二人,無一不是強手,全部是玄士後期的修為……當然,許陽那個異類除外,」有人驚呼道,「從第四輪開始,才是真正精彩的海雲預選!」

「就算小君侯和御玄雨兩位天才,也要慎重對待,畢竟他們的敵手,都已經不再是隨意打發的弱者。」

十二位選手,依次將銅牌放入抽籤箱中,等候命運的抉擇。

ps:第三更到。兄弟們,下周分類強推,書在網站上的位置很不錯,也許得到的推薦票會多一些。 嬌妻在上:季少,請輕撩 ,懇求兄弟們火力支援! 海岳教師再次走上擂台。他拿起已經輕了不少的抽籤箱,沉聲說道:「下面即將開始的,是第四輪的比試。」

抽籤箱高高揚起,猛力一搖,兩枚銅牌幾乎不分先後,翻滾落地。

樂婷雲盈盈一笑,撿起銅牌道:「第四輪,第一場,夔牛銅牌,對陣……雲馬銅牌。」

「精彩!精彩!夔牛銅牌的所有者,就是在第三**放異彩的岳家嫡孫,岳連橫!他使用兩百鈞重的雙錘,肉身強絕!而雲馬銅牌的所有者,就是許陽,他能以肉身硬撼地階玄術,同樣力量強橫!」台下有人說道。

「到底誰肉身無雙,力量更勝一籌,就看這場了!」

岳連橫哈哈大笑,縱身一躍,在半空中就取出了他那一人高、兩人合抱的巨銅錘!加上肉身重量,總計兩百多鈞的重力,從半空落地,將整個地面砸出了深深的凹陷,塵煙四起,先聲奪人!

「許陽,過來受死吧!讓你看看,什麼才叫肉身第一!」

岳連橫扯大嗓門挑釁,他在前兩輪,受族長囑咐要低調行事,早已不耐。按照他岳連橫的想法,就應該高調出場,痛快地擊敗敵人,方能顯示出他岳連橫的強大實力!


什麼小君侯,什麼御氏小姐,都會一一敗在他岳連橫的雙錘之下!

許陽走上台,樂婷雲深深地看他一眼:「比賽開始。」

「咄!給我碎!」岳連橫大鎚之上,玄紋亮起,呼嘯著一錘砸落。

這一錘落地之勢,何其猛惡,就好像是一頭巨獸,狂奔著踩落下來。

許陽微一皺眉,後撤半步,錘風刮臉生痛,轟然落地,再次砸出一個深深的凹陷,塵埃瀰漫。

許陽肩頭的肥球,後頸雪白的絨毛炸起,咕嚕嚕叫喚不停,似乎在述說恐懼之意。

「別怕,一個蠻人而已。」許陽撫了撫肩頭肥球的腦袋,同時衣袂飄風,又躲開了岳連橫接下來的兩錘。

「呼呼,許陽,別像個跳蚤一樣躲來躲去,是男人的話,就站著別動!」岳連橫怒吼。

許陽懶得搭理這憨貨,憑著迅疾的身法,在兩隻巨型錘影里穿入穿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