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

.T 兵對兵,將對將,蟑螂對蟑螂,跳蚤對跳蚤。….

雖然沒想到萬大戶竟如此猖狂,居然敢在城外迎擊自己。但在沒有任何妨礙下,圖晟還是順利在盂州城外布下了營盤。

只是說在布下營盤的前後,雖然萬家莊部隊並沒有前來挑釁不足為奇。 青色門扉

因此將軍中所有將領都召入帳中,圖晟就取代燕齊對那些將領說道:「諸位大人,現在萬家莊的賊軍就在我們面前,卻不知誰願打這第一個頭陣。」

「末將願往!」

「末將願往……」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傳音入密「末將願往!」

隨著圖晟詢問,帳中全部將領都開始拱手請戰起來。看到這一幕,圖晟臉上才是微微高興了一些,點點頭說道:「既如此,那就由圖漭你先去試試單挑對方的將領吧!」

「末將遵命!」

聽到圖晟點將,一名軍中校尉立即滿臉喜意的走出班,卻是朝圖晟和眾將領一拱手,這才大踏步向外走去。

只是與眾人的嫉妒、不甘、羨慕表情不同,站在圖晟身邊的燕齊卻是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頭。

因為僅從圖漭姓氏上,眾人也知道他與皇室宗親有關,事實上圖漭的祖輩也的確曾是一名皇室宗親。只是在祖輩因為各種原因失去了皇室宗親身份后,圖漭卻也渴望著能將家族重新扶入皇室宗親行列中,這才投靠了箜郡王圖兕。

但縱使如此。圖漭或許的確是場中那些圖姓將領中的武藝最高者,但卻並非能勝過其他人。

只是若要從圖姓將領中挑選第一個出戰人選。便是燕齊也不能對圖晟的安排表示不滿或不妥了。

於是跟著圖漭走出帳去,圖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傳音入密晟也是從帳內桌案後站起說道:「諸位大人,我軍攻克盂州城就將從今日開始,且讓我們一起前去看看圖大人如何對敵,便在一起思忖如何一舉消滅萬大戶那賊子。」

「大公子英明。」

聽到圖晟的鼓舞,眾人立即齊應了一聲。畢竟在不了解敵將底細的狀況下,除了第一名出戰將領肯定需要主帥來點將外。後面出戰的將領卻就一定要看圖漭的戰果來定了。

然後當眾人簇擁著圖晟一起走出營帳時,已經穿戴好盔甲的圖漭也是在馬上高舉長槍道:「大公子,末將這就去為大公子建功!」

「去吧!某會在圖大人回來時為你擺酒慶功。」

對於圖漭的知趣,圖晟也是相當滿意,這才目送著圖漭在自己鼓舞下衝出了陣中。

跟著來到兩軍陣前,圖漭就一轉手中長槍道:「呔。萬家莊賊子。某乃箜郡王旗下校尉圖漭,誰來接某一槍。」

「某來接你的斷槍。」

而幾乎沒有任何停頓,鮑英就揮舞著兩柄九環刀沖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不僅城頭上的萬大戶滿臉驚愕,甚至於新投效萬家莊的曹勘及原屬於萬家莊的萬昌等人也有些滿臉愕然。

因為以鮑英之能,或許的確鎮得住萬家莊那些家丁部隊,可別說與曹勘這種經常上陣廝殺的原芫州軍將領相比。甚至比起萬昌這些萬家莊高手更是遠遠不如,這就別說那些萬家莊畜養的武林高手了。

可就是作為萬家莊家丁部隊首領,鮑英要搶先應敵不僅理所應當,更是誰都不能出言阻止的。

不然萬家莊家丁部隊若是拿不出一個像樣將領,將來又怎麼揚名立萬。

但就是仔細想想鮑英的能耐,萬昌就有些後悔當初沒叫萬大戶加強一些萬家莊家丁部隊將領的能力。不然這種事不僅用不著鮑英上陣,甚至直接找個人替換他下來都行。


只是已經衝出去的單騎獨馬,誰也不可能攔回來。

而一直奔到圖漭面前。鮑英才揮了揮手中雙刀道:「圖漭你個賊子,既然汝都姓圖。為何不去京城花花世界學其他皇室宗親一樣逍遙,今日卻想學著陣中立功。別說本將不答應,天都不答應,地都不答應。」

「混帳,汝以為自己是誰,憑雙刀就敢上陣,報上名來,某手下不死無名之鬼。」

「哼!某乃萬家莊將領鮑英,汝且記好了,見了閻王爺后,別忘了替爺爺報名。」

當!噹噹當!噹噹!

大聲報完名后,知道自己名聲不顯,鮑英也不會與圖漭做什麼口舌之爭,直接就雙腿一夾馬匹,領著雙刀就撲了上去。

而擋開鮑英幾記雙刀后,圖漭的臉色立即就變了。

因為鮑英的雙刀招式或許算不上什麼精妙,兩柄刀上傳來的力道卻是又重又沉,如果不是圖漭手中的長槍還有可以借力之處,圖漭的長槍或許都有脫手的危險了。

不知鮑英怎會有這種能耐,圖漭也只得打起精神來應付,手上長槍也顯得有些小心翼翼起來。

可隨著圖漭變招,鮑英的招式也是跟著一變,不再是一開始的大張大闔,卻是以一種小巧功夫開始與圖漭纏鬥。雖然說不上壓制,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鮑英佔有優勢一樣。

而看到鮑英突然變得如此能耐,萬昌就有些愕然,轉向身邊的包三娘說道:「三娘,鮑英什麼時候練就了這身本事。」

望了萬昌一眼,包三娘卻並沒有說話,或者說沒有回答萬昌問話,但雙唇卻始終是在一張一合好像說些什麼。

不知包三娘是怎麼回事,或者自己怎麼聽不到包三娘的話音,萬昌就揉了揉自己耳朵道:「三娘,你說了什麼嗎?」

「呵呵!萬昌你就別再打擾三娘了,應該是三娘正用傳音入密指點鮑英吧!當然。前提是鮑英跟三娘學過一段時間,不然光靠傳音入密也指點不了。」

同樣覺得事情有些怪異。同為萬家莊武林高手的蘇水鬼就回頭望了一眼,跟著卻是大笑了起來。

而在包三娘瞪了蘇水鬼一眼時,不僅附近其他人都是跟著笑聲連連,甚至萬昌都有些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因為萬昌的武藝雖然達不到蘇水鬼、包三娘等人的水準,但在那些萬家莊好手中卻也是一等一的。所以萬昌雖然使用不了傳音入密這等高深功夫,卻也知道什麼是傳音入密了。

沒想到包三娘竟會用傳音入密這等方式來指點鮑英,不好說這事對鮑英是好是壞。但萬昌也知道這不僅對萬家莊的家丁部隊是個提振士氣的好機會,對於警惕圖晟軍,卻也是大有好處了。

因此不去打擾包三娘,萬昌就轉向蘇水鬼道:「蘇前輩,那你們下面還要這樣繼續指點作戰嗎?」

「這就不可能了,或許包三娘是看到鮑英身份。知道必須幫他打打名氣才能對萬家莊的部隊有好處。可如果不是足夠熟悉某人的招數,乃至足夠熟悉某人的武藝、習慣,我們也不可能指點他們對敵。不過真擋不下來,我們自然也可親自上陣,至少單是斗將的問題,萬昌你和萬老爺是不用擔心了。」

「……那,那就好。有勞蘇前輩了。」

兵對兵,將對將,蟑螂對蟑螂,跳蚤對跳蚤。

一聽蘇水鬼話語,萬昌也有些明白過來了。

畢竟在萬大戶畜養這麼多武林高手的狀況下,或許萬家莊軍隊真與對方軍隊碰撞起來傷亡難免很大,但如果只是雙方將領的單挑,這的確是不用太過擔心。

但不管萬昌等人在身後是如何議論自己。一邊按照包三娘指點將她教給自己的刀法使將出來,鮑英的信心也是越來越足。

因為與圖漭的擔心不同。或許鮑英一開始的雙刀確實是又重又沉,但那也就是鮑英的三板斧而已。再讓鮑英現在去與圖漭硬碰硬,他可是沒這個能耐。

可在圖漭已被鮑英一開始的大力嚇住,並且放棄了硬碰硬交鋒后,現在就不僅是鮑英在與圖漭交戰,也等於是包三娘在與圖漭交戰了。

當然,在知道這並不是自己真正本事的狀況下,鮑英並不會覺得丟臉,因為他至少還敢捨去臉皮請教包三娘往後該怎麼應付那些將領的單挑。結果包三娘就教了鮑英這麼一套不算精妙但指點起來卻相當方便的刀法,以至於鮑英現在已經逐漸佔到了上風。

畢竟鮑英也知道,他或許能在萬家莊家丁中逞逞熊頭,可卻很難與那些軍中的真正高手過招,這也是他必須認清現實去找包三娘請教並以防萬一的原因。

可有今日這一仗,鮑英已相信,只要有包三娘在後面支持,別說是指揮作戰,他就是在將領單挑中也能獨擋一陣了。

畢竟不管往後戰事如何變化,將領單挑都是重要一環。

好在包三娘現在不僅特別好說話,要滿足包三娘的要求也很簡單,這才讓鮑英能做到不吝付出。

所以精神振作下,鮑英也開始在包三娘的傳音入密指揮下狂打,終於是「嚓!」一聲削斷圖漭鎧甲上的系帶,結果圖漭的鎧甲哧溜一下就滑落了半截。

看到這一幕,眾人立即一片嘩然!

因為這是什麼,這就是敗戰之徵。

可就在鮑英想要繼續追殺時,噹噹!兩下重擊! 盛世傾寵:槓上小爺 。更是在鮑英猝不及防被震退後,立即撥馬溜走道:「兀那鮑英賊子,等某家換好腰帶再戰。」

「喔!喔喔喔喔!」

然後眼看著圖漭逃跑,不僅有包三娘指示,鮑英立即用微有些發麻的雙手提著雙刀退了回來。鮑英心中這才知道包三娘今日為自己的設計的戰術有多巧妙,不然圖漭真用硬碰硬方式與鮑英接招,鮑英可擋不了幾下。

但勝利就是勝利,隨著鮑英退回陣中,也是開始接受那些不明真相的萬家莊家丁和芫州軍士兵高呼了。

【以下非字數範圍:】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T!!!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動機不純

一陣!兩陣!三陣!

與圖漭一開始還能逃回來不同,沒有包三娘支撐,不僅那些萬家莊家丁將領,甚至曹勘等芫州軍降將也沒有輕易出擊,結果就是在同樣披盔戴甲的萬家莊武林高手出手下,圖晟軍再沒有一個將領能逃回來。

沒想到萬家莊部隊的將領竟這麼強,或者說終於想通了這些單挑將領根本不是什麼真正將領,圖晟氣得立即就咆哮道:「混帳,萬大戶那廝怎能這麼無恥,竟讓武林高手充當將領,燕將軍,我們軍中就沒有武林高手嗎?」

「有是有,但恐怕派不上用場。還不如直接讓軍隊上去打一場,讓他們也看看我軍的顏色。」

臉色稍稍難看一下,燕齊同樣沒想到萬家莊竟還有這一招。只是說相對於圖晟的不滿,即使這有些打擊士氣,燕齊還是不相信自己的排兵布陣會輸給萬家莊部隊。

但燕齊的話卻讓圖晟有些不滿道:「派不上用場?為什麼派不上用場?不是說每個將領身邊都有武林高手保護嗎?」

「武林高手是武林高手,但他們的武藝卻未必比那些將領高多少,不然將領們也未必敢使用他們。不僅如此,這些武林高手都是將領們用自己的軍餉私下雇傭的,不說直接會決定武林高手的素質,更多時候他們其實都是作為肉盾來使用……」

「當然,大公子身邊的人自然不同,畢竟為了保護大公子,他們都有真材實料,可如果放在這裡與萬家莊的武林高手硬拼,那就辜負了王爺對大公子的期望了,這還不如先讓部隊上去沖一衝。」

話剛說到一半,看到圖晟身邊的幾名武林高手都有些不滿,燕齊卻趕緊辯解了兩句。

因為不管他們能不能與萬家莊的武林高手抗衡,燕齊都不準備讓他們上陣。因為他們贏了不僅不是自己的功勞,輸了只會讓人更擔心。

而燕齊的話雖然說不上安慰,但在一陣窩火過後,圖晟卻也不想讓自己身邊的武林高手出手。畢竟正如燕齊所說,除了有兩人是被箜郡王圖兕調派到圖晟身邊保護外,圖晟身邊的其他武林高手可都是自己花錢雇來的,沒有萬大戶那麼不珍惜。

因此臉色一沉,圖晟就下令道:「那燕將軍你就下去安排吧!但一定要將敵人打敗!削削萬大戶的氣勢。」

「……末將遵命。」

雖然也算很快接令,畢竟這一直都是燕齊的建議,可在離開營帳時,燕齊多少還是有些猶豫。

而圖晟雖然沒注意到這一幕,程優卻感覺有些不對而追出營帳道:「燕將軍,難道你覺得現在攻擊萬大戶部隊有什麼不妥嗎?」

「不是不妥,而是以萬家莊的武林高手數量,我們很難保證他們不會混入普通士兵當中。這樣一來不僅我們很難打勝仗,就是原本能勝的仗最後也有可能變成勝不了。可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又不能不戰而退,真沒想到萬家莊會有這麼多武林高手,而且水準都這麼高。」

「……是啊!誰叫萬家莊有錢。那這樣的話,燕將軍就只能小勝即回了。」

「末將也是這麼想的,還好有程大人體諒。」

點了點頭,聽到程優理解自己想法,燕齊總算是鬆了口氣。

因為在圖晟部隊只是小勝萬家莊部隊的狀況下,燕齊或許有把握萬家莊不會急於投入武林高手作戰,但如果燕齊真敢妄圖去大勝萬家莊部隊,那隨著萬家莊派出武林高手,恐怕燕齊的大勝轉眼間就會變成大敗了。

所以想要與萬大戶僵持下去,燕齊只能爭取小勝,絕對不能貪婪。

而隨著燕齊來到陣前,不僅圖晟軍的戰鼓立即開始擂起,一隊隊士兵也開始走出了排列整齊的隊列,在五萬人的大型軍陣前組成了一個僅有五千人左右的小型陣列。

一看這模樣,正在意氣飛揚的鮑英就皺皺眉頭道:「曹將軍,圖晟這是想幹什麼,只讓這五千人衝擊我們的大營嗎?」

「不,這同樣是一種叫陣方式,不過比拼的不再是將領的個人能力,而是部隊的衝殺能力。雖然這種狀況很少見,但的確較為和平,也適合現在圖晟的心理,要不鮑大人就將這一陣讓給曹某吧!」

「曹將軍言重了,這種事情還是先讓末將帶兵上去試一試,畢竟曹將軍的部隊可是我軍精銳,犯不著做這種小事情。」

小事情?

還在曹勘皺眉時,鮑英已經是興緻沖沖奔了出去,更是立即開始調兵遣將的指揮萬家莊家丁部隊迎了出去。

當然,現在的萬家莊家丁部隊穿的可不再是那種家丁服飾,而是萬大戶從各種渠道搞到的真正盔甲。

但就是儘管看出了鮑英的爭功想法,曹勘還是有些擔心的轉臉望了望包三娘。畢竟鮑英雖然的確統領著萬家莊家丁部隊,但那也都是矮子當中拔高子而已,即使曹勘沒有小看鮑英和萬家莊家丁部隊的意思,但也很難相信他們面對箜郡王圖兕的精銳真能堅持下來。

而以包三娘的交往,當然能看出曹勘的擔心,卻是抿了抿嘴說道:「還是讓鮑英試試吧!不然萬家莊的家丁部隊也不能永遠躲在曹大人的部隊後面,何況他們也未必真會不堪一擊。」

「某明白了,那我們就期待鮑大人能夠旗開得勝。」

不說與包三娘的關係,而是身為將領,曹勘自然也能領會包三娘現在的不得已而為之心情。

畢竟不管往後還會不會有其他部隊加入萬家莊陣營,如果萬家莊的直屬部隊一直都拿不出手,那卻並不是一件好事。而且這不僅對萬家莊不是好事,對曹勘同樣不是好事。

因為萬家莊部隊若是一直扶不起來,萬大戶也就扶不起來,曹勘投效萬家莊就只能說是一種錯誤。或者說不是一種錯誤,曹勘在萬家莊中的發展方向卻也得略做改變了。

所以為了萬家莊的將來,也是為了自己的將來,即使鮑英的動機明顯不純,他們卻也只得目視鮑英去迎接這次挑戰。

不然萬家莊的直屬部隊若是沒有真正實戰能力,誰又知道將來會如何。

●長期推薦,協作中的長期推薦:《狼奔豕突》,書號2450395,象狼那樣奔跑,象豬那樣衝撞。形容成群的壞人亂沖亂撞,到處搔擾。

●這是一本好書,一本歡樂的書,一本喜淚交加的書。

●作品首頁有直通車……Q 「殺!」

家丁是家丁,但萬家莊的家丁部隊進行的同樣是軍事訓練,而且比起普通士兵所堅守的勝利信念,萬家莊家丁部隊保護萬大戶的信念更要堅定得多。

畢竟與軍隊中的軍人都是自行報名參軍乃至被擄去參軍不同,萬家莊的家丁部隊幾乎都是萬大戶早年收養的無父無母幼兒從小培養而成。

因為將近兩萬人部隊,當然不可能是同一茬自然生育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