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感到了自己的光團無力砸落而是被另外的一股力量禁錮在了半空當中,木奎的面色越發地難看了起來。

同時只見他的手臂突然炸出了雷霆光芒,剎那后整條手臂就化作了先前的三倍粗細:「雲梵仙子,你我本該井水不犯河水!今**既然要橫插一腳,就別怪老夫對你手下無情!」

木奎,意識到了來者是誰!

於是他在這一刻終於將自己的實力拔升到了極致,所求的是即便不能壓制那新來的力量,也至少要搶先一步滅掉韓靖再說。

只可惜……

他的算計還是錯了。

來人的力量絕對被他低估了,所以他也就低估了那越來越濃烈和絢爛的光華。

「風清揚兮,新柳芽,融山冰兮,潤無聲!雲梵天韻傳天下,天下何處不盎然?」

彷彿是吟唱,空靈得如同天籟的聲音里,這一聲世外的歌謠忽然響起,驚得四周雷霆和罡風瞬息間全部消停。

同時,這吟唱也帶來了另外的異象。

是字元!

只見一個個的字元出現了,憑空一般,伴隨著那一聲吟唱的響起,這些字元隨即出現在了虛空當中,如同彩帶變換著各自的色彩,二十個字元恰好將木奎頂上的光團徹底包裹。

這二十六個字元,正是「風清揚、新柳芽,融山冰,潤無聲!雲梵天韻傳天下,天下何處不盎然?」

被這些字元包裹著,只見木奎的手臂上發出了一連串的爆裂聲響,鮮血噴洒中,被他控制著的巨大光團也逐漸變得渺小了起來!

一息!

兩息……

三息之後,那光團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終於化作了一點璀璨的光點,隨後徹底消失殆盡。

也是到了這時候,木奎才狂噴一口鮮血,面色黯然了幾分並且急速地向著地上落去。

等到他落在了扶風元老身旁,早已是羞怒到了極致:「好一個雲梵仙子,你我之間,今天必要作出一個了斷!」

這句話是怒罵,是木奎的指天-怒罵。說明的正是他吃虧了,是他剛才打算毀滅靖安大陸的一擊,已經徹底被來人破解。

如此一來,四周天地間的那股死亡威壓隨即消散,使得天地內無數的武者這才如同溺水將亡的人一般,得到了大口喘息的機會。

其中一些實力不濟者,在這一刻已然直接癱倒在地,大口嘔血的同時還得慶幸自己依舊活著。

……

風,來了!

不再是先前的狂猛和炙熱的罡風,而是柔和地、帶著玉龍湖的清新和泥土之氣的微風,撫過了這一片本該狼藉的大地。

是的!

這一片大地在不久之前還是遍布火柱和熔岩,並且到處都是深不見底的溝壑和焦土,但是到了現在,竟是恢復到了大戰之前的模樣。

天際之上再無雷霆風暴!

天際之下,隨處都是清風、綠草、楊柳、亭閣……

接著,只見一道潔白光芒從先前的光幕內緩緩落下,其中五個身影先後出現。

這五個身影都是女子,哪怕都蒙著面紗,但從她們端莊的白裙以及那婀娜曼妙的嬌軀來看,都是妙齡女子。

核心處,那一名只手捏訣的女子最為華美,面紗之下秀髮披肩,堪稱修長的雙腿和豐盈的身軀是那麼地和諧,一切看上去是那麼的完美!

望著她們,韓靖上前一步,微微一笑,卻沒有言語。

等五名女子懸停之後,核心處的女子對著韓靖和城垛上的眾人微微頷首,算是見面之禮,接著如銀鈴般的聲音響起:「看來,我們來得正是時候?」

聞言,韓靖捏了捏自己的鼻子,點頭道:「正是時候!」

望著韓靖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異樣光澤,那女子搖了搖頭,柔聲道:「其實你本不想求助於我,是嗎?」

這一次,韓靖的嘴角露出了苦笑,算是給了對方一個答案——或者,他本來真的不想求助於這名女子的!

見到了這個苦笑,女子知道了答案,接著問道:「你就不擔心我不來,或者來晚了嗎?」

等她話語落地,這一次韓靖的眼神里出現了信任的光芒:「不來或者遲到,那不是你!要不然,當**就不必回我信息,送來『知了』!」

……

城外遠處的山巒之巔,這一刻忽然出現了一條條蜿蜒的白!

這些白,是曙光,是黎明的腳步終於踏入到了臨滄城所有人目力可及的範圍之內!


韓靖說過不必苦撐五天!

現在,第五天的黎明降臨……

臨滄城上的天空竟是一掃先前的陰霾,化作了晴空!

… 「他早就算到了我會出現!他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

木奎明白了很多事情的真相,將先前發生的一件件事情都聯繫在了一起,於是有了明晰的韓靖所作所為的軌跡.

「從蜃樓戰境開始,巫九,你就被韓靖反過來算計和利用了!」

深吸口氣,木奎終於平靜了許多:「你看到饕餮分身了嗎?那就是以鐸澤的肉身和三魂七魄為己養煉製而成的!」

聞言,巫九的面色慘白無比:她有過一次又一次及早殺死韓靖的機會,卻一次又一次地被她錯過或者放棄了,如此一來,想不到居然是她的不夠果決,終究養虎為患!

沒有看巫九一眼,木奎依舊靜靜地望著城垛之上的韓靖:「有了鐸澤作為傀儡和內應,韓靖成功地阻止了狂戰殿對靖安大陸的最早攻勢,並且成功地拖延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這一切,都是真的!

鐸澤成為了韓靖的饕餮分身卻依舊擁有著魔星聖域大軍內的極高地位!

因此,當韓靖前往了祖域去布局了祖域之亂,鐸澤便立刻發出了命令,不許狂戰殿一方九陽境和九陽境之上的武者全軍殺入靖安大陸。

這就給了靖安大陸喘息的機會,使得韓靖在祖域之亂中後顧無憂了!

接著韓靖帶著陣靈和晶核返回了靖安大陸,又是鐸澤的幫助,使得韓靖成功地離間了魔星聖域和戰道的結盟關係,進一步給了靖安大陸更多的時間去準備!

「但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

呼……


呼出一口濁氣,木奎輕輕地擦拭著嘴角的鮮血,搖了搖頭:「最可恨的是七戰四勝……這就給了韓靖四天的時間!如果你們從一開始便全力進攻靖安大陸的話,雲梵仙子即便趕來了,也晚了!」

……

那女子,是雲梵仙子,是以雲梵星域命名的星域最強者!

「我回信給你『知了』,而你自己也『知了』,最主要的還是你真的能夠支撐到現在,這才是最關鍵的!」

此刻隔著白色面紗望著韓靖,雲梵仙子的話語如水安寧:「畢竟,這麼遠的距離,我想要來見一見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確實不容易!」

聞言一笑,韓靖望向了天穹之上逐漸消失著的湛藍色光幕。

那是雲梵星域最強大的穿梭神通,是一種需要至少上百名一劫境到三劫境的武者聯手才能布置而成的空間陣法。

憑藉這樣的陣法,數名武者可以獲得一次次不間斷的穿越效果,在相距甚遠的兩點之間不斷地穿越,最終以驚世駭俗的速度抵達目的地。

至於代價,那就是布陣的數百名一劫境和三劫境的武者將會全部實力大幅跌落,沒有百多年的時間,均是無法恢復。

想想度過道劫的艱難以及武者壽元的金貴,就可以想象出如此代價不可謂不慘重了。

但云梵仙子,真的還是來了,以這樣的陣法神通,來了!

這一切,韓靖都知道!

所以直到這時候,他才微微一笑,抱拳沉沉一拜:「韓靖,多……」

只是不等他說完那個「謝」字,雲梵仙子指尖輕輕一繞,一股浩瀚卻又溫柔的魂力隨即送出,將韓靖輕輕托起:「無需言謝!我只是來收債的,你還債了就好!」

……

這一刻,韓老爺子猛地睜圓了雙眼,想到了不久之前自己和韓靖之間的對話。

那時候靖安大陸已經風雨飄搖,韓老爺子見韓靖依舊自信滿滿,所以問過韓靖是不是還有「援手或者救兵」!

而韓靖當時回答他的是……「或者也不算救兵和援手吧!是靖兒還有一名債主!」

債主!

這就是那時候韓靖便開始等待的人物,等待的轉機!

只是韓靖到底欠她什麼?

如何償還?

……

另外一邊,韓靖暗暗傳聲,算千秋已經將護城結界徹底撤去。

這樣做是一種氣魄,也是宣告——魔星聖域已然失去了進攻並且拿下靖安大陸的機會,因為雲梵有客到!

「請!」望著雲梵仙子,韓靖微笑著作出了邀請。

微微頷首點頭,那雲梵仙子帶著身後弟子,輕盈落在了城垛之上,看似即將要走。

見狀,巫九雙眉顫抖,急忙傳聲問道:「聖君,我們還有機會……」

「不!」

沒等巫九說完,木奎暗暗倒吸一口氣, 藥王隨身空間 :「錯過了!」

在他看來,一切真的錯過了!

如果當初的巫九早點在千幻殿犒賞大典上滅殺了韓靖,多好!

如果當初他們能夠早點察覺鐸澤的不對勁,那該多好!

如果……

就算是如果木奎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便直接不去理會巫九也不必多說一句話語而是出手滅殺韓靖,多好!

一切的如果,都是如果!

但天道之下,最無力的正是「如果」!因為所有的如果都是假設,都是做不到,都是錯過……

「傳令下去,整頓大軍,撤……」

最終,木奎只能下了這樣的命令:他的實力打不過雲梵仙子,而雲梵仙子身邊的女弟子又都是三劫境水準的武者,再加上度劫成功的韓靖和靖安大陸上的其他武者,他們魔星聖域一旦要繼續戰下去,已然毫無勝算!

不過就在這時候,一名武者似乎鼓足了勇氣,竟是從木奎身後一躍而出直接出現在了臨滄城城垛之外。

是拓拔妖,望著韓靖的他帶著幾分強壓的畏懼,逼著自己裝出了濃濃的膽量和怒意:「韓靖,我家蛐蛐呢?」

是拓拔妖,這傢伙倒也是個有情種, 星球戰紀 ——蛐蛐。

聽到這問話,韓靖或多或少有些吃驚,接著眨了眨眼睛望向了霸蒼,問道:「蛐蛐呢?」

蛐蛐真的是被鐸澤擄走的,暗中也早就送到了靖安大陸了,但韓靖沒有對他下手,只是將他交給了霸蒼看管。

聞言,霸蒼想了想一拍腦門,說道:「對了,蛐蛐來了之後高興極了,後來哭著喊著要去雲遊,於是我只好派了幾名妖將一路護送著他遊山玩水去了!」

什麼什麼?

蛐蛐居然遊山玩水去了?

聽到這句話,拓拔妖哪裡願意相信。

可是不管他相信不相信,韓靖已經開口了。

望著拓拔妖,也望著木奎,沉沉說道:「這裡有茶,比你們魔星聖域的要好喝一些!如果諸位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留下來喝一杯!」

… 木奎微愕,面對韓靖的邀請,他的眉宇間有著毫不掩飾的怒意和疑惑!

他知道自己是韓靖的敵人,哪怕他曾經跟前世的韓靖親如兄弟,但也正是他利用了這樣的關係和彼此間的信任,布局之後終結了韓靖的前世.

天意弄人,這一世的韓靖再次崛起,在戰場上面對面卻還如此邀請木奎,木奎不會相信這是冰釋前嫌的信號。

因為關於韓靖前世的仇恨,沒有人相信可以輕易「冰釋」得了。

「多謝!」

冷冷回答著,木奎狠狠地看了看雲梵仙子,接著轉身大步離去:「撤!」

他知道只要有雲梵仙子在此,自己就傷不到韓靖一絲一毫!

他也知道有雲梵仙子和那些雲梵的侍女在,韓靖一方受傷甚至哪怕是瀕死的武者都會很快恢復戰力,這一切對他和魔星聖域大軍都是最大的不利。

再加上魔星聖域大軍已然損兵折將,傷不起了!

所以,只能撤!

    Leave Your Comment Here