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倒也是,所有東西都是一樣,擁有了反倒是覺得沒什麼意思了。”白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陳總,你說呢?”

說話間,只見白雪的目光緊緊的盯在陳明身上,眼神中帶着一抹饒有興致的神色。


“白總,這倒也不見得所有事都是這樣。”陳明笑笑道。

他並沒有在意白雪到底是什麼意思,對於他來說什麼意思並不重要。

“陳總,你和高總和好如初了?”隨即白雪岔開了話題,突然問道。

白雪的這個問題倒是讓陳明不由一怔。

顯然陳明也沒有想到白雪竟然會突然問他這種問題。

“白院長,沒看出來,你竟然也是一個會關心這種八卦的人啊。”陳明並沒有正面去迴應高茹的話。

“呵呵,本來我也是不喜歡八卦的人,但對陳總就不一樣了,其實我對你挺感興趣。”白雪沒有隱瞞,而是大大方方的笑着道。

“白院長還是不要對我感興趣比較好,畢竟很多事情都是從感興趣開始的。”

“陳總,你想多了,我就是單純的感興趣而已,還沒有像你想的那樣。”

“白院長怎麼知道我想的什麼?”

“陳總,咱們還是點菜吧,這可是你第一次請我吃飯,今天我可得多點幾個菜,讓你好好出出血。”白雪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拿起一旁的菜單道。

“呵呵,白院長,隨便點就行,第一次請你吃飯,出點血也是應該的。”陳明輕笑道。

“陳總,我記得上次你也說我請我吃飯來這,加上今天這一次,你總共要請我吃兩頓才行,現在只是一頓哦,所以你還欠我一頓。”

“沒問題,白院長,你開心就好。”


“陳總,你就別白院長白院長的叫我了,還是直接叫我名字吧,叫白院長就好像我很老一樣。”白雪翻看着菜單,有些不滿道。

“誰說的,你看起來不過二十五六歲而已,怎麼會老呢。”

“沒想到你也會油嘴滑舌。”白雪衝着陳明翻翻白眼道。

“我說的都是實話,可沒有油嘴滑舌。”

白雪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不過嘴上還是說了陳明一句。

不久後白雪點好菜,兩人就繼續聊了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因爲兩人吃飯吃的早,所以吃好飯的時候不過是剛剛黃昏,同時也是南湖風景最美的時候。

於是吃好飯後白雪便興致勃勃的讓陳明陪着下樓拍照去了。

期間陳明給白雪拍了不少照片。

同時這也勾起了陳明一些深埋在腦海中的記憶。

走在路上,將手機中拍下來的照片一一發給白雪。

只不過當陳明陪着白雪一起剛剛回到玲瓏城,便無巧不巧的看見了剛回來到的高茹。

陳明和白雪有說有笑的樣子顯然也被高茹看在了眼裏,如此情況要是說高茹心裏不生氣那是假的!

陳明顯然也注意到了高茹,臉上頓時不由浮現一抹尷尬的笑容。

陳明怎麼能看不出來高茹此時是什麼心情。

高茹看着他的眼神就已經說明一切了!

這下怕是又不好解釋了。

而一旁白雪看見如此情況,反倒是笑着跟高茹打了聲招呼。

高茹臉上露出一抹牽強的笑容,對白雪點點頭,算是打招呼了。

“那行,高總,陳總,我就不打擾你們倆了。”這時白雪的聲音再次響起道。


說話間,白雪從陳明手中將畫板還有畫筆接過去,轉身率先走進玲瓏城。

不過還沒走幾步,白雪便突然回頭道:“陳總,謝謝你今天的陪伴,我真的很開心。”

聞言,陳明頓時一陣無語。

這是要感謝自己嗎?

這是要玩死自己啊!

想着,陳明轉頭看一眼高茹。

果不其然,此時此刻,在高茹臉上已經佈滿了寒霜。

毫無疑問,高茹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老婆,那個…事情不是…”陳明見狀於是連忙開口道。

只不過高茹壓根就不給陳明說完話的機會,直接嬌哼一聲朝着玲瓏城裏面走了進去。 陳明見狀,臉上忍不住浮現一抹無奈的苦笑。

這事情鬧得,還真不好搞。

等會該怎麼和高茹解釋,才能不讓她生氣呢?

一邊想着,陳明也迅速追上高茹。

“老婆,那個…你別生氣,我跟白院長不是你想的那樣。”來到高茹身邊,跟其一起並肩走着,同時解釋道。

“我想的什麼樣?你知道嗎?”高茹看也不看陳明一眼,語氣冷冰冰的問道。

“額…”陳明啞然。

“老婆,我跟白院長就是下午偶然遇見了,然後一起吃個飯。”陳明再次解釋道。

高茹依舊沒有理會陳明的意思,只是自顧自的朝着後面的別墅走去。

見此,陳明也沒有繼續說什麼,索性跟在高茹身後。

回到別墅,高茹看一眼陳明,眼中充滿了不爽,嬌哼一聲就直接上樓了。

而陳明見狀,則也跟着上樓了。

“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小陳譯?另外你還沒有吃飯吧?我讓嫂子多做兩個菜?一起過去?”陳明看着坐在沙發上的高茹,猶豫一下問道。

“不吃了,氣都快被氣飽了,還吃什麼吃。”高茹沒好氣道。

“那也得吃點東西啊,身體重要。”陳明連忙道。

“不吃,說了不吃就不吃。”高茹毫不猶豫道。

“那我讓人送點飯過來?”陳明猶豫一下道。

“不要,沒有胃口。”

“那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不生氣?”

“你哪裏看我生氣了?”

聞言,陳明不由一陣無語,馬上都寫臉上了,還用問嗎?

“那行吧,既然你不吃我就自己去爸媽那邊看小陳譯去了,回來的時候給你帶點飯。”想了想,於是陳明再次道。

“別假惺惺的了,我想吃自己會想辦法。”高茹冷冷道。

陳明一陣無奈,苦笑一聲轉身就準備朝樓下走去。

不過剛剛走到樓梯口,後面高茹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等等。”

聞言,陳明下意識轉頭朝高茹看去。

“怎麼了?”

“我跟你一起去。”高茹從沙發上起身道。

“好啊,走吧。”陳明一喜道。

可誰知,高茹接下來的話,卻是讓陳明一點也沒想到。

“剛好我把今天的事情找媽說說,看看某些人還天天和不三不四的女人糾纏不清!”

聞言,陳明頓時忍不住愣在了原地,然後慌忙拉住了高茹。

真的就只是吃個飯而已,高茹要是和陳母說了,那陳明制定得挨批。

剛剛好沒幾天就弄出這樣的事情,陳明恐怕是百口莫辯。

“高茹,咱們能不能好好的說話?難道你就這麼不相信我?”陳明無奈的看着高茹,問道。

“相信你?好啊,那你說說你昨天跟許詩雅在大地集團樓下遇見說了什麼?”高茹沒好氣問道。

陳明一怔,顯然沒想到高茹竟然會知道自己和許詩雅遇見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我和許詩雅遇見的事?”

“許詩雅告訴我的。”

聞言,陳明愕然。

本來他還以爲是有人看見,從而告訴高茹的,沒想到竟然會是許詩雅!

陳明壓根沒想到許詩雅會這樣做。

感情自己昨天和她說那麼多,都算是白說了?

“她跟你說了什麼?”隨即陳明看向高茹問道。

高茹審視的目光在陳明身上看了一會,然後沒有說話,而是直接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調出一段錄音。

“高茹,管好你男人,要是哪天他不要你了,可別怪我。”緊接着許詩雅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許詩雅,你什麼意思?”高茹追問。

而後則是許詩雅將遇見陳明的事情說了一遍。

不過許詩雅說的和實際發生的並不一樣。

昨天遇見許詩雅,陳明只不過是在勸許詩雅退出大地集團,讓她別蹚渾水。

可到了許詩雅嘴裏,竟然成了陳明在挽回兩人的感情。

聽完錄音之後,陳明緊皺着眉頭,許詩雅的改變徹底超乎了他的想象。

電話中的許詩雅根本就不是陳明認識的那個許詩雅。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昨天許詩雅,今天又換了個什麼白院長,陳明,你天天可真忙!”高茹收起手機,沒好氣的看着陳明,冷冷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