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就應該去獵捕火山巨人了吧,不知道黃羽兄弟你有沒有什麼計劃。」

這是夜湮桀說的第一句話,我看著他,心中泛起一陣不屑。這是我們魔門七煞世家的年輕子弟第一次聯合行動,我的實力雖然最高,可是年紀是最小的,卻依舊被一幫老傢伙推存為領隊。

領隊這個位置,我的實力是足夠勝任的,但這畢竟是團隊行動,作為領隊,除了實力之外,一定還要具備威望和計劃策略的頭腦。此刻我們的任務目標是獵捕火山巨人,在昨晚到達目的地時,我只說了一句原地休息。

如果換成是別人,休息之餘,必然會和眾人商討行動計劃,可是我沒有這樣做,也沒有人問一句,直到現在,開始行動了夜湮桀才這樣問出來,無疑是把我當成了一個有勇無謀的毛頭小鬼,若是我在此刻拿不出一套令他們信服的對策,此後我在魔門的威望必然將大大折扣,更會給家族增加笑柄,更有可能心境還要大受打擊。

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便是一個一石三鳥的計策,不得不說這夜湮桀還有兩下子。所有人都在望著我,等待我的指示。他們這樣做,無疑是達成了共識,故意擠壓我。我發覺我太小看夜湮桀了,遭受了那種程度的打擊,不僅短短几天就恢復了過來,竟然還有勇氣再次向我挑戰。

「沒什麼計劃,找到后,直接抓了運回去。」

聽到我說的這句話,我知道他們心裡都在冷笑,因為每個人眼中都充滿的不屑,卻唯獨夜湮桀除外。

「我想知道我們要用什麼方法才能找到它,陰風山方圓百里,就算我們分頭尋找,也未必能在短時間裡找到,而且就算找到了,除了你之外,我們之中沒有個三五人聯手,絕對不是它的對手,而且彼此間若是相隔的太遠,我們又要如何通知對方?」

我笑了笑,就知道夜湮桀會問這些:「我說的找到后,不是指我們找到它后,而是它找到我們后。」

「嗯?」所有人都不理解我這句話。

我解釋道:「火山巨人的領地意識很強,不是群居妖獸,所以在他們的領地範圍不會出現別的高級妖獸,也不會有第二隻火山巨人,所以只要是它在自己領地範圍里察覺到威脅,便會衝過去毫不猶豫的將其消滅。」

夜湮桀道:「火山巨人的領地範圍通常是方圓半里地,也就是說,我們要在這個範圍里製造出讓它能感覺到的威脅就可以了,但問題是,這個條件要如何創造?」

我答道:「很簡單,殺氣是最好的選擇。」

殺氣是攻擊的一方所發出的一種信號,只有憑藉直覺才能察覺,直覺也是任何生命都擁有的一種本能,不依靠大腦的思維直接由身體作出的反應和判斷。眾人都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殺氣是要在鎖定目標后,才能凝聚的一種信號,像這樣沒有目標而且是大範圍的鎖定,要做到讓一個察覺不了的存在感覺到自身的威脅,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嘴角一揚,立即釋放出殺意,以我為中心,快速的向周圍延伸,眾人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後背的汗毛一下子有種毛毛的觸感,夜湮姐妹和羅康結更是冷汗直冒。

『可惡,沒想到你黃羽的境界都如此之高,不過你雖然能製造出殺意領域,卻無法自由控制,如果能將殺意隔離身在其中的我們,那才算真正的大成』。感受到黃羽的這種壓迫后,夜湮桀想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沒有人能確定黃羽的這個方法是不是會成功,但是他們在心裡卻已經對黃羽生出了敬畏,在場中人都見識過黃羽的實力,但是只有夜湮桀和夜湮無雙是親自與其交過手的,之前都只能了解到他的強大,卻感受不了他的可怕。

『碰、碰、碰』。地面在顫抖,這下所有人都知道,黃羽的計劃成功,火山巨人正向這裡跑來。

「目標已經往這邊來了,我替你們壓陣,抓捕的行動就由你們來做,我想這點小事你們應該是可以完成的吧。」

眾人齊聲一笑,道:「交給我們吧。」

夜湮桀道:「小玲、小穎,你們退後,和黃羽站在一塊。」

羅康南道:「小結,你也和他們站在一塊吧。」

震動越來越劇烈,他們三人也很聽兄長的話,跑來和我站在一處,我溢出靈力將他們包裹,帶著他們去了百米外一處巨大的樹冠上觀戰,由於是冬天,樹葉都掉落的差不多了,又是站在大樹的頂端,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清戰況。

粗壯的樹枝搖晃的越來越厲害,但是以我們幾個的修為,還不至於被晃下去,跟著便看到一個九米多高,全身毛茸茸的巨人跑了過來。

巨人看到眼前的一群『螻蟻』,直接一腳就踩了下去,夜湮桀眾人急速躲開,大腳踩下后,塵土飛揚,留下一個兩米多深的腳印。 [西遊]被佛法耽誤的吐槽大帝 ,聲勢震耳欲聾。

眾人並沒有與其正面相抗,而是依仗人數的優勢和速度分別與其游斗,同時瞬發中級攻魔。

『劈里啪啦』一連串魔道盡數打在火山巨人身上,卻並未給它造成什麼傷害,反而使它更加狂暴。

羅康結看著火山巨人,分析道:「這火山巨人雖然速度稍遜一籌,但是體積龐大,攻擊範圍廣,對它敵對,如果速度不能快上它許多,很容易就落敗。」

「不錯,它的身體防禦力和破壞力,遠勝同級別的人類,如果單對單,即便是高出一個層次的夜湮桀也未必能勝。」站著累,我索性直接坐在樹枝上觀戰。

夜湮玲道:「那他們沒有問題吧!」

「只要火山巨人不陷入狂暴狀態,他們就沒有問題,現在的關鍵就在於,他們能否一擊封住火山巨人。」

我望著小玲說道,順帶看了一下夜湮穎,而她一直望著戰場上,眼眸里也只有一個白衣身影。從昨天到現在,我們就沒說過一句話,她也從未看我一眼,我想這樣也好,可以好好的放下一切。

戰場上,夜湮桀是唯一一個沒有動手的人,在一開始他就跳出了場外,讓其它人對火山巨人圍攻。

忽然間,火山巨人對準夜湮無雙狠狠提出一腿,巨大的腿帶著強烈的風,夜湮無雙的實力綜合起來速度雖然要慢些,但是也比這個火山巨人快,一個翻身便躲了過去,然而剛落地,一個巨大的手掌就對他拍了下來,看來火山巨人在眾人的圍攻下,發現夜湮無雙速度最慢,打定主意要先幹掉他。

不愧是開啟了靈智的妖獸,多少還有些判斷。夜湮無雙爆發靈力,雙腿一彈,躲開了這一掌,但是大掌打在地面,『轟隆』一聲一下子濺起無數碎石和氣浪,夜湮無雙被氣浪波及,跳開后穩不住身子,在落地后晃了一晃。

火山巨人抓住機會,不理別人對它的攻擊,掄起一拳對夜湮無雙打去。這一拳眼見是躲不過了,若是結實的打在他身上,非變成肉醬不可。倉促之下,所有人都沒料到這火山巨人會突然鎖定一個目標攻擊,都來不及解救。

生死存亡關頭,夜湮無雙祭出護體罡氣,用盡全力出拳與火山巨人的拳相對。

又是『轟』的一聲巨響,夜湮無雙被打飛了出去,而且他借用了這一拳的力道,讓自己一下子退出了火山巨人的攻擊範圍,同時巨人也被這一拳震的身體一晃。眾人抓住這個機會,不給火山巨人追擊的空隙,用魔道對它狂轟亂炸。

我們三個看著這一幕,驚出一身冷汗,看到夜湮無雙脫離危險,才鬆了口氣。我咧嘴一笑,這個夜湮無雙腦筋還真是聰明,跟他那憨厚的大塊頭簡直不成正比,而且血幽冥的兩兄弟也讓我刮目相看,兩人的配合彷彿心意相通似得,雖然在大魔斗演武中敗給夜湮無雙,那完全是大意所致。

羅康南和羅康樂躍上空中,對火山巨人的臉發起攻擊,擾亂其視線。一下子火山巨人被*的連連倒退,這時夜湮無雙回來了,他並未受什麼傷,衝上前躍起對準巨人的胸口打出一擊重拳。

夜湮無雙的力量是有目共睹的,這一拳把巨人打翻在了地上。

「軟之壁,雷電交錯,象易六爻,頭交也。鐵之牆,兵臨城下,防萬丈擊,衝天、破道、回地,束縛我眼中的敵人——殺鎖縛。」

『嚓嚓嚓』,數十條粗壯的鐵索憑空出現,接連封住了巨人的手、肘、腳、腿和脖子,無論它如何掙扎,始終無法動彈。這時夜湮桀終於出手了,他在最開始不出手,就是為了找準時機,對火山巨人發動一個高級封魔,而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戰鬥結束,剩下的就是把這個大傢伙運回去,包括我在內,都是這個想法。可是就在這時,天空憑空飄落下數片綠葉,綠葉緩緩地落到了火山巨人身上,也不知怎麼,鐵索一下子被這些綠葉盡數割斷。

「不好。」我失聲叫道。所有人都沒料到這一變故,鐵索斷裂,火山巨人怒吼,一下子跳了起來,全身氣流翻滾,陷入狂暴狀態。 幸好眾人都是身經百戰的好手,雖然震驚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卻並不慌亂。當即四散逃竄,陷入狂暴后的火山巨人不僅力量和防禦力大增,而且速度也是暴漲。

火山巨人張開大口,吐出大竄火焰對著眾人橫掃,戰場上立即變成一片火海。

這時眾人全部騰空而起,圍住巨人。『血霧雙驕』唐力和唐能開始灑毒,一開始他倆沒有用毒,只是怕對火山巨人的傷害過大,然而現在用出來,卻沒有一點效果,毒霧被巨人身體上的氣浪直接震散。

見到這情況,我囑咐道:「你們三個好好獃在這裡在這不要亂跑。」

這個時候,局面已經失控了,我若再不出手,必然會令人受傷,不然回去可不好交代了。

一個閃身,我出現在火山巨人的大臉前,巨人見到一個人類在空中與它面對面,沖他大吼一聲,掄起拳頭砸去。

拳頭比我整個人還大,我不閃也不躲,用出高級護魔——天魔護畫。解放瑜伽法后的我,即便是瞬發出來的高級魔道,威力也不是和夜湮桀對決時可以比擬的。

巨人的重拳打來,結果拳在黃羽身前一米開外,就被震退。『天魔護畫』不僅僅是防禦,還附帶有反震效果,外界的攻擊越強,反震的力量就越大,只不過前提是施術者的力量要超越對手,不然外界的攻擊太強,防禦依舊會被打破。

以狂暴后火山巨人的力量,這一拳反震的威力,竟將它震退好幾步,這幾步的距離相當於幾十米。

『好強,竟然能從正面*退狂暴后的火山巨人』。此時已沒人留意剛才是什麼人在作祟,都退到了夜湮穎三人身邊聚集起來,看黃羽是要如何收拾這隻火山巨人。

巨人狂吼,又沖了過來。我皺了皺眉,狂暴后的火山巨人雖然實力等各方面都大增,可是明顯智力下降了,雖然這種程度對我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這種腦子裡只有一根筋的角色卻是我不願意麵對的。

抬手一擊黑炎彈,結實的轟炸在巨人的胸膛上。巨人悶哼一聲,倒退幾步。

「哇,這不是真的吧,只是一個初級魔道就把這傢伙*退了。」羅康結吃驚道,不只是他,其他人都在苦笑,夜湮無雙捏緊了拳頭,只有夜湮桀面不改色。

我又接連打出三個黑炎彈,『轟轟轟』巨人被炸退在了一座小山坡上。我凝聚靈力,左手五指對準它緊扣,一團青煙從天而降,把巨人罩住,青煙不散,巨人被包裹在內一動不動。


這時,綠葉不知又從哪冒了出來,眾人見此暗道不妙。一大片綠葉淅瀝瀝的湧向巨人,但是綠葉直接穿過了青煙,青煙並沒有潰散。

「出來吧。」我出手往五點鐘方向兩百米處的一棵大樹打出一個黑炎彈,這個神秘人連續兩次出手,我雖然沒有發覺,可是從攻擊的角度來看,我也判斷出了他大致的方位。

『轟隆』一聲大爆炸,一個人影跳了出來落在我面前。

我們凌空對望,黑衣人率先說道:「小兄弟真是厲害,竟然真的能抬手瞬發破魔,而且這『青煙紅塵』的束縛效果一點也不比那些完全吟唱咒文後的效果差,我琢磨著你的實力,應該能和問鼎天下譜中前十名相提並論吧!」

「不用抬舉我,能瞬發破魔這並不代表我就有擁有擠進前十的實力,倒是閣下讓我很是吃驚,不知我這小鬼能否有幸知道閣下的大名。」

「呵呵,小兄弟客氣,我是黑芒樓的斗鬼神。」

「我猜也是你。」

「何以見得?

「能在我面前連續兩次無聲無息打出『千葉破』的人,這世上並沒有幾個,黑芒樓樓主就是其中之一。」

斗鬼神,在仙魔妖三門中,沒聽說過這個名字的人幾乎不存在,劉半仙的問鼎天下譜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按照名次排列的,在譜中,最頂端的三個人,劉半仙沒有賦予他們排名,那隻因為,這三人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越了他的預測,根本無法推測他們究竟誰強誰弱,黑芒樓的樓主斗鬼神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真正見過他本人的人是少之又少,現在眾人都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人物,他長的並不獨特,看起來很年輕,只有三十左右,膚色和黃羽差不多,都有些蒼白,身材高大,留著一頭烏黑的長發,身著黑袍,看起來,跟一個普通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我冷笑道:「樓主大老遠的跑到這來,不會是專門來找我們幾個小輩的麻煩吧。」

「小兄弟言重了,我只是有一件小事要辦,路過陰風山,見到你們在這裡圍捕火山巨人。正好最近魔門中風頭最盛的你也在,就想試試看小兄弟的實力而已。」

「你這一試可真會選時間,要是我的夥伴中有人因此而受傷,回去后你要我如何交差呢?」

「呵呵,實在不好意思。不過說實話,你的天賦比你的大哥還要強,可是現在的你還是太嫩了。今天就到這裡吧,以後我們還會見面的,很期待小兄弟你今後的成長。對了,還有一件事,我有一個手下最近也對你產生了興趣,也許最近幾天就會來找你討教幾招,你可要好生應付哦。」

話完,一下子就消失在我們的眼前,他剛才說的那番話,我相信確實是真的,只是他突然間提起我的大哥,這讓我很詫異。

我原本是有兩個哥哥,大哥和二哥是孿生兄弟,都是百年前的人物,聽說在那個時代,他們倆是史上空前的天才,兄弟倆的實力都在二十歲左右就達到了武曲。只可惜在百年前就已經去世,可為何單單直提我的大哥呢?

「哎,他就這樣走啦。」這時候局面已經穩定下來,羅康結跑來對黃羽說道。

我從沉思中醒來,道:「不走還留在這裡幹什麼,難道你還想請他回去吃飯不成?」

羅康結不說話了,我回頭看著這火山巨人,在它身上又施加了一道『殺鎖縛』,然後對眾人道:「任務已經完成,請各位把這大傢伙運回天魔學院吧!」

夜湮玲問道:「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我搖搖頭,道:「不了,突然間有一件事要做。」

羅康結問道:「哎,你要做什麼事啊?」

「你問來幹嘛?」「當然是你要把我帶上。」

我看了一下他的兩個哥哥,兩兄弟對望一眼,羅康南道:「沒關係,只希望小羽你能好生把他看管住。」

「大哥,拜託,我比他大哎,應該是我把他看著才對吧。」羅康結抗議道,卻惹得眾人一陣大笑。

「南哥請放心,我要去做的並不是什麼危險的事,而且也去不了多久,頂多晚上就會回到魔門,到時候我就直接送他回血幽冥。」

和眾人道別後,黃羽用靈力裹住羅康結,帶著繼續向遠處飛去,不一會眾人就瞧不見他倆的身影。夜湮玲原本也想跟著一起去,可是她知道哥哥們和姐姐肯定不同意,只好失落的看著他倆離開。

就這樣,眾人各自祭出飛行法寶,用鐵索套住火山巨人,聯手將它托起運回天魔學院。 中午,我帶著小黑一邊飛,一邊思索。陰風山是魔門七煞世家的勢力邊界,再往北百里就是一些仙門、魔門的二流門派,至於仙門十大名門,只有戰龍門在這附近,其餘的距離這裡更是千里之外,而且每一門相聚甚遠,在這偏僻的小地方,到底是什麼事值得讓斗鬼神親自出馬?

還有他說有個手下最近也許會來找我麻煩,也不知道會是誰。本來想趁著這段趕路的時間好好理理思路,可偏偏小黑就是有那麼多話。


「速度好快啊,這十幾分鐘差不多就飛了百里左右的距離吧。」一山接一山,一河連一河,期間普通人的村子越來越多,再往前就是方圓百里中最為繁華的集市——藍田集。

離藍田集還有一里左右的距離,黃羽停了下來,羅康結問:「幹嘛突然間停下來?」

「馬上就要到藍田集了,再靠近就會被發覺,難道你忘了,我們仙魔兩門都有過規定,不準擾亂普通人的生活。」

羅康結點了點頭,道:「那倒也是。」

「快走吧。」「等等,你還沒告訴我跑到這來幹嘛?」「能幹嘛?陰風山離這裡不過百多里的路程,以我的速度,十幾分鐘就到了的,反正任務已經完成,天色也早,倒不如順便出來看看。」「啊,你說的臨時有點事就是想到這來玩啊。」「是啊,如果我真有什麼事要做,帶著你只會礙手礙腳。」

羅康結想想也覺得有道理,可是他一下子想到了什麼:「可是你這麼出來玩,萬一他們在運輸途中出了意外,那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我說你一天到晚能不能往好的地方想想,就不能說點初一十五的話來聽聽嗎?」其實小黑說的這些我並不是沒考慮過,但是那裡畢竟還是魔門的勢力範圍,而且在場人全都是七煞世家的核心成員,如果黑芒樓敢對他們出手,就是與整個魔門敵對,到那時,就算是黑芒樓,也必然會被整個魔門聯手討伐。

羅康結被黃羽說的再次沉默,他實在是無話可說,然而他也明白,黃羽年紀雖小,平時做事說話總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但卻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既然敢撒手不管,就一定有他的把握。

藍田集的郊外,有不少村民開墾的道路,也有許多乾枯的稻田,走著走著,兩人已經看到了不少行人,幾乎都是住在附近的村名。

陽光出來了,雖然不溫暖,可依舊耀眼。視野中映著越來越多的茅舍,還有一條溪流。溪水很清,十來米寬,所以村名們修了好幾條木橋在上面。不知道多少年來,附近的村名們一直依靠著這條溪流生活。

看到這一切,我舒展了一個懶腰,頓時清新舒適。

「偶爾出來逛逛,舒服吧!」「是啊,老實說,我還是第一次跑到這麼遠來,每次想出來,老爹總說我的修為不夠,出來行走是在丟血幽冥的臉,所以每次都不得不忍下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