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煙說道此處,已經明顯感覺到凌浩臉色的變化,但既是如此,研煙繼續說道:“如果研苒姑娘,知道自己身體之內的暗黑屬性即將爆發的那刻,定然會選擇自殺,從而避免災難的發生。”

凌浩接連苦嘆兩聲,心中念道:“爲何老天偏偏如此弄人,她是無屬性,而我卻是五行輪迴之體,這到底是爲何!?”

“哎,凌浩兄弟,明日與冰靈門一戰,商量的如何了?”

研煙見凌浩聽完自己所言,知道其想着研苒,陷入到沉思當中,忙轉移話題。


凌浩對於研煙的話語,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隨後說道:“研煙公子,小子想一個人靜靜……”

“那好吧,希望明日與冰靈門一戰,你們可以凱旋歸來!而研苒姑娘,在下也會外出探尋,只要一有消息,便第一時間告訴凌浩兄弟。”

凌浩微微一笑,回言道:“那多謝研煙公子了!”

研煙對着凌浩拱了拱手,隨即離開了黑石流,朝着欲仙山斷崖而去,因爲他也需要一個人安靜一番。雖然他的父親,在研天口中所言,並無罪過,但是其所做的一切,究竟是違背了研族的族規,成爲了叛徒。其父親一走了之,衆人的罵名,自然而言便落在了他的身上。並且研苒姑娘身體的體性,也需要他一段時間去接受。

研煙前腳剛走,凌浩欲要起身之時,忽然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說道:“凌浩公子,若是想知道研苒姑娘的消息,明日前往古元雪湖,自然有人會告訴你!”

凌浩一驚,聽聲辯位,順着聲音傳來之處望去,卻見對面一顆巨樹的頂端,站立着一道身影,袖袍舞動,長髮飄揚,一輪巨大的圓月映襯其身後,甚是神祕、詭異。凌浩望着這道黑影,連忙站起身,朝着此人大聲喊道:“你是何人?研苒姑娘此時究竟身在何處?”


此道身影並沒有回答凌浩的話語,只是冷笑一聲,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古元雪湖

凌浩見一眨眼的功夫,那站在巨樹梢上的人影便是消失不見,而粑粑樂也並沒有感覺到有人靠近,說明此人,定然是一個了不起的存在。

但是凌浩卻是不死心,對着黑漆漆的四周喊聲道:“敢問前輩尊姓大名,可否現身相見!”

可是此時的夜晚已經沉靜,而那道黑影也已是消失不見,凌浩見其離開了此地,便聞聲粑粑樂道:“粑粑樂,是否知道其去了何處?能否找到此人?”

粑粑樂嗅了嗅鼻子,隨後四處看了看,卻對着凌浩搖了搖頭,露出一副迷茫、無辜的眼神。

凌浩見粑粑樂都找不出他的痕跡,無奈嘆了一聲,便對着粑粑樂說道:“走,下山,問問老師知不知道古元雪湖!只要是事關苒兒,無論如何明日都要前往一趟!”

凌浩隨即爬上了粑粑樂的腰背,下山,朝着研族客廳速速而去。

他剛回到客廳,血龍已經喝多,躺在地上,打着呼嚕,手卻在身上隨意的撓着,一副搞笑之狀。

而鬼怨卻在大廳之中,再次練起了丹藥,他把藥鼎嚴絲密合,不讓其中的體內散發出來。凌浩見此,知道鬼怨藥師定然是煉製明天的毒藥,所以也並未多加打擾。

他朝着坐在椅子上,卻一手撐着腦袋,也是熟睡的研天而去,輕輕搖了搖研天的身體,開口說道:“老師……老師……醒醒……”

研天雖然此時已經睡着,但是在凌浩的輕晃之中,還是醒了過來。他睜開睡眼迷濛的雙眼,見是凌浩一臉焦急的模樣,忙晃了晃頭,舒展了一番,急切問道:“怎麼了?”

“老師,你可聽說古元雪湖?”

凌浩忙聲回言道。

“古元雪湖……古元雪湖……”

因爲研天喝醉酒的緣故,並且此刻剛醒來,腦子還有些迷糊,重複了兩遍凌浩的話語之後,卻是一臉震驚,而後眼睛直直看着凌浩,再次問道:“徒兒,打聽古元雪湖這是爲何?古元雪湖乃是非之地,去不得!”

研天忽然想起一般,隨後卻是一臉嚴肅的對着凌浩說道。

凌浩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回答道:“此地無論如何,必須要去!”

“可是……”

研天話還沒有說話,凌浩卻打斷道:“此行關乎苒兒的消息,哪怕古元雪湖是刀山火海,小子也必然動身前往!”

“什麼?!”

研天此時一臉驚訝,畢竟研苒是他的親生女兒,既然古元雪湖有着他小女的消息,古元雪湖此時再危險,也算不得什麼。

研天站起身來,握着凌浩的肩膀,認真看着凌浩,問道:“這消息到底是何人告訴你的?”

凌浩搖了搖頭,回言道:“此人小子並不是認識,而且也並不知道其長什麼樣,要是小子沒有感覺錯誤,此人功力也是了得,非等閒之輩!”

研天聽凌浩如此說來,面露一絲疑惑,輕聲自言自語說道:“功力了得,還如此神祕,此人到底是何人!?”

凌浩見研天一人自言自語,而對於古元雪湖卻是一無所知,只好再次說道:“老師,能否告訴小子關於古元雪湖一事,明日小子無論如何都要前往一趟!若是苒兒也在古元雪湖,必然是要把她帶回來!”

研天臉上愁雲更重,再次坐在了椅子上,長長嘆了一聲,卻說道:“雖然老師也關心小女安危,但是古元雪湖,去不得啊!”

“老師,這究竟是爲何,好不容易有了苒兒的消息,爲什麼不前往一趟,落實清楚!”

凌浩見研天如此說來,倒是急了,一雙小眼睛都快要急出眼淚了。

“老師何嘗不想苒兒回到身邊……但是告訴你此消息之人,並不知道其到底是誰!再者而言,古元雪湖,方圓千里之內,終日一片迷茫,一旦進入其中,根本難以出來!而且雪湖之中,沼澤遍地,一旦陷入其中,也只怕是九死一生!”

研天說道此處,頓了頓,重重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此人要你前往古元雪湖,便是要你一去不回啊!也許此人,並沒有小女苒兒的消息,僅僅是爲了引誘你,要你性命!”

“老師,無論此人所說是真是假,小子都想前往一趟!此時小子若是貪生怕死,明明有了苒兒的消息,卻不親自前往,一探虛實,待到某一天,小子定然會遺憾終身!小子猜想,老師一定也不希望此事發生吧?”

凌浩對於研天所說古元雪湖待到困境重重,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害怕以及擔憂,依然表現出強硬之態,前往之心,未有動搖。

“可是老師不想讓你冒此風險,白白送命……老夫已經失去了小女,而你卻是老夫唯一的徒兒,老夫怎麼忍心……”

研天此時的內心,極其的複雜,一來是關乎自己小女消息,到底是生是死,身在何處。而其二卻是因爲凌浩這千年也不可一遇有着五行輪迴之體的馭獸師少年,這位自己的徒兒一去不復返。

“老師,小子答應你,定會完好無缺的歸來!而若是有苒兒的消息,便第一時間回來,告訴於老師。還望老師告之古元雪湖,到底所在何處?”

凌浩也能理解此時他的心情,只是凌浩知道,若是自己也表現一副傷心模樣,只會讓老師更加的傷心,更加的絕望。凌浩經過飛馬幫一事,已經知道,要如何去承受,如何去分擔痛苦,也唯有這樣,才能扛起肩上所要承擔的責任。

研天看着凌浩,雙眼之中閃着淚光,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從容面對眼前的這一名少年,他似乎感覺到,他不僅僅欠凌浩一身的債,還欠了他一生的債!

研天也知道,凌浩的性子,就是倔,認定的事,無論千辛萬苦,困難重重,都不會動搖和改變。研天再次嘆了一聲,看着眼前的這名需要拄着柺杖行走的少年,緩緩說道:“古元,乃是天殘帝國南部之處的一個城國,而天陽在天殘帝國的中部,如今你有獸寵跟隨在身邊,一夜時間便可以趕到古元城國。但是雪湖具體在古元城國何處,老師並不知道,雪湖之說,老師也只在聽聞之中。”

凌浩點了點頭,沉思了片刻,隨後說道:“那老師,明日與冰靈門一戰,小子恐怕並不能參與,爲飛馬幫的弟兄,報這一仇了!還請老師告知鬼怨藥師、血龍前輩以及研絡長老還有小子飛馬幫的弟兄,小子先行離開一步,不辭而別了。”

凌浩說完,原本是半蹲下的身子,此時站立而起,雖不高大,但是此時凌浩的身影,在研天的眼中,已經漸漸的成長,壯大起來。

凌浩對着研天,輕輕點了點頭,便朝着門外而去,留給研天的是一道,弱小卻是堅定地背影,拄着柺杖,一瘸一拐的離去。

研天看着凌浩欲要帶着粑粑樂出發前往古元城國的身影,情不自禁的喊聲道:“徒兒,你一定要平安歸來!老師等着!”

凌浩再次朝着大廳之內看來,那依舊燃燒的獸油,閃着亮光,把研天的影子照得左搖右晃,有些淒涼,有些悲傷。但是凌浩卻微微一笑,回言道:“老師,放心吧,如果是見着苒兒了,一定會想盡辦法,把她帶回來的!”

凌浩說完,也不敢多在此地逗留,他害怕看見研天,感覺到他的心情,卻依然還要強裝出一副開心的面孔,這種表情,他還沒有學會僞裝。他只好用力的拍了拍粑粑樂的脖子,對着粑粑樂說道:“粑粑樂,走,咱們去往古元雪湖!”

粑粑樂微微應和了一聲,隨即猛地奔跑起來,身子化作一道閃電,朝着山下,飛快而去。

研天看着凌浩和刺虎消失的身影,心中感慨萬千,追身出去,看着一片漆黑,心中說道:“一定要平安歸來,老師已經什麼都沒了,不能再失去了……”

凌浩,目前也只是激發了身體的屬性,體內無一絲武氣,也沒有任何的技能在身,憑着一腔熱血的執着,懷着允諾在身的責任,義無反顧的前往陌生之處的危險境地。

凌浩此種作爲,怎麼能讓研天不爲所動?

凌浩坐在粑粑樂的腰背,心中也是繁雜,想到自己在此所認識的第一位朋友,與自己有過肌膚之親的少女從消失之日起終於有了消息。而另一方便,卻是因爲此事,不能參與到剿滅冰靈門一戰當中,這對於凌浩而言,仿似不能爲飛馬幫死去的弟兄報仇一般!

兩種選擇,只能選擇其一,畢竟冰靈門一事,託得越久,只會越不利!

粑粑樂也能知道凌浩此時的心情,一路加急,一路未停,朝着古元城國,飛速而去。

在漫天的繁星之下,一隻刺虎,馱負着一名少年,在密林叢中,在河流之處,留下一道灰黃色的身影,一眨眼之際,便已是出現在了遙遠的前方。

路遇野獸攔路,粑粑樂只一聲咆哮,聞者喪膽,嗚咽一聲,夾尾而逃。

天亮之時,凌浩終於趕到了古元城國。 濾門地勢

研天一整夜都未有閤眼,一直擔心着凌浩安危,獨坐在大廳門外,望着凌浩離開的方向,也不知如何是好,坐立不安。

而待到鬼怨藥師煉製完丹藥,此時天色也已經漸亮,衆人也是從熟睡中甦醒過來。他們見研天獨坐在門口,研絡便走上前去,問聲道:“研天族長,那凌浩小兄弟呢?”

研天擡起頭來,見是研絡,便站起身來,回言道:“還是不要再叫老夫族長了,這研族族長,已是你研絡了。叫我研天便成了……”

研天說完,再次看向了凌浩離開的方向,再次說道:“要是不出意外的話,恐怕凌浩兄弟已經離開了天陽,抵達古元了吧。”

“古元?”

血龍踏前一步,打了一個哈欠之後,好奇的問道,隨即繼續說道:“今日不是與冰靈門一戰麼?怎麼凌浩小兄弟當了逃兵不成,害怕冰靈門這鳥門派了?”

研天搖了搖頭,頗是無奈的嘆了一聲,說道:“老夫徒兒怎會有這樣的心性,況且凌浩兄弟的心性,你們又不是不瞭解,他怎會是一個遇難而退之人。他之所以離開,是因爲一名神祕強者,昨晚來至欲仙山,告之凌浩兄弟,欲要知道老夫小女的消息,今日便要前往古元雪湖!所以凌浩兄弟昨晚纔不辭而別。”

研絡聽完研天一番話語,卻皺了皺眉頭,說道:“哎,這定然是一計,你也不攔着他!這雪湖之中,有多少人命喪此處,一旦進入,不僅辨不清方向,還會讓人產生幻覺,十之八九是困死在裏頭!”

血龍一聽研絡所說的十之八九要困死在裏頭,頓時就不高興了,對着研絡粗氣說道:“研絡長老,你這樣說話,血龍可就不愛聽了!既然凌浩兄弟已經前往了古元雪湖,再多的責怪也是無用,而凌浩兄弟的性子就像是一頭牛,這是衆所周知的。如今我們不能前去幫忙,替其祈禱一番便是了,怎麼還能咒人家九死一生呢!”

研絡也知道自己一時心急,倒是口快了,忙對着血龍以及研天抱歉說道:“是,血龍前輩教訓的是,凌浩兄弟心性過人,自然萬事都能迎刃而解,排憂解難。”

這雪湖的兇險,研天也是知道的,但是再次被研絡這麼一提起,心中擔憂之情更甚,以及夾雜着一絲後悔,凌浩兄弟一人獨身前往,的確是託大了。

而鬼怨見大家都開始擔心凌浩了,多說也是無益,只好把話題轉移到了冰靈門一戰上,說道:“各位,老夫昨日通過一晚的煉製,已經煉製出一顆濃縮着劇毒的丹藥,血毒三息丹!此丹藥遇水即會揮發出淡紅色劇毒氣體,一旦吸入肺腑,不到三息之內,毒氣便會在體內發作,全身潰爛而死!”

“哇,這麼厲害!不僅發作如此之快,還死得如此痛苦!一想到冰靈門的兔崽子臨死之前的模樣,簡直是大快人心!到時候老夫再把這些有毒的血液,融入狂暴的血滴子,幸運逃過一劫之人,也能把他炸個稀巴爛!”

血龍倒是有些亟不可待,恨不得此刻就殺到冰靈門的內部去,痛快一場!

鬼怨掏出萬納袋,掏出數十顆青綠色的小丹藥,對着研絡等人說道:“這是血毒三息丹的解藥,一人一顆,在投毒之前服下便行。”

鬼怨藥師把這解藥發到每個人的手中,而研天也欲要從鬼怨藥師手中拿得此丹藥時,鬼怨卻說道:“研天兄,你此時並未痊癒,不適合服用此丹藥,所以……”

研天一愣,把手停留在了空中,片刻之後,又連忙把手收了回來,其實他知道鬼怨藥師話中之意,只是沒有直言罷了。

研天裝出一副笑臉,隨後對着衆人說道:“那行,老夫便等着你們的好消息,等着你們凱旋歸來,滅了冰靈門,大快人心!”

“恩,研天兄,你就放一百個心,喝了你這麼多酒,不把冰靈門滅了,老夫也都不好意思回來!不用你說,這一戰,有着鬼怨藥師的血毒三息丹,冰靈門一窩都不夠死的!哈哈……”

血龍此人,也是豪爽,雖然有點小心計,幹着土匪的勾當,但對朋友、順心之人,也不拘小節,耿直而言,多少還算半個好人。

“那研天兄,你便呆在研族之中,好好修養一番,我們順便也打聽打聽研苒姑娘的下落。我們三人便不再多留,就此告別了!”

鬼怨藥師對着研天抱拳行了一禮,隨後對着研絡以及血龍使了一個眼色,他們便也對着研天一一道別。

正當他們三人慾要離開之時,黑山、左石、風雲三人也是來到了欲仙山,見他們就要飛身離開,忙加快了腳步,朝着他們速速而去。

黑山看了一眼衆人,卻不見凌浩的身影,於是好奇問研天道:“研天族長,不知幫主此時身在何處?昨日他曾說,會回來通知我們,可是我們都等了一晚上,卻不見幫主歸來,所以才貿然上山。”

“三位飛馬幫的弟兄,勿要擔心,凌浩幫主只是暫時離開,前往古元城國一段時間,會回來的。”

研天表現出一幅無憂的臉色,對着三人淡淡而道。

“哦,那幫主去往古元城國所爲何事,具體何時歸來?”

研天忙搖了搖頭,並沒有告訴他們凌浩去了古元雪湖,反而反問了一句,道:“怎麼,飛馬幫是不是又出事了?”

黑山搖了搖頭,憨厚一笑,回言道:“不是不是,就是飛馬幫出了事之後,不可一日無主,希望幫主能夠儘早回來,處理幫中要事。”

“無事就好,來,飛馬幫的三位好漢,這是解毒丹,你們若是隨我們一同前往冰寒谷,待老夫放毒之時,你們服下這顆丹藥便是了。”

三人接過血毒三息丹的解藥,對着鬼怨道了一聲感謝。

而鬼怨、血龍以及研絡三人見時刻已是不早,也不再多留,三道身影便破空而去,離開了欲仙山,朝着冰寒谷而去。

而黑山、左石、風雲並沒有達到仙進期,並不能馭氣飛行,所以只好對着研天拱手道別之後,朝着欲仙山的山腳而去,隨即再趕往冰寒谷。

風雲速度快些,但只是短暫之效,比起鬼怨三人,不知慢了多少,但是比起左石以及黑山,卻是快了不知多少。

而研族其他人等,也並沒有一同前往,畢竟這是去放毒,人多反而手雜,倒會害死了自己。

研天再一次目送着他人離開,而自己卻再一次的感到什麼叫無能爲力,無可奈何,不由得再次怨恨起自己,怎麼就成了一個廢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