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站着的正是魏雪柔。

她在把柳詩雅安頓好了之後就匆匆來找秦澤了。

畢竟這次秦澤要對付的可是東海的第一大家族。

她有點不放心的,於是特地跟過來看看了。

結果沒想到剛下車走了不到一百米,她的車就報廢了。

這特麼可是她還不容易才從韓天霸的遺產裏偷到的!纔開了一天就沒了?!

草啊!

秦澤看到這貨頓時大喜。

“你來正好!有個神經病在前面,我們把她幹掉!”

“啥玩意兒?”魏雪柔愣了一下。

也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

一個身上散發着驚人殺氣的女人步步靠近着。

甚至每靠近一步,空氣都會震顫一下。

魏雪柔只感覺後背發涼,本能地朝後退了一步。

“秦……秦總……您不會說的是她吧……這我怎麼可能是對手……” “你……你別慫吶……”秦澤趕忙說道。

他知道,這破任務要是完不成系統鐵定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兩個人一起上的話,能把這神經病女人幹掉的機率說不定還會稍微大那麼一點。

“秦總,我就是個彩筆,我不行的……您別難爲我……”魏雪柔腦袋搖着,兇也跟着搖起來了。

秦澤看得一度都想感嘆一聲是真的大,不過現在是沒時間了。

“我給你加工資行不?”

“加工資?我想想……”

就在他們兩個人正在扯淡的時候。

王若馨已經走到距離他們不過十幾米的地方了。

看到毫髮無傷的秦澤,她怔了一下,隨即額頭上青筋暴突,雙手也捏成了拳頭,更加暴怒了。

“不可能!你就算不死也應該身受重傷了!爲什麼一點事情都沒有!”

她深知自己這一掌的威力,正常人是絕對沒可能頂住的。

看着這危險的女人,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秦總,怎麼辦?”

“你有沒啥必殺技?”

“有倒是有……不過估計我碰到她之前我就GG了……”魏雪柔老實說道。

這時候的魏雪柔也感覺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一股驚人甚至可以用肉眼觀察到的煞氣了。

她曾見過,是罕見的古武道的武技。

她很清楚面對這種人,跑是跑不掉的,只能想辦法硬拼了,拼一拼說不定還能活下來。

“那這樣,我去抗住她的攻擊,你找機會放大招。”秦澤咬了咬牙說道,奶奶個腿兒,只能再挨一下了。

“什麼?秦總!你這是找死啊!”

“管不了這麼多了!”

看到這兩人還在竊竊私語,王若馨徹底被激怒了。

這簡直就是沒把她放在眼裏啊!

“討論好了嗎?我倒要看看!你能撐住我幾掌!”

她說着又雙手合十,身體周圍颳起一道詭異的風。

秦澤懂,這女人在蓄力。

打過遊戲的都知道,蓄力時候的角色是最爲脆弱的。

每次打遊戲都用下三濫手段取勝的秦澤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他用自己能達到的最快的速度上前,一把繞到對方背後,將她給熊抱住了。

“趁現在!把她幹掉!”秦澤吼道。

被秦澤這麼一抱,王若馨更怒了。

“你想幹什麼?以爲這樣就能遲滯我的行動嗎?自不量力!”

無數的肘擊朝着秦澤攻擊過去。

即便是開了金剛不壞的技能,秦澤還是感覺肋骨一陣粉碎了一樣的痛。

王若馨見秦澤纏着自己的力道絲毫不減終於是有點慌張了,甚至不惜朝着他兩腿中間的地方猛錘了兩下。

按理說,正常人,尤其是個男人,絕對不能忍受住這一招的。

可爲什麼,這傢伙一點反應都沒有?

Wшw ttκΛ n ¢ ○

“不可能!你爲什麼沒事?”

一旁的魏雪柔也相當震驚。

這貨穿了鐵褲衩嗎?

“你特麼愣着幹什麼?動手啊!”秦澤忍着淡淡的疼痛道。

“好的!我這就來!秦總,你蛋再忍着點!”


魏雪柔這才飛身上前,此時的她,穿着一身白大褂,猶如一個白色幽靈。

幾乎是一瞬間她就衝到了王若馨的面前,兩隻手上,出現了六把寒光閃閃的手術刀。

“該死的!”王若馨怒得大吼一聲,一拳朝前轟去。

只是被秦澤牽制了行動,她這一拳的速度慢了許多。

也正是因爲慢了許多。

魏雪柔幾刀下去,劃開她手臂上數道口子,她的手臂立即錘了下來。

然後是身體,然後是腿。

“嗯?”秦澤都能感覺到,王若馨的掙扎力度幾乎是一瞬間消失了。

甚至比之前喝得爛醉的柳詩雅還要好擺弄。

秦澤放開了她,王若馨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唯有眼睛和最還能動着。

她同樣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雙手。

“不……不可能……你對我做了什麼?爲什麼……”

沒錯,她發覺自己的身體完全使不上力氣了,甚至身體還在流血她卻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魏雪柔收起刀冷笑了一聲:“按照西醫上講,我切斷了你主要的運動神經,按照中醫或者你們古武道上的話說,我斷了你的經脈,現在的你,是一個連疼痛都感覺不到的廢人了。”

這是她自創的刀法,專門爲殺掉某個人準備了十多年的,沒想到今天會在這種場合用到。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竟敢用如此方法!”王若馨用盡最後的力氣瘋狂怒吼道。

只是她還沒吼完,魏雪柔就又朝着她的脖頸處刺了一刀。

“安靜點,好好睡吧。”

這次,王若馨徹底說不出話了,甚至於呼吸都在變弱。

看着王若馨徹底失去了威脅。

秦澤這才變回了原樣。

“叮!任務完成!獲得特殊技能【變小】!”

“變小?哪裏變小?”秦澤看了眼自己的襠部,“特麼的!這幾把技能老子纔不要呢!”

“叮!宿主可以使用該技能將自己的身體縮小百倍!最高維持時間一小時!”

還好,不是把丁丁變小。

不過這破技能有什麼卵用?混到小人國當間諜嗎?

秦澤懶得吐槽了。

一旁看到秦澤變回原樣的魏雪柔更驚訝了。

“臥槽!秦總!你這麼快就又變回來了?衣服都能跟着變?你這怎麼做到的到底?這麼牛逼?”

這已經不能用神奇兩個字來形容了,無法言語,只能說一個草字。

秦澤揮了揮手:“這種小事情你就見怪不怪吧,倒是你,你特麼這刀法太可怕了吧!”

wWW.ttкan.CΟ

“哪裏哪裏!還是秦總您更勝一籌。”

魏雪柔雖然還在陪秦澤扯着淡,但是她的眼睛卻下意識地盯在刀上。

確實,她的刀法已經算是相當精湛了。

不過她知道,想殺掉那個人還差了很遠。

兩人互相吹捧着朝着柳詩雅家走去。

……

幾分鐘後。

一個穿着黑袍的身影出現在了王若馨的身體前,兩指朝着她脖頸上一點。

瞬間,這女人便睜開了眼睛,眼中依然是憤怒的殺意。

只是在看到面前這人是誰的時候,她愣住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