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本來就是貧民窟,來這裡的人都是十分的罕見,這幾個外國人怎麼會突然來到這裡呢?而且從他們說話的口氣,似乎發現什麼寶貝似的。

「嘎吱!~」

院子的鐵大門忽然被人緩緩的推開,從外面走進來七八個中年男人,年齡大約都在三十歲左右,全部都是西裝革履,就連皮鞋都是擦拭的乾乾淨淨,鋥光瓦亮。

他們看到院子裡面站著十幾個人之後,也是微微一愣,似乎也沒有料到院子裡面會有這麼多的人。為首的一名中年人眉頭微微一皺,一臉不悅的說道:「你們是什麼人?」

張豪勇朝著亞力昆看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亞力昆知道對方是讓自己說話,於是朝前走了一步,道:「我就是這裡的主人,怎麼了?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私闖民宅呢?」

這些人聽到亞力昆的這番話之後,臉色微微一變。


他們之前的確來過這裡一次,卻並沒有發現有這麼多的人,所以才急忙召集大隊人馬過來,卻沒有想到事情竟然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轉變。為首的那個中年男人登時臉上掛著一抹燦爛的笑容:「原來閣下是這個院子的主人,真的是久仰大名!」

「哦?你聽過我的名字?」亞力昆也隱隱感覺到這些人來者不善,所以說話的口氣便異常冰冷了許多,就彷彿看著幾具屍體一般。

那個中年男人被他這麼一說,登時一臉尷尬的說道:「這個,這個,我自然不知道閣下的名字,只是我覺得閣下面容和善,好似在哪兒見過的一樣。」他雖然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卻是暗暗咒罵了對方几百遍,自己只是客氣客氣,可是對方竟然一點都不客氣,太可惡了。

亞力昆看到他這副無恥的嘴臉,不禁冷冷的說道:「不好意思,我和你們從來都沒有見過一次面,所以你們也不用和我套近乎,我現在還有事情要做,請你們離開吧。」

那個中年男人看到對方這麼快就下了逐客令,心裡的怒火也是不由自主的蔓延出來。

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說話這麼不客氣呢?好像和自己有著什麼生仇大恨一般,如果不是他們人數太多的話,自己肯定會把這些人統統殺死的。

他想到這裡,還是按捺住內心的怒火,一臉微笑道:「閣下請不要生氣,我們這裡過來,其實是有一點事情想要麻煩諸位的。」

「哦?既然你知道是麻煩,就不用說了!」亞力昆怎麼會不知道他們是沖著自己的女兒來的?面對這樣的人,就不能有任何的心軟,那是絕對不行的。

「你……」這個中年男人登時被他這句話噎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旁邊那名中年男人看到他這副表情,也不禁微微一笑,朝著亞力昆說道:「這位先生,其實我們過來是沒有任何惡意的,我們是想幫幫你們的。我們只是感覺到這個院子有些古怪,生怕附近的人們受到什麼傷害,所以特別帶著幾個人過來看看。」

「這裡沒有什麼古怪的,請你們離開吧!」亞力昆還是硬生生的說道。

「沒有什麼古怪?這不可能吧?」這名中年男人一臉笑容道,「你們看看這個院子,到處都是冰霜,現在可是夏天,院子裡面卻有這麼多的冰霜,這可能嗎?」

「哦?這和你有屁的關係?我的院子我做主!」亞力昆冷冷的說道。

這個中年男人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在一起。

看來這些人也知道那個人身體的異狀,那自己現在該怎麼辦呢?

這裡根本就不是r國,自己這些人實在是不適宜動粗,可是如果不動粗的話,又如何能夠把那個人搶過來呢?現在真的有些為難了。

他想到這裡,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這位先生,既然大家心裡都已經很明白了,那我就簡單明了的說好了。裡面那個人的身體異常的危險,也是異常的可怕,如果你們繼續把他留在你們身旁的話,不但會給你們帶來傷害,對他也是極大的傷害,所以我勸你們還是把他交給我們,讓我們處理好了。當然了,我們也不會白要他的,我們會給你一千萬人民幣。」

亞力昆聽到他這番話之後,就彷彿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大笑了起來:「什麼?一千萬?我覺得你們的腦袋是不是都進水了?區區一千萬,就想讓我把自己的女兒交給你們?不是我瘋了,就是你們瘋了。」

這幾個r國的男人聽到他這句話之後,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他們沒有想到房間裡面的那個人竟然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這個老頭子的女兒,那這件事情就變得更加不好辦了。

剛才說話的那個中年男人登時朝著亞力昆深深一鞠躬,道:「尊敬的閣下,請恕我們剛才的冒昧,實在不好意思,我們不知道裡面那位是您的女兒。不過我還是那句話,她留在你們身旁,對於你們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傷害,請你們把她交給我們,至於多少錢,隨便您開口,只要我們能夠滿足你們的,就絕對不會討價還價的。」

「不好意思,我拒絕!」亞力昆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這是為什麼?」這個中年男人登時急了,「她留在你的身旁,是死路一條,難道你感覺不到她身體裡面爆發出來的強大寒氣嗎?這對你的身體也是一種傷害,而且你們根本就無法治好她身體裡面的怪病,只有我們r國的醫療科技,才能夠治好她。」

「我知道,但是我還是要拒絕,她就是要死,也要死在我們國家!」亞力昆知道這些人是r國人之後,對他們的印象更加惡劣了許多。


「你,你,你太混賬了!」這個中年男人登時氣呼呼的叫嚷起來。

「請你們離開吧!」亞力昆冷冷的說道。

這個中年男人看到亞力昆這副油鹽不進的態度,心裡也是憤怒不已。

如果是在r國的話,又有誰敢這麼和自己說話呢?實在是太火大了。

他緊咬著牙齒,眼睛裡面閃爍著凶光,一字一頓道:「我希望你們能夠多多考慮,別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這對大家都是很不好的。」

「哈哈……」亞力昆忍不住大笑起來,「你們終於把心裡話說出來了,你們r國人一般商量不通的時候,不就是喜歡以武力奪取嗎?幾十年前是這個樣子,幾十年以後還是這個樣子,真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那個中年男人正準備說話,可是旁邊那名中年男子臉色驟變,急忙叫道:「藤原君,不好了,那個女人身體裡面的寒氣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房間裡面還有人!」

這個中年男人正是藤原空軒,是r國九幽邪門裡面的人,這次也是派來xg秘密執行任務的,只不過剛才聽到旁邊那名中年男人小島治雄向自己的稟報,說發現了一個身體怪異的人,如果能夠把這個人弄九幽邪門裡面,那對於整個門派的幫助是巨大的。

他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便急忙帶著幾個人趕了過來,卻沒有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自然知道這麼一個女人身體裡面蘊含著何等強大的力量,如果稍加培訓的話,那絕對是九幽邪門裡面的一個王牌,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把人搶過來。

他聽到對方這句話之後,臉色大變,怒聲喝道:「動手,搶人!」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藤原空軒說完這句話之後,亞力昆登時狂笑起來:「我早知道你們這幫小鬼子肯定是想要搶人了,但是就不知道你們知不知道我手裡面這把劍的厲害!」他已經把自己背著的寶劍抽了出來,一臉冷酷的注視著這些人。

藤原空軒一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以為你這麼一大把年紀,還是我們的對手嗎?在我們的眼裡,你根本就不值一提,只要我們隨便派一個人出來,就可以輕易殺死你的。」

「放屁,老夫行俠江湖幾十年,死在我手裡面的宵小之徒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我怎麼會把你們這幾個小鬼子放在眼裡了?」亞力昆一臉狂妄的大叫起來,可是隨即便又連連咳嗽起來,猶如患了重病一般,身子還微微搖晃了兩下,雖然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藤原空軒原本還對這個亞力昆多了幾分忌憚,可是對方現在這個樣子,明顯就是風燭殘年的老人,即便他以前有些本事,現在又能夠翻起什麼風浪了?他想到這裡,登時一臉得意的大笑起來:「我說老人家,你現在這個樣子,連走都走不動,又如何殺死我們了?」

曹毅俊看到這一幕之後,登時一臉氣憤的想要衝過去,和這幾個小鬼子比劃兩下,可是張豪勇卻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然後微微搖了搖頭。

「我說老張,看來老亞的情況有些不妙,你應該幫幫他的!」曹毅俊低聲說道。

「他的情況哪兒不妙了?我看他的情況好得很!」張豪勇似笑非笑道。

「什麼?情況好的很?哪兒好了?」曹毅俊瞪著一雙眼睛,有些驚訝了。

張豪勇卻是雙手抱在胸前,一臉微笑的站在那裡,什麼也沒有說。

曹毅俊還是會一些小聰明的,他雖然剛下根本就沒有看出亞力昆的意圖,可是現在看到張豪勇的這副模樣之後,哪兒還看不出亞力昆只是在演戲嘛?

麻辣隔壁的!

這個亞力昆也太陰險了吧,竟然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陰這幾個小鬼子,還讓自己白白的擔心了一下,真想狠狠的踹他的屁股好幾下。

藤原空軒這番話剛剛說完之後,立刻有兩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走出來,一臉猙獰的笑了起來:「藤原君,既然他說他的功夫很厲害,那就讓我們兩人領教領教好了。」他們兩人的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都已經達到明勁二重境界,不過他們兩人面對著亞力昆,也不敢過於裝逼,以一個人的力量來挑戰對方,所以最終才選擇兩個人一起出戰。


藤原空軒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登時笑了起來:「原來是久保宗峰和新井小次郎,你們兩人的實力還是相當厲害的,有你們兩人出戰,也的確能夠發揚我們r國人的武士道精神。」他這番話說的也是十分的無恥,以兩個年輕人挑戰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竟然還能夠扯出武士道,實在是無恥的都沒有底線了。

亞力昆有連續咳嗽了好幾聲,一臉傲嬌的叫嚷起來:「就這麼兩個小豆丁,也好意思和我老人家動手?來來來,你們這些人一起動手吧,我倒要看看你們都有什麼真正的本事!」

久保宗峰看到對方竟然這麼狂妄,連自己這兩個明勁二重境界的高手都不放在眼裡,實在是太可恨了。他緊咬著牙齒,一臉陰冷的笑了起來:「看來老人家你的實力倒是不弱,不過你先要打敗我們兩人,才能夠和他們交手的!」

新井小次郎也是連連大笑起來:「沒錯,沒錯,我也很想見識一下老人家的實力。」

他們兩人雖然看到亞力昆連連咳嗽不止,卻也不敢小看對方,所以他們兩人說完這句話之後,相互看了一眼,便急速拔出自己的武士刀,然後一左一右,朝著亞力昆撲了過去。


項三一臉憤怒的叫嚷起來:「卑鄙無恥,竟然對老人家這樣,看來你們r國人的道德水平還真的很低劣,島國果然是島國,太無恥了。」

曹毅俊也是連連點頭道:「無恥天天有,今天特別多,唉,原先我還以為自己做事很無恥很沒有道德,可是現在和他們相比,自己簡直純潔的和小寶寶一樣了。」

其他那些人也都紛紛點了點頭,贊同他們兩人的這個說法。

久保宗峰和新井小次郎兩個人可以說是用偷襲的方法來對付亞力昆,這種做法的確很不道德,很容易受到別人的歧視,更何況亞力昆已經五十多歲,那就更加不堪了。

藤原空軒卻絲毫沒有任何介意的地方。

因為在他看來,只要殺死敵人,這一切就已經足夠了,至於用什麼方法,用什麼手段,這都統統可以忽略不計的,難道要避開自己的長處,利用自己的短處來和敵人較量嗎?那是白痴才會使用的方法,自己肯定不會用的。

他冷冷一笑:「無恥?我不知道什麼叫做無恥,因為我看到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如果你們不服氣的話,大可以和我們的人較量一番。」

「你們,你們……」曹毅俊被他這句話氣的直翻白眼。

久保宗峰和新井小次郎兩個人可以說是關係相當的不錯,也有過許多次的合作,而且他們兩人這次又是偷襲,所以他們兩人心裡還是相當的自信,覺得面前這個老頭子絕對堅持不了兩個回合,就會被自己殺死的,那自己豈不是立下汗馬功勞了?

可是就在他們兩人快要靠近亞力昆的時候,卻感覺到脖頸處忽然傳來一陣寒意,讓他們兩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情不自禁的朝著後面退了半步。可是他們兩人退的速度再快,又怎麼能夠快的過對方了?他們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感覺到脖頸處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緊接著全身的力氣彷彿瞬間被抽空一般,臉色也瞬間白了幾分。

他們兩人緩緩的低下頭,卻看到自己的胸前已經流淌著大量的鮮血,而且脖頸處的疼痛越來越嚴重了,彷彿脖頸處的骨頭都已經碎裂一般。他們兩人都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個老人,卻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個老頭不是不斷的咳嗽,很像是快死了的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呢?

其實亞力昆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卻也不是很慢,比那個年輕人要慢上一些,但是要比久保宗峰和新井小次郎要快出許多,所以他們兩個人在亞力昆的眼裡,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要忘記了,亞力昆現在可是明勁五重境界的實力,比他們兩人要高出三個等級,而且亞力昆這些年幾乎都是在血雨腥風裡面殺過來的,殺兩個區區明勁二重境界的敵人,還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挑戰性。他剛才之所以故意要做出那樣的表情,只是想要讓他們疏忽大意,然後趁機殺死幾個人,這樣會讓自己這邊的壓力瞬間降低許多,畢竟自己這邊只有自己和張豪勇兩個人,面對他們七八個人,壓力還是頗大的,至於曹毅俊和項三這兩個人,純粹都是打醬油的,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

雖然說久保宗峰和新井小次郎兩人的實力很弱,但是亞力昆如果正面和他們交鋒的話,估計沒有五六個回合,也休想殺死他們,可是卻因為他們的疏忽,使得一個回合,便把他們兩個人斬殺掉,這對於藤原空軒來說,的確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藤原空軒看到久保宗峰和新井小次郎竟然瞬間變成了兩具屍體,登時也徹底驚呆住了。

雖然說這兩個人的實力在自己這些人裡面不算是最厲害的,卻也不算是最弱的,可是現在卻被對方一招便殺死了,這也太奇葩了吧?難道這個老傢伙一直都在扮豬吃老虎嗎?實在是太可惡了。他緊咬著牙齒,一臉兇狠的看著亞力昆,道:「老傢伙,你果然一直都在演戲,可是你覺得你殺死他們兩人之後,就能夠改變局勢嗎?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亞力昆右手握劍,直指著他們,道:「那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

藤原空軒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讓自己生氣的事情,真的幾乎把自己的肚子都要氣破了。

他右手用力一揮,大聲叫道:「給我上,把這些人統統殺死!」

他這句話剛剛落下,後面那幾個年輕人便紛紛拔出手裡面的武士刀,朝著他們撲了過來。

張豪勇登時哈哈大笑起來:「亞力昆,剛才你一口氣殺了他們兩個人,那現在是不是也該輪到我動手了?」他腰間拔出一把短刀,朝著一名為首的年輕男子砍了過去。

那名年輕男子年齡也大約在二十五歲左右,實力也是不弱,達到明勁三重境界,可是他又如何是張豪勇的對手了?只聽到「當!」的一聲清脆的響聲,他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勢朝著自己鋪天蓋地的席捲過來,彷彿要把自己吞噬掉一般。

「哇!」

他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便感覺到自己胸口處傳一陣陣的憋悶,緊接著一口鮮血已經噴洒出來,身子還連續後退了好幾步,差點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張豪勇看到對方的實力和自己相差竟然這麼大,登時很不屑的說道:「就憑藉這點實力,也想和我動手?你是不是也太高看自己了?」

「你,你八嘎亞路,我小田龜葉是不會認輸的!」那個年輕人一臉瘋狂的大叫起來。

「哦?你不會認輸?那你會做什麼了?跪地求饒嗎?」張豪勇看也不看他,而是朝著其他那幾個人撲了過去。他的實力的確強悍,其他那幾個r國人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了?在他和亞力昆兩人的聯手之下,沒有四五個回合,便有三四個年輕人倒在了血泊當中,一個個傷勢都是十分的嚴重,即便是不死,恐怕也會變成廢物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藤原空軒和小島治雄兩個人看到前後不過一眨眼的功夫,自己這邊的好幾個人全部倒在血泊當中,即便是沒有死,恐怕也活不了多長時間。這使得他們兩人的臉色瞬間也陰沉下來,惡狠狠的盯著亞力昆和張豪勇,如果不是他們兩人的話,自己的手下不會慘死這麼多。

藤原空軒還是第一次面對如此巨大的打擊,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緊咬著牙齒,大聲叫道:「八嘎亞路,你這個可惡的混蛋,竟然敢殺死我的手下,我非要殺死你們這些人不可!」

亞力昆緩緩抬起自己右手的寶劍,一臉冷酷的笑道:「你以為你能夠逃離這裡嗎?」

藤原空軒看到對方盯著自己的眼神,就彷彿盯著一個死人一般,這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雙腿都微微有些發顫。他雖然實力也不弱,但是因為長期養尊處優的習慣,很少和人動手,已經缺乏和自己的敵人抗衡的勇氣和力量。他這個時候才隱隱感覺到自己這次帶著幾個人過來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如果自己能夠帶二十幾個人過來的話,又怎麼會變成這個結局了?他想到這裡之後,雙腿開始一點一點朝著門口的方向挪去,希望能夠儘快離開這裡。

他有這樣的心思,小島治雄自然也有這樣的心思。

他們兩人的實力按理來說,也算是不錯,可是當這些手下慘死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瞬間把他們身體裡面的勇氣抽的乾乾淨淨。這就是r國人的普遍心理,欺軟怕硬,趨炎附勢。如果說他們剛才還是一群餓狼的話,那現在的他們兩人就是幾個綿羊。

亞力昆冷冷的說道:「如果你們再敢亂動一下的話,休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藤原空軒聽到他這句話之後,身子猛地一震,正準備繼續挪動的雙腳立刻停住了。他臉色瞬間蒼白了幾分,顫聲說道:「這位先生,我們,我們剛才真的是抱著誠意來的,我們,我們只是想幫助您的女兒,根本,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想法,所以,所以請你給我們一個機會!」他現在為了能夠活命,真的是不惜放棄一個男人該有的尊嚴和人格。

亞力昆怎麼說也是一個老江湖,怎麼可能把對方的這些鬼話放在眼裡了?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道:「哦?只是想幫助我的女兒?難道你沒有利用我女兒的意思嗎?」

「我,我怎麼會利用您的女兒呢?這,這是絕對不可能的!」藤原空軒連忙搖頭道。

「我想聽你說實話,你知道嗎?」亞力昆冷冷的說道。

「我,我,我……」藤原空軒支支吾吾的說不上話來了。

小島治雄現在都恨不得扇自己幾個響亮的耳光,恨不得一頭撞在牆壁上面。

如果不是自己找到這個體質十分怪異的女人,又怎麼會招惹上來這樣的麻煩了?這次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兩個人不小心,其實他們還是特別小心的,所以還另外多帶了一些人,可是他們還是有些忽略了亞力昆他們的實力,或者說,他們從來就沒有遇到過實力超過明勁三重境界的高手,才會使得這次的計劃徹底泡湯了。

亞力昆臉龐上面流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既然你們想要加害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放過你們了?不如我送你們歸西好了!」他這一輩子最疼愛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兒,任何敢打自己女兒主意的人,都已經被他統統殺死,這幾個r國人敢有這樣的想法,自然是死路一條。他說著這句話的同時,揚起手裡面的寶劍,朝著藤原空軒的脖頸處削了過去。

藤原空軒看到對方竟然還想著殺死自己,心裡也是大駭。

他雖然沒有勇氣和對方交手,但是如果對方殺死自己的話,那自己即便不想交手,也要和對方拼一拼了。他想到這裡之後,雙腳猛地一踩地面,整個人已經凌空飛起,朝著外面退去,想著在最短的時間裡面逃離這個院子。

小島治雄看到他已經開始逃了,哪兒還要猶豫?也急忙朝著大門口的方向跑去。

亞力昆自然知道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道理,哪兒還需要猶豫?他一個箭步衝過去,手裡面的寶劍已經朝著藤原空軒和小島治雄兩個人連續刺過去十幾劍。劍聖的名氣可不是白白打出來,是他多少年辛苦賺來的,所以瞬間劍芒閃爍,已經把他們兩個人籠罩在裡面。

「你幫我擋住他!」藤原空軒看到地方的劍勢兇猛,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阻擋住的,便一把抓住小島治雄的胳膊,用對方的身體擋在自己的面前。

「八嘎亞路,你不能這樣!」小島治雄看到對方竟然這麼對待自己,登時破口大罵道。

「你死總比我死要強的多!」藤原空軒一臉猙獰的叫嚷起來。

「啊!」

小島治雄還想說幾句話,卻感覺到自己胸口處便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猶如刀割刺骨一般,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

他的身上已經多了二十多道傷口,每一道傷口都足足有十幾寸上,深可見骨,鮮血猶如開閘的洪水,不斷的從傷口裡面爆發出來,瞬間便把他整個人都徹底染紅了。

小島治雄也知道自己根本躲不開亞力昆這一劍的進攻,可是現在對方的十幾劍全部都落到他的身上,可以說幾乎把他的身體切成了幾十塊還要多。他張大著嘴巴,想要說什麼,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後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藤原空軒看到亞力昆的劍法如此的犀利,竟然能夠把小島治雄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太可怕太恐怖了。他哪兒還敢停留片刻?他趁著這個功夫,再次朝著外面沖了過去。

亞力昆的目的就是要留住他們兩個人,不能讓他們逃脫出去,哪兒會讓他逃跑了?他雙腳猛地一躍,也已經翻出院子,眼看就要追上藤原空軒,卻沒有想到遠處竟然跑過來十幾個人,年紀也都是在三十歲左右,每個人手裡面也都提著一把短刀,看起來來者不善。

「你們,你們終於來了,趕緊給我殺死他!」藤原空軒看到這些人之後,登時一臉大喜的叫嚷起來。他現在心裡的擔心和害怕終於可以減輕許多了。

他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會及時趕過來,但是有這十幾個人的幫助,自己這邊的實力陡然大增,不斷不會被對方殺死,還可以把那個女人搶到手。到那時候,組織肯定會對自己刮目相看的,至於剛才死去的那幾個人,又有什麼關係了?

那十幾個年輕人看到他這副狼狽不堪的樣子,急忙跑過來,大聲說道:「藤原先生,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你,你的身上怎麼會有鮮血了?而且小島先生去哪兒了?」原來他們都是剛才小島治雄看到情況不妙,偷偷撥打電話呼喚過來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