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了!不管了!不管了!管它是什麼呢!我先吃了!實在是太餓了!都已經眼冒金星了!”

趙二彪剛剛這樣說完便將手裏面的植物朝着嘴裏面塞了進來,狼吞虎嚥的。

植物剛剛一入口便有一陣香甜之感瞬間散開,從口腔一直走到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而且這植物還絲潤順滑,沒有一絲難以下嚥的感覺,原本的苦難瞬間就因爲這東西變成了享受。

猛的吃了幾大口之後,趙二彪忽的想起了什麼,趕快把手裏面的植物放了下來,然後自言自語的反問道:“不對呀!不對呀!最基本的常識我還是有的!植物沒有陽光是生存不了的,可是,這植物爲什麼還生長在這裏呀!?這裏可是漆黑一片呀!”

想了好一會兒趙二彪也沒有想出什麼道理來,最後趕快嘻嘻一笑,不再去想,拿起植物便又狼吞虎嚥的朝着嘴裏面塞着。

“真沒想到這裏還有植物,別管怎麼樣,用來充飢是很不錯的,以前看電視裏面的英雄烈士就有吃樹葉吃草的,真沒想到今天我竟然也趕了一回時髦,瞬間感覺自己和英雄沒有距離了••••••我這是要進步呀••••••” 趙二彪已經好久沒有好好的吃東西了,肚子早就已經餓的咕咕直叫了,所以,一摸到這不知名的植物,趙二彪也不去管那些,一把一把的薅下來,統統的塞到了自己的嘴裏面。

也不知道摸黑吃了多少這樣的植物,趙二彪竟然漸漸的泛起困來,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後,趙二彪便腦袋一沉,繼續睡了過去。

在這樣的黑暗之中,最頭疼的就是時間,趙二彪醒來睡去好幾次後便徹底的沒有了時間意識,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長時間。

不過,每回醒過來的時候,不管自己是不是餓,趙二彪都找儘可能多的那種植物,一股腦的塞到自己的嘴巴里面。

再一次醒過來後, 魅影隨形 ,可是,摸索了好久,趙二彪也沒有找到。

“孃的,這周圍的應該都被我給吃光了!”

一邊咒罵着,趙二彪一邊試着站起身來。

趙二彪扶着一旁的石壁慢慢的試着站起身來,雖然感覺到自身已經恢復了很多,趙二彪卻還是覺得自己身子虛弱的很,想要站起來應該很吃力。

可是,出乎趙二彪自己的預料,竟然一點兒也不吃力的站了起來。

“我擦嘞!這是什麼情況!?我還受着很重的傷好不好?不應該這麼容易的!應該掙扎很長時間的呀!”趙二彪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着。

可能是在地上躺的時間太長了,趙二彪覺得自己對自己身體的感覺似乎都有些不是很敏感了,所以,驚訝了好一陣兒,漸漸的反應過來之後,趙二彪先是緩緩的動了動手腳,在確定了沒有問題之後,趙二彪掄員着胳膊大叫着。

“我滴個三姑四舅奶奶!我好了!太好了!我好了!”

在洞裏面興奮了好一陣後,趙二彪忽的想起了什麼,一拍大腿說道:“肯定是我吃的甘甜的植物的作用,說不定那是什麼異世奇珍!”

一邊這樣說話,趙二彪一邊在洞裏面摸索了起來。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可得趕快儲備一些,說不定以後能夠用的到呀!”趙二彪信心滿滿的在凹凸不平的洞壁上摸索着。

摸索了好一陣兒,趙二彪也沒有再找到一株。

“不對呀!我躺着的地方明明有很多的嘛!其他的地方怎麼一點兒也沒有呢!?早知道這樣,我就不吃的那麼猛了,留點就好了!”

雖然這樣說,趙二彪還是沒有放棄,繼續在黑暗中摸索着。

“孃的!我就不信一株也找不到了!”

饒了一大圈之後,趙二彪又繞回到了自己剛剛躺着的地方。

在自己剛剛躺着的位置摸索了好一陣兒,趙二彪忽的又想起了什麼。

“不對呀!剛剛這裏明明都是那種植物的,雖然被我吃了不少,可是,我也只是折了一部分並沒有連根拔起,爲什麼現在連植物剩下的根莖都沒有了!”

一發現這個問題,趙二彪心裏面的疑問更重了,而這也更加的激發了趙二彪需要那種植物的動力。

又將整個洞穴找了一遍之後,趙二彪終於又發現了一株植物。

就在趙二彪剛剛躺着的位置周圍,一個特別狹長的石縫裏面,趙二彪發現了一株僅剩的植物,雖然看不見,不過,摸着葉子上的紋理,趙二彪確定,這就是那種植物。

“終於找到了!可累死我了!”一邊說着話,趙二彪一邊伸手去採。

石縫實在是太窄了,趙二彪的手剛剛伸進去一半,剛剛碰到植物的葉子便再也伸不進去了。

嘗試了好長時間,趙二彪的手還是進不去。

“我還真就不信了!”

趙二彪一咬牙,胳膊一用力, 朱門小嫡妻

趙二彪只覺得自己的手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然後便一陣輕鬆,進到了石縫裏面。

聞着空氣中傳來的淡淡的血腥味,趙二彪唾了一口,暗暗道:“爲了你,流點血也值得了!”

趙二彪順着植物的莖一直摸到了植物的最根部,而就在趙二彪想要從植物的根部將植物折斷的時候,小萌忽的出現了。

“你幹什麼呢?”小萌聲音慵懶的對着趙二彪問道。

一聽到小萌這樣問,趙二彪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對着小萌不緊不慢的說道:“你不是能夠知道我的一舉一動,所思所想嘛!”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輕哼一聲,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現在很虛弱你不知道嘛!你整天胡思亂想,天馬行空的,想要弄明白你的所思所想也不是很容易的好不好?哼••••••”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說道:“肯定是我的思想太活躍了,你跟不上我的節奏!”

“就知道吹牛!”

“想不和你說了,我想把這植物弄過來再說!”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趕快對着趙二彪問道:“植物?什麼植物呀?”

趙二彪心裏面也有些疑問,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便事情的經過和小萌說了。

聽完趙二彪所說的,小萌急急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你先等等!我看看你的身體狀況!”

小萌的聲音消失了一小會兒後便又重新出現了,而剛剛出現便對着趙二彪驚喜的說道:“你的身體現在基本已經恢復了!實在是太神奇了!”

趙二彪就知道會是這樣,對着小萌繼續問道:“小萌,是不是這植物的作用?只到底是什麼植物呀?”

小萌稍稍的沉思了一下,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的身體能夠恢復的這麼好,肯定是這植物的作用,不過,這是什麼植物我還不太清楚!,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查一查!記住,在我查完之前,一定不要把植物折下來!”

說完話後,小萌的聲音便再次消失了。

手卡在了石縫裏面,保持着一個特別彆扭的姿勢站着,趙二彪沒多一會兒就累了。

“小萌,你趕快出來呀!”又過了好一會兒,趙二彪實在是堅持不住了。


“是不是太虛弱,到哪兒偷摸睡覺去了!小萌,你趕快出來,你要是不出來的話,我就把它折下來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小萌還是沒有出現。見這樣,趙二彪手一動便將那株植物折了下來。

шшш◆ttкan◆C〇

幾乎就在趙二彪折下那株植物的同時,小萌忽的出現,大聲的制止,不過還是晚了。

“我擦嘞!你突然出現嚇死我了!”趙二彪一着急把手從石縫裏面拽了出來。

“你怎麼把它折下來了!不是不讓你折嘛!”小萌言語着急。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小萌說道:“我還以爲你睡着了呢!你怎麼纔出來呀?你去哪裏了呀?”

小萌並沒有接趙二彪的話,而是對着趙二彪急急的問道:“你怎麼把它折下來了?不是不讓你折下來的嗎?”

趙二彪被小萌給抓了個正着,心中理虧,嘿嘿笑着對着小萌說道:“不就是一株植物嘛!有什麼大不了的,折下來就折下來了!沒事!沒事!哈哈••••••”

見趙二彪這樣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小萌更來氣了,對着趙二彪質問道:“剛剛我明明說我不會來你不可以折下來的嘛!你就是不聽話!你就是不聽話!哼••••••哼••••••”

見小萌真的生氣了,趙二彪趕快放柔了語氣對着小萌說道:“你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回來,我還以爲這只是一株普通的植物,你不屑再出來呢!”

小萌又重重的哼了幾聲,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知道什麼呀!我剛剛是去查這是什麼植物去了!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查出來這是什麼植物了!可是你倒好,沒等我出來就把它給折了!真是的!真是的!哼••••••哼••••••”

“你去查這是什麼植物?去哪裏查呀?”趙二彪試圖轉移話題。

“我跟你說過的,血玉里面有許多的寶貝,那些寶貝中就包括一大堆的典籍,我去那些古老的典籍裏面找的唄!你不知道那些典籍有多少,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查到的!”

此時的趙二彪已經猜到了,這株植物肯定不會是普通的植物,要不然小萌也不會這樣的。

見小萌這樣,趙二彪心裏面雖然也有一絲遺憾,可是,趙二彪還是笑着對着小萌說道:“沒事的!不就是一株植物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真是什麼奇珍異寶,咱們也可以再在這裏找找嘛!沒事的!沒事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重重的哼了幾聲,不再說話。

見小萌不再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小萌極盡諂媚之能事說道:“小萌,你怎麼不說話呀?”

沉默一會兒,小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已經被你氣的說不出來話來了!我現在要是能夠幻化成實體,一定要讓你看看我有多生氣!哼••••••哼••••••哼••••••”

“小萌,嘿嘿,不要生氣了,不要生氣了,我保證,下回肯定聽你的!都聽你的!嘿嘿,不要爲了一株植物和我說起嘛!嘿嘿••••••”

趙二彪越是這樣說話,小萌便越來氣。 小萌鼻音重重的哼了幾聲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說的倒是輕巧,你要是知道這植物的珍貴以後便不會這樣了!”

“你倒是說說它怎麼珍貴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對着趙二彪說道:“你看看你的手!”

“我的手?我的手怎麼了?”趙二彪一邊滿臉疑問一邊將手貼在自己的眼前。

“什麼也看不清呀!”在這樣漆黑的環境下,即便是放在了眼前,趙二彪還是沒有看見自己的手有什麼特別的。

“你難道沒有感覺到你的手一點兒也不疼了嗎?”

小萌的這話給趙二彪提了醒,剛剛伸到狹長石縫裏面的時候明明刮破了一個口子,可是,此時竟然沒有一點點的疼痛感。

趙二彪將手裏面的植物小心翼翼的揣在了口袋裏面,然後用另一隻手摸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發現剛剛的傷口。

“傷口爲什麼不見了?”

小萌稍稍的平復了一下心情纔對着趙二彪說道:“這就是這株植物的神奇之處,剛剛你折下來的時候,植物的植物濺到了你的傷口上,所以傷口這麼快的就恢復了!”

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不禁的自言自語說道:“效果這麼明顯呀!要是這樣的話還真是可惜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心裏面才稍稍的痛快一些,然後對着趙二彪理直氣壯的說道:“我就說你壞事了吧!”

“折下來和不折下來的差別應該很大吧?”趙二彪又對着小萌怯怯說道。

“當然了!要是不折下來的話,我們也許還能夠把這株植物給移植過來,慢慢的培養的更多,那樣的話,好處自然就是多得沒話說了,而且,就算是移植不了的話,這株植物活着的時候的功效也要遠遠的大於現在折下來的,雖然不能夠起死回生,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這株植物到底是什麼呀?怎麼這麼厲害?”

小萌想了想對着趙二彪說道:“我也是剛剛在典籍裏面才知道這種植物的,這種植物應該叫做赤靈草,通體呈赤紅色,生長在黑暗之中,成片出現,不過,這並不代表赤靈草的產量很大,因爲,如果一個地方出現了赤靈草,方圓五百里之內肯定不會再出現赤靈草了!”

聽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趕快對着小萌問道:“這赤靈草雖然奇特卻也是植物,可是,爲什麼它會在黑暗之中生長,這沒有道理呀?”

小萌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輕哼一聲,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沒有道理?我“活”了這麼長時間,沒有道理的事情見多了,這算什麼!”

“你“活”了多長時間呀?”

“跟你說正事兒呢!不要搗亂!”小萌明顯是岔開了話題。

“赤靈草極其稀有,這是因爲赤靈草要求的生長環境極爲的苛刻,黑暗程度、溼度、空氣含量、聲音••••••你能夠想到的條件幾乎都有了,而且還有一樣你想象不到的條件••••••”

“什麼條件?”

“赤靈草必須生長在腐屍上面!”

一聽到小萌這樣說話,趙二彪渾身一激靈,趕快向前竄了兩步,躲開了剛剛的位置。

“看你那膽小的樣子!嘻嘻••••••”

“對了,剛剛我爲什麼沒有摸到之前那麼多赤靈草的根呢?這幾天爲明明吃了很多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赤靈草被折下來以後,根部便會化成清水,消失不見的,所以你找不到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