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烈等人湊近窗戶,偷聽楊海存三人的談話,說實話,談話的內容並不是讓易烈很生氣,而是覺得很搞笑,范統剛剛說的「井底的蛤蟆」,確實很適合這幾個傢伙。

恐怕他們連埃咖城都沒有去過,竟然做著要征服整個大陸的美夢,典型的妄想狂。

換做易烈以前的脾氣,早就踹開門衝進去,挨個卷一頓耳光,然後狠狠的踩在地上。

不過現在他已經變的內斂多了,也成熟多了,知道做事情要重視真正的目的。眼前楊海存三兄弟不過是垃圾,真正的幕後主使,還沒有出現。

要想得到更多的線索,就必須耐著性子,聽三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繼續吹牛。

「這幾天魔獸殺的怎麼樣了?」楊海存被吹捧了一陣之後,突然問道。

「這幾天的數量不多,加在一起三十多個,附近山裡的魔獸無論大小都被打光了,我看咱們要趕緊擴大地盤啊!」楊地存漫不經心地說道。


「三十多個,這也太少了!那些蒙面人來了如果知道數量減少,恐怕就不會給我們繼續提供武器了。」楊海存有點不痛快地說道。

「大哥,我們倉庫里現在武器也不少了,白天的時候我清算過,弓弩三百副,刀劍也有五百多把。」

「這點東西哪兒夠用!乾脆明天放兄弟們到更遠一點的山脈中找找,對了,記住焚燒之前一定要把魔核留下來!那些蒙面人也夠蠢的,魔核也一起燒了不是浪費嗎?」楊海存得意地說道。

「放心吧大哥,咱們的倉庫里現在魔核都快成山了,哈哈!」

在外面偷聽的易烈一皺眉頭,這時候,只聽裡面的矮冬瓜楊山存說道:「我聽說埃咖城西面的魔獸山脈中,根本從來就沒有人進去過,魔獸那叫一個多啊!」

「哦,你怎麼知道的?」楊海存問道。

「自從易烈宣布自己做埃咖城的城主之後,沈家和軒轅家就將通往西面的路全都給封了,好像是因為那面原來是天煞門的地盤。」

「那還等什麼,明天就讓兄弟們到埃咖城附近去!」

「等等!」楊地存皺了一下眉頭說道:「大哥,我看暫時還是不要去招惹易烈比較好,那小子可不是好惹的,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和帝國巡隊之間的戰鬥嗎?」

「老二,我看你是膽子越來越小了!易烈又不是三頭六臂,你怕什麼!」楊海存很不高興地說道。

「不是怕,我們現在的實力還沒有那麼強大!」

「好了,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明天就去!」楊海存說著,氣哼哼的坐在椅子上。

一場談話看樣子要不歡而散,為了不打草精神,易烈對鐵頭和范統使了個眼色,指了指房頂,三人輕輕的躍上了屋頂,一點聲息都沒有,連屋檐下的一窩燕子都沒有驚動。

不一會兒,房門一看,楊山存和楊地存從房間里走出來,楊山存明顯有一些不太高興的樣子。

「怎麼了二哥,大哥的話你聽著不舒服了?」

「老三,你怎麼現在也變得一點理智都沒有了,難道你不覺得事情越來越蹊蹺了?」

「嘿嘿,我倒覺得挺好!你想想,五年前咱們被鎮子上的人趕出去,現在回來了,哪個不怕咱們?」

「那只是表面屈服而已,如果咱們兵器也沒有了,早晚還是要變成喪家之犬!」

「唉,你膽子真是越來越小了,不跟你說了,我要到倉庫里去看看,嘿嘿,那麼多魔核,抓緊提高自己的修鍊啊!」矮冬瓜楊山存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剩下楊地存在當地愣了一會兒,嘆了口氣離開了。

「范統,這小子還算是有點腦子,你對他有印象嗎?」易烈問道。

「那是楊家的老二,人還算是機靈,不過也是個十足的混蛋。比起老大和老三來說,城府很深,我敢打賭在關鍵的時候他連自己的親兄弟都能賣了!」范統冷冷地說。

「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

「你沒聽那矮冬瓜說么,他要去倉庫,你們兩個有沒有興趣?」易烈壞壞的一笑。

范統和鐵頭多機靈,立即就想明白易烈的意思,也露出一絲壞笑,三個人的身影在夜色中一閃而過,好像是貓頭鷹一樣無聲無息的跟著楊山存。

所謂的倉庫其實就是原來的也葯庫,距離前面的藥鋪位置很近。易烈三人隱藏在房屋上面,從上往下看,門口守衛者三個流里流氣的衛兵,看見矮冬瓜楊山存走過來,趕緊畢恭畢敬的點頭。

楊山存頗為得意教訓了他們幾句,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個碩大的要是,走進了倉庫。

「這些傢伙很可能就是附近山裡的山賊了。」范統低聲說道。

易烈覺得自己的行動越來越有意思了,以前面對的要麼是恐怖殘暴的對手,要麼是稀奇古怪的力量,現在自己竟然淪落到要打山賊的地步。

「真是有點彆扭。」易烈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老大,我才覺得彆扭呢!以前吧我們是在魔獸山脈中打魔獸,現在倒好,還要保護魔獸了!你說這不是諷刺嗎!」鐵頭低聲說道。

「哈哈,你小子還是沒有搞清楚事情的緣由。現在不用打魔獸,打人你總可以吧,下面那三個山賊交給你,怎麼樣?」易烈指了指對面。

「才三個,太簡單了,你們等著!」鐵頭說著,輕輕一躍,離開了屋頂。

易烈不願意動手打這些人,實在是太浪費自己的情緒了。

「呼!」鐵頭巨大的身影從屋檐上跳下來,正好落在三個山賊的面前,筆直的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他們。

「啊,有刺客!有賊!」

這三個傢伙反倒喊別人是賊了,鐵頭撓了撓自己的大腦袋,說道:「賊?不就是你們三個嗎?瞎喊什麼!」

一看對方只有一個人,三個山賊頓時不那麼緊張了,手裡晃悠著大刀片將鐵頭包圍起來,一個惡聲惡氣地問道:「你是幹什麼的?難道也是楊家軍的人?」

「楊家軍?啥意思,你是說楊海存那臭狗屎,竟然建立什麼楊家軍?」鐵頭故作吃驚地說道。

「好小子,你敢辱罵我們大城主的!活膩歪了吧!」一個手裡舉著大刀片的山賊怒喊道,不過,他沒有敢動手。

鐵頭很輕蔑的看了他一眼。

在龍騎團當中,大概有三種人,一種就是和易烈一樣,比如胡剛,凡事都是想好了在做。還有一種比較笨的,就是范統這種人,基本上是先做了在想。

不過還有一種人就比較例外了,說他蠢也可以,說他莽撞也可以,反正很另類,基本上屬於做了都不想是怎麼回事的人。這樣的人,最典型的就是鐵頭。

「大城主?哈哈,罵他又怎麼樣,嘿嘿,我說楊海存是我孫子你信嗎?」

「什麼!」

「你們是我重孫子!」鐵頭繼續得意洋洋的作死。

「你!」其中一個山賊忍無可忍,舉起手中的大刀片就要砍,卻被另外一個攔住了。

「你幹什麼?」

「別動手呀,萬一這人說的是真的呢?你想想,大城主的可以認個乾兒子,就不能認個干爺爺嗎?」

「哎呀,也對啊!」

「你小子真是,萬一得罪了大城主的爺爺,咱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對對,我這是太笨了。」

這三個山賊嘀嘀咕咕,反倒把鐵頭給弄愣了,他大喊一聲:「嗨,瞎嘀咕什麼呢!」

山賊立即換了一副嘴臉,點頭哈腰地說道:「哎呦,我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原來你是楊海存大城主的爺爺啊,您老人家別生氣,我們不認識!」

鐵頭一愣!不但是鐵頭愣了,對面房頂上的易烈和范統都傻了!這世界上還有這種奇葩的事情嗎?

「別廢話,我要到倉庫里去!」鐵頭惡聲惡氣地說道。 「這!剛才三城主吩咐過了,不讓任何人進去。」

「他算什麼東西,讓開!」鐵頭一腳踹了出去,把擋在自己面前的山賊踢倒在地。

這是明擺著沒事找事,事實上,對方不動手反而對自己這麼客氣,也讓鐵頭感到很彆扭。

「你,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哈哈,老子喝酒從來不用別人管!」范統一瞪眼,目光中透出一道殺氣。

「兄弟們,他一定有問題,上!」

山賊也不是好惹的,個個脾氣都很火爆,鐵頭一出手就感覺到不對勁,一個去扶受傷的同伴,另一個已經舉起手中的大刀衝過來了。

「這就對了嘛,你們早點動手不省好多事!」鐵頭反而樂了,面對對方的大刀,健壯的身軀紋絲不動。

從他的胸膛前面滾動著一股滾燙的鬥氣力量,瞬間凝聚成一面堅韌的盾牌!大刀砍在上面,就再也不動了,任憑山賊怎麼去用力拽都沒有用。

「小子,站好了,我送你回姥姥家。」

「啊!」「砰!」

鐵頭的拳頭如同海碗大小,堅硬如鐵,飛快的在山賊的眼前閃過。他的臉如同打碎的盤子一樣,一陣連續的臉骨斷裂聲傳來,人已經躺在地上不動了。

「哈哈,這才過癮!」鐵頭大笑起來。

另外一個拉起自己的同伴,發現人早就已經涼了,轉身就要跑。

不過今天好像天下所有的蠢人都碰到一起了,逃跑的話,你應該向另外一側逃跑才對,結果他卻一頭扎進了鐵頭的懷裡。

「你還挺老實,主動送上門來了。」鐵頭獰笑著,大手攥住了對方的脖子。

「你,你到底是誰!」

「咔嚓!」

隨著頸椎被掐斷,山賊的兩條腿踢了幾下,然後沒有了動靜。

轉眼間地上就多了三個屍體,臨死前三個人都帶著疑惑的目光,他們始終沒有弄明白鐵頭的真實身份。

「呼呼!」易烈和范統從對面的屋頂飛掠下來,很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老大,你看我的乾的怎麼樣,乾淨利索吧!」鐵頭得意洋洋地說。

范統陰沉著臉不說話,易烈相當無奈地說了一句:「傻人有傻福。」

「咣當!」倉庫的門被范統一腳踢開了,從裡面傳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這種味道對易烈三個人而言在熟悉不過了,他們甚至能夠從味道中感覺到一股不存在的體溫,整個地下倉庫中蘊含的那種能量氣息大的驚人!

魔獸的魔核一般生長在頭部,也就是額頭靠後的位置,通常都會有一個暗槽,這也是魔獸區分於一般野獸不同的地方。魔核浸泡在一種特殊的血液中,和魔獸身體中流淌的血液相比,要清澈很多。

隨意這種血腥味也是很特殊的,易烈他們遇到的魔獸也不算少,自然不會察覺不出來。

整個倉庫其實是半地下的,還沒有走進去的時候,范統和鐵頭就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易烈的眼睛觀察到眼前的一切時,內心也出現了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甚至由意思作嘔。

台階上、角落裡都扔滿了大大小小的魔核,在台階的盡頭,偌大的倉庫架子上和地上,也扔滿了各種各樣的魔核!倉庫中還有不少大箱子,所有的箱子都裡面都應該也都一樣裝滿了。

在進入靈之氣之前,易烈勉強打出來的幾個魔核都完全煉化,然後吸收了。而范統和鐵頭打魔核的目的是為了在拍賣行交易,所以每次都清理的很乾凈,總之,收拾起來之後是對對手的一種尊重。

而眼前這一幕,讓易烈三人有一種進入了屠宰場的感覺。

很多魔核都沒有認真清洗,直接從魔獸的身體中取出來,然後扔在了這裡,上面還帶著不少血肉。

「這群混蛋!」范統咬著牙罵道。

「看來他們所使用的武器不僅僅是弓弩那麼簡單。」易烈從地上撿起一個碩大的魔核,鑒定了一下,應該屬於五階以上的魔獸。

「那種帶有魔性力量的弓弩只能對付三階一下的魔獸,要獵殺高級一點的,肯定需要其他的工具。」

「這也太過分了!殺掉這麼多,其他的人怎麼辦?」鐵頭皺了皺眉說。

「你這句話算是說對了,這不單單是貪婪的問題,如果在這樣繼續下去,恐怕若干年以後魔獸山脈就變成一個空山了,所有的修鍊者能力要提高都不太可能。」易烈冷冷地說道。

「老大,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范統說道。

「當然,否則我們來這裡幹什麼?不過,楊家這三個人渣只是冰山一角,我們真正要面臨的對手還沒有出現。」易烈冷冷地說。

一股如有若無的元氣力量在倉庫的深處傳來,看樣子有人正在吸收魔核的力量。

易烈使了一個眼色,三人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對方的敏感性實在是很差,直到易烈三人圍攏過去,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坐在地上的正是那個矮冬瓜楊山存,一顆碩大的魔核正在他的頭頂緩緩旋轉著,竟然是一個七級飛行類魔核!魔核蘊含到能量太過巨大了,他費了半天勁也沒有將外圍的力量吸收乾淨,臉卻已經漲的通紅。


「咳咳!」范統咳嗽了兩聲,手中的佩刀已經挨到了他的脖頸上。

矮冬瓜被這突如其來的咳嗽聲嚇了一跳,趕緊睜開眼睛,頭頂的魔核應聲落下,砸在了他的額頭上。

「誰!」楊山存大喝一聲,剛要站起來,另外的一邊的肩膀又出現了一柄長刀,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腦門。

「老實點!」范統惡聲惡氣地說道,看樣子,恨不得一刀把他劈成兩半。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闖進霸天城!」

「什麼狗屁玩意兒,還霸天呢,你霸屎還差不多!」范統舉起手在他的腦袋上狠狠的揍了一拳。

范統的手別看肉挺多,但是骨頭也挺硬,一拳揍下去也挺疼。

「哎呦,你們找死啊!」矮冬瓜還真是不怕死,囂張的想要站起來。

「你給我老實點,要不然我把你脖子拉長點!」鐵頭也有點不耐煩,用刀背蹭了一下矮冬瓜的脖子,他這才老是下來。

「你是霸天城的三城主對吧,楊山存?」易烈戲謔地問道。

「哼,你們知道就好!我大哥是威名遠揚的楊海存大城主,你們也不打聽打聽!」

「哦,我還真沒有聽說過。」

「瞎了你們的狗眼,我大哥可是埃咖城城主、魔宗宗族易烈的大哥,易烈,你們聽說過吧!哈哈,嚇到了吧!」矮冬瓜得意地說道。

范統和鐵頭幾乎是同時舉起手,乾脆一下子把這個滿嘴噴糞的傢伙幹掉算了。但是他們的手卻被易烈拉住了,輕輕一笑,轉身走到了矮冬瓜的對面。

「我還真聽說過易烈,和他的關係嗎,也算是不錯,但是就沒有聽說過你們這群雜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