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時辰后,一切已經準備停當,以牛族為絕對主體的三千華盟戰士已經列成前、中、后三軍,準備次第開撥了。

而在河谷中,已經沒有了任何一具豺狼人的屍體,它們都餵魚去了。

在七星堡周圍,牛族男女老少全體出動,正在全力搶修著在戰鬥中毀壞的工事,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嘯哥,你看。」一直在林嘯左右的豹莉忽然一聲驚呼,玉指直直翠屏河南岸。

林嘯定睛一看,只見從翠屏河南緣的竹海中已經走出一支隊伍,約五、六百人,已然抵達翠屏河南岸。

「是什麼人?是敵人嗎?」牛震緊握著手中的雙板斧,拚命瞪大眼睛向南方看去。

「是……是我爹!」豹莉猛然一聲驚喜的歡呼,已經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林嘯也看清楚了,這數百人都是豹族戰士,個個龍精虎猛,跨騎著猙獰的巨豹,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豹沖。

「是豹沖老弟!」牛震將板斧插回后腰的斧匣中,笑呵呵地招呼大家前去迎接,他與豹沖也是老熟人了。

在翠屏河北岸,豹沖率先騎著巨豹從河中躍出,緊跟著他的是兩位強悍的中年漢子,一位身材敦實,目光如電,頜下一撮硬須,一位身材瘦削,肩背和雙臂卻異常孔武有力,目光內斂。

此時,這兩位中年漢子皆緊緊盯著林嘯,視他人如無物,在他們身後,大批豹族戰士騎在豹騎身上泅水而來,紛紛登岸。

「爹!」豹莉如小鳥歸林,一頭撲入豹沖的臂彎。

「乖女兒。」豹沖寵溺地摸摸豹莉的頭問:「一切可都順利?」

豹莉不知想起什麼,粉臉莫名一紅,情不自禁地瞟了一眼林嘯,說道:「挺……挺順利的。」

豹沖眼神微微一瞬,便不再問,轉頭對林嘯說道:「林嘯,前幾日林炎經過我寨,告知了你的所在,我們就馬上趕來了,有兩個人急著要見你。」

豹沖側身指著身後那位敦實的漢子,說道:「這位是我花豹部鐵嶺寨的寨主,人稱旋風棍的豹榮。」

接著,他又一指那位瘦削的漢子,介紹道:「這位是黑崖寨的寨主,黑羽箭豹仝。」

一聽這兩位漢子也是豹族,林嘯對他倆頓生好感,這也許就是血緣的力量吧,他拱拱手,說道:「兩位豹大哥好。」

兩位漢子一邊回禮,一邊用努力壓抑住激動的眼神直直地打量著林嘯,口中卻並不招呼,似乎不知如何招呼才好。

豹沖微微一笑,對林嘯說:「他們兩位,想親眼見識你擁有王者血脈的證據,因為這對他們來說非同尋常,不得不慎重一些。」

「明白。」林嘯緩緩點了點頭。

數百名接踵而至的豹族戰士也將目光都聚焦到了林嘯身上。

龍墟

忽然,他渾身肌肉一振,眼中凶光迸射,氣勢大變。

他全身的皮膚,就如同快鏡頭所拍攝的春天草地,飛快地鑽出密密的獸毛,金色中夾雜著黑色,轉眼間便形成了一身虎皮。

而林嘯的身形,也在這短短一息間暴漲近一尺,渾身的肌肉如吹起的氣球,塊塊隆起。

他那俊朗陽光的面孔,也如變臉般在眨眼間變成了一張虎臉,目光如電,獠牙森森,虎鬚粗硬,令人望之生畏。


「深度狂化!」豹榮和豹仝同時失聲驚呼。

「喔!」

所有的牛族戰士都齊聲驚呼,紛紛本能地退開數步。

深度狂化的林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胸膛高高鼓起。

眨眼間,這口空氣變成了一股滾滾的聲浪從林嘯那獠牙列張的虎口中呼嘯而出。

… 「吼!」

無法形容這聲虎嘯,莊嚴如黃鐘大呂,暴烈如落地霹靂,從林嘯口中噴薄而出,在整個河谷上空震蕩。

正面經受這聲虎嘯衝擊的是豹族的幾百名戰士,他們皆身形一挫,如颶風撲面,身上的衣物獵獵作響。

但這聲虎嘯給他們的心靈帶來的衝擊和震蕩更是無法形容,似乎整個心靈都被這嘯聲所佔據,心旌激蕩之下,一些彷彿沉醒已久,從未蘇醒過的東西從他們的心中噴薄而出。

「嗷嗚!嗷嗚!嗷嗚!……」

豹族人特有的低沉咆哮響成一片,所有的豹族戰士都不受控制地渾身劇震,身上猙獰乍現,居然全部狂化了。

豹榮和豹仝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自己身上那因為二度狂化而披上的華麗毛皮。

而豹沖,雖然早知道這樣的結果,但他的眼中依然是一片狂熱。

豹榮和豹仝再無一絲疑惑和猶豫,「撲通」一聲齊齊跪在了林嘯的面前。


「豹族花豹部鐵嶺寨豹榮……」

「豹族花豹部黑崖寨豹仝……」

「願率部屬重歸虎王麾下,為王征討四方,復興我族榮光!」兩人齊聲大呼。

「我王威武!」數百豹族戰士齊刷刷地跪了下來。

「大家都起來吧!以後……不,我們一直都是一家人。」林嘯高聲說道。

眾豹族戰士紛紛站起身來,一臉的興奮,看林嘯的眼神則充滿了崇拜。

「林……林嘯兄弟。」

從林嘯身後,傳來牛震的輕聲呼喚。

林嘯一回頭,卻是嚇了一跳。

只見牛震、熊大、豬剛鬣、羊睿、馬疾,還有犬朗居然也全部狂化了,正以無比震驚的眼神看著林嘯。

除了身軀高大強健了許多,面目變得猙獰外,這幾位的狂化各有特點。

豬剛鬣的一身肥肉全部變成了鐵疙瘩般的腱子肉,耳大如扇,兩顆長長的獠牙從嘴中向左右伸出。

牛震的雙角變得非常粗大尖利,成為了一件有力的武器,雙眼變得通紅,鼻息如雷。

熊大身上變化最明顯的是一對手掌,本來就比一般人要大的手掌又增大了近兩倍,他使的一對巨大雙錘本來顯得笨重,可用這狂化后的雙掌來揮舞,卻是剛剛合適。

而馬疾和羊睿最大的變化是他們的雙腿都變得肌肉異常發達,而腳掌則全都變成了蹄子,看來,狂化對他們加持的是速度。

犬朗那一頭黑色與黃-色交雜的長發,此時如雄獅的鬃毛一樣四面炸開,眼中殺氣凜凜,威風八面。

這幾位,都達到了二度狂化的程度。

而在他們背後,以牛族為主的聯軍戰士中,居然也有不少狂化了。

「這是怎麼回事?」林嘯大為驚訝。

「虎王的王者之嘯除了能百分之百催狂虎族人,百分之八十催狂豹族人,對其餘獸族人,也有少許的催狂作用,一般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所以,虎王才被公認為是所有獸族的王。」豹沖朗聲解釋道,一臉的自豪。

「林嘯,你居然是有王者血脈的虎王!」豬剛鬣尤自難以置信地喃喃自語道。

「我們羊族中一直有一個傳說,虎族雖然勢窮,但一旦出現真正的王者,將重登獸族的至高之位。」羊睿激動地說道。

「我們馬族中也有差不多的傳說。」

「我們熊族也是。」

眾頭領面面相覷了片刻,彷彿取得了默契。

羊睿上前一步,對林嘯行禮道:「林嘯兄弟,能與你這位真正的虎王結識,是我們幾位的幸運,也是我們部族的幸運,我們既已結盟,便需有一位盟主作為中樞,希望你能來當我們華盟的盟主。」

「這怎麼行,幾位大哥都是成名已久,在望斷山中威名遠播,怎能讓我來當這個盟主。」林嘯連連搖頭。

「林兄弟,咱們華盟是要做大事情的,絕不能論資排輩,而應推重賢能。其實,就算你不是虎王,憑你這幾天展現的才能,這個盟主也非你莫屬。」豬剛鬣語氣誠懇。

「對,只有你來當盟主才可以服眾。」馬疾嚷嚷。

「林兄弟,你就別推辭了,跟著你干,咱有奔頭。」熊大拍拍胸脯。

「林盟主威武!」牛震振臂高呼。

「林盟主威武!」數千人齊齊高呼,如春雷翻滾。

「華盟?好像挺有意思,我們能不能參加?」豹沖問。

「你寶貝女兒早幫你報了名了。」豬剛鬣指著豹莉大聲說道。

眾人哈哈大笑。


在翠屏河谷四周的山嶺某處,從一棵能俯瞰整個河谷的大樹上跳下幾個人影,落地無聲,迅速隱沒在了竹海之中。

相似的情景,在翠屏河谷周圍這一圈山嶺的不同地點,接連出現,這些,都是附近各獸族聞風派出的斥候。

這場大戰的消息,將由他們帶回各自的部族,並很快傳遍整個望斷山脈。

……

在望斷山東北麓的中心地區,一條重巒疊嶂的南北向支脈在此處如一條被砍斷的長棍麵包,斷為兩截,形成一個溝通東西的山口。

這個山口,便是整個北麓東西方交通的必經之處。

而在這個山口東邊不遠處,有一條南北向的河流,河面雖然不寬,水卻很深,有利舟楫,它發源於南麓,一直向北流向望斷山以北的稀樹草原。

據說,這條河一路不斷匯入大小支流,最後一直流進人類的世界,被稱為世界七大河之一,名為無定河。

但在這裡,這條還貌不驚人的河流被稱為芒崗河,因為離它不遠處的那個山口所處的望斷山余脈便是芒崗山,山上多產銀芒草,故得名。

而金爪寨,便雄踞在這個山口處,高高的寨牆向山口兩側的山坡延伸,形成一個馬鞍狀的城寨。

這個可容納四、五萬人的寨子其實已經可以被稱為城了,是望斷山三大城之一。

因為扼守住了這樣一個可通達東西南北的交通要衝,金爪部可以對往來的各色商隊收取買路錢,並用這些錢來購買糧食。

另外,金爪部還降伏了周遭大量的弱小獸族,勒令他們定期定量貢獻糧食。

正因為這兩個原因,所以豺狼人雖然不事生產,人丁卻越來越興旺。

這個地方,就是一個寶地。

金爪寨東、西兩邊各開有一個寨門,從這兩個方向看,金爪寨就像一隻雄鷹,向兩側山坡延伸的寨牆就是雄鷹高揚的雙翅,而底部扼守山口的寨牆卻不是一條直線,向外呈錐狀突出十數丈,伸入山口外的小平原中,像雄鷹的頭與喙。

錐牆兩側,各開有一個寨門。

進攻者要爬上陡峭的山坡攻擊兩側的寨牆難度如同登天,而要進攻正面也不可能,因為那是雄鷹的喙尖,攻擊面極小。

唯一的選擇只能是進攻錐牆的兩側,這樣的話,進攻者就不僅要受到錐牆上守衛者的正面狙擊,側翼還要受到與之呈夾角的坡牆上的守衛者居高臨下的夾擊。

金爪寨的防禦體系設計可謂是巧奪天工,傳說,這是由一位流浪至此的神秘人類主持設計施工的。

但是,再固若金湯的防線如果沒人防守也不過是一道稍微比較難攀爬的牆而已,形同虛設。

現在的金爪寨早已人去寨空,成了一座空城,只有少數幾處冒著裊裊的青煙,更顯得寨子死寂一片。

「轟——」

「轟——」

隨著兩聲沉悶的低聲轟鳴,東部錐牆兩側正中的兩扇巨大寨門被翻牆進入的豹族尖兵協力推開了。

「盟主,豺狼人已全部從西門逃走。」豹族尖兵跑到騎在巨虎阿銅背上的林嘯面前大聲報道。

「好!大家進城。牛震大哥帶三千牛族戰士上牆防守,其餘人在城內逐屋搜索!」林嘯大聲發令。

眾人哄然應喏,由兩個寨門魚貫而入,牛族戰士紛紛登上寨牆,而豹族戰士則如水銀瀉地,迅速滲透進金爪寨中。

林嘯和豹莉一起,也慢慢地在寨內巡查,才發現在平靜之下,處處是觸目驚心的景象。

為數不多的幾棵大樹上掛滿了上吊的人,隨著山風輕輕搖蕩,吊繩發出微微的「咯吱」聲。

寨城裡更到處是豺狼人的屍體,有的一頭撞死在石牆之上,腦漿迸裂,有的用利刃割斷自己的脖子,血濺數步,有些則以刀劍互捅,擁抱著死在一起。

這些人,都是自殺的,而且,他們都是老人。

蘿莉世界的正太 ,豹莉上前輕聲說道:「狼人重少壯,輕老弱,如果遇到極大危機,便棄族中弱者不顧。而這些老弱者往往會自殺身亡,讓族人能更加義無反顧,這是他們的傳統。」

「這個傳統很慘烈啊!」林嘯不由得輕聲自語道。

他的耳邊,似乎響起了一片混亂而凄慘的聲音,匆匆而去的腳步聲,驚慌的尖叫聲,孩童拉著祖父母的衣襟不肯離去的哭喊聲,老邁的哭泣聲,絕決赴死的嘶喊聲,臨死時對遠去親人那蒼涼無力的呼喚聲……

雖然對方是敵人,但林嘯依然覺得胸口悶得難受,他「呼」地長吐一口氣,對豹沖說道:「沖大叔,等寨內搜索完畢,把這些人都好好的埋了吧。」

「好,南山上有他們的墳場,到時就把他們埋在那裡吧。」豹沖點頭說道。

「盟主!盟主!」一名豹族戰士騎著巨豹如箭一般射來。

「怎麼了?」豹衝上前攔下這名豹騎,大聲問道。

「我們發現豺狼人的大倉了!」這名豹騎的臉上寫滿了興奮。

「好!我們快去看看。」眾人皆精神一振。

… 寨主府位於金爪寨的北坡,座北朝南,光線充足,而在它的四個角上,分別建有一座大倉。

越接近寨主府,地上越是狼籍,滿地都是被丟棄的糧食,大米、小麥、豆子,玉米混在一起,被雜亂的腳印踩進泥地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