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死面前,什麼兄弟情,親情,愛情,都會顯得不堪一擊,而她看見離蕭這樣做,頓時感覺自己理解錯了,至少在離蕭的身上,看見了他對這兩人的情義。

離蕭看著地面上的小瓶子一眼,蒼白如紙的臉上帶有笑意,這女人似乎沒有那麼無情。

離蕭面色凝重,一道道劍氣從他的身體中發了出來,遊走在熊子和李作的身上,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慘白。

體內的劍氣有些乾涸起來,呆在丹田之中的花斑靈蛇睜開了雙眼,感受丹田稀少的劍氣,三角形的雙眼帶有一絲焦慮。

「老大,不用管我們,你快去掌門哪裡吧。」熊子艱難的睜開了雙眼,看著離蕭不顧生命危險,還堅持用劍氣輸入到他的身體上,心中充滿了感動。

「少主,還請離開吧。」李作說道,咬了咬牙,身體上流露出一股劍氣,這股劍氣瞬間把離蕭輸入的劍氣給斬斷。

「你……」離蕭雙眼一急,熊子臉上也閃現堅定的神色,運起身體上的劍氣,也把離蕭輸入給斬斷了。

「不要為我們白白浪費劍氣,這一世能遇見老大這樣有情有義的人,我熊子足以。」熊子虛弱說道。

「嘿嘿,你不要我的劍氣,我就偏要輸給你們,別忘了我可是你們的少主。」離蕭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股堅毅,雙手一抬,劍氣打在熊子和李作的上。

劍氣將近乾涸,離蕭就打開瓶子,從瓶子倒出一顆丹藥。

清潭拿給他的丹藥正是復天丹,復天丹的品階雖然不高,但用於恢復劍氣效果最好。

吞下了一顆顆復天丹,離蕭的臉色變得好了一些,一聲冷哼,運起劍氣朝著熊子和李作輸去。

「少主又何必如此。」李作臉上帶有無奈之色。

各門派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不管是長老還是弟子,他們全部沖向了雪雨言的地方,只有那個地方才能活命。

「這顆古樹歸雪天城的,外宗弟子進入到這個地方,別怪我心狠手辣了。」雪雨言冷聲道,雙手劃出一道劍氣,劍氣飛射在地面,劃出了一道紅線。

而蒼天大樹吸取黑色劍氣的範圍正是遠紅線之外十幾米內。

而這些十幾米內的地方,如何融入幾百人,每一個修士拼盡了全身的力氣,都想朝著紅線幾十米的地方。

「人總是自私的,為了活命的機會,你們自相殘殺吧。」雪雨言淡淡道,此時他的巨大身體已經不再,一股巨大的空間之力籠罩大樹上,也正是這股空間之力,讓蒼天大樹漂浮在半空中,沒有落下。

「這個紅線十幾米的地方,是我神劍宗的。」紅衣老者站在紅線十幾米的地方,冷聲道,身體湧出雄厚的空間之力,冷眼看著涌過來的眾人。

「自不量力,那別人怪老夫了。」紅衣老者輕聲道,「踏入十米之內,殺!」

聽見老者的聲音,神劍派長老和弟子臉上帶有冷意,身體上湧出一股股雄厚的空間之力。

「紅盛,做事不要這麼絕。」一道藍色身影閃現出來,老者身體上也浮現出濃厚的空間之力,冷眼看著紅衣老者。

「這片空間,被黑色劍氣籠罩,只有這十幾米的凈土,不絕何以活下去。」紅衣老者冷聲道,雙手快速的朝一藍衣老者襲去,速度極快猶如驚雷一般,一股狂暴的能量從他的雙手發出。

藍衣老者面色一怒,從腰間拿出了一把血紅色長劍,一股血腥味從長劍瀰漫出來,身形猶如紅光,血紅色的長劍猶如毒蛇一般,朝著紅衣老者刺去。

「掌門, 生樂 。」清靈子看著半空中打起來的兩個老者說道,眉頭閃現出一股焦慮。

清靈子身體劍氣圍繞在他的身體上,一股股強橫的劍氣抵擋住了黑色劍氣。

擁有劍皇的修為,短時間還不怕黑色劍氣侵入身體。

「叫精英級別的弟子都靠過來,我們一齊用劍氣為他們打成一個防護罩,這樣能讓他們活得更久一些,希望他們在這段時間找到出去之法。」清掌門輕聲道,臉上帶有一絲無奈。

「掌門那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怎麼辦。」清靈子疑惑問道。

「現在的情況無法保護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精英以上的弟子才是清靈派的根本。」清掌門眉宇間帶有淡淡的傷心。

多出一個弟子花費的劍氣要多,如果多出了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清靈派的長老們一起的劍氣,也保護不了這麼多的弟子。

… 黑色劍氣越來越濃厚,紅線那幾十米的距離也越來越重要,此時不單單是神劍宗和驚天閣在爭搶,現在已經是幾十個門派在搶奪。

離蕭臉上帶有一絲苦笑,在生與死的面前,他看見了人性的一面。

為了搶奪十幾米的位置,有很多長老和弟子都損落在這裡。

清靈派把精英弟子,關門弟子,天門弟子這三門弟子都聚集到了一起,長老紛紛抽動劍氣用來保護他們。

「離小子,你別管他們了,快進保護罩。」清靈子沉聲道,看著發黑的離蕭嘴唇,臉上帶有擔憂之色。

「這是我的兄弟,不能丟他們不管。」離蕭嘴唇動了動,臉上充滿了虛弱,雙手快速的拍打在熊子和李作後背上。

「清長老,不用管他,少了一個人我們就可以少浪費一絲劍氣。」

「龍長老所言極是,少了他, 溫柔首席:驚情十五年 。」

「看的發黑的嘴唇,顯然已經被黑色劍氣侵入體內,不要在他身上白白浪費劍氣。」

眾長老輕聲道,面色陰晴不定,看著離蕭,吳長老和茂天嘴角掛起了一絲陰笑,心中巴不得離蕭被黑色劍氣腐蝕掉,只剩一灘血水。

清靈子對著眾長老冷哼一聲,看著離蕭一眼,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

有的人看著離蕭的眼神充滿了怨恨,離蕭在破劍陣的時候,出了無盡的風頭,如今看見這個樣子,心中自然無比開心。

「我命由我不由天,讓我死在這裡,我心有不甘!!」離蕭發黑的嘴唇劇烈顫抖,吼出了一道狂吼聲,發黑的臉閃現出一道驚光。

此時,離蕭丹田中的神幽玉快速旋轉起來,嘩啦啦的悶響從他丹田裡發了出來,一道金光從他的身體浮現出來,右臉浮現出金色的紋路,身體湧現出金刺眼光。

眾人雙眼緊緊關注著雪雨言的地方,並沒有人關注看離蕭的異樣,在他們的眼中,離蕭跟將死之人沒什麼兩樣,不值得他們關注。

然而就在離蕭身體浮現出金色劍氣的那一刻,蒼天大樹劇烈顫抖起來,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萎縮起來。

樹榦慢慢的乾枯,蒼天大樹的葉開始泛黃起來。

「靈佛天照,萬佛歸一,我本佛心,佛之本心,靈佛怒!」離蕭心中喃喃道,神幽玉發出一道道金光,每一道金光都刻有一個字,尤其是後面靈佛怒這三個大字的時候,離蕭心中猶如被電擊一樣。

「金佛劍帝所創,這竟然是一門天佛秘術。」離蕭心中翻起一道道巨浪,仙帝是何等存在,可這門靈佛怒,竟然藏在神幽玉當中。


離蕭身體猶如一輪金色太陽,隨著金光涌動,從他的身體上也湧出了一股黑色劍氣,嘴唇不再發黑。

離蕭雙眼緊閉,在感悟心中的這門秘術,靈佛怒。

金光照射在熊子和李作的身體少,他們也在慢慢恢復,片刻以後他們的身體恢復如初,兩人的雙速的睜開,心中感覺到一股清涼之意在圍繞他們的心田。

扭頭看著離蕭身體上的金光,兩人的雙眼浮現出一絲詫異,當兩人越靠近離蕭的時候,這股清涼之意,越來越濃郁。

「金色劍氣,這麼會有金色劍氣。」

兩人心中充滿了驚訝之色,但不敢打擾離蕭,當看見周圍沒有一絲黑個劍氣的時候,臉上充滿震驚。

很快蒼天大樹就吸引了兩人的目光,一片一片泛黃的樹葉從蒼天大樹下掉落下來。

雪雨言臉上的得意之色,瞬間消失不見,抬頭看著乾枯的樹枝,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這……古樹枯萎了。」

「你們看,黑色劍氣似乎變得淡薄了一些。」

眾門派紛紛停下了手,雙眼紛紛看向半空中浮現了蒼天大樹,此時的大樹生機在慢慢的消散,一股股黑色劍確實湧入到蒼天大樹在。

雪雨言的臉色由難看變得癲狂,雙眼緊緊盯著蒼天大樹上,雙拳緊緊握在一起,尤其是感受到這顆蒼天大樹的生機在慢慢流逝的時候,心臟猛的一抽。

「為什麼!!」雪雨言狂怒道,額頭爆出一根根青筋,如此神物,怎會凋零。

一聲怒吼從他的嘴裡發出,雙手湧出了一道道空間之力,朝著半空中的蒼天大樹攻擊而去,雙手合攏,蒼天大樹瞬間爆炸開來,一團熾熱的火焰在樹榦上燃燒起來。

「什麼破神物,只不過是一個垃圾之物!」雪雨言怒聲道,臉色慢慢平靜之下,看著下面的眾人,眼底劃出一股陰狠之色。

「黑色劍氣消失了,我們有救就!」

「天不滅老夫,天不亡我!!」

眾人臉上浮現出大喜之色,看著雪雨言的雙眼充滿了嘲諷之色。

為了一己私利,差點害死眾人,心中自然是恨死他了,礙於雪雨言擁有強大的實力,沒有人敢出聲嘲諷。

就在蒼天大樹的樹葉完全掉落的時候,轟隆一聲,一塊巨大的石碑從地面涌了上來,地面狂顫不已。

眾人充滿駭然,神經立刻繃緊起來,每一個臉上都充滿了擔憂之色,雙眼齊齊盯著石碑。

湧出來的石碑,也引起了雪雨言下的注意,尤其是看到石碑寫著幽冥界這三個大字的時候,臉上浮現出激動之色,「竟然是幽冥界,莫非這就是上古有幽冥界。」

雪雨言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蒼天大樹的事情拋在了腦後,曾經在古書上看到過幽冥界的記載。

幽冥界埋葬著一位上古大能,幽魔大帝,人人都想尋找這位大能埋葬的地方,可始終找不到,今日在他眼前顯示他怎能不高興。

眾人連連變色,雙眼緊緊盯在石碑上,呼吸快速急促起來,在古書上記載的東西,竟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轟!」一道轟鳴聲響了起來,一隻巨大的黑色爪子從黑洞中伸了出來。

這一隻巨大的黑爪引得眾人連連側目,臉上帶有一股疑惑之色,一股警惕之意從雙眼劃過。

「轟隆隆!」

又是一隻巨大的黑色爪子從地面上伸了出來,兩隻黑色大爪緊緊的抓在上面的地方,就在此時一個黑色的頭從地面上伸了出來。

這個黑色的頭形狀有些像黑熊,但在他的頭頂上,兩根尖角,每一根尖角都帶有一股幽藍色的閃電。

「闖入者死!!」黑熊睜開了雙眼, 天降萌寵︰養獸成夫 ,聲音猶如驚雷一般,震得耳膜隱隱作痛。

「嘭!」

轟的一聲,巨熊從黑洞中跳了下來,燈籠大的雙眼緊緊盯在眾人身上,突然看著離蕭一眼,感受到他身上的點點金光,熊眼帶有一絲赤紅,隨即把眼光移到了雪雨言的身上。

「上古妖獸,魔天獸!」

「上古妖獸到現在還沒有死,這太匪夷所思了。」

「妖獸壽命極長,那是這麼容易死的,再說了魔天獸可是上古魔帝的坐騎,它的壽命恐怕有幾萬年之久。」

眾掌門相互議論道,臉上浮現出驚嘆之色,臉上帶有一絲絲疑惑,這頭上古魔天獸的氣勢如此之弱,完全沒有古書中記載的那樣,一出現就能夠天地暗色,驚雷震地。

雪雨言雙速旋轉,臉色沉思,想不到此人在想著什麼,昂起頭顱,一道驚光從雙速閃過。

「天魔獸都出現了,幽冥界定然在下面,只要得到上古魔帝身法秘術,待我到劍仙之境,誰還奈何得了我雪雨言。」雪雨言心中想到,雙眼看著天魔獸,一股貪婪神色從臉上浮現而出。

「乖乖認我為主,我可以饒你一命。」雪雨言沉聲道,身體上狂湧出空間之力,身後赫然出現了九把巨劍,沒一股驚人氣勢從他的身後瀰漫出來。

「雪雨言又想幹什麼,把蒼天大樹拔出來,害我們差一點死在這裡,這一次還想把魔天獸收服當作坐騎。」

「下面定然有幽冥界,他一定想把天魔獸收為坐騎,然後進入到下面的幽冥界,據說上古魔帝擁有天文秘術和無盡的功法寶物。」

眾人輕聲議論道,心中希望天魔獸和雪雨言兩個大戰一場,然後兩敗俱傷,他們再進入到幽冥界中,奪取上古魔帝的東西。

眾人朝著身後退後了數步,冷眼看著雪雨言和天魔獸。

雪雨言不屑的看著退後的各門派,心中冷笑不已,等他把天魔獸斬殺在手下,再抽出手來把這些門派的人全都殺掉,到時候上古魔帝的東西全部的是他一人之物。

「吼!」大黑熊怒吼一聲,巨大的雙腳猛踏在地面,一股強烈的妖氣從他的身體上涌了出來,氣勢連連攀登,巨大的黑色熊掌朝著雪雨言猛拍下來。

「這天魔獸應該才剛剛蘇醒,時間一久,它的實力就會全部提升,到時雪雨言定然不是他的對手,等待那時我們一同出手,把雪雨言和黑熊斬殺在刀劍上,上古魔帝的寶物就各憑本事。」眾掌門聚在一起輕聲議論道。

離蕭身體上的金光慢慢變淡,猛然睜開了雙眼,一道金光從雙眼劃了出來,他的實力從劍師一品衝到了劍師二品巔峰。

這劍師二品還是離蕭壓制的,如若不壓制,定然能夠突破劍師三品。

「兩門秘術。」離蕭輕聲道,現在他已經掌握了兩門秘術,幽冥秘術和靈佛怒。

秘術是超越紅品,黃品,藍品,綠品劍之技的存在。

… 「老大,你可算醒了!」熊子看著離蕭睜開了雙眼,臉上帶有一絲充滿了興奮。

離蕭點了點頭,微微昂起了頭,當看見巨大黑熊的時候,雙眼輕輕眯起,「這黑熊是什麼妖獸。」

「聽那些掌門說是上古天魔獸,好像是很牛逼的妖獸。」熊子摸了摸頭輕聲道。

「上古天魔獸!」離蕭在心中輕喃一聲,雙眼微微震驚,上古的妖獸竟然能夠活到現在,可為何實力如此之弱。

離蕭臉上浮現出一絲疑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朝著清靈派走去。

「畜生!」雪雨言猛喊一聲,空間之力從雙手赫然湧出,一道道空間之力回蕩在雙手之間,一股強大的壓迫之感從他的雙手中爆發出來,身後的九把巨劍嘩啦啦的響動,一股股飆風從他的身後狂涌而出。

雪雨言的身形若如閃電,雙掌猛然轟出。

「吼!」巨熊怒吼一聲,巨大的熊掌朝著雪雨言的雙掌拍下。

一大一小的雙掌轟然到了一起,看起來很是詭異,一股強烈的空間之力瘋狂的朝著雪雨言的雙掌湧入,凌厲的空間之力摻雜著一股千軍之勢,空中擦出了一道破空聲響。

「轟!」

一聲巨響,巨熊臉上帶有痛苦之感,巨大的身軀連連退後幾十步,看著雪雨言的雙眼帶有一股忌憚,怒捶著胸口,一絲絲不甘之色在臉上回蕩。

要不是它剛剛蘇醒,身體的能量還沒有恢復,否則這麼會被雪雨言一掌拍退。

「吼吼吼……」巨熊朝著雪雨言連連怒吼,抬起了頭顱,兩根尖角噼里啪啦的響起了爆空聲響,肉眼可見的驚雷在尖角中響起,一股強大的能量在它的雙角凝聚起來,天空頓時烏雲密布,一道道閃電從天空中劈打過來。

狂暴的能量在它的身體上遊走,此時黑熊的身上攜帶著一股驚天之勢。

眾人再次退後數十步,沒有想到這頭巨熊還能引動空間之勢,扭過頭來雙眼緊緊的盯著雪雨言,他們想要看看這傢伙又是如何應對。

離蕭輕輕眯起了雙眼,看著巨熊的尖角,一股熾熱感從心底涌了出來。

通天金身煉體術,需要驚雷煉體,他正愁著沒有驚雷煉體,可看見到巨熊的尖角,嘴角噙著一絲絲冷笑。

離蕭雙眼轉了轉,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

雪雨言臉上劃出一絲震驚之色,雙眼閃現出警惕,一聲冷哼聲從嘴裡發出,扭頭看著身後的九把巨劍,一道殺機從身體中涌了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