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血徒大口的喘著氣,看著雷魂水母的碎體飄落在海面上,

這時, 封神常平傳 ,乍一看,好似水光,細細觀看才看清,這是雷魂水母的碎體,在海面上不斷的蠕動,聚集,

「居然沒死,」血徒這一下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全力一擊居然沒有殺死它,血徒拿起戰戟,朝著雷魂水母的碎體斬去,揮動了兩下,血徒就放下了戰戟,實在是沒有力氣了,連戰戟都拿不穩了,

海面上,飄蕩的一塊白色圓球似的碎肉,那是雷魂水母的腦,其中,一顆乳白色圓珠在緩緩放光,那是一顆千年奇珍,有著強大的癒合能力,保住了雷魂水母在重要的部位,僥倖逃脫一命,

附近的碎體不斷的朝著雷魂水母的腦遊動,慢慢的聚合在一起,奇珍放出白光,碎體之間居然在不斷的癒合,重生,慢慢的,附近的碎體全部遊動過來,全都聚集在了一起,雷魂水母在奇珍的修復下,居然慢慢的恢復了起來,同時,奇珍的光芒也越來越弱,

雷魂水母逐漸接近完全,近乎透明的身軀有雷光在中閃動,

「噼啪,」雷魂水母睜開圓隆隆的眼睛,惡狠狠地盯著血徒,

「我百年的積攢,居然耗費一空,我要你死,」雷魂水母大怒,顯然,奇珍之內的能量所剩無幾,

血徒看著雷魂水母,耗費一個珍貴的空間捲軸都沒能逃脫,看來真是天不佑我啊,

血徒無奈的搖了搖頭,拿起金色木板上的戰戟,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能和通天境巔峰的水族在海中戰鬥到如此地步,不丟人,

「就算死,我也不會坐以待斃,那不是我性格,」血徒手中的戰戟少有近千斤,若是平時在手中輕若無物,現在重逾百萬斤,拿起來都顯得很費力,

「去死吧,」雷魂水母引動了一絲體內的雷光,那是本源之力,威力絕倫,雷魂水母真的是動了殺心,

一道淡藍色的雷光像是一條細線一般朝著血徒而來,看似沒有什麼威脅,但是其中蘊含的威力比雷魂水母先前的所有攻擊都要強,

血徒手中的戰戟不由自主的飛了出去,與那道雷光撞在了一起,

絲絲光點迸發,戰戟飛了出去,被打了回去,血徒不知哪裡來的力量,奮力接住戰戟,同時被雷光打中了后心,血徒的身軀被雷光包圍,形成了一個雷電的光球將血徒困在了裡面,雷電之力不斷的侵蝕他的身軀,痛苦萬分,

這時,一道劍光斬來,擊向雷魂水母的後身,雷魂水母感受到了犀利的劍氣,起身閃躲,

一道金色身影出現,一腳踢在了雷光之上,一隻手將血徒拽了出來,

「樂兄,」血徒睜開雙眼,看到了面前這張清秀的臉龐,

「先別說話,」樂天將一顆丹藥塞到了血徒的口中,兩人相距之近,樂天已經聞到了血徒身上傳來的焦糊味,體外已經焦黑,雖然傷勢略重,但是卻沒有危及生命,雷魂水母這時沒有一下就下殺手,而是想要折磨他吧,

樂天將血徒一扔,毒烏海怪接住了血徒,在遠方看著樂天和雷魂水母二人,

「老二,你在幹什麼,」雷魂水母大喝,朝毒烏海怪喊道,

「大哥,我敗了,」毒烏海怪喪氣的說道,

樂天本想讓毒烏海怪將雷魂水母帶走,但是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毒烏海怪嘴上說要臣服樂天,那是因為他打不過樂天,現在又來個大哥,樂天要是不把他打敗,看來是帶不走血徒了,

「小子,多管閑事是要付出代價的,」雷魂水母大叫著朝著樂天而來,

雷魂水母沒有託大,而是重視起來,這個小子能打敗毒烏海怪就間接證明了他的實力,雷魂水母引動體內淡藍色的雷光,化做兩道長龍沖樂天而來,

樂天嘿嘿一笑,沖著兩道雷光沖了上去,

雷魂水母心中暗罵:「傻x,」

樂天接觸雷光的那一刻,瞬間愣住,被雷光環繞,雷光化作一藍色圓球將樂天困在裡面,樂天揮動兩拳,居然被彈了回來,雷魂水母看著樂天毫無緊張感,有放出兩道雷光加持,

「啊,」樂天大叫,藍色光球脹大,雷電之力泄露,朝附近的身海中爆發,

「嘭嘭嘭嘭,」海面被擊打的泛起波浪,一排又一胖震驚了整片海域,

「哎,你怎麼都不動手,」樂天開口,在雷球之中說道,

「什麼,」

樂天一揮手,困在自己周圍的雷電都被吸入到了樂天的身體中,

「這,」雷魂水母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這是雷電法則本源之力啊,居然被人吸收了,

「舒服,」樂天瞬間感覺身上的毛孔都舒展開來,全身放鬆很是愜意,

這是不滅龍體中青龍的本事,對雷電之力有免疫效果,青龍穿越雲間,收集雲中水修鍊,也在雲中雷電磨練,久而久之,就有了這一本能,

「還玩么,」樂天搖著頭問道,

「不,不玩了,」雷魂水母好像也感覺到了樂天的不同,這最凌厲的攻擊居然被人輕易的化解了,根本沒法打,

這隻能說是樂天運氣好,一是水戰,二是雷息法則,要是換一個樂天沒准都得撒丫子逃,

樂天看著雷魂水母和毒烏海怪瞪大的眼神,暗自竊喜,

「一點寒芒,」樂天手中的龍吟劍聚集天地之力,一條青龍在若隱若現,

「別,我認輸,」雷魂水母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白旗舉過頭頂,小聲嘟囔著,

「這還差不多,」樂天看著兩隻怪獸說道,這就是獸族和水族的天性,弱肉強食,遵從強者,他們要比人類更尊崇實力,

樂天跳到金色木板,扶起了血徒,

「傷的挺重啊,」樂天看著血徒的身上,原本焦黑的地方已經蔓延到全身,這傷勢比剛才要嚴重好多,惡化的很快,

血徒體內靈氣無多,不能遏制傷勢,只能任由惡化,旁邊的雷魂水母有點不好意思,從嘴裡吐出了一顆珍珠似的東西,潔白無瑕飄散著靈氣,足有半個拳頭大小,

雷魂水母游到金色木板附近,透過珍珠將一絲絲乳白色的靈氣打入血徒體內,

「啊,」血徒輕哼,臉上的痛苦之色逐漸消退,破碎的衣衫下焦黑的皮膚居然在慢慢褪下,一層焦黑的皮膚掉落在海中,身體恢復了原樣,

「好東西啊,」樂天看著雷魂水母拿著的珍珠,雙眼房放光感嘆道,

「這是我保命的東西,你要幹嘛,」雷魂水母急忙把珍珠吞下肚,滿臉謹慎的看著樂天,

「哎,這麼小氣,我只是好奇,」樂天斜楞著眼睛,心裡不斷的暗嘆,好東西,好東西,

雷魂水母看著樂天不善的眼神,道:「那個老二,你把他們送回去,我先,先走了,」雷魂水母說完一下子鑽到水中不見了,毒烏海怪馱著樂天和血徒往東洲的方向趕去,

「為什麼這裡沒有海霧,」樂天忍不住的問道,

「呃,這個嘛,因為,」

「因為什麼,」

「因為那海霧是我放的,」

「你……」樂天無語,以為自己很聰明呢,沒想到還是被人給耍了,

毒烏海怪看著樂天一青一白的臉龐,心裡有點發突:「你要幹什麼,大丈夫一言九鼎,不能出爾反爾,你說過不殺我的,」毒烏海怪緊張的說道,

「那當然,我樂天大帝一言九鼎,無可厚非,」樂天咬牙切齒的說道,

毒烏海怪打了個哆嗦,加快了速度,越快把他們送到地方越好,聽這口氣出爾反爾也不一定啊,

許久,樂天看到了遠處的碼頭,東洲成高達的城牆似乎都在眼底,

「這一次,我要天下人看看我樂天的崛起,東洲,就是我揚名之地,「樂天大喊,附近的海浪崩碎,岩石深陷,

「爹,我一定會超越你的,」樂天攥緊了拳頭,心裡暗暗說道, 血徒看著樂天,心裡也在驚嘆:「短短几月不見,就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看來,神魔大陸註定會因此人而不平靜,」

樂天盯著血徒,倆人腳踩波浪,一前一後來到了東洲碼頭,

血徒一上岸就看到了降落在大前方的飛艇,飛艇處有人把手,血徒一下子就看到了他的三名兄弟,

「大哥,」那三人也看到了血徒,沖著兩人沖了過來,

「大哥你沒事吧,」三人看到血徒破碎的衣衫沾滿了血跡,七嘴八舌的問道,

「沒事,沒事,」血徒不好意思的回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血徒看了看樂天,抱拳說道:「兄弟,大恩不言謝,我還得再回無雙城一趟,等我忙完了,再來找你把酒言歡,」

「一定,一定,」樂天笑著說道,

無雙城中還有數萬人在等待,血徒還要回去,樂天臨走之前向三人詢問了火靈兒和洛依依的去處,原來,他媽恩已經回到了戰爭學院,樂天毫不顧忌,將白虎放了出來,迫不及待的向戰爭學院跑去,

「依依一定擔心死了吧,」樂天現在恨不得撕裂空間,直接出現在洛依依的面前,

「白虎,」

「快看,白虎,」

樂天騎著白虎,周圍的人都投來驚異的目光,純正的白虎可是神獸啊,居然能有幸見到到一頭通天境的白虎也是幸運啊,

白虎咆哮一聲,剛要離開就聽見遠處傳來了一陣嘶鳴聲,

「哈,」白虎裂開了大嘴,敢在獸王面前叫喊,這隻靈獸也一定不弱,

樂天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一個青衣女子正在朝自己為微笑,青衣女子身後,一隻金黃色的靈獸鑽了出來,

這隻靈獸的額頭上有一個「豐」字,看著模樣和虎類差不多,但卻又不是虎,最惹人矚目的就是那四隻小爪子,沒有一根毛,好像是玉石雕刻的一般,

「黃玉靈虎,」樂天看了一眼,這也是一種比較不錯的靈獸,是龍貓和虎族的雜交,體內有那麼一絲絲虎族的血脈,

「吼,」白虎沖著黃玉靈虎吼了一聲,黃玉靈虎似乎感覺到了白虎的不好惹,一下子跳到了女子的懷中,使勁的往懷裡鑽,好似寵物一般,

「樂公子,恭候多時了,」女子沖著樂天嫵媚一笑,

「我……」樂天撓了撓頭,想要說我認識你么,但是沒說出口,

樂天看著女子微笑的臉龐,紅潤的嬌容,似乎想起了什麼,

「你是國色天香的那名侍女,」樂天想到了這名女子的身份,當初,樂天和洛影城還有洛依依在國色天香樓飲酒,就看到過此女教訓一名魯莽的大漢,但厲害的還是她家小姐,

「公子好記性,我家小姐已經備好酒菜,為公子接風洗塵,」女子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你家小姐,」樂天有點發懵,但是隨後樂天就想起來了,她家小姐說過要宴請聯合賽的冠軍,

「我還有事,不能奉陪了,以後有時間的話,自會拜訪,」說完樂天轉身離開,

「公子是在擔心依依小姐吧,」女子沖著樂天的背影說道,

「依依小姐也在國色天香樓,」女子接著說道,

樂天停下了腳步,一隻手伸出,直接將女子吸了過來,

「你威脅我,」樂天以為他們挾持了洛依依了,心情頓時大變,

「公子莫要誤會,依依小姐擔心公子安危,我家小姐只是安撫依依小姐罷了,」女子解釋道,

「若是公子有意,嫣兒願意侍候其左右,」女子向樂天飄了一眼,湊了過來,

「算了吧,」樂天急忙鬆手,心情稍微好了點,

「你家小姐怎麼知道我的事情,」樂天疑惑,自己不是跟隨飛艇來到東洲的,他怎麼知道我什麼時候到呢,還有他家小姐安撫依依,說明她家小姐知道我無事,沒有葬身海底,那她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家小姐精通自然命理之術,推導出公子必會平安歸返,所以在依依小姐剛到戰爭學院之際就將她請了過來,」

樂天點了點頭,有點明白了,

「看來這女的有點本事,」樂天心中自語,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