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往常一樣風鎮天在後院修鍊,丫環來到風鎮天前方施禮說:「少爺,老爺讓我請您過去。」

風鎮天停止修鍊,對丫環說:「碧姐姐。不用多禮,沒人的時候不用多禮,我這就隨你前去。」

風鎮天徑直的走在前面丫環跟在身後,走過園林,便進入中間屋子。看見風雲虎在中間坐著.

「天兒,今日為父叫你來是為了讓你參加一年以後的家族大比。」風雲虎皺著眉頭有點疑問的說:「這次是十八歲以下的年輕晚輩比試,贏著可以得到家族重點培養,而且落葉國剩餘的三大家族也參加,決定家族利益分割。」

「父親,孩兒願意參加,但是現在孩兒能力低微,想去魔獸山脈歷練。」風雷天微笑著對風雲虎說。

「不可,魔獸山脈被譽為落葉國的禁區,裡面危險重重,就算為父也不敢深入,只能在外圍獵殺些魔獸。」風雲虎非常擔心的對風鎮天說:「而且你還。。。唉」話說一半便嘆息一聲變不在說下去。看的出來風雲虎是擔心風鎮天沒有自保的能力。

「父親。,孩兒現在已經武身四段了。而且馬上就要突破五段了。父親不用為孩兒擔心。」風鎮天微笑的看著風雲虎

「什麼。」風雲虎立刻站起身子來,仔細的觀察風鎮天說:「你已經武身四段了?」風雲虎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風鎮天問「怎麼回事,你以前不是不可以修鍊的么?」

「是的父親。」風鎮天便把自己可以修鍊的事情對風雲虎說了出來,但是對於傳承一事便沒有說。因為就連以前神武大陸的最強者都因為傳承險些喪命,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也罷。天兒你記住。只可在最外圍徘徊,不可深入,如果有危險便立即逃脫。」風雲虎的眉頭慢慢的舒展開來。換上了久違的微笑。

「是父親。孩兒謹記父親之言,但是父親此事可不可以別對母親說啊,要是母親知道會不允許我去啦。」風鎮天尷尬的笑了笑對風雲虎說。

「好,但是家族大比的時候你一定要回來,到時候讓父親看看你的修為如何。」風雲虎微笑的點頭看著風鎮天


「好的父親,那孩兒先去準備,下午便去魔獸山脈。」風鎮天一臉笑容的看著風雲虎。

風雲虎點了點頭,風鎮天便回到自己的房裡,心想:「既然功法是在魔獸山脈找到的,我便去魔獸山脈修鍊。」

隨便收拾了點東西就直奔魔獸山脈 「嗷」「咚」只聽見一聲巨響有一個形狀似熊的魔獸倒在地上,而他旁邊有一位少年,坐在地上喘著粗氣:「這熊真難對付,應該是2介魔獸吧,哎,找知道就先認識認識魔獸,還好我現在已經是武身六段了。要不非得死在這熊手裡。」

然後少年便是在後身把匕首拿了出來。解剖了熊,生了堆火,把肉烤熟,然後把熊頭裡的一塊黑色石頭拿了出來裝進一個布袋。

這位少年已經在魔獸山脈裡面獨自一人闖蕩了一月有餘,此少年便是風鎮天。

風鎮天剛進魔獸山脈的時候才武身四段,一月過去已經是武身六段。已經屬於武身段的中後期很快便邁向後期,按照風鎮天突破的速度來說很快便可以突破到武靈階段。

武身階段毋庸置疑便是煉體,也就是修行的基礎。當進入武靈階段的時候才剛剛算是進入正式的修鍊階段,因為武靈階段才剛開始接觸天地元氣中的一種靈氣。而所有的武技必須用氣來催動,才可以使用。

隨後風鎮天每日都在外圍與魔獸戰鬥。現在風鎮天專門找二階魔獸戰鬥,因為二階魔獸比較難對付,而且具有挑戰性。

時間又過去一月有餘,一日風雷天在打坐修鍊,身體漸漸的壯了起來,風鎮天感覺渾身都是用不完的力量:「突破了,終於到武身七段了。」

風鎮天想「在外圍的這些魔獸已經沒有厲害的了,我應該向裡面去看看。」想完便開始行動,向魔獸山脈深入,剛走不到三里,便發現一群大概有十隻的二階魔獸。在最外圍二階魔獸是比較稀少的,而深入一點便可以看見成群的二階魔獸。確實讓風鎮天十分震驚;「不知道武身七段對付這十隻二階魔獸怎麼樣。」

風鎮天的想著便向這群二階魔獸走了過去,當一隻魔獸發現他便「吼」了一聲,剩下的幾隻魔獸便進入了戰鬥準備,看著風鎮天漏出敵意。

風鎮天瞬間便一拳擊倒一隻二階魔獸,剩下的九隻魔獸就像瘋了一樣不停的像風鎮天攻擊,風鎮天便左躲右閃,然後看見空檔便一拳致命,因為風鎮天在最外圍有和二階魔獸戰鬥的經驗,所以他知道二階魔獸的弱點在哪裡。很快便剩下不到五隻魔獸,而這五隻魔獸像竟是聯合起來逐一進攻,當一隻魔獸漏出了空檔風鎮天剛想對其致命的時候,另一隻魔獸竟直接攻擊在風鎮天落腳的地點,讓風鎮天沒有時間去攻擊,直接閃躲,而另外三隻魔獸竟同時對風鎮天的落腳點進行攻擊、「咚」直接擊打在風鎮天的身上,風鎮天瞬間便向後飛去,撞在一棵樹上。而風鎮天竟然一點傷都沒有。除了衣服破裂之外,身上竟然一點傷都沒有。

就連風鎮天自己都感覺奇怪,因為他在最外圍獵殺二階魔獸的時候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大傷害,但是打在他身上他也感覺到疼啊,而這回三隻二階魔獸竟然只讓他感覺到一絲的疼痛,更別說傷了「難道這二階魔獸才相當於武身六段嗎?要是這樣的話,他們的速度怎麼這麼快那。但是就是攻擊沒有啥傷害啊。」風鎮天自己心想著

如果要是讓別人看見肯定會嚇掉大牙,因為這二.

階魔獸相當於人類武身鏡的九段,一個武身九段的魔獸而且還是三隻***在一個只有武身七段人的身上。僅感覺到一絲的疼痛,那根本就已經顛覆他們的認知了。而且要是知道風鎮天心裡想的是什麼。那麼他們指定會認為這個人不是傻子,就是瘋子。或者沒有疼痛神經。

隨後,風鎮天便想到一個解決的辦法,就是最簡單的以命換命的打法,因為二階魔獸打在風鎮天的身上造成的傷害可以忽略不計,所以風鎮天根本就不需要躲避那些魔獸的攻擊。隨後一隻魔獸便向風鎮天奔襲,一拳擊打在風鎮天的身上,而風鎮天便還了一拳,一拳斃命。

很快這群二階魔獸便被風鎮天擊殺。

而當風鎮天準備把二階魔獸的屍體收拾一下的時候,「吼」一聲巨吼便出現,而隨著吼聲出現的同時,遠方一隻狂奔的魔獸衝擊而來。

片刻便到了風鎮天的視線之內。此魔獸長的非常像虎,但身體卻有著紅色的火焰圍繞,此獸便是三階魔獸「火焰虎」。

但風鎮天不知。因為風鎮天以前每日都在修鍊,雖然不能突破,但也是一直堅持著。但對於魔獸來說,像風鎮天的家族只有達到武靈階段才可以接觸到魔獸,所以風鎮天根本就不認識二階魔獸以上的魔獸。要不是風鎮天在最外圍每日與魔獸戰鬥,他根本連一階、二階魔獸是啥都不知道。 火焰虎「吼」怒吼一聲,瞬間便來到風鎮天面前,一口咬向風鎮天。

風鎮天怒喊一聲:「好,來的好。」只見風鎮天身體如靈蛇般的向火焰虎移動。剛躲過火焰虎頭部的時候。

「噗」只見風鎮天口吐鮮血,飛了出去直撞到一棵大樹才停了下來。

風鎮天心裡想著:「這隻魔獸速度可真快啊,。而且力量還挺大,怎麼打啊。跑也跑不過,拼了。」

風鎮天站起來右手握拳,全力奔向火焰虎。想一擊擊斃這隻魔獸。

而火焰虎看向風鎮天,眼神中帶著一絲不屑心想:「這個小鬼還挺有意思。知道打不過我還不跑?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啊,既然這樣,我就做做好事吧,送你一程吧。」

火焰虎沖向風鎮天,帶著它三階魔獸的兇猛,伸出右爪由上往下砸向風鎮天後背,只見風鎮天沒有任何的躲閃直接就飛了出去。

不是風鎮天不躲而是這火焰虎速度太快了,風鎮天根本沒有躲閃的機會啊。

風鎮天背部被火焰虎重重的擊中,然而風鎮天借著火焰虎的攻擊借力向飛出去的方向用勁全力奔跑。

火焰虎一愣,順著風鎮天跑的方向追了過去,而風鎮天沒想到的是,這個火焰虎的速度,太快了。才三個呼吸的時間便追上風鎮天。當火焰虎追上風鎮天的時候伸出右爪狠狠的砸在風鎮天的身上。

這次的火焰虎用了九成的力量想直接給風鎮天拍死,因為之前他也就用五成的力量以為可以一擊把風鎮天給殺死,但卻出了它的意料,風鎮天不僅沒死還藉助了火焰虎的力量逃跑,所以這次火焰虎用了九成的力量來抹殺風鎮天。

風鎮天背部被擊中,漏出了白森森的骨頭,血肉模糊。「啊」風鎮天慘叫一聲。五臟六腑都破裂「噗」吐了一大口血,失去意識,飛了出去。

但是火焰虎並沒有追過去,因為風鎮天飛出去的地方是萬丈深淵。

「嗷」火焰虎叫了一聲轉身便走了。

風鎮天順著懸崖往下落,不知道風鎮天下沉了多久。

「轟」

風鎮天掉在深淵底部。本應該粉身碎骨的風鎮天,竟然一點事都沒有,而風鎮天流出來的血竟然朝一個方向流淌,風鎮天身上的傷也在迅速的恢復。甚是怪異。

。。。。。。。。。。。。

「我這是在哪。」當風鎮天睜開眼睛的時候看了看四周「難道我已經死了?」因為現在已經在谷底了,而且這谷底長年都被籠罩在迷霧裡。

所以風鎮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

風鎮天慢慢的站了起來動了動身體,又自己掐了自己一下。「疼,真疼啊」驚奇的發現自己好像沒有死心想:「怎麼火焰虎給我造成的傷都好了?」風鎮天想了半天也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哎算了,不想了,反正已經好了。我現在得找找回去的路了。」

風鎮天便向東方走,因為風鎮天進入魔獸山脈的時候是向西走的,所以他一直以為向東都便可以出去,他走著走著感覺不對

這跟他來時候的路不一樣啊。那指定是不一樣的啊,因為他已經掉到深淵谷底了。那路能一樣么。

也不知道風鎮天走了多長時間發現前面有個山洞。風鎮天便想進去休息,當風鎮天剛到洞口。洞里開始劇烈的顫抖著,風鎮天轉身便往後跑。誰知道,沒等他跑出十米的時候山洞竟然出現九彩光芒。

風鎮天也被這九彩光芒給吸引,便回身觀看。看見山洞裡面九彩光芒越來越盛,已經把整個山谷照耀的非常亮。感覺天地間唯獨只有這九彩光芒再無其他事物。

慢慢的九彩光芒聚集到一起,在九彩光芒中有一個蛋,這個蛋慢慢的裂開。

「嗷」一聲龍吟聲出現,魔獸山脈所有的魔獸顫抖的匍匐在地面上以示臣服。以表示迎接著新王者。當九彩光芒變淡而後消失的時候出現一條龍。而這條龍身上散發著九彩光芒慢慢也是消失了,變成了一條黑色的龍,這條小黑龍剛出來之後。直接就張開它的小口,在那啃食著碎裂的龍蛋殼,瞧它那一臉陶醉的模樣,似乎這龍蛋殼也成了不可多得的美味了。

風鎮天心中一顫「這難道龍?」

龍的龍爪分為五,這小東西的才是三,龍的龍角如同蒼天古樹,這小東西不過是兩個小肉包而已。

小黑龍吃完蛋。看向風鎮天,搖曳著鱗片閃爍的小身軀向風鎮天走去 小黑龍吃完蛋搖曳著鱗片閃爍的小身軀。走向風鎮天,在風鎮天前十米處忽然爆發出一股白色的光芒。所有的白色光芒都如颶風一樣的捲入小黑龍的身體。

當白色光芒消散的時候小黑龍身體被分割成兩種顏色,黑白分明。

風鎮天驚愕的看著「這小黑龍,現在變成黑白龍了。」

小龍繼續向著風鎮天走去,而風鎮天心裡確是一顫對著小龍說:「你別過來,我肉不好吃。好幾天都沒洗澡了,要是把我吃了你指定會做噩夢的。」

小龍速度暴增,而風鎮天只看見一道影,然後小龍就消失了。

「啊」

風鎮天感覺自己的胸膛有一股涼氣低頭一看竟然看見這條小龍在他的胸膛很曖昧的摩擦著,向是在示好一樣。

而風鎮天一臉迷茫,想著,這小龍怎麼對我有些依賴那?風鎮天不知道當他剛掉到這深淵之中的時候,他的血已經流向龍蛋讓龍蛋吸收了自己的血液,而繁生。

風鎮天也沒去多想對著小龍「你會說話嗎?」

小龍「咿咿呀呀。」小龍點頭表示他會。但風鎮天卻出現一臉茫然,瞬間呆住了

「你會說人話嗎?」風鎮天很無奈的對著小龍眼神中帶著一絲期待,還有一絲無奈

「咿呀?」小龍不懂的對著風鎮天眼神充滿疑惑,

「就是我說的話,你應該可以聽的懂吧,要不我問你,你怎麼可能會回答啊。」風鎮天無奈的解釋與質問著。

小龍用一雙無辜的眼神看著風鎮天心想:「我說的就是啊,怎麼你聽不懂啊?」眼睛中慢慢的滲漏出點點的淚光,委屈的看著風鎮天。

而風鎮天卻不知道所錯,對著小龍說:「那個……那個,慢慢以後就能會了。別哭。別哭。」然後撫摸著小龍的頭,笑呵呵的安慰著小龍。

小龍一臉開心的飛到風鎮天的臉上對著風鎮天蹭著。

「呵呵呵,好了好了好了,那個你有名字嗎?」

風鎮天疑惑的問到

而小龍一臉茫然。看著風鎮天:「咿呀咿咿呀呀。」然後人性化的搖了搖頭,像犯了錯誤似的低著頭。

讓風鎮天一臉無奈的表情對著小龍道:「那我就給你起個名字吧,那個叫啥好那?」

「嗯小黑?不對,你現在是兩種顏色啊,那叫小二?萬一你以後又變顏色了,那可咋辦啊。對了,你剛出生的時候出現了九種顏色,要不叫小九吧!嘿嘿,這確實是個好名字,就叫小九吧。我真是太聰明拉。哈哈哈」

風鎮天對著小龍開心的笑著,又像是自言自語。而小龍的眼神瞬間驚呆了。看它的樣子似乎:「為什麼都是小字開頭。難道我姓小嗎?而且還那麼俗氣,這主人真是笨啊。」

風鎮天帶著小九尋找著出路。在山底徘徊找不到出路「這是哪啊,怎麼跟我來時候的地方不一樣啊。」

風鎮天一邊想著一邊走,走了很長時間。忽然小九飛了出來,捂著肚子指了指嘴巴:「咿呀咿咿呀呀。」

風鎮天笑呵的說:「小九啊。你餓了啊?」小九對著風鎮天點了點頭。

風鎮天對小九說:「等一會吧,找到出去的路我在給你弄點魔獸肉吃吧。現在我也沒吃的,我也餓啊。」

小九點了點頭用他的前爪指了指天。

風鎮天抬頭看著天上。對小九說:「你是說讓我爬上去?出去的路在山上?」

小九開心的「咿呀咿呀。」飛快的點著頭。

風鎮天看著天上。「不就是爬山么。沒什麼大不了的,小九來,我們爬上去,然後給你打頭魔獸吃。」

小九趴在風鎮天的頭上,眼神充滿了期待。。。

風鎮天終於到了山頂,當他站到山頂之上身上忽然傳來「劈哩啪啦」的聲音。風鎮天驚奇的發現。他竟然突破了,到了武身八段。

風鎮天心想「沒想到,爬上山頂竟然突破了一個境界,距離武靈階段只有一步之遙了,待我突破武靈就回家去。」風鎮天心裡十分開心,因為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見他的父親和母親了。

風鎮天向東方走著走著,便發現一群二階魔獸。而小九站在風鎮天頭上看向魔獸眼裡出現了渴望,像是在說「這東西看樣子很好吃啊。」

而風鎮天忽然速度暴增,瞬間便來到魔獸身前,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把這群二階魔獸給殺死了。然後拿來一隻二階魔獸剝去皮毛。找了些柴火便烤了起來。

香味撲鼻,小九圍著這烤魔獸來回的轉,嘴裡流出了很長的「哈喇子」

風鎮天看著這小九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別急,快好了。」然而小九依然的圍著這烤肉來迴轉。

很快魔獸肉好了。風鎮天拿起一塊肉,送到小九面前。看小九狼吞虎咽的瞬間便把一塊肉給吃完了。然後直接跑到烤好的魔獸肉上面抱著吃了起來。

風鎮天著急的也直接撲向這魔獸肉上,也開始瘋狂的吃了起來。一人一龍,瞬間便把這肉吃完了。風鎮天躺在地上很快便睡著了,小九也倚在他身上睡著了。

。。。。。。。。。。。 「吼」一聲巨響把正在熟睡的風鎮天驚醒,而他看向小九。小九正在安心的熟睡著,像這吼叫之聲沒有影響到小九一樣。風鎮天只有無奈的笑笑,搖了搖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