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九色迷幻神宮地址就在神界的東北方向?」范冰心道。

「是的,具體位置是在東北的神洛城一帶。」江帆點頭道。

「神洛城!那可是神翼族的勢力範圍,那是一座山城,四周都是高山,地勢險要,神洛城城主是個陰險狡猾的傢伙!」范冰心道。

「呵呵,我們不進入神洛城,九色迷幻神宮在神洛城外,我們只尋找九色迷幻神宮。」江帆笑道。

「我們要去神洛城外,那要去什麼地方?」范冰心露出驚訝之色,她神色有點不自然,顯出一絲絲恐懼。

江帆沒有注意到范冰心的神色,他微笑道:「暫時還不知道,等到了神洛城上空再查看地圖吧。」

江帆、柳晶甜、范冰心、納甲土屍四人上了太古裂空鷹背上,隨著一聲鳴叫,裂空鷹像箭一下射向天空,猛地拍打翅膀,急速地朝著東北方向飛過去。

四個小時之後,江帆等人到了神洛城上空,高空俯視神洛城,四面環山,神洛城被中山環繞。江帆拿出玉石和獸皮卷,江帆仔細查看地圖,手指著地圖道:「哦,九色迷幻神宮應該在神洛城西面的山脈之中。」

范冰心望著地圖,「神洛城西面!那可是最危險地方,那裡被稱為死亡山脈呢!」范冰心驚呼道。

江帆扭頭望著范冰心,驚訝道:「你怎麼知道那地方成為死亡山脈?你來過神洛城?」

「我曾經來過神洛城,那是五年前,我到神洛城執行任務,曾經聽說過死亡山脈,那是一個十分神秘而又恐怖地方,據說進入探險的人沒有一個回來的。有一次我也十分好奇,去死亡山脈查探,結果遇到了十分離奇的事情,我的四個手下全部死了,我逃了回來。」范冰心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一連幾天都沒月票了,都被擠出榜了!汗! 「哦,死亡山脈有什麼恐怖嗎?你么遇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江帆好奇道。

「我們一行五個人,才進入死亡山脈的邊緣,根本沒有深入。夜裡的時候,我的四個手下就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他們死很很慘,頭部碎裂,身體被撕碎了,我趕緊逃離了死亡山脈。」范冰心神色暗淡道。

一旁的柳晶甜沉不住氣了,「不是吧,他們被殺死了,你都不知道?你為何沒事呢?」柳晶甜驚訝道。

江帆望著范冰心點了點頭,「那天晚上,我隨著一棵大樹上,我的四名手下就睡在樹下,我根本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半夜的時候,我要小便,突然發現四名手下被殺死了。」范冰心搖頭道,她顯得有點激動,身體微微顫抖。

江帆十分震驚, 我是大小姐 ?是神獸?有這麼厲害的神獸嗎?如果不是神獸,那又是什麼呢?

「江大哥,死亡山脈這麼恐怖,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柳晶甜拉著江帆胳膊道。

「呵呵,越恐怖地方我也想去瞧瞧!我江帆從來不知道恐怖是怎麼回事!」江帆不屑笑道,他經歷的事情太多了,從人界到修仙界,然後是仙界,什麼恐怖的事情沒有遇到過,一個死亡山脈怎麼能嚇倒他呢!

「嘿嘿,我傻蛋也喜歡恐怖,我倒要看看那是什麼怪物。」納甲土屍笑道。

看到江帆滿臉不在乎,范冰心一臉嚴肅道:「帆,我說的事情是真的,不是嚇唬人們的,死亡山脈真的很恐怖,據說有一位神王進去了也沒回來呢!」

江帆笑道:「呵呵,九色迷幻神宮就在死亡山脈之中,我們必須要去的,你們害怕的話就呆在符咒世界中吧。」

「我不去符咒世界,我要跟你一起去,我也想看看到底有什麼恐怖的事情。」柳晶甜搖頭道,她緊緊地挽著江帆胳膊望著范冰心。

「既然晶甜都不去符咒世界,那我也不無了,我也想了解我的手下是如何被殺死的。」范冰心道。

「呵呵,你們發現吧,我手裡有爆裂珠,管它什麼神獸,就他媽的神祖來我也要把他炸飛了!」江帆笑著從懷裡摸出了一把爆裂珠。

「哇,江大哥,你有這麼多爆裂珠啊!」柳晶甜驚呼道。

范冰心也十分驚訝,「這麼多爆裂珠,你從哪裡買來的?」范冰心驚訝道。

「呵呵,這些爆裂珠是我自己製造的,一共有三十六顆,用掉來了一顆,還剩下三十五顆呢!」江帆笑道。

「你會製造爆裂珠!」范冰心震驚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我會製造爆裂珠。」

范冰心震驚地望著江帆,她真是不敢相信江帆可以製造出爆裂珠,爆裂珠是神界形成之初,空間裂變高倍壓縮而成交的,都是天然的,就算是神祖也無法製造出來,江帆竟然可以製造了。

「冰心,你不要這樣盯著我看,我會害羞的。」江帆調皮道。

「去你的,你皮比城牆還要厚,還會害羞!」范冰心瞪了江帆一眼嬌嗔道。

看到江帆和范冰心打情罵俏,柳晶甜心裡十分不舒服,她緊緊挽著江帆胳膊,把頭靠在江帆脖子上,小手悄悄地掐著江帆的肋下,心裡恨恨道:「叫你們打情罵俏!哼!」

江帆裝著不知道,他急忙站了起來,手指著神死亡山脈道:「裂空鷹,去死亡山脈!」

一聲鳴叫,裂空鷹迅速下降,隨著距離死亡山脈越來越近,范冰心和柳晶甜不禁緊緊地挽著江帆胳膊,臉上露出一絲絲恐懼之色,特別是范冰心臉色顯得蒼白。

裂空鷹在死亡山脈一塊巨大岩石上降落,站在岩石上,江帆望著死亡山脈深處,那是一望無際的山石和森林,隱隱約約之間散發著神秘氣息。

「九色迷幻神宮在什麼地方呢?」江帆驚訝道,他拿出地圖,獸皮卷上有一個小圓點,旁邊還畫了一個三角形,那應該就是九色迷幻神宮所在地了。

「嗯,九色迷幻神宮應該在這地方。」江帆點頭道。

「帆,這裡距離九色迷幻神宮地點大約多少距離?」范冰心道。

江帆目測一下,估算道:「嗯,大約有三百多里地吧。」

「哦,那應該是死亡山脈的深處了,上次我就在前面不遠地方出事的。」范冰心手指著前面道。

「哦,我們去看看,也許能夠發現什麼呢!」江帆道。

四人朝著范冰心指的地方走去,大約走了十多分鐘,來到一片山地。這裡有幾棵大樹,地面上都是厚厚的樹葉,一陣風吹過,發出嘩啦啦聲音。

「上次我就在這棵大樹上,我的四名手下就在這樹下莫名其妙地被殺死的。」范冰心指著一棵最大的樹道。

這棵是這四周最大的一顆樹,樹身直徑大約有五十多米,樹高大約有四五百米,枝葉茂盛,遠看就像一把巨大的傘。

最奇怪的是這棵大樹的樹根,那些樹根大約有一米多粗,樹根交錯地糾纏在一起,就像雜亂無章的藤蔓一樣。

「這是什麼樹啊!我怎麼感覺這棵樹很陰森呢!」柳晶甜緊張道。

江帆望著范冰心,「你知道這是什麼樹嗎?」江帆他更是不認識神界的大樹。

范冰心搖頭道:「我也不認識,當時我就感覺這棵樹最粗,住在這下面也許安全點,誰知道就出事了。」

江帆對著一旁的納甲土屍道:「傻蛋,你遙感一下,這棵樹有什麼問題嗎?」

納甲土屍閉上眼睛,沉默片刻,隨即睜開眼睛道:「主人,這棵大樹十分古怪呢!」納甲土屍皺眉道。

「哦,有什麼古怪的?」江帆驚訝道。

「主人,這棵大樹散發出一種十分奇怪的氣味,那氣味讓人昏昏欲睡。」納甲土屍道。

「是嘛,我怎麼沒有聞到呢!」江帆提鼻子聞了幾下,他沒有聞到任何氣味。

「主人,這種氣味一般人是聞不到的,只有小的這種鼻子才可以聞到。這種怪味是是從大樹的根部散發出來的,人只要在樹下呆上半個小時就會昏昏沉沉,渾身乏力。」納甲土屍道。


「傻蛋,你的意思是這種怪味是樹根發出了,只有樹下才有,樹葉沒有散發那種氣味?對嗎?」江帆突然興奮起來,他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樹葉沒散發怪味,只有樹根才散發怪味。」

江帆望著范冰心道:「冰心,我知道你的四名手下是如何被殺死的了!」

范冰心驚訝地道:「那是怎麼回事呢?」

「因為這棵大樹樹根散發一種讓人昏昏沉沉,渾身乏力的氣味,你的四名屬下昏迷了,而你在樹上睡著了,接著什麼怪獸出現了,它們看到樹下的人,於是殺死他們了。」江帆分析道。

「江大哥,你分析很有道理啊!」 盛寵:流氓總裁快住手

范冰心皺眉道:「帆,你說得有些道理,但是他們四人絕對不是怪獸殺死的,如果是怪獸的話,應該會吃掉他們,而不會把他們撕碎了。」

江帆搖頭道:「這可不一定,有些怪獸是不會吃人的,它們只是撕碎攻擊的目標。」

「話雖如此,可是我看到他們的身體被撕成碎片,不是怪獸難道是樹根!」范冰心搖頭道。

「是哦,樹根不可能把人撕成碎片的,十有八九是怪獸呢!」柳晶甜點頭道。

江帆走到大樹下,他伸手去摸樹根,當他的手觸摸到樹根的時候,突然樹根動了,如同靈蛇一樣纏住了江帆的手腕,緊接著其他的樹根也動了,迅速纏住了江帆腳。

「傻蛋,快斬斷這些樹根!」江帆驚呼道,因為他感覺到樹根力量很大,手機纏得很緊。

「主人,小的來了!」納甲土屍手提著裂空奪魄槍沖了上去,一招狂風暴雨,砰的一聲,纏住江帆手臂的樹根變成碎段。

江帆手獲得自由,他立即喚出誅妖劍,雙手揮動誅妖劍,一道劍光一閃,那些纏住腳的樹根被斬斷了,他迅速跳了出去。

此時那棵大樹發出嘶嘶聲音,所有的樹根伸了出來,朝著江帆、納甲土屍、柳晶甜、范冰心四人纏繞過去,如同地上蛇一樣。

柳晶甜和范冰心嚇得急忙後退,她們同時使出空間屏障,阻擋那些樹根的纏繞。奇異的事情出現了,那些樹根竟然穿越空間屏障,迅速纏住了柳晶甜和范冰心。

「啊!江大哥,救我!」柳晶甜驚呼起來,她被樹根纏住,快速地拖到了大樹下。

於此同時范冰心也驚叫一聲,她也被樹根纏住了,拖到大樹下。

江帆頓時大驚,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快救人!」

隨即江帆手持誅妖劍沖了上去,他瞬間到了柳晶甜身邊,手中的劍對著樹根劈下。噗!一劍下去,那些樹根被斬斷,柳晶甜急忙使出空間轉移術,一下到了一百多米外。

納甲土屍到了范冰心旁邊,手中的裂空奪魄槍揮動,那些樹根變成碎片,范冰心也使出空間轉移術,到了柳晶甜身邊。

那些樹根立即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纏繞,霎那間就像千萬條靈蛇一樣,「傻蛋,我們一起攻擊樹身!把大樹斬斷了!」江帆吩咐道,他發現樹根太多了,兩人根本無法把它們全部斬斷,只有斬斷樹榦,應該就可以讓那些樹根停止攻擊了。

「好嘞!看小的吧!」只見納甲土屍背上長出了銀色的翅膀,他猛地拍打翅膀飛了起來。

一抖手中的裂空奪魄槍,納甲土屍大聲吼道:「暴雨狂瀾!」裂空奪魄槍發出嗡的聲音,空間震顫起來。

噗的一聲,裂空奪魄槍沒入樹榦之中,隨即納甲土屍拔出裂空奪魄槍,一股褐色的液體噴射出來。

大樹發出一聲慘叫,但是沒有斷裂,它的傷口迅速癒合,眨眼間就恢復原樣。

「我靠,這大樹可以自己的復原啊!」納甲土屍驚呼道。

「傻蛋,你讓開,讓我來!」江帆喊道。

納甲土屍急忙閃開,只見江帆猛地躍了起來,他手中的誅妖劍揮了起來,一道綠色的劍光一閃。噗!誅妖劍沒入大樹之中,褐色液體飛濺而出,大樹發出慘叫之聲。

江帆這一劍也只斬到十多米深而已,也沒有把大樹攔腰斬斷,他接著大樹反彈之力跳落到二十米開外地方。

只見被江帆砍開的口子瞬間癒合了,「我靠,這大樹好硬啊!竟然無法斬斷!傷口癒合太快了!看來只能用爆裂珠了!」江帆驚嘆道。

大樹的樹枝搖晃起來,樹葉發出嘩啦啦的聲音,看來大樹是憤怒了,只見那些樹根全部伸出地面。發出嘶嘶的聲音,突然間那些樹根變成城鷹爪模樣,所有是的樹根末梢變成了鷹爪模樣。

「我靠,原來這些樹根會仿生之術!那怪那些人被撕碎了!」江帆恍然大悟道,這些樹根是有靈性的,它們可以模仿鷹爪模樣,江帆在《太虛訣》上看到這方面的介紹。

納甲土屍暴喝一聲:「你們來吧,老子把你們全部變成碎片!」他手提裂空奪魄槍就要衝上去。

江帆急忙喊道:「傻蛋,後退,我要用爆裂珠了!」

江帆掏出爆裂珠,正準備扔出去的時候,突然耳邊傳來聲音:「主人,這棵樹就交給我們試煉吧!」

一道金光一閃,金甲蠻蟲、裂空鷹、八腿金蟾、紫電獨角寒冰獸等出現在江帆面前,「好吧,你們去把這棵樹撕碎了!」江帆點頭道。

「哈哈,我們來了!」 青梅小甜心:腹黑竹馬寵心尖 ,它進化成遠古神獸之後,威力提高了接近十倍。

「金甲裂空斬!」金甲蠻蟲怪叫一聲,這是它新產生的技能。

只見一道金色光輪飛射而出,空間發出顫動,金色光輪所到之處,那些鷹爪形樹根立即被斬斷。眨眼間,金甲蠻蟲到了大樹面前,它猛地一甩尾巴,砰!擊打樹榦,嘩啦啦!樹枝搖晃,樹葉嘩啦啦落下。

於此同時,裂空鷹飛到樹之上,對著樹枝一招裂空爪,爪所到之處,那些樹枝立即斷裂,樹葉飄落而下。

紫電獨角寒冰獸張開嘴巴,一道白光一閃,它使出了進化的技能,空間凍結!那些樹根四周空間凍結,它們頓時無法動彈。

八腿金蟾的舌頭伸了出去,一下纏住樹榦,猛地用力拉著,樹根發出吱吱聲音,樹屑紛紛飄落。原來八腿金蟾的舌頭進化之後,長出了許多鋸齒,如同鋸子一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