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跟我走吧。」游傑曹看著她,說到:「只要你不怕我是一個壞人。」

紅衣女子突然笑了,說到:「你好像不是。」

聽到紅衣女子的話,游傑曹的頭都大了,他剛才的意識有些不清醒,想得並不徹底,他知道,小空只怕要誤會了,那麼,兩個女人,就無法交談的來。

趁著夜色,帶著女子來到市鎮中,望著古劍山莊巨大的建築群,女子突然嘆了口氣。

游傑曹突然覺得,飛馳在自己身側的這個女人,只怕有著自己的秘密,他很好奇,但他並不是那種會探聽別人的秘密的人,帶著女子,回到了房中,游傑曹突然發現,小空竟然醒了!

他知道,小空醒得很快,但現在還沒到醒的時候。

小空瞪大了眼睛,瞧著游傑曹與紅衣女人,最後才淡淡地說到:「好漂亮的姐姐,你釣魚的本事,真是不弱,你這種長毛怪,竟然老是能釣到好貨色!」

游傑曹苦笑一下,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也不能說一句話,他能說什麼呢?事實就在面前,黑夜,帶一個女人,回到自己的房中,很容易讓人聯想會發生什麼。

紅衣女人瞧了小空一眼,說到:「好俊的小哥!」

小空瞪圓了臉,瞧著她,說到:「俊你個大頭,十級壞女人!」

「呀!難道你是……」紅衣女子瞧了游傑曹一眼,說到:「夫人好!」

「夫人?」小空顯得錯愕!

「你難道不是這位的夫人嗎?」紅衣女子說到。

游傑曹嘆了口氣,他知道,女人間對話,男人是插不上嘴的,正如男人間的對話,女人也是插不上嘴的,只要是一個明眼人,都能看出,小空絕不是游傑曹的夫人,游傑曹當然知道,小空可能會氣炸!

但沒想到的是,小空只是淡淡地說:「是的,我是她的夫人,所以,你這個野女人,就不要進來!」

紅衣女子突然發笑,說到:「夫人好,我只好下人,以後就負責服侍夫人。」

小空怔了怔,她終於聽出了她話中的意思,小空問到:「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小小。」紅衣女子瞧著小空的胸脯。

小空當然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她也像紅衣女子一樣,瞧向了紅衣女子的胸脯,世上當然不會有人的名字這麼怪。

小空粉拳已是攥緊,瞧著紅衣女子,說到:「我叫空空依。」別人雖然無理,小空卻不能不能沒有禮貌,問過別人的名字,不管別人的名字是真是假,她總會告訴別人自己的名字的。

「我叫紅依依。」紅衣女子瞧著小空,小空怔了怔,看向了紅衣女子,紅衣女子也看著她,兩人突然笑了。

「你不是夫人,你知道。」紅衣女子瞧著小空。

「你也不是被他釣來的女人!」小空看著她。

游傑曹反而怔住了,好像突然不認識小空一般,瞧著小空,最後看了看紅依依,搖了搖頭,說到:「我出去一下。」他看向紅依依,說到:「你可以睡我的床,當然,也可以和那個小小小一起睡。」

小空似乎臉已氣得發白,游傑曹趕緊溜到了窗外。(未完待續)

… 寒星如眼,明月皎潔。

游傑曹神隱中,猶如飛鷹一般,飛掠在樹林間,沒有人能形容他此刻的快樂,他已找到應對比武的方法,那就是有限的幾天內,多做善事,他所要做的善事,就是殺惡人!

世上有真正的惡人嗎?

正飛馳間,只聽遠處傳來人聲,人聲中夾雜著呼喊喝罵聲,兵刃交擊聲,各種聲音夾雜成一片,傳入游傑曹耳中,游傑曹的目光閃著興奮,他現在實在需要勝利點。

躲在身源就近的樹上靠下,望著一瞧,卻見七八個土黃-色衣裳的人,圍著一個男子,那男子長發披散在肩上,手拿一根木棍,一雙虎狼般的眼睛,瞧著七八個黃衣人。

長發男子身上已有多處負傷,殷紅的血,從他的傷處流下,他的臉上一點變化也沒有。

七八個土黃-色衣裳的人,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兵刃,忌憚地瞧著長發男子。

只聽其中一個開聲說到:「皮力卡,你中了毒,還想與我沒抗衡嗎?放棄抵抗,可以留你一個全屍。」

長發男子仰天大笑,說到:「你們這些走狗,暗殺參加比武大會的人,你因為,這樣子,你們少主就能得到古劍山莊了?」

聽及長發男子話語,游傑曹心道:「原來這人也是參加比武招親的。」

「得不得到,是我們少主的事,與你何干?」其中一人說到。

「反正一個死人,是不會知道任何事的,更不會記得任何事!」另一人接到。

話聲剛消,說話之人手中一柄寒氣逼人的倒刺狼牙棒,已朝著長發男子招架過去,速度雖不慢。躲過還是很簡單的,但長發男子猶如被施展了定身術,一動不動。狼牙棒打在長發男子身上,就勢一個回勾。長發男子身上登時血漿飛賤。


那人命中男子,剛待得意,只聽面門風聲呼呼而作,等到發覺時候,木棍已到面門前,「突」的一聲,疾風破空,木棍猶如刺入豆腐一般。刺入了那人腦袋之中,那人慘叫不及,已是死透了!

長發男子抽出木棍,就地一駐,木棍深入土中,他的人已跌跪在地上,喃喃道:「賊天!沒想到我秀一今日要死在這幾個卑.鄙肖小之手!我恨吶!」

身下的七個人,瞧見此情形,眼中帶喜,似乎沒有因為一個同伴死去而悲憤!

只聽一聲喝吒——「井秀一的人頭。我收下了!」

七人中,衝出一個不足四尺的黃衣人,手中提一柄長身彎背刀。出手急快砍向井秀一的脖頸,井秀一已不能反抗,游傑曹已要出手!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一道金光打在這人身上,這人轉身一看,囁嚅道:「你……你……」

一個黃衣人站在這人身後,手拿一桿金光閃閃的禪杵,禪杵頭尖上,殷虹無比。只聽他淡淡說到:「你們該知道,井秀一。是一同擊殺的,黑子卻要獨攬功勞。你們說他該不該殺!」

「該殺!」其他五人中,一個說到。

「那我們將井秀一帶回去領功!」另一人提議到。

「不好不好。」又一人說到。

話聲剛消,突聽一聲慘叫,那說「不好不好」之人,已抽出來劍鞘中的長刀,一刀捅入了就近人的心臟,這一變化奇快無比,游傑曹不禁目瞪口呆。

慘叫聲驚起,剩下的三個,猶如觸電般,跳了開,彼此提防著。

「大家都知道,這次若帶回井秀一,是可以獲得大功記的,老四,你我平時關係最好,不如我們聯手,斬殺老八與老六,當然,還有老三。」年紀較長的人一個黃衣人說到。

「老二,老大已死,我們本該讓你坐大位的,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無情無義之人,看來大位只有身為老三的我代勞了!」老三瞧向其他三人,說到:「老二出手擊殺老七,你們是看到,這樣子的人,怎麼配做我們的老大!不如我們聯手,先除去老二,再定井秀一的人頭歸屬,老四、老八、老六認為如何?」

「你莫要忘記了,三哥,老五是死在你杵下的,你也不配做我們老大!」老四瞧著老三說到。

「沒錯,三哥,你若現在走,我老八放你走。」老八說:「誰若不肯,就是跟我老八作對。」

「你還真是一個大好人!」老三瞧著老八。


「三哥知道是,我心腸總不算壞的。」老八瞧著老三。

「沒錯,簡直好極了。」老六瞧著老八,說到:「八弟前些日子,救了一個女人,怕她寂寞,陪我睡覺,結果,把人給睡死了,瞧見他家大黑餓了,就又作好人,將那女人的屍身,給大黑吃了!世上簡直沒有比他還好的人了!」

游傑曹越聽越驚,瞧了瞧井秀一,游傑曹暗叫厲害,當局者迷,游傑曹估計,井秀一剛才的那番話,只不過是為了引起他們之間為了自己人頭而互相擊殺,到得後來,只要收割最後一個,就可以安全脫身,只怕井秀一是樣子想的,越想,游傑曹越覺得是這樣。

但他不會讓井秀一如願的,這五個可是他的勝利點,雖然實力差了一點,三個合體二氣,一個合體一氣,還有一個是元嬰八氣,游傑曹瞧了瞧五人,月神已張,連點五下,五道銀月箭,已如掣電般射向五人,五人面上帶著駭然,他們的表情已定格在驚駭上。

五聲系統提示聲響起,游傑曹獲得了近三十億的勝利點,獲得勝利點的同時,系統的提示聲響起——「條件達到,晉陞二氣大乘境!」

游傑曹面上帶著淡淡的滿足,還有八天,八天後,能達到什麼樣子的等級,他實在很期待。

井秀一面上帶著驚容,瞧著游傑曹所在大樹。謙聲問到:「不知哪位高人救了井某一命,還請出來一見。」

沒有迴音,因為游傑曹已回到了住店中。 溺愛貪歡:總裁大人輕輕撩 ,游傑曹瞧了瞧她們。喃喃道:「女人啊女人,我真不懂你們。」

只怕世上很少有人能懂女人。

游傑曹滿足地瞧了天穹一眼,雖還有星,但也只剩一點寒星,若還有月,但也只不過剩下一輪慘月,夜幕已要過去,明日將來到來。

游傑曹趁著爬上腦袋的睡衣。躺在了床上,漸漸的,就已睡去,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這一覺又到黃昏,又是一個黃昏!

黃昏,未到黃昏,金日將紅未紅,游傑曹瞧了瞧房間,小空與紅依依不在房中。伸了個懶腰,游傑曹站到了窗戶前,夕陽已紅。昏黃的餘暉照在游傑曹的臉上,游傑曹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黃昏一過,就是晚上,晚上到來,他就可以開始獵殺!

他已將獵殺,當做遊戲。

游傑曹雖是一個小人。但他卻痛恨惡人,他知道。那種被損害的滋味,比英語老師。叫背一百個單詞還難受。

夜已將到,奇怪的是,小空與紅依依,並沒有回來,游傑曹突然覺得,心在跳!

紅依依她只見過一面,他並不知道,她是不是一個惡人,越想游傑曹越覺煩躁,就在這時,一陣奇特的腳步聲響起。

腳步聲很輕,游傑曹聽過這種腳步聲,小空回來了,他十分確定。

但是,有時候,事不如意!

紅依依走了進來,瞧見紅依依,游傑曹的眼睛就瞪了起來,瞧著紅依依,說到:「你……」

「你想問我將她怎麼了?」紅依依拍了拍小空的屁.股,說到:「是不是?」

游傑曹看著她,並沒有開口,但是他的眼睛已回答了!

「我並沒有對她怎麼,只不過給她胃了點葯。」紅依依瞧著他,她的眼中帶著笑。

「什麼葯!」游傑曹逼視著她。

「是葯三分毒,當然是毒藥!」紅依依笑得更加甜美。

游傑曹卻沒有一絲心動,他只覺對不起小空,他只覺渾身冰冷,心在下沉!

「你是不是想要解藥?」紅依依雙眼迷離瞧著他。

「你想怎麼樣?」游傑曹說到。

「你不要這樣子盯著我,不然我一不小心,將解藥用錯,可不大妙!」紅依依笑得更美。

游傑曹果然沒有盯著她,更沒有看著她,紅依依突然到:「我要你做的,只要一件事,那就是躺到床上!」

游傑曹只有躺到床上,哪怕是躺倒火上,他或許都不會猶豫!

「然後閉上眼睛!」游傑曹果然閉上了眼睛。

半響后,一個溫暖的身體,划入了被褥中,沒有人能形容那種感覺,游傑曹看著懷中的人,似乎想說什麼,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的身體溫暖嗎?」紅依依說到。

「當然,實在溫暖!」游傑曹說到。

「你為什麼不摸摸,摸摸你就該知道,我是一個多麼美味的女人!」紅依依說到。

「再美的女人,若使出這種卑鄙的手段,也會丑似妖怪的。」 純潔防線

紅依依咬著嘴唇,說到:「你認為,我真的下了葯?我告訴你,我確實下了葯,而且是最毒的毒.葯!你若不能滿足我,我是不會給她解藥的。」

夜,寂靜,沒有人知道,游傑曹與紅依依發生了什麼,但是游傑曹只覺胃在抽搐,看著面前穿著衣裳的紅依依。

「我若說沒下藥,你一定不信,但是我確實,真真實實,沒有下藥!」紅依依似乎有些委屈。

游傑曹皺起了眉頭,一句話也沒有說。

「你若肯聽我說完話,我就給她解藥!」她瞧著游傑曹,她的眼睛是那麼迷人。

游傑曹只是看著她,他洗耳恭聽。(未完待續)

… 夜涼如水,寒星點點,皎月如盤,淡淡的清風在流動,讓人覺得十分舒爽。

游傑曹看著紅依依,他很想知道,她想說什麼。

「你都是這樣子看到那些女人的嗎?」紅依依看著他,面上帶著淡淡的憂傷。

游傑曹還是沒有說話,一個字都沒有說,他在聽著。

「我知道,說什麼你總不會信的, 某奶爸的鬼氣無限 ,而且是混在糖水中的,你知道的,沒有孩子,能決拒絕甜食的。」


「我知道。」游傑曹看著她,終於鬆了口氣,她的眼眸是那麼溫柔,就像午夜清風一般。

「我知道,一個女子,剛見過,就和你……」她咬著嘴唇,沒有說話。

游傑曹當然知道她的意思。

「你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欲.望十足的女人?」紅依依瞧著游傑曹,她的眼中帶著淚水。

女人的眼淚,能融化一下,即使不能,至少游傑曹的心已融化,他瞧著她,嘆了口氣。

「我家本是此地旺族,但就在半個月前,因為臨近的大勢力古劍山莊的少小姐招親,來了許多大修士,大能力者,我姐姐,修力雖不強,卻十分仰慕這些年少的大修士與大能力,其中……」

她說到這裡,突然停住,牙關打著冷顫,她當然不是冷的,而且憤怒,她的眼中,帶著怒火,說道:「那是一個陽光爛漫的日子,誰也沒到,徐人傑,這個混蛋,人皮下。包著的卻是獸心,他不僅魅惑姐姐,騙走了我們姐妹的資產。而且,他竟然……」

說到這裡。紅依依再也止不住淚水,淚水如泉般從她的眼眶奔流而出,沒人能想象紅依依此刻哭得有多傷心。

也許只要經歷的人,才會知道,其中的痛苦!

游傑曹通過斷斷續續的話,終於知道了紅依依的遭遇,一個叫徐人家的傢伙,騙走了他們的財產。而且殘忍殺死了她的姐姐。

狗.血的故事,往往都是最真實的。

紅依依已成一個淚人,她瞧著游傑曹,說到:「你可以幫我報仇嗎?」

游傑曹瞧著她,說道:「你是說幫你殺了徐人傑?」

「是,但又不是!」紅依依幾乎是吼出來的——「我要他們家族,也和我們家族一樣,整個滅亡!」

瞧著紅依依眼中的怒火,游傑曹垂下了頭,問到:「他好像不是此地的人。你知道他的家族在哪?」

紅依依怔住了,垂下了頭,顯得十分沮喪。問到:「那你可以幫我殺了他!」

游傑曹望向了天空,說到:「殺人容易,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仇恨讓你變成什麼樣子了?」

「我不管,只要能讓徐人傑死,不論你要我幹什麼,我都干!」她的眼中充滿了決絕,似乎已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他。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