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神奇了!」許濤不禁驚嘆。

天靈隨即說道:「這還只是初開的靈竅所釋放的神念之力,等到了以後,你修為有所進步,神念更多的妙處會讓你很吃驚……」

許濤畢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神奇的力量,他顯露出了少年好玩的天性,正一下左,一下右的玩弄那磨盤大的岩石。

「好了,現在差不多都準備好,第三關要開始了。」天靈似是不喜歡許濤這樣,隨即嚴肅的道。

天靈說完,那塊岩石就悄然消失在許濤眼前和掌控之中。

許濤收回神念,收斂心神,沖著空間上方,彷彿是天靈的所在,道:「那開始吧。」

「別著急,還有一件東西要送你。儘管你開了靈竅,但要斬殺一隻後期的造化凶獸不容易。」天靈說道。

忽即,在許濤周圍,足足六把劍從升騰的黑色雲煙中鑽出來。這六把劍樣式各異,有大有小,有長有段,看得許濤一時不知所措。

天靈隨即道:「選一把,多少能提高你取勝的幾率。」

聞言,許濤不禁笑了笑,道:「我的獎勵只是凝結一等火丹吧,你給太多了。」

我曾風光嫁給你【完本】 :「小鬼,哪有人嫌獎勵太多的。斬殺後期造化凶獸絕非易事,若想贏,就選一把!」

天靈這話,明顯是想對許濤有所「照顧」。也不知為何,天靈竟第一次不想進入這通天閣空間的人輸!或許的可憐許濤的經歷,又或許是佩服許濤以華成修為闖過了前面兩關……

許濤再傻也明白天靈對自己放寬了路子,當即也不知該說什麼好。看著面前六把明顯都不是凡品的劍,心裡莫名盪起暖流。

「就要這一把!」許濤忽即相中了一把劍,便一把抓過去,將其提到面前。而後,其他五把劍隨即就下沉到黑色的雲煙中去。

天靈笑道:「你這小鬼還挺有眼光,這是六把劍中最好的一把。雖說它只是三等法器,但也不必一些四等法器差!」

三界法器,也有三六九等之分。一等最次,九等最強。一件三等法器,無論放到青龍院或是饕餮府,都是令人眼紅的寶物。不止學生眼紅,還有導師……

許濤現在提著的劍,乃是一把重劍。通體黑色,劍刃掌許寬,其上凹下去的條橫像是一條條紋路。這重劍劍格也不大,像是厚度不小的鐵皮把劍刃環繞了一圈,呈長方形。

劍格后,就是有著一圈圈環紋的劍柄。劍柄尺許長,尾端的柄頭並不花哨,只是一塊秤砣似的重鐵。

天靈隨即介紹道:「此劍名曰『黑紋劍』,四尺半長,六百斤重。你身為玄陽法師,提起它倒也不難。」

六百斤重的東西,對於平常少年來說,要拿起難度不小。可許濤不是平常少年,他是玄陽中級法師,六百斤對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許濤隨意的揮舞黑紋劍,還有種沉甸甸的感覺。不過,畢竟是重劍,劍刃並不鋒利,反而很厚,邊緣才薄。劍刃劃過虛空,許濤莫名感覺,這黑紋劍能做到削鐵如泥!

「黑紋劍……」許濤呢喃道。

天靈不再遲疑,斷喝道:「第三關考驗開始!」

忽即,許濤面前的空間裂開了一道裂痕。裂痕二尺寬,邊緣參差不齊,而且兩頭窄,中間寬。

裂痕就像破碎的玻璃,其中就是一片紫黑色的混沌,形成一道漩渦。

「走進去,就能到考驗地點了,到時我會跟你說考驗的內容。」天靈又道。

許濤看著面前的空間裂痕,煞是吃驚。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空間破碎成這樣,卻不崩潰的。


「這是空間隧道嗎?」許濤問道。

天靈答道:「不是,這是空間裂痕。空間隧道只能做到同界穿梭。你的考驗地點,不在神界!」

「不在神界……」許濤忍不住吞咽了一下,看來這第三關考驗非同小可……

由不得多想,許濤隨即邁開步子,走進空間裂痕中。當許濤的身體觸碰到空間裂痕時,他整個人就被其中紫黑色的混沌吞噬,消失不見…… 黑沉沉的天空,陰風陣陣。一座甚是平凡的小村莊,將迎來「救星」一般的訪客。

在這村莊外圍的樹林里,平靜的空間忽即裂開一條裂痕。裂痕中的紫黑色混沌形成了一道漩渦,一個人影隨即就被混沌漩渦「吐」了出來。

這人影就是許濤。許濤出現后,空間裂痕就開始縮小,直到完全癒合,紫黑色的混沌被隱沒。

許濤先將手中的黑紋劍收到空間寶石中,拿著它多有不便。然後就望向遠方,他看到了前面規模不小的村莊,還有再遠些,一條百丈高的連綿山脈。

那山脈陰森森的,就連飄蕩在其表的雲煙都透著些許黑氣……

見狀,許濤不禁皺起眉頭,在這陌生的地方,他感覺很不自在,甚至有一抹擔憂湧上心頭。

忽即,許濤腦海里響起了天靈滄桑的聲音,道:「這裡是三界地界之一的妖界。你看到的這個村莊遠離所屬郡部的郡城,常受山林間妖獸的騷擾,不得安生。」

「我給你的考驗就是讓你幫助這個村莊的村民,除去山林間作亂的妖獸。妖獸們有一個頭目,是你的最終目標。它是一隻修為高深的四級後期虎妖,以吃妖族村民為生,殘忍至極……」

似是想到了什麼,天靈又解釋道:「給你說明一下,神界的凶獸原是人界的獸族,妖界的妖獸也是。它們同宗同源,修為等級一樣的稱呼。只是妖獸妖氣濃郁,比凶獸更加兇狠罷了。」

聞言,許濤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思考著。

天靈繼續道:「給你一天的時間,以斬殺這裡的那隻造化妖獸為終止。記住,造化凶獸必須是由你擊殺。四級後期的妖獸靈智可不低,若是它想自爆什麼的,你得做好準備……」

天靈最後對許濤道:「記住我的提醒,別到時候白忙活一場。考驗期間我不會和你聯繫,等你完成考驗,我自會施法接你回來。你要是死在這裡,我就不替你收屍了……」

天靈說完,他的聲音便在許濤腦海里沉寂下去。就算許濤哭爹喊娘的叫他,他也不會再說半句話。

「這裡是妖界……」許濤自語道,同時四下查看。一會兒后,他覺得這裡除了讓人隱隱感覺不自在外,一切和人界無異。畢竟有山有水,有土有樹,而且明顯不是像天界神界那樣的浮空島嶼……

許濤抬頭看看天,又自語道:「現在應該是晚上,先去村莊看看吧,天亮再找那隻虎妖也不遲……」

說完,許濤便騰身而起,幾個閃掠間就到了村莊上空。這時,許濤不禁驚疑,他發現自己的飛行速度竟還隱隱不如在饕餮府突破華成低級時……

「怎麼回事?難道是錯覺?我已經晉級玄陽,而且達到中級層次。 何處不重逢 ?」許濤在心裡嘀咕著,一頭霧水。

憑許濤自己怎麼想得出問題的答案呢?他自己也明白這一點,所以也沒深究,落下地面,從正面進了村莊。

這村莊的正面,只是兩根大柱子頂著一塊木質的匾額,上面掛著紅布。匾額上寫著字,筆畫怪異,和許濤在神界常用的文字完全不一樣。

但許濤也認得,甚至還能讀出來。青龍院的文理課可沒有科學物理這樣麻煩的課程,有時也會教授學生各界的文字語言。

「鄭村……」許濤看著匾額呢喃道。

接著,許濤便信步走進村莊。這村莊的規模莫約有青龍院一個浮空島那麼大,想來也算大村子。可常受妖獸的騷擾,其間的房屋多有破損。

許濤一路走來,看見不少房屋牆壁上都有裂痕。一些甚至是作為廢墟被人唾棄。因為是晚上的緣故,還在村莊里活動的村民很少,但許濤偶爾也會看到幾個。

這些村民哪一個都能讓許濤心頭一震,因為他們雖然長著人樣,可都帶有野獸的特徵。像一個大漢長有一對牛角,或是一個小姑娘生有一對貓耳朵都算是平常的。

這裡是妖界,這個村莊的人都是妖族。現在的妖族都是遠古強大妖類的後裔。他們生來就是帶著野獸特徵的人樣。

但事無絕對,一些古老強大的妖族的後裔就能先天隱退本體妖獸的特徵。並且,修為高深的妖族也能做到這樣。

許濤看見他們感到吃驚,他們看見許濤卻是敬而遠之。想來他們一定以為許濤是哪個強大宗族的少爺,都不敢上前詢問,連看向許濤的眼神都充滿敬畏!

許濤穿行在村莊間,很快就深入其中。卻也只見透過窗戶亮著燈光,大門緊閉的房屋。他想找個地方歇腳都沒地去。

忽即,許濤看見前面有一戶人家敞著大門,從中照出昏黃的燈光。而且在那房子前,豎著一根旗杆,桿上掛著一面寫著「鄭村客棧」的灰面長旗。

「想不到這妖界的村莊倒和人界古時候一樣,連客棧這種現代基本絕跡的地方都有。」許濤不禁笑了笑,嘆道。

許濤急匆匆走向那家客棧,還沒走進門,遠遠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道充滿怨氣的女聲。

「老闆,這大晚上的,你就狠心讓我露宿街頭?就讓我借宿一晚吧。我真是來幫你們除妖的,不信我露兩手給你瞧瞧。」

而後,一道蒼老而刻薄的老聲道:「沒錢一切都免談。來幫我們除妖的我見多了,那一個成功過?最後都成了虎妖的腹中美食!」

「都跟你說了,我的錢包在路上弄丟了。不然買下你這家客棧都沒問題。要不先欠著房錢,以後還十倍給你。」

聽這般,許濤不禁驚疑。他這時也走進了客棧房門,放眼看去,這確實是一家古老的客棧。

客棧大堂里擺滿了四四方方的桌子,每張桌子的四條長凳現在都放在桌面上,這客棧顯然是要打樣了。

大堂里,只有櫃檯處有兩個人。一個少女和一個老人。

老人穿著奢華的大袍,長得極胖。圓滾滾的臉紅彤彤的,就算生氣也像在奸笑。他長有一雙軟下去的狗耳朵,卻一點也不可愛。

老人正在翻看賬本,撥弄手頭算盤一樣的東西,似是在結算一天的收益。而在櫃檯前,那位少女正向他求情。

少女長得很青春,莫約二十來歲的樣子。一對尖尖的兔耳頂在她頭上,血一般通紅的眼睛散發嫵媚的氣息。在她的粉色衣袍下,鼓鼓的胸脯和挺翹的臀部勾勒出動人的曲線。

看到這少女時,許濤也不禁吞咽了一下。

許濤進入大堂,很快就吸引了少女和老人的注意。老人停下手頭的工作,笑著向許濤走來,親切的問道:「尊敬的少爺,您有什麼吩咐嗎?」

老人笑起來比不笑更難看,他那雙賊咪咪的眼睛一笑就完全看不見了。少女這時也安靜下來,因為他和老人一樣,找不到許濤身上任何一處野獸的特徵。

許濤的身體經歷「冰火煉體」后,又恢復成了意氣風發的少年模樣。少女和老人見了,最多認為他是十六歲的少年,甚至更小。

這麼年輕的一個人,老人顯然是認為許濤是古老強大宗族的後裔。直接排除第二種靠修為隱退本體妖獸特徵的可能。

許濤還裸著上半身,不經意的時候,他甚至沒發現自己這樣。畢竟絲絲涼風已經不能讓火光系的許濤感到清涼。

可現在狼狽如許濤,老人也對他畢恭畢敬的。

「沒什麼,想找個地方過夜而已。」許濤實在看不慣老人笑眯眯的樣子,隨即假裝看向大堂里說道。

這時,櫃檯前的少女就不高興了,她嗔怒道:「一個半夜耍流氓的小屁孩而已,老闆,你就對他這麼恭敬。我明顯比他更可靠好不。」

「閉嘴。」老人罵道:「你難道沒發現這位少爺的不凡之處嗎?小心得罪了了不得的大宗門。你一個女娃子少說為妙。」

老人說完,又對許濤笑道:「少爺如果不嫌棄,就住到我這客棧里吧。這裡剛好還剩一間空房。」

聞言,少女不禁更加嗔怒,罵道:「喂,你個老東西。我剛才那麼苦苦求你,你都不答應。現在還沒談價錢就給這傢伙住,是什麼意思啊!」

「不和你這沒教養的小女娃說,小心得罪了少爺,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老人怒斥少女道。

老人隨即又笑問許濤:「少爺您來這鄭村幹什麼?」

面對這一老一少的爭執,許濤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但老人既然發問,許濤也只好回答。

「除妖!」 許濤很平淡的說出「除妖」兩個字,但老人聽后不禁一驚,他隨即問道:「少爺,您說的可是真的?」

許濤點頭,隨即走進了大堂里,和這老人對視,許濤感覺很不自在。但老人卻很粘他,隨即跟上許濤興奮的道:「那少爺帶了很厲害的法師一同前來嗎?他在哪?」

老人以為許濤是哪個大宗族的少爺,他說來除妖,必會帶很強大的法師一起。一來除妖,二來保護自己的安全。

這時,許濤有些不耐煩的道:「我不是什麼少爺,我只是來除妖的,只有我一個人!」

聞言,老人的表情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般精彩,道:「原來也是個找死的,沒有本體妖獸的特徵,你一定是使了什麼障眼法吧。哼,我這住店可不便宜,你有錢嗎?」

「哈哈哈。」一旁的少女大笑起來,道:「小流氓,你說出來幹嘛。這傢伙只認錢不認人,說自己是除妖的這一套在這裡沒用。」

「我只是說實話而已。」許濤擺擺手道。

老人變得很生氣,怒道:「要住店就快點交錢,不住就趕緊滾,我這要打樣了!」

許濤隨即苦笑道:「我沒錢。」

聞言,老人更是咬牙切齒的道:「趕緊滾!」

「還有你,也給我滾。」老人指向少女,也怒道。

忽即,許濤靈機一動,他拿出黑色的空間寶石,並從中取出一株易天成收集有的靈物。這靈物是一株紅花,散發著濃郁的靈氣,讓人感覺很舒服。

許濤隨即問道:「不知這個能值多少錢?」

見紅花,老人不禁一驚,他走進許濤,仔細查看許濤手中的靈物紅花,而後道:「這是一株靈物啊。雖然我感知不出靈力值,但憑這舒服的感覺,應該不差。」

老人隨即又道:「小鬼,算你走運。我今天心情好,用這紅花抵賬就讓你住一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